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我躺在咲美的床上緊緊摟著她蓋過的棉被,我能感受到一股熱流在身體裡激昂。

  咲美的味道緩緩沁入我的表皮層,隨後在皮下組織裡扎根,最後滲透進我的肌肉、血管之中。

  滿滿的、滿滿的,就快要溢出來了,咲美的存在、體香充斥著我的全身,那柔軟的床和被褥就像咲美溫暖的擁抱。

  我被緊緊包覆著,就像在媽媽的子宮裡,是那樣的有安全感,那樣的不捨離去。

  咲美呀!日日夜夜躺在這張潔白神聖的床上,這張床已經吸收了咲美的日月精華,如今由我來將這日月精華帶走。

  更加窒息的擁抱我吧!用那股清香融化的皮膚、融化我的骨肉,完完全全的將我吞噬掉吧!

  我死在咲美創造的海市蜃樓,我是那個在沙漠中枯竭近死的迷惘旅人,望見那清泉沙洲不由自主靠過去,就算知道那是個美麗的謊言也無所謂了。

  咲美呀!妳的唾液是否留存在這枕頭上呢?我用力的吸允卻只有一絲絲的髮香,那棉花在髮香的浸潤下變得珍貴,為這是吸收了咲美髮香的枕頭呀!

  與棉被摩擦讓我感到炙熱,就像地獄的烈火熊熊燃燒,我快要不行了!快要--

  「嵐芸!妳太久了啦!快點下來!」

  王虞司愚昧難聽的吼叫打破了咲美的海市蜃樓,回到了現實的我一臉沉悶,看著牆上的時鐘,現在已經晚上八點了。

  嘖嘖!咲美跟媽媽的親子晚餐也吃得差不多了吧!看來我也要離開了。

  最後用力地吸了吸枕頭,把床上的東西歸位,要離開前還不忘用依依不捨的眼神注視那張床。

  王虞司又喊了幾聲,我只好忍痛別過頭離開這個充滿咲美氣息的房間。

  「吵死了,叫叫叫!我讓你學習怎麼進入二樓窗戶,不是要你來這邊學狗叫!」

  翻出窗外爬下二樓馬上朝王虞司後腦摜一拳,打得他眼冒金星。

  不等王虞司清醒,我直接拖著他回我家,然後開始教他如何成為有型帥哥的課程。

  王虞司最近有個不錯的成績,他終於收到人生第一封情書了,雖然那個給情書的女人是個沒節操的花心婊子。

  嘛,不過會收到婊子給的情書也算好的開始。

  今天我教王虞司用手機玩自拍,我們兩個在房間裡一起自拍後還裝飾了照片。

  「那個、我可以把妳跟我的合照當手機桌布嗎?」王虞司滿臉通紅的說,不過我還沒答應他已經設成桌布了。

  「隨便,反正我們現在是假裝的情侶,你有我幾張照片是正常的。」

  我聳聳肩不在意的說,就讓這傻逼宅男感受一下手機裡有真實女朋友的感覺吧!呵,我願意施捨他這麼做我真是個好人。

  王虞司的臉紅仍舊沒有退去,還有點不好意思地看著電腦,「其實我還有影片。」

  「喔?讓我瞧瞧。」環起手好奇的望著王虞司,這傢伙終於進化到與我同步的境界了嗎?不過我是用大腦記憶影像的,因為咲美的影像不能跟我之外的人分享。

  只見王虞司傻笑幾聲,躡手躡腳地走到我筆電前打開螢幕,滑鼠不知道戳了什麼,螢幕就談出一個視窗。

  影片很快就開始撥放了,視角有點奇怪的是由下往上拍,一開始是我在晨跑的影片,接下來我回家後畫面停在玄關,沒多久我又回來然後去上學。

  大概揣摩一下,我想王虞司應該是在我的鞋子上放了針孔之類的,不過位置不是很好,因為我上學會穿裙子,不過畫面卻沒出現我內褲的畫面。

  針孔之類的不就是要拍到令人性份的神之領域嗎?

  看完影片我冷笑,發出不屑的噗哧聲,「雖然還太嫩了,不過有進步。」

  聽見我這樣回答,王虞司愣了一下,「妳不會生氣嗎?」

  「幹嘛生氣?你現在算是我男友,所以做這種事情正常吧!雖然不是每個人都像我這麼大器的可以接受就是了。」

  王虞司大大的呼出一口氣像是紓解了什麼巨大的壓力,他關上電腦後從背包拿出一堆紙,那都是關於東方的資料,不過當王虞司拿起那疊資料時,露出不太好的臉色。

  「其實我今天被給我情書的那個女生搶了。」王虞司縮了縮身子不太舒服的模樣。

  「她搶了你的第一次?」我有些驚呼地說。

  「不、沒有,她只是偷走我的背包,不知道有沒有看到這些資料。」

  呿!醜人多作怪,那個臭婊子應該在耍白癡,自以為可愛的搶走別人的東西還要別人來追,喜歡被追的感覺就去搶也狗骨頭呀!

  不過東方的資料被人看見其實也沒什麼嘛,反正他的臭名遠播,說不定以前幹過的壞事也很多。

  「喂,先給我看臭婊子給你的情書。」

  我向王虞司伸手,王虞司見了立即從包翻出一封粉紅的情書,戰戰競競地放到我手上。

  打量了一下這封情書,這不是之前塞爆東方桌子的其中一封情書嗎?喔不,其實是這情書站了大多數,感覺很像一天塞一封似的。

  不愧是臭婊子,就是欠人幹。

  打開情書的內容寫著:

  親愛的虞司同學,我是與你同班的小栗子,最近不知道怎麼了,每次看見你都會覺得胸口悶熱、呼吸急促。

  難道是你施了什麼魔法?在我的心上鏈上鐵鍊嗎?

  喔!虞司,你偷走了我的心就如同惡魔偷走善良的靈魂。

  我深深地為你而著迷,望著你憂鬱的臉龐,冷峻的坐在教室的角落,用智慧的雙眼注視著遠方。

  為什麼我之前都沒注意到虞司呢?這真是個罪孽呀!敢請開恩原諒小女子的不是,我現在正在受到精神上的折磨,請不要再繼續懲罰我了。

  我希望得到你的回覆,愛你的小栗子敬上。

  ……

  「嘔--」

  我扔下情書衝到廁所裡吐,這婊子原來已經達到神人級的境界了,該死的小栗婊,我看完這個情書應該縮短幾年的壽命了。

  王虞司見我這樣的反應,有點不知所措,呆了幾秒才去拿水跟毛巾給我。

  坐在馬桶邊喘口氣,用模糊的記憶去搜尋班上同學的名單,記得小栗婊是坐在第三排中間位置的女人吧。

  本名叫啥來著?栗佳?優栗?

  算了,除了咲美之外的男人和女人都不是重要貨色,我還是忘記比較好。

  「呃……我應該回復她嗎?」王虞司拿走情書,有點無奈地說。

  我瞇起眼沉思,這種臭婊子應該要被狠狠的甩巴掌才不會繼續貽害人間,果然還是回復吧!

  「跟她說你有女朋友了。」我站起身到書桌抽屜拿好看一點的紙信封,「我唸,你寫。」

  給小栗子:

  我感受到妳迫切的需要被滿足了,不過很遺憾的一件事情我必須告訴妳。

  不好意思,是我不夠好,相信在未來妳可以遇到比我更好的對象,所以請妳不要再繼續執著於我了。

  對了,我現在跟紀嵐芸交往,她說:妳這個小栗婊,用酒瓶幹自己去吧!

  ……

  王虞司寫完回函雙手還在顫抖,總覺得寫這種回函好像是在犯罪似的,不過不敢違抗紀嵐芸還是照寫了。

  我抽起那封信滿意的詭笑,已經開始想像小栗婊看見這封回函的表情了,不過既然是個臭婊子,被一兩個男的拒絕家常便飯,也許這對她來說也沒什麼吧。

  拿漂亮的信封包裝好,丟給王虞司要他明天就塞進小栗婊的抽屜裡,今天的時間也差不多了,讓王虞司回家後我看見隔壁的電燈亮起。

  喔!這是咲美回來了對吧!

  癡癡地望著咲美的房間窗戶,我今天可是狠狠的摩擦那張床,現在咲美就要躺上去了,

  就、要、躺、上、去、了--

  我看見咲美的影子晃動幾下,隨後就躺上了那張床。

  嘶哈!

  咲美!咲美、咲美、咲美、咲美--

  --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