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鬼門II】碎裂的時輪(偽)
 
。敲鬼門:病症:BPD
。守與言舞
。天夜弦點文
 
2016/10/02
 
--
 
  再過幾天就要上大學了啊!對於大學總是抱持著各種幻想。
 
  因為沒抽到宿舍只能在外面租房子,會找到什麼房子?遇到什麼房東或室友呢?
 
  學校的生活會很精采嗎?想參加社但又想去打工,作業類的也要顧及吧,感覺每天行程滿滿會很辛苦。
 
  「言舞!火車時進站還發什麼呆呀!」哥哥輕拍著我的腦袋,用擔憂的眼神看著我。
 
  「呀!抱歉!」我趕緊抓著行李跳上車。
 
  上車之後沒有馬上去找座位,而是站在門口望著哥哥。
 
  「爸爸媽媽都沒有給你零用錢,自己在外面租房子沒問題嗎?」哥哥雙手插腰,看起來就是無法放心。
 
  「沒問題的!」露出燦爛的笑容,即便我知道在重男輕女的家裡,自己是多麼沒地位,但至少還有一個關心我的哥哥。
 
  哥哥看著我嘆了口氣,硬塞了幾千塊在我手中,隨後火車發出關門的警告他趕緊下車。
 
  隔著車窗,我跟哥哥臉上都帶著無奈的笑容,火車開始前行,哥哥仍站在月台上直到彼此見不到雙方。
 
  坐在有些冷清的車廂內,拿手帕蓋住自己的雙眼,忍不住的又哭了。
 
  終於離開了啊!離開那個讓人窒息的家,可是……就算在這麼討厭也……
 
  心情實在複雜,已經不想找哭的理由了。
 
  向未來前進吧言舞!繼續煩惱過往沒什麼意義,接下來要去的是音樂系,也會遇到很多瓶頸,煩惱未來就好。
 
  不知道過了多久,火車抵達終點站,拖著行李箱來到人群人往的車站大廳。
 
  可能開學時間要到了,外頭都是各種租屋仲介和房東,看見疑似大學生的人便會前去攀談。
 
  大概是我身材太像國中生,歷經無數忽略後我寂寞的來到一個公寓。
 
  唉,雖然很想主動去找那些仲介,不過看見宣傳單上的租屋訊息,好的房子太貴,便宜的房子環境很差。
 
  靠在長椅上仰望著蓊鬱的樹林,忽然有個念頭想到某個地方走走。
 
  走在有些荒涼的街道上,我有種莫名的熟悉感,真奇怪呢!明明沒來過這裡,為什麼卻有無法言喻的懷念。
 
  就好像小時候去外公外婆家,那時候只有三歲,現在回想起來還是模模糊糊的。
 
  對於這個第一次來的地方,我腦中出現了某些既陌生又熟悉的晃影,相當矛盾的,我沒來過,真的沒來過,卻覺得自己曾經在這裡生活過一段時間。
 
  和誰?跟什麼人?記憶裡剎那即逝的景象都是抽象模糊,越是追究越是想不起來。
 
  停下腳步,望著雜草叢生的空地。
 
  --這裡應該有間公寓才對。
 
  心中莫名升起違和的想法,我肯定這裡應該蓋過一間公寓,但這個想法沒有任何根據。
 
  「你,是住在這附近的人嗎?」
 
  一個身材高挑的青年,眠無表情的望著我,琥珀色的雙眼在澄黃的餘暉下充滿了神秘,他輕輕按著耳邊銀藍色的東西,似乎是助聽器。
 
  「不是……」
 
  回應他的同時,忽然感覺到濕熱的淚水無預警湧出,驚恐又尷尬的僵笑著,再次拿出手帕把眼淚擦掉。
 
  為什麼,為什麼會想哭呢?
 
  眼淚像是關不上的水龍頭,一種冰冷的悲傷從胸口渲染四散,我頻頻道歉順勢背對著青年。
 
  真丟臉呀!對初次見面的人就哭成這樣,他又不是我的誰,既不是家人也不是朋友……我們一點關係都沒有吧。
 
  青年並沒有無視我離去,而是走到我身邊溫柔的拍拍我的背,他稍微有表情了。
 
  像是困擾又像是悲傷,好像失去了什麼,但他不曉得。
 
  複雜的眼神,欲言又止的模樣,我們凝望著對方幾秒,隨後因為這個小動作感到害臊,紛紛轉過頭看像空地。
 
  青年看我停止哭泣,斜過眼指了只我的雙腳,「鞋帶。」
 
  「啊!鞋帶鬆了都沒發現,謝謝你。」慌張的彎下身綁好鞋帶,起身後有些憋扭的對青年說,「那個啊……我叫做言舞……」
 
  青年按著助聽器點著頭,把視線放回空地上沉思了一段時間。
 
 
  「我叫做--伊祁守。」
 
 
  徐徐的微風穿梭在我們之間,空地上的乾草輕輕擺動著。
 
  我頓時聽不見任何聲音,看不見現實的色彩,時間像是靜止般停留在我仰望他側臉的那一刻。
 
  伊祁守,多麼陌生卻又熟悉的名字,就跟這個空地一樣。
 
  他是誰?他是什麼人?跟我是什麼關係?
 
  耳邊響起喃喃細語就像是細碎縹緲的餘音,與我擦肩而過的風彷彿有了形體,那是模糊不清的影像。
 
  曾經在這裡和某人生活過,但我想不起來,甚至懷疑那不是自己有過的經歷。
 
  很陌生、很熟悉,似曾相似但現實卻又是那麼不合理。
 
  暈眩的渦流讓我失去重心,傾斜的視線使我感到地心引力的拉扯。
 
  在我跌在地上前,伊祁守抓住了我的肩膀扶著我。
 
  「啊啊、沒事吧?」
 
  有些驚恐的望著他,我點點頭,小聲的又說了一次「謝謝你」。
 
  「不好意思,我今天大概太累了。」免強站穩腳步,我本來體力就很差,大概是搬家搬到中暑了吧!
 
  伊祁守把自己的行李箱拖到我面前,「要不要一起去看房子呢?」
 
  「喔、好啊!」雖然跟陌生男子一起找房子有點奇怪,但不知為何,我覺得我可以相信伊祁守。
 
  我與伊祁守拉著各自的行李,往車站的方向走去,在離開空地時,我又聽見一聲--
 
  咖搭。
 
  像是指針前進的聲音。
 
 
  --
 
  廢叭:
 
  感謝天夜弦感人的貓貓與主人的小故事
 
  那麼交換的獎勵是--守與言舞的小短文
 
  這個時間點是在敲鬼門世界時間點被重製之後
 
  沒有敲鬼門公司,就沒有彼岸公寓
 
  所以照理來說守和言舞是不會相遇的,但命運大人還是神奇的讓他們相見了
 
  世界重製的時間點是在他們大一開學前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