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虎與熊》

  核爆前有這樣一個民間傳說。

  話說,當男人單身、毫無交往經驗的前提之下,到了三十歲,他--

  就會成為魔法師。

  嗯?當了魔法師會擁有什麼樣的魔法呢?

  丟火球?投擲冰錐?或著,更有魅力。

  不過嘛,傳說終究也只是個傳說,怎麼可能真的有男人因此變成魔法師呢?

  但即使不會成為魔法師,多數男性仍汲汲營營執著於『戀愛』。

  不管是人類還是獸人、妖異,不論男性、女性。

  戀愛,總是激發著生物的慾望本能。


  碰!

  淺花工作室傳出巨大的聲響。

  有隻身材高大魁武的熊族獸,正用力槌打著淺花辦公室的地面。

  「拜託!你們一定要幫幫我!」

  淺花被嚇得差點從椅子上跌下來,還好赫拉斯及時扶住他,否則淺花大概會摔到坐骨神經位移。

  看著眼前擁有熊耳的棕髮男子,淺花不安地拉著赫拉斯衣襬,故作鎮定回應對方。

  「這不是赫赫有名的單承毅嗎?據說您武藝高超、破壞力極高,打遍各地到館成為神奇拳擊師,如此威名還親自到此光顧,淺花惶恐、惶恐。」

  「淺花,你說話方式怎麼跟平常不一樣?」赫拉斯微微皺起眉。

  「啊、那是因為這個月是東方古話月,我正在學習古話呢!」

  「嗯……聽起來好像很厲害。」

  「對吧!下個月練習的是手語唷!」

  正當淺花與赫拉斯閒聊時,被稱作單承毅的熊族獸人,突然重擊地面。

  巨響打斷了兩人的談話,淺花輕咳幾聲坐正身子。

  對方可是開道館的熊族呢!說不定對方一個不開心就要拆工作是招牌了。

  單承毅是『熊掌門』搏擊技擊館的傳人,據說他在各大比賽中都擁有亮眼成績。

  除了比賽,單承毅身性好戰,所以沒事會跑去荒野找尋對手,導致道館附近都沒有危險的生物出沒。

  他不知不覺中,在道館附近分劃出一條領地線。

  只要有任何風聲,說有哪個強敵出現,他馬上殺下去單挑。

  如此戰力的獸人居然還會到工作室來,難道他遇上了天敵嗎?

  「因為你們工作室叫做女僕戰隊,那應該有很多女性可以幫忙我吧!」單承毅聲音沉重粗曠的說。

  淺花搔搔臉,女性確實有沒錯,而且從拜金大姊姊、賢慧商女、切開來是黑蘿莉的妹妹都有。

  如果要偽娘也有兩個啦!

  只是有一個太過孤傲高冷,很難馴服。

  另一個太過熱情,沒事就掀裙子露內褲,也不是輕易能駕馭的類型呢!

  「能不能先說你的委託內容呢?」赫拉斯一臉困擾,很多會戰鬥的生物都把智商和理智放在戰鬥中。

  對於人際之類的事情,完全陷入放空狀態,不是懶得理就是縱慾。

  所以古人常說:「強者都是孤獨的。」

  這也不是沒道理啊!

  淺花也說過,強者不是只用肌肉思考就是有中二病,強到變成電波生物,才會沒朋友。

  單承毅隨地盤腿而坐,強壯的雙手插在膝蓋上,面有難色似乎是委託內容難以啟齒。

  「其實呢,我關注虎爪傭兵團很久了。」單承毅吞吞吐吐的說,「那個傭兵團的首領叫做伊蓮,是個很強的女獸人白虎族。」

  「嗯嗯,傭兵團侵犯到你的領地,所以要顧我們去處理掉嗎?」淺花開心的點著頭,心裡正在盤算等等要索取多少聘金。

  「不!」單承毅猛然大吼,雙眼瞪大臉色有些潮紅,「不是處理掉!是、是別的……」

  「別的?」淺花心中的算盤停了下來,開始思考戰鬥以外的金額。

  「其、其實……我想……想、想……」

  單承毅平時的威風都消失了,只剩下幾朵粉色小花在身邊飄,赫拉斯身為獸族,能嗅到空輕中飄散著淡淡的賀爾蒙。

  這是對雌性散發的求愛賀爾蒙,對雄性而言有些刺鼻。

  赫拉斯哼了一聲,「你要跟伊蓮發生肉體關係是吧?」

  「嗚嗚嗚喔喔喔喔喔--不是、還沒到哪種關係!啊啊啊!這樣進展太快了!」

  單承毅抱頭在地上打滾,臉上充滿了驚喜、害羞與糾結。

  心情相當複雜呢,赫拉斯冷眼看著地上滾的熊。

  淺花拿起手帕擦掉額角的汗珠,解決戀愛可是比打架、護送還困難的任務啊!

  不過看單承毅也非等閒之輩,如果任務成功說不定能拿到不錯的酬勞。

  「好吧,請問你希望我們怎麼協助你呢?」淺花拿出紙筆要單承毅寫下資料。

  單承毅爬到辦公桌前坐下,拿起紙筆邊寫著資料邊說著虎爪傭兵團的事情。


  話說,單承毅年僅十八,已經是一區霸主,而二十三歲的伊蓮也不惶多讓。

  某天單承毅到市集買魚,發覺魚居然比以往還要貴三倍,原本一條三百變成三千,實在不合理。

  單承毅與老闆娘殺價,但不管怎麼殺,魚的價格還是停滯在千元左右。

  為什麼這魚這麼貴呢?不過就一條魚而已,怎麼能哄抬到千元?

  就在單承毅想翻桌搶魚時,傭兵團的伊蓮出現了。

  雪白的長髮柔順飄逸,一把紮在後腦成了高馬尾,那金色的雙眼宛如隨時緊盯獵物般,令人進而遠之。

  健康的小麥膚和那豪邁自信的笑容,白虎族很少見,單承毅馬上認出她是虎抓傭兵團的伊蓮。

  單承毅在這一刻警鈴大響!

  --這個人要跟我搶魚!

  但就在單承毅這麼想的下一秒,伊蓮買了一袋小章魚就離開了。

  「……」

  單承毅空手而歸,思考著為什麼有人來魚攤不買魚,而是買小章魚呢?

  難道……

  那個人想要飼養小章魚,等小章魚長大之後再去魚攤搶魚嗎?

  啊啊!一定是這樣沒錯!

  現在的寵物隨便養都會突變,那袋小章魚少說有二十幾隻吧!

  以整數二十計算,一隻章魚八條觸手,二十隻就有一百六十條。

  再讓章魚去偷章魚,用一百六十條去搶一百六十袋小章魚,然後再養大,這樣就會有--

  兩萬五千六百條章魚觸手啊啊啊!

  原來如次!原來是這樣!伊蓮想要養章魚統治魚攤,這樣魚價就不會破千了。

  可惡!外地來的人居然想得到這點,我怎麼沒想到呢?


  「所以我喜歡伊蓮了,因為我覺得她實在有夠聰明。」單承毅還起手點點頭。

  淺花與赫拉斯對話一秒,眼神中充滿迷茫與睥睨。

  「我覺得是你太笨。」赫拉斯小聲的說著,單承毅完全沒聽到。

  「啊、伊蓮確實是好對象呢!所以我們到底要給你什麼協助?」淺花在委託文件上蓋了一個『傻瓜任務』的印章。

  「呃……其實我也不知道,一直默默的在旁邊關注他而已,不知道她喜歡怎麼樣的類型和告白方式。」

  「就是典型的戀愛變態者呢。」赫拉斯輕嘆了口氣,「一般這種戀愛者告白,失敗率很高。」

  「欸--赫拉斯居然這麼懂啊?」淺花瞪大眼一臉崇拜。

  「用想的也知道,女方根本不認識男性,而且平常生活都有變態跟蹤狂,某天陌生人突然告白又說很了解女方,這不管怎麼想都很噁心。」

  「這麼說好像也對,因為女生都是很纖細的嘛!」淺花同意的點著頭。

  「可、可是伊蓮是傭兵團長,也許會不一樣。」單承毅有些慌張的說道。

  「女性畢竟還是女性,不對!就算是男性,遇到不正常的女性也會想拒絕的。」赫拉斯左右晃動食指。

  淺花挑起眉,「欸--?我還以為所謂『下半身思考的生物』是什麼都能接受的呢。」

  「就算接受也不一定能長久,最重要的還是與對方的相容性。」

  單承毅聽了赫拉斯的話一頭霧水,感覺與戀愛的認識更加模糊了。

  「所以到底要怎麼做才不會像變態呢?」單承毅無力的躺在地上翻滾,「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辦了啦!」

  「嗯……跟女僕們開會吧,集思廣益囉!」淺花拿起電話開心的說了幾句。

  之後,大家匯集到第一會議廳。

  「章魚燒!」越曜拍著桌子。
  
  「我的建議,先跟當朋友吧!」花葉這麼說。

  「人家覺得--只要有錢--有勢--有肩膀,對方就會情不自禁地愛上你喔!」凝伊淺笑著。

  「姆、做好吃的食物?」阿納爾不確定的說。

  「隨便。」李舜無意見。

  淺花坐在絨兔沙發上晃動著雙腳,讓赫拉斯把大家的建議蒐集過來時再慢慢的思考。

  單承毅窩在角落唉聲嘆氣的,完全不像傳說中那樣有氣魄,看來戀愛的煩惱也會讓生物失去動力呢。

  「其實我覺得把大家的建議融合再一起,感覺就是很完美的計畫。」越曜一臉自信的說。

  「融合?」淺花歪著頭問。

  「計畫是這樣的--」

  首先。

  單承毅先展示自己的肌肉,要求跟伊蓮當朋友。

  接下來帶伊蓮去吃兩萬五千六百條章魚觸手製成的章魚燒,伊蓮一定會覺得超級好吃。

  --啊!這是世界上居然會有這麼好吃的章魚燒。

  伊蓮這麼想的同時,趕快問他「喜歡我嗎?」。

  這時候伊蓮心裡想的是章魚燒,他一定會回答「喜歡」,這樣就告白成功了!


  「……」

  花葉與李舜露出久違的死魚眼,吐槽的話已經不想對越曜說。

  「你們有什麼想法嗎?」淺花無力的問。

  「何必這麼麻煩,直接告白不就好了。」李舜淡淡地回應。

  「不--你這個三年後就要成為魔法師的男人是不會懂的!」淺花指著李舜大喊:「告白就像是斷頭台呀!成功就能活,失敗頭會飛出去的。」

  「所以才說不要浪費力氣呀,反正選擇權在女方那邊不是嗎?」李舜不是很開心地閃避淺花的手指。

  「但至少要做出誠意嘛,例如做個巧克力之類的。」花葉諾諾的說。

  「老虎好像不能吃巧克力呢。」越曜皺起眉,「啊!不過是獸人應該可以,但章魚燒比較安全吧。」

  「巧克力是一百年前的老套告白了,現在要錢--紅酒--高級旅館--喔!」凝伊開始擦起指甲油。

  「總歸來說就是一百年前的那套對吧?都是一群現實的女人。」李舜嘖嘖兩聲。

  「呀!阿納爾只要巧克力就可以了!」阿納爾激動得跳腳。

  「戀愛的需求會隨著年齡變動的,小孩子當然很好收買。」李舜哼了一聲。

  「巧克力要用豬月光會社的可可果做,還要添加金礦山的金箔,還有、還有雲綿綿的天上杏仁果。」

  阿納爾邊說邊流出口水。

  現在的小孩很難收買啊……李舜與花葉共同的感言。

  「對了,伊蓮不是傭兵團的嗎?我覺得他應該不會有這麼多要求。」花葉免強把話題拉回正事上。

  「嗯--傭兵也是會有少女心--喔!」凝伊拿出化妝品開始擦乳液。

  「那果然還是直接告白吧!」越曜攤了攤雙手,「要相信這世界上可是有一見鍾情的說法唷!只要用我們得章魚燒計畫一定可以的!」

  「機率微乎其微,不過同樣喜歡戰鬥的人應該能互相吸引。」赫拉斯摸著下巴沉思,「還有,重點不是章魚燒吧!」

  「真的嗎……」單承毅不安的縮著身子,很怕被拒絕但又很想去告白。

 

  於是,單承毅決定去告白了。

  幾天後淺花工作收到佳音,說是單承毅告白成功。

  「居然成功了呢,真神奇。」赫拉斯拿著信封感嘆。


  信封內容寫道:

  伊蓮果然喜歡吃章魚燒,感謝各位。


  「……」

  --

  鏘鏘鏘!本次任務檢討時間!

  越曜:啊啊!我真聰明!居然能想到章魚燒戰術。

  花葉:我覺得不可思議的是告白居然成功了……

  李舜:這次的任務居然有沒動用武力,跟文案計畫的不一樣呢。

  花葉:欸?文案原本是什麼啊?

  李舜:不知道,但至少要打鬥一下吧。

  越曜:唉唷!文案都是寫好看的呀!如果真的打起來就沒章魚燒了。

  李舜:你到底對章魚燒有多執著?

  越曜:嗯?章魚燒不是本篇的重點嗎?

  李舜&花葉:才不是!

  阿納爾:啊……說到這次檢討,還是覺得要做巧克力比較好。

  花葉:對呀!雖然沒打鬥,但有巧克力比較浪漫。

  李舜:我才不想做這麼麻煩的事。

  阿納爾:可是如果變成『巧克力蒐集食材大冒險』,可能就會有戰鬥畫面了耶!

  越曜:阿納爾,食材從你的內褲拿出來就可以了。

  阿納爾:欸?這樣啊……

  凝伊:嗯--人家現在又要來說下回預告了。

  花葉:這篇文真的還有下回嗎?

  凝伊:下回《黑色的格鬥場》,如何?看起來有要打架的味道了吧!

  李舜:感覺很麻煩,我不要去。

  越曜:不行!要照著文案走不是你說的嗎?

  李舜:你剛才也不是說文案只是寫好看的嗎?

  花葉:唉……預告都說完了,我們還是趕快結束會議吧。

  叮噹!叮噹!本次檢討會到此結束!

  --

  廢叭:

  嗯?早上起來短短的只寫了一篇(驚)

  其實章魚燒是我想要吃的(喂

  因為家裡附近明明開了章魚燒店,但是卻因為下班路線關係常常買不到QQ

  今天一定要買到章魚燒啊!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