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我、我喜歡......歡、喜歡妳--」

  王虞司臉色慘白結結巴巴的說著,微弱的聲音幾乎快被微風帶走。

  上下打量連制服都穿得很俗的宅氣王虞司,我現在心情很差,差到一個極點了。

  昨天可愛的咲美說要跟媽媽去員工旅遊一星期,這讓我今天一整天精神委靡不振,活躍的細胞像是失去生命一般壞死變成排泄物爛在化糞池裡。

  我的腦袋似乎有幾千億隻蜜蜂尖叫大喊:世界要末日了--

  我失眠、想吐,早餐午餐都沒吃,一整天都爛死在座位上動都不動,管那個王虞司被人拿垃圾丟或是寄梅在那邊喇賽,怎樣都好。

  對我而言沒有咲美的空間都是虛幻不存在的,然而東方奧書的桌子倒了又黏回去,然後今天又被我撞倒。

  他媽這桌子跟我有仇嗎?為什麼我每次經過都會撞到那張桌子,然後噁心虛偽的情書跟恐嚇信就會從裡面掉出來,東方奧書是紙類回收箱嗎?到底哪來這麼多情書和恐嚇信?

  一切都讓我煩躁、厭煩,沒有咲美的一天,沒有咲美的一小時,沒有咲美的一分鐘,沒有咲美的每一秒--

  這實在太令人崩潰了,我聞不到咲美體香,也聽不見咲美天使般的聲音,那個笑臉、那件內褲,沒了,什麼都沒了。

  世界變得灰暗而且無趣,我像是在乾旱炙熱沙漠中將要渴死的旅人,連海市蜃樓的幻影也看不見了。

  沒希望了,我失去活下的動力,就像身軀逐漸腐爛的臭蟲,行屍走肉漫無目的地漂浮,任由黑暗腐蝕著最後的意識。

  煎熬的一整天,還以為放學可以回家咬小褲褲補充精神值,沒想到他媽的死宅王虞司居然把我攔下來到頂樓說話。

  那雜亂油膩的頭髮,青白的臉上掛著憔悴的神情,瘦弱的身子被過大的衣服蓋著,畏畏縮縮,一句話四個字也說不清楚。

  我跩著嘴挑起眉,以我的審美觀評選,這傢伙的分數是負無限大,根本就是人類最底層的垃圾,垃圾中的渣仔,渣仔中的汙穢分子。

  上次正眼看他是什麼時候?喔,上個月他在公園差點被打死那次呀!

  唉,早知道放在那裡給他死好了。

  「你有多喜歡我?」環起手居高臨下望著縮起身的王虞司,像這種隨便跟人告白輕浮的傢伙還是去廚餘桶當廚餘吧。

  王虞司面帶驚恐,雙手不知所措的擺了各種不明手勢,又結結巴巴的不知道要說什麼。

  嘖,這麼懦弱沒決心的人渣還敢來告白?不如從頂樓跳下去趕快解脫好了,老娘我還要趕快回去吸允咲美的褲褲,那可是小熊咲美小褲褲,別浪費我的時間。

  「我、我......」

  看見我要離開,王虞司慌張的拉住我的袖子,努力地想從嘴裡擠出什麼。

  我白了他一眼,那噁心的手居然碰到我了,狠狠甩掉王虞司的手,一把將他推倒在地。

  提了提眼鏡,我不耐煩地說,「你敢穿我的內褲嗎?你敢舔我的腳嗎?你有隨時幻想我裸體的樣子嗎?你有每天妄想啃噬我全身嗎?」

  「嗚......」

  難王虞司露出驚訝錯愕的表情,這傢伙喜歡什麼的果然只是隨口說說,真正的愛應該是我對咲美那樣吧,每天、每天都充滿了朝氣蓬勃的愛,是炙熱而且黏膩的愛唷!

  歪著嘴我鄙視的瞪著王虞司,「不敢吧?沒有吧?哼!」

  「我敢!」

  意外的,王虞司居然吼回來,有一瞬間我看見了什麼東西在我眼前閃爍,但是實在太快太刺眼,我沒看清楚。

  瞇眼提提眼鏡,我彎下身撩起裙擺,把內褲脫下來丟在王虞司頭上。

  「穿呀。」語帶嘲諷地說著,這王虞司這傢伙應該只會出一張嘴,用嘴說誰不會呢?真正去做的有幾個?

  抿著嘴眼神中充滿了複雜的思緒,王虞司緩緩拿起我的內褲,才剛晃到眼前,他的鼻血就流出來了。

  僵硬的站起身,鼻血滴落在格子襯衫,鮮血渲染交疊在織物縫隙中,兩手用力捏著內褲兩端,久久凝視依然沒有動作。

  我嘆口氣,從口袋拿出咲美備用內褲穿起來,厭惡的望著王虞司,「你還是從頂樓跳下去好了,再見!」

  就在我轉身要走時,王虞司突然撲過來抓住我的肩膀,不過一手還是有勾著我的內褲,只見他雙眼堅定地盯著我。

  「要、要怎麼樣......怎麼樣才能像妳一樣?」王虞司顫抖的說著,這時的他正在回憶著嵐芸凶狠、有自信的模樣,王虞司也想變得堅強,這樣也許就會有不一樣的人生。

  我挑起眉,這個廢物想變得跟我一樣?再次上下打量王虞司,雖然瘦的一點但身高是170,免強有達到一般女生喜歡的門檻。

  搓著下巴稍微思考一下,王虞司有可能變得跟我一樣嗎?想要跟我一樣美麗又強大?還是想要跟我一樣聰明絕頂?

  不!我瞇起眼瞪著王虞司的雙眼,如此堅毅的眼神想要是想學那個吧,想要跟我一樣用眼球舔舐喜歡的人,想要跟我一樣偷內褲都不會被發現。

  勾起嘴角我露出極為喜悅的笑容,「好啊,就讓我來教教你,要怎麼改變一生的訣竅。」

  「欸?」王虞司愣了一下,放開雙手退後幾步,「真的嗎?」

  我仰起頭噴了一口氣,「首先你要有個喜歡的對象,如果現在沒有,我可以當你的練習對象兼老師。」

  「真是太感謝妳了!」王虞司滿懷感謝的握著我的雙手,順便把內褲塞還給我,「那麼我什麼時候可以開始學習?」

  勾起我的內褲在食指上甩呀甩,我望著天空,晚霞逐漸落幕,橙紅色轉為紫藍色,深夜即將來臨。

  「今晚。」

  城市裡的燈火取代了月光,各種燈光各種聲音,熱鬧的市區像是另一種白天,人們毫無疲倦反而是更加的有活力。

  夜晚真是令人亢奮的時刻。

  我拉著王虞司走了三間小吃店、七間眼鏡行、九間鞋店、十五家服飾店、二十間飾品店,最後逛完百貨公司前往我家。

  輕鬆自在的走在王虞司前頭,我體力可好的,每天起床運動爬電線杆可不是練假的,王虞司那個廢物不過就是提了十幾包袋子就喘得像要死掉一樣。

  嘛,雖然我身上除了包包之外什麼都沒拿。

  反正我家有錢,有錢出錢有力出力,我都幫王虞司買了這麼多東西,讓他拿自己的東西也不過分吧。

  拿出鑰匙打開門鎖,家裡黑漆漆的模樣我就知道爸媽又加班了,不過也沒差,反正我今天也要在房間裡做一些改造廢物的計畫。

  來到我的房間,王虞司虛脫無力的倒在地上,我嘆氣搖頭,不愧是廢物,廢物本來就會有廢物的模樣。

  不過既然拜我為師,我可不是廢物呀!

  抓起王虞司拖到浴室裡,然後拿剪刀剪爛他的衣服,也許是我的動作太突然,王虞司居然開始尖叫。

  狠狠地賞他一巴掌,擰住王虞司的下顎我瞪著他,「脫光衣服把自己洗乾淨,如果等等被我發現你有那裡不乾淨,我會拿鋼刷來幫你洗。」

  王虞司眼眶泛淚猛點頭,我走出浴室甩上門,到床邊幫王虞司搭配衣服和配件,拿起一邊的髮型雜誌,我拿著剪刀尋找適合那傢伙的髮型。

  過了沒多久,一個全新的王虞司站在連身鏡前,深黑稍長的頭髮柔軟蓬鬆,清秀的臉上戴了一副黑框眼鏡,給人一種文靜成熟的感覺,修長纖細的身上穿了一套深藍色長袖外套,黑色緊身褲讓修長的腿更加誘人。

  我讚嘆的嘖嘖兩聲,雖然不是最完美的,但等級已經從廚餘升級成泡麵,即便都是垃圾食物,但好不好吃就有明顯的差別。

  「這、這真的是我嗎?」王虞司瞪大雙眼盯著鏡子中的自己,「太神奇了!紀嵐芸妳真是太厲害了!」

  基本上有錢、有心要改變外表也不是多難的事情,王虞司這傢伙就像被丟在垃圾桶裡還沒磨亮的鑽石,他的基本條件其實也不差,不然再怎麼改也是有限度的。

  「你在說廢話嗎?」我坐在床邊一手撐著頭,總覺得王虞司還缺很多東西,「明天放學記得跟我去逛街。」關於交往方面果然還是要充實一點。

  「買了這麼多東西還要買嗎?」王虞司揉揉肩膀,不是很想去的別過頭。

  「白癡!當女生這麼說的時候就是要約會吃飯出去玩!」捶了一下王虞司後腦,我咬牙切齒的說,「要不是咲美不在讓我閒得發慌,不然我才懶得理你。」

  「西園寺同學?喔,跟媽媽去員工旅遊的那位同學,妳跟她是很好的朋友吧。」

  「很好的朋友?」我拉高音調露出輕蔑的眼神,「呿,你還太嫩了。」

  「啊?」王虞司皺起眉。

  我拍拍他的頭咧著嘴笑,「我說你也快點交個朋友吧,除了我之外的朋友。」

  「這個......」王虞司搔搔臉,雙眼轉個兩圈想到了誰,「東方奧書可以嗎?」

  東方奧書?呀--對他的記憶只有桌子和垃圾信,老實說東方奧書長什麼樣子我還沒仔細看過,畢竟我平常的視線內只有咲美。

  那傢伙好像被人說是黑道混混什麼的,平常也很少來上學,雖然也有點被人排擠,但好像不怎麼有人會去欺負他的樣子。

  拍了一下手我點點頭,「好!就先拿他來當目標吧!」

  「欸?什麼呀?」

  「聽著,我給你一個任務。」拍拍王虞司的肩,我嚴肅的說著,「想盡辦法偷到東方奧書的內褲。」

  「欸?」王虞司歪著頭頓了一下,「耶欸--!內褲?」

  --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