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王虞司。

  接受了師傅兼喜歡對象的紀嵐芸指令,我必須偷到東方奧書的內褲。

  東方奧書其實是很好相處的人,不過外表看起來冷冰冰的,也不太愛說話,他幫助過我好幾次了,要我去偷他的內褲良心還有點過意不去。
  
  提了提黑框眼鏡,即使沒有近視還是被嵐芸牆破戴上眼鏡,自從被全身改造過後就比較少人來欺負我了,而且嵐芸還幫我寫了一本自保密技。

  上面清楚的寫著:

  一、從現在開始王虞司是冷靜理智的熟男類型,要一副藐視群眾、自認為高人一等的屬性。

  二、為了達成該屬性,每天要閱讀一本英文雜誌、一本自然科學、一本文學作品。

  三、有事沒事就要雙腳交疊,要習慣提眼鏡。

  四、喜歡的不可以說喜歡,不喜歡的要強烈表達不喜歡。

  五、如果真的按捺不住恐懼就咬下唇或是拇指指甲。

  目前我正在努力達成這五項,其他項目嵐芸說等我拿到東方奧書的內褲才會寫給我。

  除了打扮服儀,嵐芸還要我把座位換掉,原本髒髒的桌子被換成全新的,抽屜裡除了筆跟原文書其他東西都不可以有,上課時要眉頭深鎖瞪著老師,雖然這樣眼睛很酸,不過還是盡量去做了。

  一開始班上的同學還會嗆我幾句,但過一個星期後我逐漸脫離被同學鎖定的眼中釘,真是太神奇了,我根本沒說過幾句話就可以脫離被欺負的陰影。

  不過現在換東方奧書被人欺負,雖然他平時就沒怎麼來學校,不過他一但來學校就會被丟紙團或踹桌子。

  嵐芸似乎沒有注意東方奧書的模樣,一整天盯著西園寺同學,與西園寺同學形影不離,是為了不打擾我的任務嗎?還是說現在我的地位還沒高到可以跟嵐芸相認成情侶?

  想到這裡我不禁微微握起拳,為了報答嵐芸的付出,為了讓嵐芸同學知道我的價值,不過就是偷一件內褲而已絕對沒問題的。

  坐在位置上,我雖然看不懂法文書,不過還是假裝很懂的看著法文小說,同時眼角飄向今天正好有來上學的東西奧書。

  東方奧書的桌子被嵐芸強迫換了一個新的,免得嵐芸撞一下又壞掉,不過才剛換沒幾天就被班上的同學弄得髒兮兮的,不是潑髒水就是用麥克筆寫難看的字。

  抽屜裡塞滿了垃圾和情書、恐嚇信,不過這些東西到放學都會被嵐芸清理掉,不知道為什麼,嵐芸總是會撞倒東方奧書的桌子,然後為了在西園寺同學前面有好形象就會幫東方奧書清理抽屜。

  東方奧書看似很累得趴在桌上睡覺,背後被人貼了『白痴』也不知道,雖然有點不忍,不過嵐芸說過:「不要在公開場合根被欺負的人走太近,不然你也會被當目標。」

  所以我就忍著,等到大家都放學,我才悄悄跟著東方奧書回到他家的雜貨店,但他背後的紙條還是沒撕下來,我躲在巷子的貨物後面偷窺著東方奧書。

  「東方,你背後那是什麼呀?」東方奧書的叔叔抓抓粗糟的鬍子,一把抓下紙條,「哪個死屁孩這麼無聊?」

  「叔叔今天有貨要送嗎?」撇了一眼那張紙,東方奧書沒有什麼感想,只是淡淡地問著今天的工作。

  「喂!我怎麼能看著自家小孩被人欺負呀!」叔叔雙手插腰,聲音低沉明顯表達不悅,「說!是哪個死兔崽子!」

  東方奧書輕闔上眼,「叔叔,今天有什麼貨要送?」

  看自家小孩不願意說,叔叔也只能暫時把這件事擱著,到收銀檯櫃裡拿了記事本給東方奧書,仔細交代送貨內容的同時,我已經繞到雜貨店後面找門進去了。

  一般來說衣服會曬在後面沒錯吧!也許雜貨店後面會有洗衣機之類的地方。

  才剛跨過一個木箱,沒注意到另一個箱子,腳一滑整個人摔倒在地,一堆雜物瞬間傾倒把我整個人埋住。

  東方奧書和他叔叔連忙跑出來,發現我狼狽的卡在雜物之中,急忙搬走雜物把我拉出來。

  「王虞司,你在這裡做什麼?」東方奧書環起手,一臉疑惑地望著我。

  心臟像是觸電般迅速的跳動,我咬緊牙謹記嵐芸的教誨,不管怎麼樣我已經不是以前懦弱的王虞司了,不能在跟以前一樣輕易透漏自己的心情。

  就算緊張也不能表現出來,就算想挖洞把自己埋了也不可以被東方奧書看出來,別人問話不可以說實話,如果不想說謊就要婉轉曲折的回答。

  深呼吸吐氣,提了提眼鏡盯著東方奧書的雙眼,「路過。」

  「路過?從我家巷子?」東方奧書愣了一下,並不是懷疑王虞司說謊,而是王虞司說的話有點不合理。

  「詳細你就不用管了,不好意思弄亂你家的東西。」我閉上連忙轉身,完全無法繼續直視東方奧書,那怕是多看一眼,再看一眼我就要崩潰逃離了。

  「你被人追了嗎?」東方奧書沒有放棄,緊緊巴著狂問問題。

  「沒、沒有。」

  「你在躲誰?」

  「沒、沒有躲誰呀!」

  喔不!東方奧書拜託你不要再追問了,我感覺自己就像被勒在懸崖邊的馬,進退不得,其實我可以直接羞奔逃離的,不過依照嵐芸的守則,冷靜理智的人是不會做出這種事的。

  「你是東方的朋友?」叔叔拍拍手上的灰塵,探過來看了我一眼,「好像是上次打到剩半條命的小子嘛!」

  「伯父您好,我叫做王虞司。」禮貌地行個禮,順便避開東方奧書的視線。

  「聽說你們班上很多小渾球呀!看來那些小渾球是盯上我家東方了,麻煩你幫我多留意一下東方好嗎?」叔叔厚實長滿繭的大掌拍上我的肩。

  「叔叔!」東方奧書似乎有點不開心,正當他還想說什麼時,叔叔打斷他的話。

  「你就是這樣,熱於助人卻忘記自己也是需要幫助的,你呀!就是因為這樣沒什麼朋友。」這時叔叔突然望了我一眼,「噢,我們家東方個性就是這樣,不要看他臭臉很難相處,其實他很好相處的。」

  「我知道......」我小聲的說著,受過東方奧書這麼多幫助怎麼可能沒體會到呢?

  因為偷內褲的行動失敗,我只能匆匆到別趕快回家,回去之後第一件事就是打電話給嵐芸,向她尋求協助。

  電話撥了三四通嵐芸才接電話,電話另一端的嵐芸似乎很喘,好像正在用力吸什麼的樣子,難道她有氣喘病嗎?現在正在吃藥?

  「呼哈--幹嘛?」嵐芸的聲音挺起來很不耐煩,「過了這麼久都沒偷到內褲,你到底有沒有心要做這件事呀?」

  「呃......對不起啦!能不能告訴我有什麼辦法才可以偷到內褲?」我就直接了當的說了,東方奧書家比我想像中的還要難進去,今天跌的狗吃屎的事情如果被嵐芸聽見她可能會破口大罵吧。

  嵐芸繼續喘著氣,我有點擔心她等等會斷氣,不過還好她還可以說話,「你太疏離東方奧書了,親近他、討好他,正大光明的進去他家不就可以了嗎?」

  「啊?偷件內褲要這麼費工夫嗎?」

  「你這個智障,內褲......斯哈--斯哈--可不是普通的布料!」嵐芸說起話來斷斷續續還有點激動,「如果你這個月沒拿到東方奧書的內褲,我就要你穿著我的內衣褲上學整整一個月!」

  嵐芸說完馬上掛電話,我無奈地垂下肩,我現在跟東方奧書的親密度是可以隨便拜訪對方家的程度了嗎?

  要親近他、討好他......

  嗚......到底要怎麼做呢?苦惱的邊洗著碗邊望著洗手台裡的泡泡。

  爺爺奶奶和父母正坐在客廳裡看電視,我從沒向他們提起學校任何一件事情,除了校務或是有活動之外,朋友或被欺負的事情我都沒說過。

  這種事情實在很難和家人說呀!要說我被人差點打死,為了報答嵐芸的照顧之恩要去偷內褲,偷的還是恩人的內褲,這種事情怎麼說得出口?

  欸?對了,說到被欺負,如果我幫助東方奧書脫離被欺負的圈子,就像嵐芸幫助我一樣,也許就有機會進去東方奧書的家了。

  回房間打開電腦進入駭客模式,我把班上同學的個人資料、隱私、部落格等等調閱出來,特別是那些愛欺負人的傢伙,查查看他們的弱點等等。

  原本想藉機查嵐芸的資料,卻發現嵐芸在網路上幾乎沒什麼資料,看來嵐芸完全不會去用交友網站之類的東西。

  我查到班上幾個人原來是有在混幫派的,雖然是小幫派,不過他們飆車、吸毒的照片、影片等等居然有放在網路上,即使有隱藏加密還是被我挖出來了。

  針對一個人先做統整,整理成一組資料後丟到警察局信箱,然後換找下一個壞同學的資料,同樣整理之後丟到警察局。

  根本不用擔心我家被查出來,把電腦的鎖定IP位置改掉是非常容易的事情,至於其他零零雜雜的追蹤系統就隨便找個廢墟丟過去。

  說起來喜歡欺負同學的那幾個人,也只有幾個可以丟去警察局,像寄梅那種純只是個人品行不好的比較多。

  這種人要怎麼對付呀?搔搔後腦杓,又不能像嵐芸那樣對別人大吼大叫,嵐芸說過男生對女生大吼大叫是會被嚴重扣分的行為,那看來只能對富男生而已了。

  隔天,到學校班上空出了兩三個空位,我不用也知道他們是被警察抓走了吧。

  難得東方奧書今天有來上學,因為惡勢力幾個比較衝的傢伙都沒來學校,今天東方奧書就過得非常平淡。

  中午嵐芸腕著西園寺同學到花圃去吃午餐,我看東方奧書只吃麵包,拿著自己的便當盒過去做到他旁邊,打開便當盒遞過去。

  「之前幫助過我的回報。」我別過頭僵硬的說著,「只是隔夜菜我也不想吃。」

  其實這不是隔夜菜,是我今天早上特地早起自己做的便當,只是很簡陋所以看起來像隔夜菜,一顆滷蛋加上三樣燙青菜,春捲還是我今天早餐特別留下的。

  東方奧書接過我的便當,緩緩低下頭看著便當裡的菜色,「你不餓嗎?」

  「就說這不好吃我不想吃!如果不吃我就去到廚餘了!」因為自己做的菜實在不怎麼好看,我都羞恥到想把這個便當倒廚餘。
  
  只見東方奧書輕輕拿起筷子夾了一片菜放入口中緩緩咀嚼,接著深藍色的雙眼望著我。

  「好吃。」

  「啊?」我瞪大眼,東方奧書是在說我的做的很好吃嗎?不知道為什麼有點高興呢。

  「這真的是剩菜嗎?吃起來不像。」

  聽見東方奧書的讚美我心跳加速差點亂了陣腳,咬著拇指指甲,我用不耐煩的口氣回答他,「在我眼裡這就是廚餘!」

  然後匆忙站起身離開教室,然後在學校操場狂奔起來。

  和東方奧書變成朋友再去偷他的內褲?

  天吶--這實在太瘋狂了!

  --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