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我望著咲美,王虞司望著我,東方奧書望著王虞司又望著我。

  大家火辣辣的視線讓我毛細孔開合開合興奮起來,為什麼被注視的感覺會是麻癢心跳加速的呢?

  我一直以來是用眼球舔舐別人的那一方,這次居然有兩個男人用眼球舔舐我,這感覺挺微妙的呢,同時我又好奇為什麼咲美總是感覺不到我的視線?

  那兩個男人的視線就像長有棘的長邊,在我身上留下活辣辣的一條條舔舐過的痕跡,也許是想用眼球侵蝕我的衣服,用鼻腔吸走我的血肉,然後用犬齒啃著我的骨頭。

  我從沒注意過咲美之外的人,因為我的眼中只能有咲美,外面的世界只是弄髒我純淨心靈的髒污。

  只要凝視著咲美就可以得到淨化,只要注視著咲美就可以看見曙光,只要用眼球舔舐著咲美就可以得永生。

  所以王虞司也好,東方奧書也好,無論他們看我的眼神有多麼複雜我都不會移開我的視線去看他們一眼,因為我的眼中只能存在著咲美。

  下課鐘聲響起,咲美把那可愛的臉蛋轉向我,用鈴鐺般清脆的聲音對著我說各種神聖的事情。

  例如:昨天新買了內衣。

  咲美的內衣與內褲不同,她的內衣都是屬於樸素的單調淺色,因為咲美沒有波濤洶湧或世界高峰,所以也沒有注意胸前的軟綿綿要怎麼裝飾。

  正當我陶醉的聽咲美唱誦神聖生活歷程時,該死的東方奧書居然直接走過來打斷咲美說話。

  「紀嵐芸,跟我去頂樓談談。」

  東方奧書的口氣冰冷的像是鋒利的鐮刀,硬生切割了我跟咲美的聯繫。

  這傢伙居然直稱我的本名?還很沒禮貌的不使用敬詞,完全就是在命令我到頂樓跟他談事情。

  我不屑的撇過頭,誰要跟這傢伙說話呢?我的時間全部都要使用在咲美身上,跟東方奧書說話根本就是浪費生命。

  「嵐芸,我等妳回來喔。」咲美露出天真無邪的笑臉。

  咲美希望我去跟東方奧書對話?雖然難以置信,不過從咲美的表情看來應該是必須跟東方奧書好好談談了。

  也許我可以警告東方奧書不要在白目地打斷我跟咲美的聯繫,小心我把他從頂樓推下去,免得出現在我視線內礙眼,聽見他的聲音刺耳。

  我跟東方奧書去了頂樓,他不知道做了什麼虧心事一臉緊張的蠢樣,而我不耐煩的望著左手指甲,真希望他有什麼廢話趕快說完,我覺得現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用的很不值得。

  「如果你想跟我告白,我會回答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如果你想跟咲美告白,我會把你從頂樓丟下去。」口氣中充滿著不友善,我可不希望有什麼機會讓討厭的傢伙趁隙而入。

  東方奧書困擾的皺起眉,「那我說我喜歡王虞司呢?」

  喔?這就引起我的興趣了,沒想到王虞司也會有人喜歡呀,難道是偷內褲和跟蹤的計畫超越了友情嗎?呵呵,我是無所謂,但王虞司自己怎麼想我可不知到。

  「隨便你呀,既然喜歡的是王虞司,幹嘛跟我告白?」

  「我以為你們在交往。」東方奧書冷冷的說著,語氣中含帶著失落。

  我拍拍東方奧書的肩,他比我想像的高很多,不稍微踮腳還無法拍上他的肩呢。

  「同學,你有多喜歡王虞司?」

  我勾著嘴角邪惡的笑著,現在真想用繩子捆住王虞司,扒掉王虞司的衣服讓他赤裸裸的在東方奧書的面前,想必王虞司的表情絕對是超乎預期的有趣。

  放學。

  東方奧書跟王虞司一起放學回家了,而我就跟可愛的咲美一起回家。

  之前王虞司還會躲在電線杆後面跟著我,現在只有我跟咲美兩個人的街道、兩個人的交談,完全沒有人來干擾真是太棒了。

  「今天東方同學找妳說了什麼呀?」咲美淡淡的笑著看著我問。

  「沒說什麼呀。」我歪著頭笑著回應咲美。

  今天跟東方計畫捕捉王虞司的方法,所以翹課一整天就為了把王虞司綑綁起來拖到體育館器材室,不過事情沒想像的順利,在綑綁王虞司之前遇到欺負王虞司的小混混,我跟東方打爆那幾個小混混,王虞司就像找到飼主的小狗一樣巴著我的腿不放。

  然後東方直接跟王虞司告白了,可是王虞司說喜歡的人是我,我說我喜歡的是咲美,這複雜的多角戀讓我感覺挺新奇的,如果咲美某天跟我說喜歡的是東方,那我要把東方一起納入後宮,畢竟東方長的也不差嘛,收來好好愛惜順便多增加幾件內褲。

  至於王虞司就是附贈的囉,不管養怎樣都好,不過我不會想收集他的內褲就是了,他的內褲就送給東方好了。

  「嵐芸,我有話想跟妳說。」

  咲美停下腳步輕輕皺起眉,圓亮可憐的大眼夾帶著擔憂和不安。

  我們停在河堤旁的走道,夕陽緩緩下陷散發著最後的澄熱的陽光,那個逐漸紫紅的夕陽落在我與咲美之間,這瞬間,時間變得極為緩慢,這霎那,寂靜的只能聽見自己的心跳聲。

  我可以感覺得出,咲美的眼神和口氣與以往的不同,我知道她等等不會說媽媽今晚不回家,也不會是明天要考試擔心考不過。

  咲美接下來要說的話,是比生活中被變態還困擾,比內褲被偷還難以啟齒的事情,空氣中散播著僵硬詭譎的氣氛,我注視著咲美全身上下,咲美的各種小動作表達出各種訊息。

  皺起眉代表不安。

  抿嘴代表擔憂。

  雙收握拳放在胸前代表猶豫。

  不時左右飄移的眼神代表相當在意。

  小幅度的擺動身體,雙腳內縮代表內心正在掙扎。

  我觀察咲美太久了,我知道的,就算咲美沒特別使用艱深、特殊的語句告訴我,我也可以知道咲美現在的心情有多複雜。

  咲美想跟我說什麼?不會是轉學、休學、搬家、家裡欠債等等。

  這種情緒,這種氛圍,這種撇扭讓人焦躁的感覺,我知道的,我非常了解,因為我第一次見證咲美的裸體也是這種感覺。

  想說卻又不敢說,放手說出來怕傷害到對方,憋在心中不說又相當痛苦。

  咲美,想說什麼?

  「嵐芸……我喜歡--」

  就在咲美要說出關鍵字的瞬間--

  碰!

  一台重機直接把我撞飛,不知道哪個死小孩不戴安全帽又危險駕駛重機,會把重機開上河堤絕對是沒有駕照的死屁孩,我確實看見了,我看見整頭染成綠蔥頭的男生,臉上掛滿銀飾,身上還傳來一絲絲酒氣。

  「嵐芸!」

  咲美的尖叫是如此清晰悅耳,我像個破娃娃落在河堤下,附近的居民似乎也出來湊熱鬧了,嘰嘰喳喳的圍在附近不知道在說什麼,不過我也聽不見了,我只聽得見咲美不斷重複叫我、呼喊我的聲音。

  咲美不斷的叫著我啊,咲美還抱著我,我感受到咲美身上溫柔的體溫,還有那淡雅的清香夾帶著血腥,我躺在咲美身上,我的血在咲美的肌膚上逐漸失去溫度。

  「嵐芸!」咲美滿臉是淚,儘管哽咽地叫著我,我也能聽得清楚喔。

  「咲美……」

  用僅存的力氣舉起手摸著咲美的臉,那軟綿綿滑嫩像是棉花糖又像是豆腐的臉,偶爾微笑還會擠出小酒窩,偶爾害羞會浮現淡淡的紅蘊,這就是咲美的臉啊。

  我無時無刻都在看的臉,我的視線內只有咲美,只要看著咲美就可得到救贖。

  感覺不到疼痛,感覺不到難過悲傷,不會氣憤有個死屁孩把我撞飛,不會抱怨圍觀的群眾冷血無情,因為我注視著咲美,因為我汲取咲美身上的香氣與溫度,因為咲美抱著我,因為我的血沾滿咲美全身。

  因為,我正在注視著咲美。

  當時咲美想說的關鍵字是什麼?我自嘲的冷笑,我不在意了,因為我早就知道答案。

  之後不管我是死是活,不管歲月流逝幾年,我都要深深的留在咲美心中,每當說到十六歲的回憶時,咲美一定就會想起我,每當說要最要好的朋友時,咲美一定會提起我。

  咲美有一個愛她愛的死心踏地的朋友,收集了咲美近乎百件內褲,翻進咲美家不計其數,每天每天都在想著咲美與咲美度過每一天每一夜每一時每一刻,我的生活中充滿著咲美也只有咲美,所以咲美的生活中也只有我,充滿著--

  嵐芸。

  「嵐芸……我、我喜歡……」

  咲美想擠出一句很重要的話跟我說,不過太過哽咽無法說完,我笑著閉上眼,牽著她的手表示我都知道,我知道咲美要說什麼,我感覺得到咲美的心情。

  那個種矛盾的心情咲美有喜歡的人了吧,是誰呢?東方奧書?王虞司?還是在哪個角落被我忽略的傢伙?

  沒關係的,咲美喜歡的人我也會一起喜歡,但那個傢伙如果傷害咲美的話我絕對不會原諒他的,沒關係的,我從來就是單戀著咲美,咲美可以不用喜歡我也不用考慮到我的心情,因為是咲美啊,只要我還喜歡咲美,那麼咲美喜歡什麼我也會喜歡的。

  我累了,身體好沉重,虧我每天努力運動鍛鍊身體,居然這麼快就累了呀,不過這還是我第一次躺在咲美的身上,之前就算睡在同一張床上我也不敢侵犯咲美,現在咲美居然主動抱著我。

  但是,如果咲美是笑著的話那就好了。

  咲美不適合哭呀,可愛的咲美應該要燦爛的笑著,怎麼能哭呢?

  嘛,算了,我也已經看不見了,腦子裡出現了與咲美相遇的過程,還有每天相處的日子,咲美的一舉一動,咲美的喜怒哀樂,我都看在眼裡,咲美的所有就是我的所有。

  最後的畫面停在夕陽沉落的河堤上,咲美帶著複雜的表情想要跟我說什麼,但我已經聽不見了,只能看著咲美害羞動著嘴,我不知道原來自己也能看懂唇語呀。

  原來如此,原來是這樣啊,這樣的話我就算就這樣離去也可以的,我已經,已經撐不住了唷,所以對不起吶咲美,我要先走了……

  --嵐芸,我喜歡妳。

  我也是呀,咲美。

  --
  廢叭:居然過了這麼久才更新呀XD下一篇就是完結囉//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