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目前的地球,除了佔滿中央三分之二的沙漠外,剩下的中央三分之一是熱帶雨林奧河,北半球是草原露思比,南半球是冰原格格雅。
 
  大家都還以為北半球會比較冷不適合居住,但實際上有太陽照射的北半球,核爆之後反而成為人類適合居住的區域。
 
  冰山溶解後零碎的板塊向四大區靠攏,最多人居住的大陸便是露思比,其次是格格雅。
 
  嗯?你問熱帶雨林不適合人居住嗎?
 
  熱帶雨林是個非常棒的地方,雖然資源沒有沙漠多,也沒有什麼高能輻射出現。
 
  但!
 
  就是因為太容易有生物生存,才會熱帶雨林變得壅擠而且無法開發。
 
  植物也好怪物也好,只要能適應早上四小時六十度的高溫,中午悶熱無風宛如悶燒鍋的「焚燒時段」一小時,下午就是雨滴大到可以打死人的雷陣雨時期,那個時段是最危險的時候,可能會出現冰雹、夾帶閃電的雨滴、泡泡雨、大颶風。
 
  比起震耳欲聾的打雷聲,更可怕的是會尖叫的烏雲,據說烏雲裡藏了死者的怨靈,他們在雨天會從天空呼嘯而過,發出像尖叫一樣的聲音。
 
  所以,哪天你去熱帶雨林遇到下雨時,可以抬頭看看天空的烏雲。
 
  說不定你會看,因為偷穿你內褲而死的同伴在跟你揮手。
 
  下雨時間會維持六個小時,之後就是深夜晚上了,晚上的氣候宜人,月亮圓的像是金幣那樣。
 
  這時刻,便是群魔亂舞的夜晚。
 
  狩獵的狩獵、竊盜的竊盜,早上無法出來的種族全都在晚上一起出來玩。
 
  這熱鬧的雨林,是諸多妖異喜愛的區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這區就變成妖異主要生活的地方。
 
  說不定某天,被大家視為怪物的妖異,也會成立一個屬於自己的國家呢。
 
  但在那之前,他們要懂得學會合群。
 
 
  女僕專用廁所穿梭在陰暗狹窄的洞穴之中,這是分隔沙漠與雨林的「死亡的微笑」。
 
  那是一個深不見底的大峽谷,峽谷壁上有大大小小的洞穴,有些是怪物的巢穴,有些是通往祕寶的密道。
 
  許多人或者生物想要越過沙漠到雨林生活,但都在這個峽谷中喪命。
 
  峽谷巨大的裂口宛如正在嘲笑這些路過的生物一般,就算是微風輕撫而過,也能從黑暗的深淵聽見細碎的聲響。
 
  每個洞穴都有自己的聲音,是打呼、是哀號、是低沉的警鳴,有時候最危險的不是有聲的洞穴。
 
  而是看竟去寂靜無聲,漆黑的深淵彷彿能將靈魂吸入一般,那才是真正可怕的地方。
 
  然而其中一個洞穴,洞口外被人工刻上大大的「歡迎女僕進入」六個字。
 
  這麼顯眼的洞穴就是淺花的工作室了。
 
  女僕廁所最後停駐在岩石地上,越曜粗暴的撞開門,抱著女孩在洞穴內大喊:
 
  「赫拉斯--看呀!有蘿莉!」
 
  「你到底想做什麼啦!」花葉聽越曜這樣亂喊,真得開始認為他們被帶到奇怪的地方了。
 
  越曜沒搭理花葉,抱著女孩跑到一面石壁著急地打轉。
 
  「順手開個門,救救小蘿莉!赫拉斯--開--門--」
 
  石壁像是回應了越曜的呼喊,中央列出一條縫,隨後裂成兩半朝左右退去。
 
  銀灰色短髮的男子優雅漫步而出,身穿整齊的白襯衫和西裝褲,金黃的瞳眸冷冽的瞪著越曜。
 
  「赫拉斯!赫拉斯!你看你看你看你看你看你看!」
 
  越曜跑到男子面前,把女孩推到名為赫拉斯的男子懷裡,好像豺狼在瓜分食物一樣,花葉開始覺得自己快要踏入另一個世界了。
 
  在一邊納涼的李舜有點難過來的地方居然如此荒涼,不過現在也出不去只好繼續站在一邊待命。
 
  赫拉斯抱著女孩,皺起眉一臉困擾的模樣。
 
  「你終於到了拐騙女童的地步了嗎?」
 
  「才不是呢!是我撿到隊友然後我撿到的隊友又撿到蘿莉,現在我撿到的隊友要我去救他們撿到的蘿莉,所以我才趕快請你和淺花幫忙呀!」
 
  「你說話不能簡潔一點嗎……」
 
  「好吧,那就……撿蘿莉、救蘿莉。」
 
  「唉、跟你說話真的很累耶。」
 
  赫拉斯苦惱地嘆氣,撇了花葉和李舜一眼,更加眉頭深鎖。
 
  但他沒說什麼,只是抱著女孩轉身進入工作室內。
 
  越曜哈哈幾聲拉著花葉和李舜緊跟上赫拉斯,工作室內燈光明亮,長廊壁紙是高雅的棕色花紋,地板是高級的木質地。
 
  沒走幾步他們遇到了一個十字路口,赫拉斯繼續往前,越曜則帶著兩個朋友往左邊走。
 
  「來來來,我帶你們看看女僕的居所。」
 
  越曜開始介紹女僕專用澡堂、女僕個人房間、女僕交誼廳等設施。
 
  總覺得淺花工作室非常照顧聘員呢。
 
  花葉眼中各種閃爍,雖然他家經商也算是有錢,但設備這麼齊全的住所還是第一次看見。
 
  像是女僕個人房間就有分,你要獨立一間擁有廚房、浴室、客廳,還是一間房間跟大家共用其他設備。
 
  「為什麼淺花要聘戰鬥女僕呀?」花葉隨口問道。
 
  「這個嘛、說來話長。」
 
  越曜表情突然嚴肅起來,說起了管家赫拉斯與淺花建立女僕戰隊的原因。
 
  赫拉斯是鷹族的獸人,因為家庭緣故四處流浪。
 
  流浪途中遇到了失意落寞的淺花,兩人因為都喜歡研究東西所以很自然地在茶館聊了起來。
 
  原來淺花原本是超科技研究院的高材生,因為得罪教授被開除,現在正值迷惘期不知該何去何從。
 
  赫拉斯提出建立個人工作室的建議,畢竟淺花是個人才,其實不用靠別人自己來當老闆也行,只是需要幾個能合作的夥伴。
 
  淺花聽了赫拉斯的建議馬上就答應了,但兩人剛開始還不知道要建立什麼類型的工作室。
 
  武器?純武器商好像已經到處都是,感覺沒什麼賺頭。
 
  藥草?已經有大公司在競爭了,根本贏不了。
 
  傭兵團?要什麼類型的團體呢?
 
  各種猶豫和不確定性,讓兩人苦惱了三天三夜。
 
  直到某天,他們來到一個一百年前被稱為「日本」的土地上,體驗一下幾百年前的日式澡堂。
 
  「赫拉斯呀,聽說以前有很多關於洗澡的恐怖故事呢!」
 
  身材瘦小的淺花,坐在小矮凳上搓揉著褐色短髮,茶色雙眼閃閃有神,似乎很想告訴赫拉斯恐怖故事。
 
  赫拉斯精練的身材還有些肌肉,他的身材說不上魁武,但一看就知道是有練過的外貌。
 
  對於恐怖故事,赫拉斯與淺花相處這幾天大概了解了對方的個性,想必淺花說出來的故事都沒什麼真實性。
 
  「說吧。」
 
  赫拉斯拿起一盆熱水往身上倒,沖掉身上的泡沫。
 
  淺花瞇起眼嘿嘿的笑著,拿起肥皂故弄虛懸地說道。
 
  「聽說很久很久以前,澡堂有個禁忌,那就是男人不可以只有兩個人一起洗澡喔!」
 
  「那至少要三個是嗎?只有兩個人會麼樣?」
 
  「只有兩個人的話是不會怎麼樣,可是如果不小心把肥皂弄掉的話,就會發生很糟糕的事情。」
 
  赫拉斯眼神左右飄移,看這偌大的澡堂居然只有他跟淺花,心裡突然有點不安了。
 
  瞧淺花說的好像真有其事,讓赫拉斯有點緊張。
 
  「肥皂掉到地上的話,會發生什麼事?」
 
  「這個嘛……據說彎腰下去撿的人屁股會爆掉唷!」
 
  赫拉斯皺起眉,無奈地嘆口氣,「那不要撿就好啦!」
 
  「不!不撿萬一踩到滑倒會發生更糟的事情!」
 
  「有這麼誇張嗎?」
 
  「就是這麼誇張!那肥皂決定了我們屁股的性命安危。」
 
  淺花說到激動處下意識緊握肥皂,濕滑的肥皂就這樣--
 
  咕嚕!咚!
 
  掉到地上了。
 
  「……」
 
  澡堂的氣氛瞬間凝重起來,淺花與赫拉斯兩人眼神中充滿恐懼與警戒。
 
  撿肥皂,屁股會爆掉。
 
  不撿肥皂,會發生比屁股爆掉更可怕的事情。
 
  兩人凝望著地上的肥皂一分鐘,赫拉斯總算受不了的開口。
 
  「淺、淺花,這個傳說沒有破解方法嗎?」
 
  「從古至今都沒有人能破解,所以才說這是澡堂禁忌呀!」
 
  「話說,屁股爆掉究竟是怎麼個爆法?」
 
  「可以讓魔法師變成超級大魔法師的爆法。」
 
  「完全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淺花斜過眼看向一旁的木盆,裡面放了他跟赫拉斯的衣物。
 
  僵硬地舉起手指著木盆,淺花似乎想到了避免撿肥皂讓屁股爆掉的方法。
 
  「我們把內褲穿上,這樣屁股就不會被爆掉了。」
 
  「這個提議有什麼根據嗎?」
 
  「根據……嗯、因為內褲本來就是來保護我們胯下的重要東西用的不是嗎?屁股也一起被保護了唷!」
 
  「呃……聽起來很有道理,那我們去穿內褲吧。」
 
  於是淺花和赫拉斯穿上內褲,兩人也平安的彎下腰撿起肥皂了。
 
  撿起肥皂的剎那,淺花內心無比的感動,除了靠自己聰明的腦袋打破了古老的禁忌外。
 
  還有,意識到內褲的重要性。
 
  他跟赫拉斯要建立什麼工作室呢?
 
  武器?與內褲結合的武器。
 
  藥草?能從內褲拿出來的藥物。
 
  傭兵團?用內褲戰鬥的--
 
  等等!什麼樣的人才能穿著內褲戰鬥呢?
 
  一邊研究內褲一邊建立工作室的赫拉斯與淺花,他們花了兩三年的時間在尋找適合穿內褲穿戰鬥的人。
 
  最後,他們遇到在模仿夜鶯叫聲的東越曜。
 
  當時東越曜正穿著女僕裝,趴在高樹上裙底下的風光能看得一清二楚。
 
  東越曜,沒穿內褲。
 
  原因是因為他太窮的,買得起女僕裝買不起與女僕裝相稱的內褲。
 
  淺花知道後覺得東越曜很可憐,所以就把剛研發出來的試用品給東越曜穿。
 
  沒想到東越曜穿上後的第二天就跑去挑戰四方魔王。
 
  四方魔王是當年在各個大陸引起災禍的妖異,東越曜在天之內就把四個魔王都幹掉。
 
  淺花工作室瞬間得到大量資金,東越曜也獲得黎明女僕的稱號。
 
  沒想到初期的內褲如此強大,淺花投入更多心血,除了內褲之外也改造了女僕裝。
 
  為了讓女僕方便在為險峻的大陸存活,淺花做了很多測試。
 
  最後,在淺花和赫拉斯的努力之下,『戰鬥型女僕裝』總算誕生了。
 
  由於初期的戰鬥型女僕裝做得有點太性感,所以他們找到了一位女性來試穿並且實戰一次。
 
  那名女性叫做鳳凝伊,穿過女僕裝戰鬥之後就愛上了女僕裝,成為淺花工作是第一個聘員女僕。
 
  等存夠錢後再把東越曜邀請回工作室,讓他穿為他訂製的衣服。
 
  淺花工作室就這樣成形了。
 
  「如何?這個故事很感人吧!」
 
  越曜雙手一攤,仰起臉哈哈大笑。
 
  「……」
 
  花葉和李舜用死魚眼盯著越曜,眼神中滿滿的無法理解和牢騷。
 
  「別這麼僵硬嘛!至少說個聽後感言。」越曜拍拍花葉和李舜的肩。
 
  要說有什麼感想嗎?
 
  還是那句話吧!
 
 
 
  「我到底聽了啥小。」
 
  花葉與李舜一口同聲說道。
 
  --
 
  廢叭:
 
  簡單的介紹一下淺花工作室的故事XD
 
  赫拉斯的設定照理來說應該不會聽信淺花的話才對w
 
  我果然還是把別人家孩子寫歪了啦(掩面
 
  之後性感的鳳凝伊也會出場的w
 
  話說,結果這篇阿納爾的名字還是沒出來呀
 
  >>下回阿納爾的故事(偽)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