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徜徉海之聲》上

  前面介紹了這麼多核爆之後的氣候,好像只剩下露思比草原沒介紹了。
 
  露思比,適合人類生活的草原。
 
  就是一個草原。
 
  僅此。
 
 
  炎煌的沙漠中,陽光熱辣的宛如火燒。
 
  越曜帶領著一群女僕同伴,團隊陣容極小,人數很少之外還缺了一個隊友。
 
  「真是的,李舜哥哥居然沒一起出來,好--失--望。」
 
  撥弄著酒紅色長髮,穿著性感女僕裝的成員便是鳳凝伊。
 
  淺花特製的女僕裝能襯托出她傲人的雙峰,裸露在外的蠻腰雪白的像是冬天的冰霜。
 
  那些黃金比例修長的雙腿套上了黑絲吊帶襪,腳踩十公分高跟鞋走在沙漠上穩重如山。
 
  擺動著性感臀部,極短的澎澎裙挑戰著絕對領域。
 
  鳳凝伊的內褲顏色為性感的黑蕾絲,功能是『包包』,可以從裡面拿出化妝品、錢、首飾項鍊等。
 
  啟動真.女僕模式需要皇冠造型的白色髮箍,女僕裝名字為--金色夢幻。
 
  聽見成員的抱怨,越曜反而露出爽朗的笑容。
 
  「李舜需要一點適應時間嘛!既然加入女僕團,總有一天還是要穿上女僕裝的。」
 
  「他根本是被迫入團啊……」花葉小聲的感嘆道。
 
  「這年頭還有選擇的餘地嗎?」凝伊不滿的揪起嘴,艷紅飽滿的唇讓她看起十分性感,「還不都--選死或選活。」
 
  「也是啦,當旅人在外流浪也挺辛苦的,不如找個安定的工作。」花葉不自覺的妥協了。
 
  阿納爾被夾在越曜和凝伊之間,眨眨黎翠色的水汪汪大眼,她其實也想說點什麼,只是不知該如何插話。
 
  察覺到阿納爾的視線,凝伊微微蹙起眉彎下腰,雙手捧著阿納爾的雙臉搓揉了幾下。
 
  「沒哥哥就算了,至少還有可愛的--小--妹--妹。」
 
  「姆嗚嗚。」阿納爾臉被搓了好幾下,雙臉頰都被搓得通紅。
 
  「凝伊你說話一定要拖這麼長嗎?」花葉把阿納爾拉到身邊,避免阿納爾的臉頰被搓成番茄。
 
  「啊--?為什麼不行--?」凝伊扭了一下水蛇腰,纖細的食指靠在嘴角邊。
 
  「因為聽起來很累。」
 
  「呵呵,我就是要讓你們的五官充斥我的--存--在--唷!」
 
  凝伊吐吐舌,眨了一下冰藍色的眼眸像是在拋媚眼。
 
  花葉完全可以理解李舜不想跟團的原因,完全可以體會。
 
  如果李舜現在在這裡,不只被越曜騷擾,大概還會被凝伊玩弄吧!
 
  女僕團真是太可怕了!
 
  「那個、我們這次出來要做什麼呀?」阿納爾揉揉臉頰,語調含糊地問著。
 
  越曜愣了一下,隨後還手抱胸眉頭深鎖闔眼深思。
 
  記憶回到出門前。
 
  「我們去抓美人魚吧!收集到七顆人於珍珠就能召喚神魚許願!」
 
  淺花熱血的說著。
 
  赫拉斯在一旁聽了不禁搖頭嘆氣,隨後幫大家翻譯一下淺花真正想表達的意思。
 
  其實是大西洋的魚坊之宮王子發來的委託。
 
  大西洋的魚坊之宮王子曉然,年紀輕輕就掌管皇宮大小事了。
 
  但就是因為太忙,所以才把妹妹海莎露露交給僕人照顧,沒想到僕人居然被判人魚皇族,把海莎露露賣給人口販子。
 
  根據情報顯示,人口販子雇了擁兵運送海莎露露,今天正巧會路過這個沙漠。
 
  所以,越曜他們的任務就是要攔截傭兵,然後把海莎露露救出來在平安送回皇宮。
 
 
  「我知道了!」越曜從思慮中醒悟,「我們要去抓美人魚,收集到七顆人於珍珠就能召喚神魚許願!」
 
  「……」
 
  這個隊長完全靠不住啊,花葉無力的嘆氣。
 
  「美人魚?」阿納爾歪著頭想了想,「可以吃嗎?」
 
  「呃、也不是說不行呢。」花葉摸摸阿納爾的小腦袋瓜,有點猶豫的回答。
 
  阿納爾撩起裙襬,把手伸進特殊內褲裡搜刮一晚段時間。
 
  「魚!」
 
  只聞阿納爾喊了一聲,一條魚尾就被拉出內褲,隨後魚的上半身也跟著被拖出來。
 
  水藍色的長髮灑落在沙漠上,海洋般淨澈亮潔的雙眸閃閃動人。
 
  阿納爾從內褲裡拉出一條--
 
 
  海莎露露。
 
 
  「任務居然瞬間達成啦!」越曜興奮的手舞足蹈。
 
  「嗯--那個內褲犯--規。」凝伊露出羨慕的表情,不甘的咬著下唇。
 
  海莎露露開心的擺動著魚尾,有有朝氣的「嗨嗨嗨」跟大家打招呼。
 
  由於這裡是沙漠,人魚待太久可能會受到傷害,所以越曜決定先把她帶回工作室。
 
  就在越曜要呼喚女僕廁所把海莎露露帶回工作室時--
 
  噗轟!
 
  一陣彩色煙花在一百公尺處炸開,煙花雲散之後有七人站在女僕團前方。
 
  「我們是婦女團戰隊!」
 
  只見七個分別手持鍋鏟、鍋蓋、大湯勺、平底鍋、藍白拖、蒼蠅拍、雞毛毯子。
 
  各個爆炸頭捲毛、穿著七色圍裙,面帶兇惡面容妨礙風化。
 
  那七個自稱婦女團戰隊的--
 
  大叔們。
 
  氣勢磅礡,就像是賣場商品特價準備殺進去搶一樣。
 
  他們要搶的是一條魚。
 
  「為什麼那些叔叔要自稱婦女團呀?明明都是大叔。」阿納爾不解的皺起眉。
 
  「這就是--人生呀。」凝伊九十度後仰,幾乎接近下腰的動作,「年紀大,壓力一來就會這樣。」
 
  「我覺得你的回答很沒意義耶。」花葉忍不住吐槽。
 
  「意義--是什麼?能--吃?不能--吃?」
 
  凝伊左手撫上自己的臉頰,右手隨腰型下滑,擺出意義不明但很撫媚的姿勢。
 
  前方大叔們看見凝伊如此有殺傷力,默契十足的拿出眼罩戴上。
 
  手持平底鍋的大叔,聲音沉著有力的喊吼:
 
  「妖孽!受死吧!」
 
  某個大叔揮起大湯杓引起強烈颶風,就在風砂漫天之際,越曜冷靜並且悠哉的戴上髮箍。
 
  「內褲的絕對領域!」
 
  咻嗚嗚嗚--碰!
 
  於是,婦女團戰隊就這樣被殲滅了。
 
  花葉望著光束過後捲起的塵埃,放眼望去只有一片黃沙,無語的思考自己剛才到底看了什麼?
 
  為什麼敵人在沙漠裡攻擊都要颳起颶風呢?
 
  難道說淺花已經算計好多數敵人的攻擊方式才做女僕裝的嗎?
 
  「嗚啊!居然用高能溶解光束偷襲!」
 
  手持平底鍋的大叔突然從沙堆中碰出來。
 
  爆炸捲髮沒了只剩光禿禿滑溜溜的禿頭,圍裙沒了只是白色內衣,還是一樣面帶兇惡面容妨礙風化。
 
  「居然還活著耶!」越曜興奮又吃驚的說著,「難道你是用平底鍋擋下來的嗎?」
 
  大叔看越曜對他投以閃爍的崇拜眼神,自豪的哼哼幾聲。
 
  「我只是嚇到跌倒而以。」
 
  花葉用死魚目盯著那位那大叔。
 
  你到底在自豪什麼…… 
 
  「哈哈!真不愧是婦女團戰隊隊長!那你現在要單挑女僕戰隊嗎?」
 
  「你從哪裡判斷他是隊長啊?」花葉疑惑的皺起眉,覺得越曜能這麼自然的跟敵人打哈哈真神奇。
 
  大叔看看四周,同伴都會殲滅了確實只剩他,女僕團人數已經宣告了他們勝利。
 
  「可惡!」大叔緊握平底鍋碎唸著,「我又要去蒐集同伴了。」
 
  「……」
 
  怎麼覺得大叔跟越曜是同一種人啊。
 
  「既然我們勝利了就趕快回--家--吧。」
 
  凝伊已經拿出化妝品在旁邊補妝,而阿納爾從內褲裡拿出很多冰塊防止海莎露露中暑。
 
  海莎露露看阿納爾的內褲居然可以拿出各種食物,好奇的拍著魚尾盯著阿納爾瞧。
 
  「吶吶、我很會做料理喔!拿點東西給我做吧!」海莎露露貼到阿納爾面前很有朝氣的說著。
 
  「嗚……」阿納爾退後幾步,「可是這裡沒料理的用具。」
 
  「沒關係啦!我真的很會做料理唷!趕快拿點東西給我吧!」
 
  顧慮到對方的身分是個公主,阿納爾也不敢一直推辭,只好拿出一些水果或乾糧給海莎露露。
 
  海莎露露嘻嘻的笑了笑,找了一塊比較平的岩石開始料理食材。
 
  真的沒問題嗎?阿納爾擔憂的皺著眉。
 
  「好啦!」
 
  「這麼快?」
 
  不到一分鐘,海莎露露就用枯葉裝了一坨黑黑的東西放在阿納爾手中。
 
  恐懼的望著那坨黑物,阿納爾獸人的第六感逃命本能警鈴大響。
 
  這坨東西吃下去一定會死吧!
 
  「凝伊姊姊,這是海莎露露做給你吃的。」阿納爾把黑物遞給凝伊。
 
  凝伊撇了一眼黑物,順見露出嫌惡的臉但很快又恢復曖昧的笑容。
 
  只見她把黑物接過來,拍拍越曜的肩。
 
  「這是--海莎露露做給你吃的唷!」
 
  越曜哈哈幾聲,毫不猶豫地接過不明食物,就在思考要怎麼吃食時,大叔突然拿平底鍋衝過來。
 
  「我肚子好餓--」
 
  只見大叔一口吞掉黑物。
 
 
  然後--
 
  他就死了。
 
 
  「……」啥小?
 
  花葉突然覺得只有自己吐槽好孤單。
 
  「哇!我的食物好吃到敵人都幸福的睡著了耶!」海莎露露拍著手開心的說。
 
  不、不!那個大叔看起來臉色鐵青、表情扭曲,絕對是很痛苦的死掉了啊!
 
  花葉很想這麼說,但是礙於對方是公主,怕說出來對方會開始鬧脾氣。
 
  海莎露露又端拿出一坨七彩色的東西,「這是我剛剛新研發的料理喔!你們來吃吃看吧!」
 
  七彩色的坨物被放到阿納爾手中,阿納爾淚眼汪汪感覺到異樣的溫度過枯葉滲入她的手掌心。
 
  「凝伊姊姊,這看起來可以養顏美容,你吃吧!」
 
  凝伊無奈的接過彩色坨物,轉頭看著越曜。
 
  「越曜,你是女僕團--隊長喔!為了尊重你,你先吃吧!」
 
  越曜又哈哈大笑幾聲,拿過彩虹坨物走到海莎露露身邊。
 
  「您是公主,在公主動口之前我們下人不敢吃呀!」
 
  「吶、好吧!人家先試吃看看!」
 
  只見海莎露露一口吞掉彩虹坨物。
 
 
  然後--
 
  她就死掉了。
 
 
  「啥小啦!」
 
  花葉的聲音迴盪在廣闊無邊的沙漠中。

  --

  廢叭:

  任務瞬間失敗啦XDD(炸

  因為李舜懶得出門,花葉表示都吐槽到嘴巴乾了

  文章標題名字取的很好聽,但其實根本題文不符(喂

  下篇,越曜要如何把失敗轉為成功呢?

  待續>>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