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哼著輕快小調,手上握著菜刀規律迅速地將小黃瓜、青蔥剁碎。

  今天我又在咲美家做晚餐囉,咲美喜歡小黃瓜嗎?吃起來清脆爽口,如果我啃食咲美的手指一定會有這種感覺。

  從冰箱拿出鮭魚,鮮紅天然的色澤在刀鋒之間分割著,咲美喜歡吃生魚片嗎?裙子底下,被小褲褲遮住的絕對領域也是這麼光彩嗎?

  我也想分割那個絕對領域呀!侵略那個地方、品嘗那個地方,那是什麼味道呢?腥臊的血順著舌尖滑入腔中,瀰漫在咽喉與胃之間--

  那是咲美的聖潔之血。

  「嘶哈--」我抹去嘴角邊的口水,如此失態的醜樣絕不能讓咲美看見。

  熟練地翻炒鍋中的雞肉,蔥爆的香氣隨著火焰爆發而出,四溢在廚房裡,我的心也跟著炸裂,因為此時此刻的咲美正在浴室洗澡。

  浴室呀!那是洗滌身上汙穢的神之地,不!只要是咲美使用的浴室都是神之地,若沒有咲美使用,那也不過是普通的浴室罷了。

  「嵐芸我洗好囉。」咲美穿了件可愛的黃色小洋裝,藍色熱褲被裙襬蓋過,像是沒穿似的。

  我露出笑容,眼神不斷在咲美身上飄移,看看那未乾的水珠由髮絲滴落,落在那微微起伏的胸口上,那巧小的胸口,半濕,若影若現。

  咲美嘴角微揚擠出了可愛的小酒窩,望見我桌上滿滿的菜色連眼睛都咪的像是月灣,我感覺到咲美的愉悅,不管是她的語調或是動作,表達出了因為我的貢獻而讓她開心的氣氛。

  真是可愛呀!咲美。

  單純又可愛的咲美非常惜福,一般人只要有滿足的幸福就會變得越來越貪婪,貪得無厭。

  而咲美呢?從不會挑食也不會要求我做什麼食物,只要是我做的她都喜歡,而且一定會吃得乾乾淨淨然後滿懷感恩的跟我說謝謝。

  忍不住伸出手摸摸咲美有點濕潤的頭,咲美真是太乖了,這麼乖我自然不能在晚上放她一個人在家裡囉!

  「今天晚上要我陪妳睡嗎?」察覺自己口水要留下來了,我趕緊收手進到廚房裡收雜物。

  咲美咚咚底跑在我身後,小小地啾起嘴,「我媽媽今晚會回來。」

  什麼?

  我腦子裡突然閃過咲美媽媽被車撞死的模樣,不過很快又回神了。

  真是的,我怎麼可以這麼沒道德的幻想別人媽媽被車撞死呢?

  我跟咲美坐在餐桌邊有說有笑地吃著晚餐,我的視線內除了咲美之外沒有別的了,不過偶爾我還是會注意到咲美的家庭照。

  咲美的媽媽跟咲美一樣美麗,端莊古典的模樣就像高雅貴族一般,而咲美的爸爸英俊挺拔,感覺非常可靠,可能是夫妻臉的關係,咲美的爸爸媽媽長得很像呢。

  我曾經問過咲美為什麼要搬來台灣?咲美回答我她出生時就在台灣了,也沒看過自己的爸爸,問媽媽,媽媽好像也不太願意說原因。

  嘛,不管是什麼原因所謂了,如果哪天咲美媽媽真的不幸被車撞死,我也會好好照顧咲美的。

  「咲美最近要不要去逛娃娃展呢?」我開心的把菜往咲美碗裡夾,「聽說有現場縫紉比賽喔!贏了有獎金呢!」

  「真的嗎?」咲美小小的震了一下身子,臉浮出淡淡的紅蘊,「我手藝程度可以跟別人比嗎?」

  「咲美可以的。」如果有誰比咲美厲害我就先殺了他,呵!說笑的。

  總之,咲美答應囉!我們又有一起出去約會的機會了,我要帶咲美去吃高級餐廳,順便去買漂亮的衣服,咲美就是要漂漂亮亮的,怎麼能讓可愛的她穿寒酸的衣服呢?

  雖然咲美常常推辭我請客,不過我都會搶先付錢,然後用今天餐廳有活動特價之類的蒙混過去。

  反正咲美跟我去吃高級餐廳也不是常有的是,我總要存一點零用錢,將來咲美在一起的時候才可以買房買車讓咲美過好生活。

  深夜,我揉捏著咲美的小褲褲在床上打滾,滿腦子想的都是明天咲美可愛的對我說早安。

  嘟嘟--

  手機診動震動了兩下,我有些不開心的看了一眼螢幕上的訊息。

  『內褲到手了。』--王虞司

  喔?那廢物終於成功了嗎?回個訊息問他是怎麼偷到的,王虞司很快地回我--

  『破壞東方家的監視系統,用鋼絲開鎖進去偷出來的。』

  嗯……居然沒有靠關係進去呀,那之前一直跟東方奧書打好關係是在浪費時間嗎?

  不過我現在才發現原來王虞司不是一般的廢物呢,之前也跟我說他是個駭客,現在又多了一個開鎖,比我想像中的有用多了。

  『我要把內褲帶給你嗎?』

  蛤?那種東西帶給我幹嘛?我抓抓後腦勺,回應王虞司:『你自己留著吧,下一個任務是把東方奧書的家世背景查清楚。』

  『為什麼啊?』

  『我叫你做就做,不想做就給我滾。』

  『不、抱歉,我馬上查。』

  哼了一聲我把手機扔到桌上,躺回床上來回翻滾。

  咲美!咲美、咲美、咲美、咲美--

  --

  東方奧書。

  最近我發現王虞司對我熱情了起來,王虞司的外表和個性已經和以往不同了,自從他一直跟在紀嵐芸身邊就改變了。

  王虞司跟紀嵐芸在交往嗎?

  不知道為什麼有點難受,胸口悶悶的,眉間也不自覺得緊皺。

  我一直覺得我跟王虞司是同病相憐的人種,我們都被人誤會、被人欺負的人,所以我覺得王虞司很好相處。

  不過王虞司自從跟紀嵐芸交往後就變得怪怪的,先別說整體造型和個性都變了,班上的人已經不討厭他反而對來對付我的座位。

  而且個性變了之後王虞司來找我的時間也變多了,還會做午餐、分組跟我一組、放學一起回家,有時候還會到我家裡晃晃。

  但是他又常常黏在紀嵐芸屁股後面,跟我做一些事情感覺好像例行公事,做完了就匆匆跑回紀嵐芸身邊,儘管紀嵐芸從沒在公開場合搭理過王虞司。

  是我多心了嗎?

  我坐在收銀檯裡看著格鬥教學手冊,一隻花栗鼠從後面的窗口攀進來跳到我肩上,因為興趣關係我家養了一堆流浪動物。

  有一些是自己跑進來的,不過像是常見的貓或狗都是撿來的,撿到最特別的寵物大概是黃金蟒吧。

  那天晴空無雲的好天氣,電線杆上突然掉下一隻巨大蟒蛇,身上還寫著請收養我。

  現在這條蟒蛇不但會吃各種老鼠還會幫忙顧店,我家養的寵物都沒怎麼訓練,他們愛怎麼做就怎麼做,不過他們都很愛家,都會幫忙顧店或吃蟲,這讓我叔叔同意我在後花園養這些動物。

  花栗鼠抱著一顆松果在我額上敲了敲,我收起書看了牠一眼,看來吃飯時間到了。

  「欸!這不是奧哥嗎?」一個綠蔥頭的傢伙手裡拿著球棒走進店裡。

  我瞇起眼,可能是這傢伙長得有點嚇人,花栗鼠丟下松果竄出去了,「需要什麼嗎?」

  「沒什麼呀,就是缺一點人手。」綠蔥頭到我面前咧著嘴笑,「今天那間地下酒吧有糾紛啦,要不要挺我們一下?」

  一股悶臭的酒騷和煙味散佈在我鼻尖,厭惡地皺起眉我不喜歡這種味道,當然也不喜歡沒事去搞義氣。

  打架這種事要有明有理,不明不白地去打只會被抓去警局罵個臭頭,也會讓我叔叔擔心。

  「我沒時間。」

  趕乾脆地拒絕了綠蔥頭,也許那場紛爭不是很重要,綠蔥頭也沒跟我糾纏,買個一打啤酒就離開了。

  我才剛鬆了口氣,眼角突然瞄到門邊好什麼人,仔細一看發現是王虞司。

  他在我店門口看很久了嗎?

  我以為他會逃跑,不過出乎意料的王虞司直接跑進店裡瞪著我,還提了提眼鏡。

  「給我你的手機號碼。」

  王虞司進來劈頭就問這句,我還以為他要逼問我剛剛綠蔥頭的事情呢。

  他要我的手機號碼做什麼?

  我有點疑惑的挑起眉,不過看王虞司好像很急,急到手都在發抖似的,所以我還是給他了。

  「你的手機號碼也要給我吧。」我淡淡地說,如果王虞司是真的想認識我,一般而言,朋友都應該有雙方的電話好碼。

  王虞司愣了一下,然後吞吞口水拿起一邊的筆把號碼寫在月曆紙上。

  「沒事不要打電話給我。」

  「喔……」我也不知道沒事為什麼要打電話給王虞司。

  不過比起王虞司,我更想知道紀嵐芸的電話,真想問問她對王虞司做了什麼,把王虞司搞得像脫胎換骨的模樣。

  「你有紀嵐芸的電話嗎?」我隨口問道。

  這句脫口,王虞司突然露出錯愕訝異的表情,不過隨即安定下來冷靜的回答,「你要幹嘛?」

  「有事情想問她。」

  「問什麼?」

  王虞司小心謹慎就是不讓我知道紀嵐芸的電話,看來他們真有在交往,不然王虞司不會問這麼多。

  我斜過眼,不知道為什麼有點失落,我在王虞司身上有期待什麼嗎?為什麼感覺不太好?

  特別是覺得王虞司跟紀嵐芸在交往時。

  「你在跟紀嵐芸交往?」我還是問清楚比較好,雖然不知道自己是抱持著什麼心態,不過我還是想知道。

  王虞司沒有猶豫,提了提眼鏡堅定地說,「是。」

  頓時我腦子裡迴盪著什麼破碎的聲響,為什麼會突然回憶起一起吃午餐和做作業的畫面?那不是很重要吧……

  「嗯……」我看似平淡的回應王虞司。

  我覺得王虞司在說謊,他不可能跟紀嵐芸交往才對,即使平常沒事王虞司就會去黏紀嵐芸。

  不過如果他們真的是情侶,那為什麼在學校裡表現得這麼生疏?而且也沒看見什麼曖昧的象徵之類的,情侶至少會有合照、對鍊之類的東西吧。

  等等!眼鏡!難道說眼鏡就是他們交往的證明嗎?

  不、這樣不對,在我眼中感覺紀嵐芸是抓住了王虞司的弱點,只是在暗中操控王虞司而已。

  「沒事的話我先走了。」王虞司丟下一句匆匆跑離,連給我回答再見的時間也沒有。

  有些可疑的地方淡我說不出來,總之,我覺得很可疑。

  也許親自去找紀嵐芸談談比較好。

  --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