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王虞司,記得把教室打掃乾淨再走呀!」

  身為今日值日生的煊芬環著手,來自富裕家庭的千金大小姐,連洗個碗都不會,怎麼可能會乖乖留下來打掃呢?
  
  自從開學知道王虞司被班上排擠欺負之後,她就一直把打掃的工作丟給王虞司,反正王虞司既不會拒絕也不會打小報告,只會嗯一聲點點頭。

  煊芬可不覺得自己有欺負人什麼的,這完全是王虞司自己願意的喔!如果不喜歡可以拒絕,如果討厭可以跟老師說,可是王虞司什麼都沒說也沒做,這樣看來他是自願的嘛!

  「煊芬,這樣不好吧。」咲美拉拉煊芬的衣襬諾諾的說。

  低頭望著比自己矮十公分的咲美,煊芬挑起眉,咲美外表清純長相可愛,儼然從裡到外就是個乖乖牌,人說傻妞都是好泡的也不是沒有原因,咲美的成績是班上倒數,對每個人都很好很和善。

  原則上沒有人討厭咲美,不知道為什麼靠近她、聽她說話,心中便會湧起憐憫不忍的感覺,就算當下心情很差,聽見咲美的聲音就會稍微舒緩,咲美真是個神奇的少女。

  但咲美有一個朋友,整天像蒼蠅一樣黏著咲美,如果咲美誰說話、有人對咲美不好,她就會用噁心的眼神瞪人,那眼神就如同有野獸要衝出來狠狠撕裂對方。

  就像現在,咲美只是拉了拉煊芬的衣角,紀嵐芸就會像看到仇人一般,肅殺的眼神中警示著『敢對咲美不敬,我殺你祖宗十八代』的殺氣。

  冷汗劃過臉龐,煊芬斜過眼一手捲著燙金的髮尾,「王虞司可是宅男,不要對他太好,說不定會對妳發動技能。」

  「發動技能?」咲美歪著頭,在她的認知當中,『宅男』的解釋就是:在家裡不出門。

  煊芬大概知道咲美是個單純的傢伙,可能不曉得有很多宅男都不洗澡、不整理房間、只會對二次元人物有感覺,整天窩在房裡的傢伙煊芬有點反感,就算偶爾出門也是穿著寬大的格子襯衫和垮褲,頭髮凌亂面目油光。

  有點無奈的嘆口氣,煊芬感覺到嵐芸火辣的視線就像激光,灼熱的幾乎可以貫穿她的腦門,嵐芸這傢伙也不怎麼討人喜歡,不過沒事不要去惹她也不會瞪,大概就是一個會移動的不定時炸彈吧。

  「嘛!總之,說不定王虞司這個變態宅男會看妳好欺負,每天用變態的眼神上下打量妳,或是到妳家偷內褲,還會拿著妳的內褲窩在床上狂吸。」

  煊芬說出這句話時,嵐芸突然面目猙獰,好像如果手邊有美工刀就會砍人似的,不知道嵐芸生氣地點在哪,感覺氣氛不妙的煊芬拿著包包說聲再見就匆匆離去。

  王虞司默默地拿起掃把把教室垃圾掃進畚斗裡,咲美原本想幫忙卻被嵐芸攔住了,嵐芸拉著咲美到外頭邊走邊說。

  「咲美明明就答應我今晚要一起做晚餐的。」嵐芸揪著臉不是很開心地用力捏著笑美的手。

  「啊!抱歉......」

  看見咲美懺悔的表情嵐芸很滿意地拍拍咲美的頭,心裡想著這不是咲美的錯,都是那個王虞司害的,他為什麼還活著呢?早知道當初就放他在公園等死。

  王虞司這傢伙居然讓咲美皺眉,心地善良的咲美不管是誰都會去關心,王虞司這個問題學生盡然讓咲美擔憂到這種地步。

  果然還是快點去死吧!王虞司你快點崩潰自殺好了,活著就已經給我添夠多麻煩了,王虞司之所以被排擠,他存在的原因不就是為了讓班上的人舒壓的嗎?

  一個人如果發覺有一個比自己更沒用的傢伙,有時候反而會因為愉悅增強自己的能力,王虞司在這個班就是所謂的墊腳石,他所肩負的就是這個班的不滿和壓力。

  還真是偉大的職位呢,呵!

  多虧王虞司的奉獻和努力,班上的人越來越團結了,也很少有人互相攻擊或對老師不好,因為大家都把錯推給王虞司,如果這時候有誰解救了王虞司,這不是是替他成為墊腳石了嗎?

  不行,要想個辦法轉移咲美對王虞司的關心,不過現在野想不到什麼好辦法,嵐芸只好先放下這間是專心享受與咲美一起做晚餐的愉快時光。

  --

  東方奧書。

  前幾天我在叔叔店門口發現了一個渾身是血的少年,從制服看來是跟我同校的,制服上還繡著王虞司三個字,看他奄奄一息的模樣我趕緊叫救護車把他送去醫院。

  後來才得知,原來這個叫做王虞司的少年是我的同班同學,我平時很少上學,反正都被人當成小混混避而遠之,沒什麼認識的人去學校做什麼呢?

  不過我最近發現有同學人挺不錯的,是個短髮戴黑框眼鏡的女同學,她總是會把我的桌子撞壞,然後幫我清理抽屜裡的垃圾,喔不,我是說情書和恐嚇信。

  班上同學名字記得的沒幾個,這個王虞司我記得很清楚,就是常常被班上欺負卻不敢反抗的同學,從那次在店門口遇見他之後,我幾乎兩三天就會看見他。

  不是正好要上廁所時看見他水潑的一身濕就是被鎖在廁所裡,有時候他錢包被搶走我還會分他吃我的麵包,課本被割壞時我的就會給他,反正我也用不到,分組沒人跟他一組我就會被分配過去,因為我沒去學校也沒人找我一組。

  王虞司這個人真的很奇怪,每次都低著頭一臉陰沉,不管是受到欺負還是幫助都不會有生氣或感謝,我每次想跟他說他就會露出恐懼的眼神然後不斷地發抖。

  我的臉真的有這麼兇嗎?

  我應該比撞壞我桌子的紀嵐芸還要有親和力吧!我曾經看過紀嵐芸生氣的模樣,那時候好像是有男生寫了下流的紙條給咲美,結果紀嵐芸知道後直接殺去對方班級。

  雖然還沒真的動手打過人,不過紀嵐芸生氣時就像日本惡鬼面具那樣,齜牙咧嘴臉色鐵青,居然為了朋友氣到這種地步,紀嵐芸真是重情重義的朋友。

  「要幫忙嗎?」站在班級門口,因為我的桌子又被紀嵐芸撞壞了,帶著膠帶要來年桌子時,正好看見獨自在教室打掃的王虞司。

  王虞司又露出恐懼的眼神,然後搖頭繼續掃自己的,我聳聳肩,我來學校只會遇到兩種眼神,一種是畏懼我的人,一種是癡女的眼神,王虞司的眼神除了恐懼好像還有一些猶豫。

  是想說話不敢說嗎?有什麼想法不知道怎麼表達嗎?總覺得這樣不行,王虞司就因為一個懦弱毀了自己的一生實在是太可惜了。

  「你跟其他人一樣覺得我很可怕嗎?」我不說話還好,一說話王虞司整個人縮到角落裡發抖,「我希望你不要對我有誤會,我沒有像其他人說的那樣,是個混混什麼的。」

  聽見我這麼說,王虞司面帶愧疚地抬起頭,不安的眼神中閃過一絲的好奇,如果他是兔子,耳朵大概會垂在兩旁抖個幾下。

  我跟王虞司的距離很遠,他在教室的角落我在教室門口,這距離就對我這麼有警戒心,我倒底長得多恐怖呀?

  下意識摸摸自己的臉,有點想去廁所照一下鏡子,也許是我不喜歡笑才造成一堆人對我也誤解,加上我平常都沒來上課,會被當成問題學生也是正常的吧。

  「那、那個......謝謝你......嗚、對不起......」

  王虞司終於說話了,不過他好像有很多話想說,結結巴巴的也不知道哪句話是要針對哪件事,反正就是要跟我道謝然後對於誤會我的事情道歉吧!

  「說句話沒有很難,如果有什麼重要的話,一定要說。」我把桌子黏回去之後幫王虞司拿走幾袋垃圾,這樣他就可以提早結束掃除工作了。

  「謝、謝謝你!」王虞司雖然不敢靠近我,所以他喊得很大聲。

  嗯?我好像鼓勵到他什麼了,也許他會勇敢的去做他原本想做又不敢做的事情。

  我該怎麼回應王虞司呢?覺得沒說話的必要了,有時候肢體語言勝過千言萬語,我就笑一下表示我也有所成長吧。

  於是我輕輕的勾起嘴角笑了笑。

  碰!王虞司不知為何像是吃了炸彈一樣,邊尖叫邊衝出去教室,一路上跌跌撞撞但還是賣力地跑著,似乎想逃離我的視線。

  摸了摸自己的臉,我只是笑了一下,有這麼恐怖嗎?

  --

  紀嵐芸。

  『嵐芸。』

  咲美輕輕地呼喚著我,那聲音就像極致輕柔的蟬絲,柔順的滑入我耳道,輕騷的麻癢挑逗著耳壁,震動我的耳膜感染了神經。

  嘶哈--

  半邊臉都麻痹了,酥麻抓緊臉部神經和淋巴血管,攀升蔓延頭部各處,我的腦細胞不斷撞擊的頭蓋骨,腦漿沸騰細胞核發出尖叫,大量葡萄糖和蛋白質炸裂銷毀。

  是啊!愛情使人智商變低,我能裡也呢,戀愛的對象太完美可是會讓人愛得體無完膚吶。

  『嵐芸。』

  『嵐芸。』

  『嵐芸。』

  『嵐芸。』

  邊抓著咲美的內褲邊聽錄音筆的重播,我感覺神清氣爽更加年輕了,咲美的一切都是我的精神糧食。

  深夜時分,這是我入睡最好的助眠方法,想著咲美、叫著咲美、用腦將淹沒咲美,隔著一到牆和藍色窗簾,這是何等煉獄般的距離?

  我舔舐著咲美的內褲,用牙齒輕咬微拉,配合著美妙的呼喊,真是絕品呀--

  『嵐芸。』

  咲美--

  『嵐芸。』

  咲美--

  『嵐芸。』

  咲美--

  咲美!咲美、咲美、咲美、咲美--

  --

  廢叭:不同的視角就會發現其他人的內心很普通 只有嵐芸特別熱情喔w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