(六)

  泛財換上紅色漢服、紅色繡花鞋,手裡提著一籃橘子哼著輕快的小調。

  碧笙看泛財穿著突兀,覺得怪異的挑起眉,「泛財,你今天要跟誰約會嗎?」

  「約會?不!」泛財睜大雙眼神采奕奕的說著,「今天是元旦!我要去慶祝一下。」

  「今天元旦嗎?」碧笙微微簇著眉,思考了一會兒,「原來是西曆呀,我只過農曆的春節唷!我想其他人也是吧。」

  「咦?」忽然發覺好像只有自己想跨年,泛財臉色瞬間變得青白,「整個陰間都沒有鬼要跨年嗎?」

  碧笙歪著頭笑了笑,「說不定連春節都沒過呢。」

  「什--麼--」泛財大聲驚呼,腦子裏原本計畫好要去敲詐紅包的,現在這個計畫完全被事實打碎。

  碧笙呵呵笑著,覺得泛財的反應很可愛,「陰間怎麼會過喜氣的節日呢?」

  「可惡……好像很有道理,而且過大節我們好像會更忙。」泛財忿忿的咬牙抱怨,「大節最多的死亡原因都是--開車不專心車禍、喝酒開車車禍和不明原因車禍。」

  「以前馬車時代都沒這麼嚴重,現代的人發明便利的東西,反而害死自己了啊。」碧笙摸摸泛財的頭,忽然看見泛財一臉陰沉。

  原本以為泛財是因為沒紅包拿而難過,沒想到泛財咕囔說著「如果沒車禍就好了」之類的話。

  碧笙想追問時,泛財突然丟下橘子籃一句話也不說的跑開,跑的方向還是通往人間的月台車站。

  他想去人間跨年嗎?碧笙這麼想,反正在陰間也沒歡樂的氣氛,就讓他去走走也無所謂,反正元旦就那麼一天,過了就過了,下次還要等明年呢。


  泛財坐著區間車來到人來人往的車站,活人、生靈、鬼魂把車站擠得水洩不通,也有一些妖怪和仙靈穿梭在其中,人間的跨年夜熱鬧的和陰間形成對比。

  被大量的人潮嚇傻,一個恍神就被人潮擠出車站,車站外到處都是閃爍的燈光,還有街頭藝人表演和大型擺飾,每個人都在用手機拍照、打電話、看轉播或查時間表,繁亂的場面營造出熱鬧的氛圍。

  左邊是唱歌表演的搖滾區,右邊是小型舞台正在舉辦年終拍賣,前面則是車水馬龍的大馬路,後面是香味四溢的美食街,五光十色的聲光讓泛財頓時暈頭轉向。

  轉啊轉,當回神過來時發現自己正站在馬路中央,由於泛財不是活人,汽機車都無視於他的存在呼嘯而過。

  被車子穿過身體泛財還是不舒服的抖了一下,搖搖頭釐清思緒吸收一下現代變化的衝擊,過了一回兒抬頭準備走回車站,卻看見有個人站在路口。

  雖然跨年很熱鬧,但多數人還是會遵守過馬路的規則,車子紅燈停綠燈行,過路人則是相反,綠燈要停下來等紅燈才能過。

  可是,泛財卻看見有個不合群的人,他走出人群中仰望著天空,似乎沒察覺自己正走向馬路中央。

  車鳴讓泛財心跳加速,輪胎刷過柏油路的聲響撕裂著空氣,在幾秒內數台車迅速掠過泛財眼前,如果那個人現在過馬路的話,肯定會碾成肉醬,好一點頂多飛出去幾公尺然後摔死吧,至少屍體還是完整的。

  泛財腦子裡忽然浮現模糊的記憶,儘管是久遠到幾乎快忘記的事情,他還是在那個過路人身上看見自己以前的影子。

  叭--刺耳的喇叭聲把泛財拉回現實,眼見那個過路人就要被一台卡車撞上。

  「危險!」泛財急忙撲過去把那個人推回人群。

  把對方撲倒後泛財忽然覺得有點奇怪,怎麼覺得自己碰到的那個人,體溫和觸感跟自己很相像,低頭一看。

  原來過馬路的人,是掌管陰間居住就職的鬼官清錄則。

  「你是青行燈的實習生啊。」清錄則面無表情的看著泛財,嘴邊還沾著疑似草莓糖漿的痕跡。

  「啊!那個、我以為你要被撞了所以……」泛財連忙起身順便把清錄則拉起來。

  清錄則的外型變得有點不太一樣,原本碧綠色的長髮變成黑色低馬尾,翠綠色無神的雙眼也成了黑瞳,身上穿著墨綠色羽絨外套和黑色窄褲,看起來就跟現代人一樣。

  泛財看了一下自己的服裝,又看看四周人的服飾,好像除了活動宣傳人員外,沒有人會穿著紅色漢服到處跑。

  都怪陰間的規定太古老,害泛財以為跨年也要穿傳統服飾,結果陰間鬼官來人間還不是穿現代服嘛!

  一個彈指,砰!一聲白煙瀰漫,泛財身上的漢服眨眼間換了一套,那是紅白相間長版T,深藍色短裙,黑色長筒襪配上黑色娃娃鞋,頸子上也圍了一條雪毛茸茸的圍巾。

  最後戴上小花貓造型的毛帽,泛財站在玻璃前用反射看著身上的服裝,滿意的點點頭後轉向清錄則。

  原本是想問清錄則為什麼來人間,結果清錄則一直仰著頭盯著某處看。

  這麼說,剛才清錄則也是因為盯著某個東西看到出神,所以才會走到馬路中央。

  泛財雙手叉腰,抬頭看著清錄則注視的地方,那是百貨公司外的巨大宣傳視頻,正在撥放用墨水畫出新年快樂四字的影像,同時也畫了雞年和一些吉祥物的圖樣。

  「明明沒有毛筆,為什麼可以畫圖和寫字呢?」清錄則冷不防向泛財問到。

  「呃……那只是用電腦做出來的東西。」泛財聳著間,不知道該怎麼跟清錄則解釋影像原理,「跟於書的電繪板差不多啦!」

  「那他們肯定是用了很大的電繪板。」清錄則瞇起眼冷冷的說。

  「我想……那不一定是用電繪板畫的……」泛財愁著臉,不是很擅長應付老到成鬼官的九十九神。

  「唷!這不是青之門的實習生嗎?」輪迴之路的鬼官劉孟蘭,他頭頂紅色貝雷帽,穿著淺褐色風衣搭著紅底黑線的格子長裙,腳踩中筒咖啡色雪地靴。

  孟蘭腰間上仍掛著藥壺,嘴裡咬著草莓棒棒糖嘻皮笑臉的走來。

  泛財把孟蘭身上的衣著從腳打量到頭頂,一眼就可以看出服裝不但是名牌而且還是相當昂貴的牌子。

  反觀清錄則的衣服,雖然也不是很窮酸或不好看,但就是搭配得很違和又沒價值感,好像是從衣櫃深處挖出來隨便搭後就出門的樣式。

  「兩位鬼官大人貴安,今晚怎麼會來訪現世?」泛財恭敬的向孟蘭欠身,眼神還四處掃過,想說其他鬼官說不定也在這裡。

  孟蘭咧嘴而笑,搭上清錄則的肩說道,「西曆元旦是我們的機關假日呀!當然,只有四路鬼官,不包含守門的。」

  只見孟蘭眼神睥睨的斜向右方,泛財看過去就發現青行燈跟一名人類女性正走出超商,青行燈頭上還是戴著斗笠,臉上掛著白布,但身上的衣著卻是西裝筆挺,穿得如此詭異他的女朋友居然還能很自然地走在他旁邊。

  看來每個鬼官的審美觀都不太一樣,看過清錄則、孟蘭、青行燈的穿搭後,泛財開始幻想地獄路和天堂路的鬼官會怎麼穿。

  「四路鬼官都放假的話,你們會去跨年晚會嗎?」泛財忽然想到,可以要求鬼官們帶他去跨年。

  孟蘭雙眼轉了一圈,猶豫幾秒後環手抱胸回應兩個字,「不會。」

  「欸?為什麼?」

  「我不過西曆的節日。」清錄則快速的回答,「而且我討厭人多的地方。」

  孟蘭苦笑的聳著肩,「清錄則就是有點古板嘛!他不喜歡煙火和烤肉,也討厭音響巨大的噪音,更不能接受人浪或大家一起舉手之類的晚會。」

  「我可以接受草莓糖葫蘆。」清錄則點點頭一臉嚴肅的說。

  泛財歪著嘴憋笑,心想清錄則其實不是古板,只是跟不上歡樂的氣氛而已,排除掉紙類怕火的本性,人浪和舉手的活動他會慢好幾拍吧!

  農曆春節確實沒有那麼多晚會,大部分的焦點都在回家過年或拜訪親友,想較之下和平很多,重點是有紅包可以拿。

  「對了,因為清錄則剛回魂不久,我必須跟在他身邊觀察狀況才行,萬一又被嚇到出魂我才能緊急急救呀。」孟蘭哀嘆幾聲又拍了拍清錄則的肩。

  清錄則不喜歡晚會,孟蘭必須跟在他旁邊照顧他,所以兩人都不會去跨年,但會在附近走走逛個街。

  泛財失望的一聲長嘆,他生前都沒機會去跨年晚會,死後原本以為有機會的,現在也許可以一個人去,不過跨年只有一個人跨也太孤單了吧!

  「你們在這裡啊,人多到都被拆散了。」穿著一身白色日本軍服的彼方,手裡端了寫著「賀正」的方木,上方放著像是麻糬的白色物體,物體最上層又放了一顆小橘子,橘子後方還開了紅色扇子。

  「這是什麼呀?」泛財好奇的盯著彼方手上端的東西。

  彼方有點疑惑泛財怎麼會在這裡,不過既然對方先發問了,他也很順口的回答:「在日本新年之前要供奉鏡餅,因為孟蘭很想看我就拿過來了。」

  「喔--」孟蘭合掌驚呼,湊到鏡餅前還把泛財擠開,「這是你自己做的嗎?該不會是今天趕出來的吧?」

  「我才不會供奉一夜餅,那太無禮了。」彼方看見泛財和孟蘭雙眼閃亮,稍微解釋了一下日本鏡餅的製作方式。

  大概就是用稻米做成兩個糰子堆起來,要從十二月二十八日開始供奉,如果在三十或三十一號才供奉的話就會變成一夜餅,這樣會是很不虔誠的表現。

  雖然彼方沒有特定信仰,但生前養成的習慣的還是會持續,所以供奉鏡餅和門松等等的事情他還是會做。

  「什麼時候要去吃你說的『大晦日』呢?」天堂路的鬼官石楠,忽然從彼方身後晃出來。

  石楠穿著粉紫色鏤空連身洋裝,披著米黃色上頭有各種刺青圖騰的披肩,腳穿高跟絨毛長筒白靴。

  想起石楠有剝皮的癖好,泛財打了個冷顫,心想石楠的衣服該不會都是用人皮做的吧?

  「大晦日是今天的節日,我們要去吃的東西叫做『蕎麥麵』。」彼方把鏡餅丟進某個一次元黑洞裡,然後拿出艾鳳查附近哪有有賣蕎麥麵。

  「蕎麥麵是什麼啊?聽起來好像很好吃。」泛財眨眨貓兒一班的雙眼,拉著彼方的袖子問到。

  「你比我們更像現代人,居然沒吃過蕎麥麵。」彼方有點訝異的說著。

  「我以前家裡很窮嘛!只吃過乾麵和泡麵……」泛財嘟起嘴一臉楚楚可憐的模樣。

  彼方嘆了口氣,「真是的,今天就不追究你翹班好了,我會帶你去吃蕎麥麵,但錢要自己付。」

  「彼方還真是沒人性欸,人家生前都這麼淒慘了,還不請吃飯。」孟蘭小聲的在彼方身邊竊竊私語。

  「他賺那麼多錢,還要我請嗎?」彼方不滿的皺起眉。

  「對呀,就連我生前是被殺人犯虐殺死的,死後還要當天堂路鬼官,只能看著別人上天堂,自己卻連投胎都沒辦法呢。」石楠望著遠方有意無意的說著。

  「你自己就是剝皮殺人狂了!接受懲罰也是應該的吧!」彼方反駁道。

  「我也超可憐的,下班路上被車撞死嗚嗚嗚嗚嗚……」孟蘭摀著臉發出很假的啜泣聲。

  「國已不在……」清錄則往著旁邊的歷史展示品,突然悲從中來,想起自己以前被重用的日子。

  原來鬼官生前都這麼慘啊,泛財感受到哀傷的氛圍,也想起生前悲慘的遭遇,突然覺得胸口有一個裂縫,冷風隙縫中鑽進去讓他全身麻涼。

  --如果沒車禍就好了。

  嗯?好像聽見了誰在耳邊細語,泛財四處張望,但都沒看到疑似在對他說話的人。

  這時彼方揉著額角,很不甘願的說,「好了!請你們吃飯總行了吧?」

  「喔耶!」孟蘭跳起身,搭著環住彼方的手,「唉呀、死後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有好同事呀!走走走,我們去吃那個西什麼堤。」

  「我只請你們吃蕎麥麵!」彼方把孟蘭甩開然後舉起艾鳳,「車站美食街有賣,現在就去吃。」

  「一堆線,看不懂。」清錄則瞇起眼,他還沒學會怎麼用艾鳳的地圖導航。

  「我帶路就好了,你們不要給我亂跑。」彼方走在前頭帶路,後面是石楠牽著泛財,在後面則是孟蘭拉著清錄則。

  一群人浩浩蕩蕩地前往拉麵店,雖然彼方只說要請吃蕎麥麵而已,但其他人還是各自夾了一堆炸蝦、可樂餅等等的小菜。

  泛財吃的很飽,還在商圈買了一堆小東西回四方之門。

  看著泛財大包小包,彼方很順手的幫他提了幾包東西,「你買這些要做什麼?」

  「新年禮物呀!」泛財燦爛的笑著說,「我也買了給鬼官的禮物喔!」

  「我也有?」

  「嗯!」泛財停下腳步,從某個袋子裡挖出一個東西,「幫你買了胃藥。」

  「……」彼方睹了泛財手上的胃藥一眼,完全沒伸手拿過那個禮物,「不需要。」

  「欸?感覺彼方長官很需要耶!」泛財笑呵呵地把胃藥硬塞到彼方手裡,「其實還有別的禮物,不過有點大所以寄去辦公室裡了。」

  「是嗎?」露出不是很期待的臉,彼方冷淡的回了一句。

  泛財送了一盒草莓給清錄則,孟蘭是整人用的蜘蛛、蟑螂、蜈蚣等等的假蟲包組,石楠拿到新的裁縫用剪刀。

  聽說青行燈的禮物是一組紅包袋,泛財是在暗示青行燈春節記得包紅包給實習生。


  回到青之門,泛財發現其他實習生都圍在青之門邊看電視,那個電視也是個妖怪,曾經在貞子身邊做傳送員,因為貞子改用網路當通道後電視們就正式退休了。

  大家都在看人間的跨年轉播,當泛財提禮物回來時,他才發現其他人也有準備泛財的禮物。

  碧笙端著一盤小元寶,溫柔的笑著說:「泛財,新年快樂唷。」

  泛財看見元寶眼神散發著星星,四周飄散出鈔票顏色的小花,「碧笙--新年快樂!」

  這一晚,青之門大開,實習生與陰間居民一同度過熱鬧得夜晚。

  至於,其他門呢?

  也敞開大門,讓鬼魂任意進入了。

  這樣真的沒問題嗎?遠在人間的青行燈看著手機裡的打卡照片,有點擔心放任實習生這樣玩。

  咻--碰!

  看著天空中絢麗的煙火,青行燈決定暫時忘記工作的事情。

  因為他的跨年可是要陪女朋友一起度過呀!

  --

  廢叭:其實應該在跨年夜發的文XD
  因為打字打一打,鍵盤的部分突然彈起來分解,壓不回去壞掉了QDQ

  我用了六年的鍵盤居然在跨年那一天壞掉啦QQ

  所以這篇文章後面和結尾變得有點快速了解,因為我趕著在晚上的時候打完
  又要應付崩解的鍵盤,嗚呃呃呃--
  最後就打到這邊,然後去看跨年吃波和吃宵夜了ODO

  31日這天其實在我身邊發生很多讓我意外的事情
  不能說好也不能說壞XD但就是會讓我嚇一跳

  在這裡祝大家新年快樂呀~新年新希望w
  今年的目標應該是可以繼續寫文,同時又能兼顧課業吧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