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人生一直是普通平淡的,只要比別人努力一點就能嘗到甜頭,因為外表和個性關係,有幾個朋友但都不是很熟。

  他們說我看起來乖巧賢淑,看起來對時尚、連續劇、偶像周刊等等的沒關注,是個難開話題聊的人。

  他們說我保守像個書呆子,看起來除了讀書之外,沒有其他興趣。

  說難聽一點,我就是個孤僻、陰冷又與群體脫節的人。

  只要我沉默不語,就會融入背景之中,彷彿沒存在過,但只要梳妝打扮,稍微主動一點,要成為焦點也是很簡單的。

  將長髮染黑燙直,在臉上覆蓋著蜜色粉底,塗上淡粉的唇膏,用瞳孔放大片使雙眼更漆黑更圓亮。

  我望著鏡子裡的自己,這一刻,才發現我已經成為了那個人。

  成為九沐。

  自從體驗過『共享』後,忽然覺得充滿了自信,現實的世界變得美好而且可以掌握在手裡。

  撫摸著胸口,體內有著神奇的力量正在流動,就好像身來就存在般,我明白那是什麼,也知道要怎麼使用它。

  那我的能力。

  掛著溫柔的笑容,我輕推開教室的門,優雅輕柔的漫步到自己的座位,從門口到位子這短短不到五十公尺的距離,原本低頭看書的頭學各個仰首瞻望。

  他們看見我變得如此亮眼,嗅到我身上恬淡的香味,感受到莫名溫和親切的氛圍,這使原本冰冷的教室瞬間暖活起來。

  A班一直都是書呆子班,誰有多餘的時間去打扮又兼顧課業的呢?

  有的,例如像我這樣天生麗質,頭腦原本就不錯的人,我不需要花太多時間濃妝豔抹,只要一點點的淡妝和乳液就好了。

  教室裡有了小小騷動,同學們的目光脫離了書,通通轉移到我身上,有人喃喃自語,也有人只用眼神打量,無論如何這都是關注我、談論我。

  成為焦點,一直是很簡單的事,只是我之前不想那麼做罷了。

  享受著被看、被忌妒、羨慕、打量、喜歡的氛圍,從今天開始我脫離了那個煩悶無趣的日子。

  坐在位子上發現雅子複雜的眼神,我不禁自竊喜,雅子肯定嚇到了吧,在她眼中我原本只是個普通又單純的女學生,那現在看到我改變,她又是怎麼想的呢?

  有能力的總是有一種看不起人的心態,認為自己可以斬妖除魔,其他小路人在旁邊看就好,什麼都不需要知道。

  我也成為有能力的人囉!在『共享』的世界裡,有誰幫我叫醒了這股力量。

  斜眼看著趴在桌上打瞌睡的失憶,我下意識的對他微笑,昨天追問他有沒有夢見什麼,雖然他只回答忘記了或記不清楚,但我知道,他當時也在『共享』的世界裡。

  老師一如往常嚴肅的走進教室,在點名時他用錯愕的眼神著我,久久沒有回神,直到我問「怎麼了嗎?」,老師才別過臉繼續點名。

  早自習結束時,雅子原本想來找我聊天,但在這之前老師搶先一步把我叫去輔導室談談。

  棲玖老師坐在沙發上,提了提金私眼鏡眼神銳利的瞪著我,「你這個裝扮是怎麼回事?」

  「嗯?我沒有違反校規吧。」端坐在老師對面,我還在疑惑老師找我問話的原因。

  「我認識一個人,他的打扮和用的乳液味道跟你很像,你……」

  「啊、原來是這樣呀。」我合掌開心說著,「老師您跟九沐是什麼關係呢?」

  原本只是開玩笑的問問,沒想到這一問讓老師激動的上前按住我的雙肩。

  「這句話是我要問的。」棲玖老師失去以往的冷靜,此時的他看起來焦急、不安。

  伸手摸著老師的臉龐,我能理解這種粗魯反應和行為,「老師,讓我猜猜,您和九沐的關係不單純,是親人呢?還是情人?」

  說到「情人」二字,棲玖的眼神變得有敵意,我更加確定老師找我問話的原因了。

  因為我長得像九沐對吧,不意外在學校遇到九沐的愛慕者或是追求者,因為九沐就是那麼完美,那麼令人想要擁有。

  棲玖老師在這裡工作,那認識同樣在這裡生活的九沐,這很正常吧!世界就是這樣小,小得連班上同學都有可能是遠親。

  「你跟九沐倒底是什麼關係?」棲玖老師緊抓著我的肩膀,這讓我有點疼。

  但我痛得開心,能從老師溫暖的大掌感受他對九沐強烈的關愛,指尖坎進我皮膚裡傳達著陣陣愛意。

  啊!老師,第一次這麼、這麼近距離的看清楚棲玖老師的臉,那英俊冷酷的臉和穩重情的個性,讓我內心小花朵朵開,幾頭小鹿蹦蹦亂跳,心都快融化了呀!

  第一次的愛慕在九沐身上,如今這份愛慕已經跟九沐交融再一起,九沐的愛人就是我的愛人,所以第二次的愛,已經不是愛慕了,這是少女情竇初開的純情。

  不自覺的伸長雙臂抱住棲玖老師,那個氣味、那個體溫,用巧小的身子貼撫著老師寬厚的胸膛,肉體之間的摩擦讓體溫逐漸上身,白皙的肌膚浮出淡淡緋色,心跳加速讓血液直衝腦門。

  「老師,您覺得我像九沐嗎?」在老師耳邊輕輕的說著,「如果像的話,您會像愛九沐那樣愛我嗎?」

  「研纓你在幹嘛!」棲玖老師狠狠把我推開,站起一臉嫌惡的俯視著我,「確實有幾分像九沐,不過你還是研纓吧。」

  歪著頭我哼哼笑著,「老師,您真的跟九沐是情人沒錯吧?我可以做到他做不到的事情喔。」

  「研纓,你怎麼變得這麼不知羞恥。」棲玖老師提了提眼鏡,語氣冰冷無情。

  「我只會對老師這樣喔,因為老師愛九沐呀,這樣我也會愛老師唷!」

  「你瘋了。」

  「老師,您什麼時候產生,這世界上有正常人的錯覺?」

  「……」

  棲玖老師沉默不語,也許是我說中了什麼吧。

  仔細回想,老師曾經說過被『兔子』用『割草機』弄傷,這代表老師在無月之夜,因為什麼緣故必須出門,出門後跟兔子打起來,打完也只有『被割傷』而已。

  老師明明知道習俗還晚上跑出去,如果只是普通人,遇到兔子絕對會像傳說的那樣被拿去種蘿蔔才對。

  不管怎麼想,老師都沒有理由出門,也沒有機率打贏兔子的可能。

  唯一合理的解釋--棲玖老師不是普通人。

  是寺廟裡的人呢?還是白鏡教的?又或者是未知的勢力?

  無所謂,看見棲玖老師複雜的表情,我知道他不是壞人,也許會做出反社會行為,但至少,不會對我那麼做。

  「老師……」我伸手想碰觸棲玖老師的手,沒想到被他無情甩開。

  「研纓,發生了什麼事?才一天不見而已就變了一個人似的。」棲玖老師困擾的皺著眉。

  我笑盈盈的回應棲玖老師,「我只是,找到自己的力量,看清楚自己想要的人生,就在那個晚上,做了美麗的夢。」

  「不懂你在說什麼。」

  「呵呵,如果老師願意真誠分享與九沐的故事,我也會坦然的說唷!」撐著身子坐回椅子上,我自動的用桌上水壺泡茶,「把我叫來這裡,就是要輔導的不是嗎?不管是老師,還是我。」

  棲玖老師不甘願的坐在我對面,就在我泡茶的期間他似乎思考了很多,我沒有催促他,就算上課中打也沒關係,畢竟早上四堂課幾乎都是考試,那種東西放學再補考也可以呢。

  當別人在教室裡埋頭苦寫測驗卷時,我與棲玖老師在輔導室悠閒獨處喝茶。

  老師把他與九沐的事情娓娓道來,他說因為與前妻鬧不合,離婚後在失意茫然的狀態下加入白鏡教,當時只是普通信徒,還沒有到會參與無月之夜的程度。

  後來大神宗為了測試新能力,隨機選擇了一個路人當作白老鼠,正好其中一位白老鼠就是九沐,九沐被大神宗殺死後,棲玖便潛藏在白鏡教,等待復仇時機。

  聽完老師的故事,我才明白為什麼九沐的死這麼草草了結,因為殺人犯就是不明邪教大神宗,殺人手法和銷毀證據對大神宗來說非常簡單。

  垂下眼簾,我感傷的回憶著與九沐在一起的快樂時光,棲玖老師也跟我一樣難過吧,因為他和我都愛著九沐,喜歡的人就這樣被奪走。

  大神宗是無法被原諒的存在啊,就算殺了他也很難消彌我心中的傷痛。

  棲玖老師原本警戒的態度變得溫和,我也能很放鬆的說著自己九沐的過去,而且現在正在成為九沐那樣完美的人。

  美麗、聰明、溫柔的人。

  「你想向大神宗復仇嗎?」棲玖老師端起茶啜飲了一口,「我已經招攬了一些戰力。」

  「真不愧是老師呢,如果有我能幫上的,我會盡可能幫助您喔!」

  「研纓,你的能力是什麼?」

  「嗯……只要有鏡子在身上,我就可以反彈任何攻擊喔。」我開心的握緊雙拳,身子向前傾看著老師,「如果搭配人偶的話,能達到指定傷害反彈呢。」

  「喔?真不簡單。」棲玖老師欽佩的說著,按著下顎一臉沉思,「我會使用一點鏡子法術,另外的能力就是控制銀器。」

  「哇,老師好厲害喔。」我陶醉看著老師帥氣的臉龐,「老師也可以教我鏡子法術嗎?放學後來我家當家庭教師?」

  「如果你願意學我當然會教。」棲玖老師爽快達映我的邀約,還說有時間會帶我去某間小屋開作戰會議。

  中午一樣正常回教室用餐,雅子很緊張的跑來問我狀況,我只是笑著回應她沒事等等敷衍的話。

  失憶好像沒察覺我不對勁的地方,睡眼惺忪爬起來嫌棄雅子說話太大聲,雅子好像還有很多話想問,但一時也想不到要問什麼,只好嘆口氣回到座位繼續盯著我瞧。

  我跟棲玖老師的秘密,怎麼可能讓別人知道呢?雅子大概也猜不到我的力量覺醒了吧,就算他有感應惡意的能力,但只要不是針對雅子就感應不到啦。

  放學後,我跟老師去街上買點吃的,一起搭公車來到我的租屋處。

  老師拘謹的坐在桌子邊,就算我在他面前換衣服也面不改色。

  啊啊、老師這樣子真是太可愛了,讓我不禁有調戲他的慾望呢。

  穿著單薄的上衣和短褲,我誇坐在老師身上,在他耳邊輕輕的說,「老師,你可以對我做任何事情唷!」

  棲玖老師臭著臉將我推開,拍拍自己的肩膀語氣充滿睥睨,「研纓,不要這麼淫蕩。」

  「啊--」被老師充滿磁性的因嗓羞辱,我感受到一陣酥麻的快感在體內衝撞,「老師這樣說,我好開心喔。」

  「你真的要學鏡子法術嗎?」棲玖老師質疑的問。

  「當然囉。」我趴在桌邊笑呵呵的說,「不過老師這麼嚴肅,我會坐不住嘛!」

  棲玖老師無奈的嘆口氣,正要說話時忽然仰起臉,他凝視著門板沉默幾分鐘,「你跟房仲業者很熟對吧?」

  「欸?老師怎麼突然提起他?」我揪著嘴,雙手撐著下巴。

  「感覺到他力量了,他在這附近。」

  「喔,是來找優夙先生的吧。」我瞇起眼愉悅的跟老師說,「我改變了優夙先生的潛意識,現在他會對房仲業者死纏爛打呢。」

  「為什麼要這麼做?」棲玖老師用譴責的眼神看我,好像認為我這樣惡作劇太過分了。

  用手戳著桌上的餅乾,我一點都不介意老師的眼神,「房仲業者是羽縫寺住持之一,未來可能會影響我們計畫,我就利用優夙先生牽制他,這個理由老師能接受嗎?」

  「姑且誇讚你聰明。」棲玖老師提提眼鏡,從外套內袋拿出一面鏡子,「那麼,我要開始教你鏡子的基礎法術。」

  「嗯嗯,我會注意聽的。」

  注視著老師認真授課的神情,我腦子裡瘋狂的尖叫嘶吼。

  真的好想撲到老師身上,像個癡妹一樣蹭蹭老師的胸膛,然後緊緊摟住老師的腰。

  啊啊、我的人生,從今天開始變得不平凡了。

  --

  廢叭:

  期末考終於結束了OH!!!
  現在回家都是在打掃除等等的,打掃除發現很獵奇的事情
  衣服居然穿到發霉了(驚悚)就算是常穿的衣服,穿久了原來也會發霉的啊(趴
  難怪每年都要淘汰幾件衣服,然後再買新衣服(雖然多數都是因為我太胖所以換掉的)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