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格格雅,寒冷的冰原大陸。

  在大陸上也有各種民族生活著,海底更有著令人驚奇的生物。

  格格雅地表上雖然是零下六十度,但深海中卻有海底火山,造就了傳說中的亞特蘭提斯。

  在那塊冰原的海域,是人魚的國度。

  人魚國度除了在南之洋外,大西洋也有魚坊之宮的分家。

  然而陸地上的生物呢?企鵝族獸人、南極熊族獸人、雪豹族獸人、雪胡狼族獸人等等。

  禦寒能力強的獸人族在格格雅生活著,而無法抵禦寒冷的人類無法在格格雅久留,除非有好心受人族群的幫助。

  在格格雅每年的某個夜晚,都會有一個無月的極光夜,被稱為極光月。

  據說仰望極光,就能看見過去與未來,或者--

  神。

  格格雅的獸人族們,在極光月有不同的祭祀活動。

  例如,雪豹族獸人會把一個孩子放在浮冰上,據說這是一種獻祭給神,祈求族人平安的活動。


  「啊!他醒了。」越曜趴在病床邊,笑呵呵的向病床上的女孩打招呼。

  女孩眨眨璀綠色帶點黎明感的大眼,眼神中充滿疑惑。

  「你沒事真是太好。」花葉也站在一邊,像是鬆了口氣的垂下肩,「這裡是淺花工作室,不是什麼奇怪的地方喔!」

  「姆……」女孩微微皺起眉,聲音微弱的問:「你們是誰?」

  「我是越曜!是女僕隊隊長喔!小隊員花葉撿到你要我救你的,另一個隊員是李舜有點孤僻啦!喔喔對了!還有一個漂亮的姐姐也是女僕隊員,等他回來再跟你介紹。」

  越曜劈哩啪啦的說著,女孩越聽越混亂。

  女僕隊隊長是什麼?

  花葉趕緊把越曜拉開,倒了一杯水給女孩。

  「那個呀、你叫什麼名字?」

  「阿納爾……如果有通過成年禮的話就叫做塔納塔爾,不過我失敗了,所以被放上浮冰,還是只能叫阿納爾。」

  「啊?成年禮是什麼呀?這麼難嗎?」越曜好奇地笑著。

  阿納爾眉頭深鎖,沉思了一段時間才緩緩說道。

  「我記得我在吹氣球,把汽球吹太大所以飛起來了,飛得太高我怕鬆開氣球會摔死只好一直咬著氣球,然後飛呀、飛呀,遇到一隻會飛的天竺鼠,他說如果不答對他問的問題就要咬破我的氣球。」

  「呃……所以天竺鼠問了什麼?」花葉聽了感覺有點奇妙,但不想打斷阿納爾說故事就順勢提問了。

  「他問:『你知道我為什麼飛在天空上嗎?』,我說我不知道,天竺鼠笑著回答:『因為我是『天』竺鼠唷!』,然後他就咬破我的氣球讓我摔到冰海中。」

  「……你在做夢嗎?」李舜不禁吐槽的問。

  「對呀。」

  「……」

  這女孩真讓人不明火大呀!李舜瞇起眼臭著臉。

  花葉乾笑幾聲,越曜在後面笑的超大聲,都笑到抱著肚子在地上打滾。

  「啊、所以你在做夢之前的事情呢?還記得嗎?」

  「喔?真正的成年禮嗎?」阿納爾揪著小嘴偏過頭想了一會兒,「大概還記得吧。」

  「是怎麼樣的成年禮?」

  「爬冰山的樣子,不過我在山腳下打了一個噴嚏,打得太大聲引起雪崩,同伴都被活埋了。」阿納爾哀嘆的說。

  「這樣啊……請節哀。」花葉冒出幾滴冷汗,開始覺得阿納爾有點危險。

  「怎麼可能因為打噴嚏引起雪崩。」李舜冷冷的說,始終認為阿納爾在瞎掰。

  「因為我拿著擴音器打噴嚏。」阿納爾苦笑著回應。

  「為什麼要拿著擴音器呀?」花葉無力的問。

  「這個嘛……因為天竺鼠說不拿著擴音器我會死掉。」

  「你又在說夢話了嗎?」李舜一臉嫌惡。

  「對呀。」

  「……」

  跟這個女孩溝通超困難啊!

  李舜一秒放棄與阿納爾說話,而越曜已經笑到快失聲了。

  「我們先別管成年禮的事情。」花葉揉揉額角,「你之後有什麼打算嗎?」

  「沒有耶,我也來當女僕隊員好了。」阿納爾淡淡的說,好像已經放棄人生的樣子。

  聽見有人自願加入女僕團,越曜開心的跳起來,雙手叉腰哈哈大笑幾聲。

  「聰明的選擇!現在你就是我們的一員啦!新隊員們趕快給淺花摸摸吧!」

  「欸--為什麼要被摸呀!」花葉露出驚恐的表情。

  「因為要量制服尺寸唷!」越曜拿起旁邊的電話按下擴音。

  電話發出滋滋滋的雜音,隨後有某個人發出聲響。

  「安安!我是淺花!就是破解百年肥皂禁忌的那個人!」

  「……」

  花葉與李舜有一種想把電話掛掉的衝動。

  這通電話一定會讓他們前往新世界,在去那個世界之前應該把電話掛掉。

  「因為我和別人面對面說話會很害羞,所以請容許我用電話跟你們溝通,首先!你們的制服已經做好囉!請回宿舍試穿吧!」

  「根本還沒量尺寸怎麼就有制服啦?」花葉難以置信的皺著眉。

  「我可是天才淺花!哈哈哈--已經透過監視用雙眼把你們從頭到腳摸一遍了。」

  「……」

  感覺真變態,李舜翻個白眼內心這麼想。

  「因為我是天才,所以也用讀心術知道你們的特性,根據每個人的需求在內褲上做了很多加工喔!」

  淺花如此說著,但聽者完全高興不起來,反而覺得各種不舒服。

  赫拉斯端著幾本書進到病房內,簡單的解釋一下每一件女僕裝的功用,也把個人專用的說明書依序分發。

  李舜的女僕裝以日式為主,名為--傘吹花。

  內褲顏色是純白,有點歌、下載音樂撥放的功能,也就是說不管到哪裡都能聽到音樂喔!

  而且不管是流行音樂還古典音樂,只要是被放在雲端網路的音樂都能下載來聽。

  自走的人體音樂撥放器,很方便吧!

  啟動真.女僕模式需要貓耳髮箍,戴上去就會--

  「我不才不要穿這種東西!」李舜把說明說闔起來丟進垃圾桶。

  越曜一臉惋惜,默默撿起李舜的說明書,「你的個性跟淺花的一樣呢,不過沒關係!我們已經改裝過髮箍了,只要你帶上去在零點零零零一秒內就會換上女僕裝並且發動偵.女僕模式喔!」

  「把那個蠢髮箍銷毀!」

  「不--行--我暫時幫你保管,等必要時刻再看再研究。」越曜把書收進內褲裡,不舒服的扭了幾下。

  接下來換花葉的女僕裝,那是夢幻的少女愛麗絲風格--審問時刻。

  內褲顏色是白底藍條紋,功能是書架,不管是什麼書都能拿出來,就算是電子書也能以平板狀態呈現。

  只要戴上黑色蝴蝶結髮箍就能發動真.女僕模式。

  該階段可以拿出金色懷錶,只要用懷錶打人,就可以質問被打的個人問題。

  被打者無法說謊,也沒辦法拒絕回答,再被問問題的瞬間是無法行動。

  懷錶附帶錄音功能,可以照相、修圖、上傳到雲端或是線上聊聊,有GPS導航系統。

  以上功能都必須在『用懷錶打到人』的情況下才能啟用。

  所以,如果沒敵人能打,只好打隊友了。

  「啊……這要說方便嗎?」花葉一臉困擾著望著說明書。

  「我覺得很方便呀!打架贏了還能自拍打卡呢!」越曜開心的在一邊拍拍手。

  最後是阿納爾的制服。

  黑暗風格的蘿莉塔造型,因為功能關係被稱呼--雪花。

  內褲是白底黑點點喔!因為阿納爾正在發育需要吃很多東西,所以就讓的內褲功能是『冰箱』。

  不管什麼食物都可以從內褲裡拿出來,而且絕對是新鮮現做喔!

  只要戴上黑色小禮帽就可以進入真.女僕模式。

  可以用雪花造型的棒棒糖製作刨冰呢!力道控制得好還能做出雪花冰、雞蛋冰、牛奶冰。

  但是棒棒糖會太用力會造成暴風雪,而且用完手會骨折,所以要記得控制力道唷!

  「哇,這讓我想起成年禮那天的事情了!」阿納爾開心地喊著。

  「什麼事情呀?」越曜瞪大雙眼非常想聽的模樣。

  阿納爾表情嚴肅,豎起食指語氣沉重的說著。

  雪豹族獸人住在格格雅冰原大陸,每年的極光夜會舉辦一種祭祀活動。

  那就是把自己的孩子送上雪山,在挨餓受凍的情況下他們會看見幻覺或直接昏迷死亡。

  阿納爾當時登山的時候,發覺自己的同伴都陷入幻覺,他們開始吹汽球,然後咬著氣球飛離雪山。

  望著同伴一個接著一個離去,阿納爾望著手中的氣球也想吹氣球逃離格格雅。

  只要離開就不用受這種苦難了對吧!

  正當阿納爾想吹氣球的時候,一陣大風把汽球吹向遠方,阿納爾急忙追過去卻發現氣球掉進一座碎冰湖中。

  絕望的跪在碎冰湖邊,阿納爾咬牙捶地,覺得自己無法完成成年禮也無法離該格格雅,真是做雪豹失敗。

  這時,碎冰湖發出耀眼的光芒,五光十射。

  湖中央浮出一個平台,上面插滿了各種顏色的雷射筆,還有一張椅子貼滿亮片。

  椅子上坐著穿著華麗、耀眼奪目的--

  天竺鼠。

  「孩子,你掉的是熱氣球還是噴射火箭呢?」

  天竺鼠溫柔和藹地說著,用那純粹深邃的漆黑眼眸,水眼啵啵亮的看著阿納爾。

  「都不是。」阿納爾死魚目地望著天竺鼠,覺得自己眼睛快被閃瞎了。

  「天吶!你真老實,那麼你掉的是什麼球呢?我幫你撿回來。」

  「我掉的是--冰山之王天上天下無法無天宇宙不同邪神皇子美若天的熱氣球噴射火箭球。」

  「喔……好吧!因為你太老實了,所以我就送你天竺鼠的蛋蛋球。」

  於是,天竺鼠發出金光化作兩顆蛋蛋球,阿納爾心存感激的握在手中。

  沒想到冰湖中的天竺鼠居然為了他如此做出洋蔥感人的行為。

  啪滋!

  因為太感動了,所以不小心捏碎天竺鼠蛋蛋球。

  阿納爾在失意茫然的狀態下回到村莊裡,捏爆天竺鼠蛋蛋球的事情被村民發現。

  村民說碎冰湖的天竺鼠是保護村莊的神明,居然捏爆神明的蛋蛋球這是褻瀆!

  所以阿納爾就被放上浮冰流放了。

  「你在開玩笑嗎?」李舜睥睨的望著阿納爾。

  阿納爾露出淺淺的笑如,語氣稚氣天真的回應:

  「這是真的喔!」

  「……」

  恭喜女僕隊撿到一個天才。

  --

  廢叭:又一個孩子被我寫歪了啦XD(炸

  這篇文章的角色正常的可能只有李舜和花葉,其他人大該都歪到天邊去了

  都已經第四集了,小任務故事完全沒進展呀(抱頭

  算了(躺),反正就繼續依著電波前進吧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