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詩~
 
  我好像做了很過分的事。
 
  居然把相處六年多的朋友趕走了。
 
  其實芋芙並不壞,雖然她腐女性格的確讓我很煩,但她還是有好的一面。
 
  我男朋友劈腿的事情也是芋芙發現的,她一直提醒我,而我願意相信交往三星期的男朋友,卻不願意相信認識六年多的芋芙。
 
  唉……因為被芋芙說中,心裡有不是滋味,然後就把氣出在她身上。
 
  啊啊、我真差勁。
 
  芋芙她雖然很糊塗,但從來沒忘記我喜歡的東西,也會找我一起過年過節,只要有好事情都會馬上跟我說。
 
  排除掉跟BL有關的東西,其實她是一個很棒的朋友。
 
  我把她趕出去,她一定會很難過……
 
  望著空蕩蕩的租屋處,感覺有些寂寞。
 
  我不應該意氣用事。
 
  躺在床上往著天花板,房間裡徘徊著孤獨與感傷。
 
  回憶起芋芙與我曾經一起做過的事情,那些歡樂與有趣的日子。
 
  我不禁紅了眼眶,淚水不受控制的滾落而出。
 
  過了這個晚上,早上起床看手機時,發現芋芙傳給我的簡訊。
 
  「對不起。」
 
  簡訊裡只有三個字,但我卻能感受到她歉意。
 
  她昨天晚上應該也哭了吧,真正該道歉的人其實是我。
 
  稍微收拾一下行李,我決定去芋芙家親自向她道歉,順路去書局幫她買書好了。
 
  芋芙家住的很偏僻,要買書都要轉好幾次車,我想今天早上剛發售的新書她應該買不到。
 
  幫她去排隊買書吧!
 
  過了幾個小時,坐在前往山中的公車,我想還是打個電話跟芋芙說一聲,讓她稍微高興一下。
 
  嘟……嘟……
 
  電話響了有點久都沒人接,難道芋芙還沒睡醒嗎?
 
  等了一會兒,正當我以為要進入語音信箱時,電話接通了。
 
  「夏詩對不起--!」
 
  電話另一端只傳來芋芙著急的叫喊,接著就被切斷。
 
  突然感覺有種莫名的不安,總覺得芋芙好像不是在忙或是不小心切斷電話的。
 
  當我再次回撥電話時,電話傳出的聲音是陌生男子不確定的詢問。
 
  「妳是……夏詩嗎?」
 
  這男的是誰?芋芙在哪?
 
  緊抱著懷裡的新書,內心深處渲染著不祥的預感。
 
  芋芙,妳到底怎麼了?
 
 
  「嗚……」
 
  腦袋昏昏沉沉,有一種昨晚熬夜偷看鬼片晚上做惡夢的緊繃感。
 
  睜開眼就發現自己躺在偌大的床上。
 
  暗褐色充滿古典氣息的房間散佈著一股清香。
 
  明明是第一次看見這個房間,不知道為什麼卻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
 
  發覺左手被人緊緊握著,我緩緩的側過臉,看見有個男子正趴在床邊。
 
  --他是我哥,艾德里安.佩特爾。
 
  欸?
 
  剛剛是不是有什麼聲音傳進我腦子裡呀?
 
  這個人是我哥?
 
  凝望著男子憂鬱疲倦的模樣,我下意識地伸出右手摸了摸男子的頭。
 
  輕揉著漆黑的頭髮,觸感就像是柔軟的羽毛。
 
  瀏海下是冷峻孤傲的面容,卻給我一種溫暖的安全感。
 
  等等,這個看似文藝的憂鬱青年是我哥嗎?
 
  名字不太對吧?再唸一次。
 
  --艾德里安.佩特爾。
 
  他是我哥。
 
  天吶!我是被賣到國外去了還是在作夢?
 
  該不會那個紫髮女人和霧春聯手經營人口販子吧?
 
  啊啊、雖然有帥帥的哥哥在床邊抓著我的手,挺不錯的。
 
  不過這裡給我一種複雜的感覺,果然還是不要在奇怪的地方留太久比較好。
 
  就在我想下床的時候,被緊握的左手突然拉了一下。
 
  「芙?」
 
  艾德里安醒了,深邃幽黯的雙眼望著我。
 
  他的聲音低沉富有磁性,而語氣非常輕柔。
 
  啊啊啊--不要用那種眼神和語氣對待我啦!這樣會害我不想離開耶!
 
  而且居然只稱呼我名字的其中一個字,好親密、好害羞。
 
  我要怎麼回答他?
 
  說「你好,初次見面。」不太對,但是說「好久不見」好像也不是。
 
  關於艾德里安的記憶碰碰碰的在我腦子炸出來。
 
  從他喜歡吃蜂蜜,到他的職位是赫萊之國皇城討伐團的騎士長。
 
  欸--!赫萊之國是什麼東西呀!討伐團騎士長又是什麼?
 
  我才開始思考這些名詞頭就痛起來了,就像是有啄木鳥猛啄我的太陽穴。
 
  不行了,我還是不要去想那些有沒有的事情。
 
  放空、放空,萬物皆空。
 
  就在我深呼吸吐氣的同時,注意到艾德里安擔憂的視線。
 
  我是不是應該說些什麼呢?
 
  「啊……哥哥早安……」
 
  哇,好不真實的感覺,居然叫這麼帥的人哥哥。
 
  「現在是晚上。」
 
  「呃……」
 
  我看了一下床邊的窗戶,外面確實一片漆黑呢,哈哈……
 
  啊啊啊!我這個白癡!到底在幹嘛啦!好丟臉啊啊啊!
 
  僵在床上,內心正在瘋狂核彈轟炸,真想拿床邊櫃子上的盆栽土把自己埋了。
 
  艾德里安伸出手溫柔的蓋在我額頭上,憂鬱冷峻的臉龐距離我的臉非常近。
 
  內心亂撞的小鹿頓時進化成大暴龍。
 
  一股暖熱的液體充斥於鼻腔內,隨後緩緩流出兩條紅色小河。
 
  「妳流鼻血了。」
 
  艾德里安緊張起來,湊到我身邊好像要把我抱去什麼地方。
 
  「呀!那個、哥哥不用擔心啦!我只是太高興所以喜極泣鼻血而已。」
 
  啊啊啊!我又再說什麼白癡的言論,喜極泣鼻血是什麼鬼啦!
 
  不過這個鬼話艾德里安居然聽進去了,把我輕輕放回床上,拿出條手帕動作輕柔的幫我擦鼻血。
 
  「對不起,都是因為我只顧著工作的事情,沒注意到妳的身體狀況。」
 
  「沒關係啦!哥哥是騎士長所以很忙我知道。」
 
  不,我什麼都不知道呀!
 
  但根據陌生的記憶。
 
  這個叫艾德里安的人工作繁忙,睡覺時間都不超過四小時的。
 
  艾德里安眼神中充滿愧疚與自責。
 
  還想繼續說什麼的時候突然有人敲了敲房門。
 
  「艾德里安大人,開會時間到了。」
 
  聽見外頭女僕的通知,艾德里安的臉瞬間轉為冷酷。
 
  溫柔與憂鬱完全退散,整個人散發著令人退卻的氣勢。
 
  怎麼聽到要開會,就改變這麼大呀!
 
  安德里安還是握著我的左手,好像不太想去開會的樣子。
 
  哥哥你就安心的去開會吧!我內心暴龍就要衝出來了,跟帥哥獨處太久我可能會因為流鼻血過多失血致死。
 
  「哥哥,工作加油喔!」
 
  聽見我這麼說,艾德里安總算鬆開緊握的手。
 
  看了我一眼好像還是不太放心的嘆口氣,但沒說什麼。
 
  帥氣的甩起披風隨之離去。
 
  艾德里安如此霸氣的背影深深烙印在我腦海中。
 
  啊啊啊--!
 
  我把頭埋進枕頭裡面放聲尖叫。
 
  還沒止住的鼻血頓時血流如注像瀑布般的噴濺出來。
 
  要死、要死!這到底是誰家的哥哥可以帥成這樣呀!
 
  小受呢?小受在哪裡?這裡有可愛的小男傭或是霧春美男嗎?
 
  過了一段時間,我總算冷靜下來,止住鼻血後坐在書桌前拉開旁邊的抽屜。
 
  那裡有一本『我』的日記。
 
  日記本上寫的名字並不是石芋芙,而是--
 
  芙.佩特爾。
 
  用力吸氣--吐氣--
 
  現在就來看看芙.佩特爾是誰?那個帥哥哥又是誰?還有這裡到底是哪裡?
 
  我想我應該不是認親認錯,因為我現在待的房間整個就充滿西方中世紀的感覺,這根本不是我原本的世界了吧。
 
  冷靜一點石芋芙,妳只是受到BL大神的疼愛所以被丟來這個怪地方的。
 
  妳是BL神選之人,就算被丟到荒島也可以活下去的!
 
  閉上眼用力的挖掘腦子裡深層的記憶。
 
  這次沒有混亂和頭痛,很順暢的跑出一堆不屬於自己的記憶。
 
  赫萊之國,沒事就會有魔獸跑來攻擊人類的國家。
 
  除了國王所在的皇城之外,還有靠海的貿易大港引燈城、國家的大糧倉豐收城、製造武器與培育傭兵的屠夫城。
 
  在赫萊之國還沒建立之前,為了抵禦魔獸,皇族發起了騎士制度。
 
  其他城市的首領為了自保也跟進了騎士制度,並且以皇城為中心聯合成立騎士團,最後皇城與各城市首領簽訂契約,消彌各城之間的隔閡。
 
  赫萊之國就這樣落成,並且成為人類之中最強大的國家。
 
  當然,在建立騎士團之前就有了魔獸侵犯人類生活的問題。
 
  只是在魔獸問題還沒這麼嚴重時,都是由傭兵或獵人之類的職業來處理。
 
  直到魔獸首領的出現,集結眾多魔獸攻打人類。
 
  發覺事態不對,赫萊之國決定派出騎士團討伐魔獸的首領。
 
  黑暗女神。
 
  歷經好幾年的爭鬥,人魔雙方死傷慘重。
 
  最後黑暗女神被騎士團打敗,黑暗力量遭到封印,這場血流成河的戰役總算結束。
 
  而打敗黑暗女神並且將其封印的人類便是--
 
  艾德里安.佩特爾。
 
  也就是十年後,現任的討伐團騎士長。
 
  欸欸欸欸--!
 
  原來哥哥不只帥氣還這麼厲害呀!
 
  不過看艾德里安這麼年輕,十年前才幾歲呀?
 
  十五歲左右?這樣也太威能了吧!他到底幾歲的時候成為騎士長的啊!
 
  在崇拜艾德里安之餘,我大略的看一下芙.佩特爾的日記。
 
  裡面果然也寫了一堆讚美艾德里安的話。
 
  不過這個世界的芙在十年前的戰役好像受到什麼傷害,身體一直很虛弱。
 
  日記裡面也提到:
 
  「好想跟哥哥一起去外面騎馬。」
 
  「好擔心哥哥去外面討伐魔獸,要是我也能幫上忙就好了。」
 
  這樣看來就算黑暗力量被封印,魔獸還是會天然形成到處跑嘛。
 
  差別只在不會有人領導牠們去攻擊人類。
 
  因為芙.佩特爾的身體沒辦法到處跑,所以她的記憶不是醫院、病房就是圖書館。
 
  還有艾德里安疲於奔命工作孤獨的背影。
 
  日記的某一頁染上了暗紅色的血漬,我的腦子湧出一個畫面。
 
  蠟燭上黃澄澄的燭火輕微擺動,幽暗的房間裡有個黑髮少女憔悴的坐在書桌前,燭光之外的地方都是藍黑色的陰影,就像是要吞噬整個房間。
 
  眼前的畫面像是復古電影那樣雜訊嚴重,色調分配不均還有點泛黃。
 
  立場有些不同,已經不是單純的記憶或是看過的影像,我身歷其中。
 
  可以聞到藥草夾伴著蠟燭的氣味,也能聽見少女雜亂無章的呼吸聲。
 
  「哥、哥哥……今天又開會了吧……」
 
  跟我長得一模一樣的芙.佩特爾,她在書桌前難受的咳著血。
 
  芙.佩特爾的喘息和咳嗽聲也聽得非常清楚,我就站在旁邊。
 
  「我……咳咳!想要幫助、咳咳咳!嗚……」
 
  雖然想去幫她拍拍背或是倒杯水。
 
  但我卻發現身體無法動彈,只能在一邊靜靜的看她咳的滿身是血。
 
  最後她倒在地上,像是被蟑螂藥噴到的蟑螂。
 
  用盡最後的生命掙扎著,想要爬到書桌前拿羽毛筆寫些什麼。
 
  這時,有個輕柔細碎的聲音在她耳邊說著:
 
  『許願吧!很痛苦對吧?許願吧!讓自己解脫。』
 
  「拜託……拜託,不要……哥哥孤……咳咳!」
 
  淚水在眼眶打轉,沙啞的聲音哽咽地吐出幾個不完整的字句。
 
  她痛苦的喘氣,賣力爬上書桌,抓著羽毛筆想在日記上寫些什麼。
 
  握著羽毛筆在日記上亂撇,似乎想努力的寫些什麼讓艾德里安知道。
 
  淚水與鮮血交融,落在筆跡凌亂的日記上,她的眼神早已絕望。
 
  「我不想離開哥哥……不想、讓他一個人……」
 
  一個黑色的人影站在她身後,雙手搭在她肩上輕輕地說著。
 
  『用妳的靈魂許願吧。』
 
  「我願意用……靈魂、換取哥哥……的幸……」
 
  她沒把話說完,身子像是斷線的人偶癱軟在桌邊。
 
  芙.佩特爾,死了。
 
  這時黑影猛然轉過頭,凶狠的瞪著我。
 
  那種眼神,好像我偷吃他特地留在冰箱裡,打算假日放鬆好好品嘗的布丁。
 
  不!我沒偷吃你的布丁呀!
 
  聲音卡在喉嚨出不來,身體也無法動彈。
 
  只能望著那黑影齜牙裂嘴的緩緩朝我走來。
 
  『告訴我妳的願望--』
 
  --
 
  廢叭:前面的夏詩視角,原本應該在上一章放的XD結果忘了w
  今天更內褲文又更狂想w假日缺電波糧的人應該能當零食吃
  其實有人說我段落切得很奇怪,確實啦~畢竟這原本是一口氣能看完的故事
  被我分分切切好像大小不一的蛋糕w還請大家見諒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