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地女僕】六、《徜徉海之聲》下

  人魚公主海莎露露,年僅15歲,因誤食黑暗食物猝死。

  越曜一行人困擾的在沙漠中對望,因為他們接受了搶回人魚公主的任務。

  但人魚公主居然就這樣死了,難道任務要失敗了嗎?

  「不!」越曜忽然大喊,並且眼神堅定地望著同夥,「所謂活要見人,死要見屍,我們把屍體帶去交差吧!」

  「我不覺得雇主會坦然接受。」花葉嘆口氣,心想人魚公主死的莫名其妙,任誰都不會相信,公主是吃了自己的黑暗料理致死的。

  「嗯--那只好請聖水貴族忙了。」凝伊瞭起裙襬,從內褲裡拿出無線電。

  只見她用嬌嗲的聲音對無線電說了一句:「I am the man who really loves this world. If you also love the world, we can be good friends.」

  在一旁的花葉與阿納爾聽了一頭霧水,不過方才凝伊有提到聖水貴族,感覺等等會有很厲害的人過來幫忙。

  亂世之中,被稱為貴族的都是掌控著資源的黑道或是財團。

  著名的聖水貴族,是少數能提供乾淨水源的貴族,據說他們擁有『能讓死者復活的水』,但那只是傳說。

  凝伊跟貴族時常接觸,一是為了任務,二是為了金錢。

  當初淺花建立工作室時,凝伊就靠著自己的美貌與交際手腕,支撐工作室三分之一的金費。

  現在任務出了金錢無法解決的問題,凝伊就要發揮自己的人脈尋求幫助了。

  過沒多久,忽聞地面下傳來詭異的叫聲,轟隆一響,一個男人騎著海豚噴出沙地。

  「啊!美麗的女神,好久不見!」
 
  那個男人金色長髮揮灑在半空中,炯炯有神的藍眸充滿了愛慕,臉上的鬍渣沾滿了細沙,看似有些邋遢但正顯露出貴族的瀟灑。

  當然,更瀟灑的是--大叔赤裸裸的騎在海豚上。

  海豚興奮的尖叫幾聲,在沙地上活力充沛的拍打魚尾,烏溜的小眼睛瞧了瞧人魚公主的屍體。

  「戚戚。」用魚鰭遮掩嘴角,海豚發出嘲諷般的竊笑。

  這海豚也太機車了吧!花葉瞇起眼撇了一眼。

  「各位--這個全身被該打馬賽克的大叔,就是聖水貴族唷--」

  凝伊扭著水蛇腰,走到大叔身邊用纖細的手指輕畫著大叔粗壯的手臂,露出嫵媚的笑容還拋個媚眼。

  「哈哈!馬賽克大叔你好,我是黎明女僕越曜。」越曜很熱情的跟大叔打招呼。

  「喔、我不叫馬賽克。」大叔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接著說:「我叫做艾葉勒曼.福瑞爾里.洛夫斯.里斯沃德.伊夫憂歐搜.洛夫勒沃德.微肯比.固德福瑞德斯。」

  「這什麼名字呀!」花葉驚訝又覺得詭異,第一次聽見有人叫這麼怪的名字。

  「貴族,取名字就是要有個性。」大叔一臉理所當然的說。

  這已經是隨興了吧!花葉心中默默吐槽著。

  「叔叔不穿衣服,也算是有個性嗎?」阿納爾閃爍著水汪汪大眼,純真的問著。

  看見如此可愛的小女孩,大叔露出震驚又驚喜的複雜神情,心臟一個揪緊差點就要心臟病發了。

  要不是花葉已經架弓指著大叔腦門,大叔大概已經撲過去揉揉捏捏小女孩了吧!

  「阿納爾,也許那個大叔跟我一樣,使用了特殊絕招所以衣服也消失了。」

  越曜拍拍阿納爾的小腦袋瓜,由於剛剛發動過真.女僕模式,所以越曜身上現在又只剩一條內褲。

  「不--對唷!大叔只是喜歡擁抱大地和被大地擁抱。」凝伊嘖嘖兩聲反駁越曜的說法。

  「簡單來說就是變態。」花葉仍然架著弓,對大叔一臉警戒。

  「不是變態!是艾葉勒曼.福瑞爾里.洛夫斯.里斯沃德.伊夫憂歐搜.洛夫勒沃德.微肯比.固德福瑞德斯。」

  大叔又再重述了一次自己的名字。

  啊啊!這大叔超煩的,花葉感覺到額角筋抽動的幾下。

  「好啦、好啦!現在不是聊天的時候了,我們先處理任務吧!」越曜把人魚公主的屍體拖到大叔腳邊。

  凝伊把頭靠到大叔胸膛蹭了蹭,「聽說聖水貴族有死而復生的聖水,這是真的嗎?」

  「嗯……」大叔神色凝重,伸展了身上的肌肉說:「說不上是聖水呀!應該說是詛咒之水。」

  「啊--怎麼說?」凝伊揪起嘴疑惑的問。

  「反正讓屍體喝下去,一定會招來厄運的,女神呀!你真的打算使用那種水嗎?」

  凝伊與同伴們交換眼神。

  越曜傻呼呼的笑著,他完全沒認真聽大叔說話,只想著智商三十的人才會想的事情。

  凝伊以為越曜是在表達「哈哈!好啊!詛咒!酷!」,所以認定越曜是答應要用詛咒之水。

  阿納爾一臉不安,心裡還在想著大叔要怎麼跟大地擁抱?

  凝伊以為阿納爾眼神中流露著「好啊!詛咒!酷!」,所以認定阿納爾同意使用詛咒之水。

  花葉一臉睥睨,腦中滿滿的吐槽和抱怨。

  凝伊以為花葉的表情是在說「詛咒!酷!」,所以覺得花葉認同詛咒水。

  「好--哇!我們都覺得詛咒之水超--棒!」凝伊開心的做了結論。

  「欸!我們都沒說話呀!」花葉反應過來時,大叔已經拿出詛咒之水了。

  詛咒之水就裝在普通的寶特瓶裡,水的顏色也是很平凡的透明。

  大叔再倒水之前又說了一句:「先說,我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喔!」

  「哈哈!好啊!詛咒!酷!」越曜搞不清楚狀況隨便附和的喊著。

  「好啊……詛咒……酷!」阿納爾諾諾的說著,其實也有點期待詛咒之水的效果。

  「啥……算了,詛咒、酷。」花葉放棄吐槽,選擇隨波逐流。

  於是,大叔就這樣把詛咒之水倒在海莎露露身上。

 

  「嗯?所以後來怎麼樣了?」

  李舜慵懶地坐在沙發上,漆黑柔順的長髮散落在椅背上,旁邊正坐著神情疲倦的花葉。

  花葉啜飲幾口菊花茶,沉重的嘆口氣,就算是馥郁淡甜的菊花茶,也無法舒緩他的神經緊繃。

  跟越曜他們出任務真的很累呀!精神上的各種勞累。

  幾天前越曜他們已經出完任務回來,花葉剛洗完澡就跑來找李舜談心。

  談談關於這次可怕的任務歷程。

  「你先看看報紙吧!」花葉丟了一份早報。

  早報上頭條正寫著:「大西洋靈異事件!魚坊之宮成鬼屋!」

  內容大概是說,海莎露露回宮之後開始亂咬同族人,被咬的人都變成喪屍,但泡在水裡太久,上岸又太乾燥。

  最後宮內有九成魚族死亡,曉然王子泣不成聲,傷心過度也過世了,成了大西洋群礁上的怨魂。

  海莎露露仍舊在大西洋出沒亂咬生物,而他哥哥曉然王子則在大西洋起霧時唱著使人迷失的歌聲,讓船隻觸礁。

  由於魚族撤離皇宮時,沒辦法帶走太多東西,所以魚坊之宮就變成一處大寶藏廢墟。

  許多人前往想要挖寶,但總是聽見歌聲觸礁又被海莎露露吃掉或咬死。

  如此奇異的事件,就是在短短一星期內發生,所以才會上報紙頭條。

  李舜默默的把報紙放回桌上,神色淡定像是故意忽略事情的嚴重性。

  「這是無奇不有的世代,別太在意。」李舜輕啜了一口紅茶。

  花葉又嘆了一口氣,心中已經找不到吐槽的詞彙了。

  下次任務還是別參加的好,花葉這麼想。

  --

  鏘鏘鏘!本次任務檢討時間!

  越曜:呀!這次任務相當成功呢!多虧凝伊的人脈。

  凝伊:嗯--所以要常常出任務,才能交到很多好朋友呀!

  花葉:你們自我感覺良好過剩了吧!話說現在對話怎麼變成劇本文模式了呀!

  越曜:上面已經拉線了,現在是幕後時間囉!不是正文就不用這麼嚴格了嘛!

  花葉:拉線我們就趕快退場了啦!還開什麼檢討會呀!

  凝伊:雖然這次任務完美落幕,但還是有一些值得改進的地方呢。

  花葉:你們還有自知之明啊……

  阿納爾:姆、對不起,我不應該拿食物給公主料理的。

  花葉:呀、這不是阿納爾的錯啦!是那個公主太神奇了。

  越曜:我覺得這次有錯的果然還是--李舜不合群!

  凝伊:對--李舜哥哥居然沒出任務,不--合--群!

  李舜:嘖。

  花葉:一臉不屑呢。

  越曜:李舜這樣不行!你不出任務還算女僕團的一員嗎?

  李舜:我本來就沒打算入團啊。

  越曜:好!下次一定拖著你去出任務。

  花葉:越曜完全沒在聽人說話嘛……

  凝伊:好--那由我來做個下回預告!

  花葉:完全忽略李舜的發言啦!

  凝伊:大家比較想看李舜出哪個任務呢?是《男人三十歲之後可以使用火球》還是《黑色的格鬥場》?

  越曜:黑色的格鬥場是關於黑道打架的任務!聽起來很刺激耶!

  阿納爾:那個……三十歲之後真的能使用火球嗎?

  凝伊:阿納爾妹妹,那個是幾百年前的傳說唷!聽說男人到三十歲還沒有伴侶或沒有交往經驗,就會變成魔法師。

  阿納爾:聽起來很厲害呢!

  花葉:不要亂教阿納爾奇怪的事情啦!

  叮噹!叮噹!本次檢討會到此結束!

  --

  廢叭:

  恭喜!這次的任務順利落幕(被丟拖鞋

  之後每出完一次任務,就會有一小段劇本文吧(詭異的文章配置

  雖然李舜的設定是「懶懶的不動」,但這麼懶就是要被拿來玩的呀XD(喂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