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

  「伊提亞,今天是我是我跟你告白第五千次沒有得到回應,是不是......」

  異境之鄉精靈的茶會上,蝶花精靈培蘿含情默默的望著心儀的對象,水紋軍師伊提亞,每次告白他都有機會和藉口逃走,這次茶會不知道又有麼理由了。

  伊提亞從容優雅的啜了一口茶,面帶微笑望著培蘿,「呀,獄界又發生鬼王激戰了呢,看來我有必要去觀戰。」

  「欸--軍師應該是不用親赴戰線的吧!」培蘿皺起眉,雙手捧著白皙的臉蛋。

  「培蘿,妳最近說話方式跟米爾殿下越來越像了呢。」

  「伊提亞居然有注意到,果然.......欸!不要走呀!伊提亞--」

  水紋軍師伊提亞再度逃離蝶花精靈培蘿的告白,蝶花精靈培蘿第五千零零一次告白沒有回應。

  佐離開異境之鄉有一年左右了,這一年內異境之鄉更加穩固,雖然空間已經停止了擴張的跡象,不過在各種資源方面都已經穩定下來。

  聽說漾漾要幫冰炎平衡力量而前往外界旅行,偶爾還是會有些居民偷跑出去幫忙一下,像是羽裡動不動就被拉去夢空間連結什麼的。

  戰敗的耶呂也沒有放鬆的一刻,除了積極地網羅人才和收復土地,也想試著把異境之鄉打下來。

  不過異境之鄉最近入口空白之城,就這麼剛好的夾在殊那律恩和景羅天的領地分界線中央。

  一旦耶呂和比申聯軍攻過來,殊那律恩和景羅天也不會讓耶呂有機會擴增領地。

  這一天,比申、景羅天、殊那律恩又在空白之城外的森林中展開了一場萬君之戰,因為耶呂還沒找到身體,親赴戰線的是其他鬼王高手。

  由於景羅天也沒和殊那律恩聯軍,三方可以說是打的不分上下,頂多殊那律恩在力量上暫時領先。

  伊提亞站在遠處,陶莉絲和米爾正好也趕過來了,原則上異境之鄉是偏袒殊那律恩惡鬼王,所以如果真的有必要陶莉斯便會以傭兵的職位進到軍隊中。

  「很久沒親眼見到惡鬼王們了。」伊提亞輕輕的笑著,緊握胸口上的異鄉石,「北風博士說的『正確的時間』,是今天嗎?」

  「你每天都在問這個問題,嘛!時候到了我們就會遇到,不用特別去期待或擔心啦!」陶莉絲抽出腰間的斧頭,刷出一道風刃斬了一隻比申的偵察兵。

  米爾打開腰間的布袋拿出幾塊精靈餅乾,「培蘿的告白還是沒回應嗎?呵。」

  「嘛!時候到了我們就會知道答案,不用特別去期待或擔心。」伊提亞笑了笑。

  紫黑色的雲夾伴著鮮紅色雷光,溼氣逐漸濃厚起來,混亂的陰影之力交錯在咆嘯中,連在遠邊觀戰的三人都能感受到鬼王的氣魄。

  一道雷光閃爍,濃密的烏雲中落下的不是雨,而是如同隕石般的東西。

  「陶莉絲!」米爾瞪大眼,但訝異的不僅是米爾,連在戰亂中的鬼王都仰起頭看著朝地面衝來的東西。

  火光碰撞地面的同時,刺眼的光茫包覆圓方數里,還沒來得及適應強光,緊在後的是數條如蛇般的黑色陰影,黑色觸手觸及之物立即被吸受,低接鬼族連教的機會都沒有馬上變成黑色觸手的食物。

  三位惡鬼王見狀況不對,不約而同朝黑色觸手中心點發動強攻,灰沙曼天激起強烈颶風,一場亂戰更加混亂。

  颶風在空白之城外分裂成好幾個,黑色觸手化為一層薄霧持續尋找有生命的東西吸收,由於空白之城有異鄉石的保護,颶風和黑霧間接成成天然保護層,讓三個鬼王的士兵一時無法接近。

  三天,颶風和霧完全沒有減弱的跡象,陶莉絲也沒接獲殊那律恩那邊的訊息,也只能在異境之鄉內等待外頭平靜了。

  「這東西怎麼這麼麻煩呀!」陶莉絲一把抓起哇哇大哭的嬰兒。

  「陶莉絲不要這麼粗魯啦!」米爾趕緊把嬰兒抱過來,在懷中晃個擠下嬰兒便停止哭泣。

  「搞什麼,米爾你去那麼危險的地方就是為了把這個鬼東西撿回來?」陶莉絲呿了一聲,看著米爾身上些微的擦傷,三天前應該是更嚴重了一點。

  米爾嘿嘿兩聲,「孩子沒受到正確教育就會誤入歧途,伊提亞也說會幫忙養他囉!」

  陶莉絲環起手看著米爾懷中的嬰兒,白胖胖粉嫩嫩的模樣就跟人類嬰兒一樣,不過嬰兒擁有的力量可不是常人所及的呀!

  既然很危險的話,想說一刀砍死比較快,不過米爾硬要養也沒辦法了,伊提亞也認為這個小嬰兒就是北風說的『正確的時間』。
 
  「這傢伙跟佐有血緣關係嗎?」陶莉絲皺起眉,雖然來到這世界的方式跟佐很像,不過力量好像又有哪裡不同。

  也許佐來的時候也跟這個嬰兒見過面,然後因為種族能力關係取代了這個嬰兒來到獄界,現在佐離開世界的時間導正,這個嬰兒就出現了。

  這嬰兒是個女嬰,不過行為舉止跟野獸一樣超沒教養,但精靈們總是有辦法教育這隻失控的野獸。

  「我想應該跟佐沒關係吧,也許是別的種族。」米爾把嬰兒放在嬰兒床裡,「話說要叫她什麼名字呀?」

  「隨便啦!反正你們要把她帶好,不要跟佐一樣到處耍白痴。」陶莉絲抓抓頭腦,她對養小孩可沒什麼熱誠,如果這女嬰沒像佐納樣再生力很強,砍一刀就掛了吧。

  伊堤亞輕輕打開房門,原本熟睡的女嬰馬上清醒,咿咿呀呀的像伊提亞揮手。

  「她很喜歡伊提亞呢!」米爾把嬰兒抱起來,「對了,我們剛剛在討論名字,伊提亞覺得呢?」

  伊提亞淡淡的笑著,拿出一本童話故事書,「要不要,聽一個床邊故事呢?」

  陶莉絲勾起嘴角,拉了一張椅子給米爾坐,自己也拉了一張椅子坐到米爾身邊,燭光在幽暗的房間裡晃動著,嬰兒烏黑圓亮的大眼盯著伊提亞。

  「在妳來到這裡之前,在異境之鄉尚未建立之前,那天,亂戰之中,奇蹟之子降落了......」

  歷史的齒輪持續轉動著,也許過個十年、二十年,會有另一個傳說出現......

  關於,一位戰爭女神的故事。

  ......

  「北風博士,妳又去什麼地方啦?」抓著銀白色長髮,佐納無奈的坐在岩石邊。

  站在懸崖上紫色長髮隨風擺動,戴上了大圓眼鏡,北風詭笑著,「挖掘有趣的東西囉。」

  「蛤?」

  海濤拍打著岩石,海鷗承風翱翔在藍空,綠蔭的樹林漫步著從未見過的生物。

  又是一個新的世界,新的時間,對佐納而言他已經跟博士去了很多地方,不知道那對異境之鄉是多少的時間,一年?十年?還是更久?或是更少的時間。

  「我說,你好歹也是同族人,對於時空旅行不能更有熱誠嗎?」北風提了一帶食物丟到佐納身邊的岩石上。

  瞄了一眼那袋食物,佐挑起眉,「剛剛去了酒吧?」袋子上明顯印著一個獵犬的標誌,還散發著一股酒氣。

  「對呀,為了買東西給你吃,我的錢包還被偷走了。」北風的表情看似很開心,完全沒有前包被偷走該有的表情。

  佐納白了北風一眼,森林裡食物這麼多自己抓還比買方便,北風去那間酒吧大概又是要荼毒什麼人了。

  「是說這世界真是莫名奇妙呀,動不動就是被詛咒什麼的,被詛咒的人跟路邊的野狗野貓一樣多。」佐納打開袋子把食物拿出來吃。

  「你妹妹的世界不是也很有趣嗎?一群瘋子不斷開發時空之門,結果讓自己的世界充滿怪物呢!」

  「硬把人家叫成妹妹不太好吧。」嘆口氣,佐納想起上次那個黑髮少女,似乎不介意博士把她到處亂丟。

  也許就跟北風博士說的,時間種族應該要享受時間,自己是不是也應該習慣時間旅行了呢?

  不過博士所到之處,必有禍亂,也難怪我們這族會被世界排擠呀,因為每次到新的地方就是到處破壞嘛。

  「是說,要不要去找你哥哥呀?」北風的笑容更加怪異,「最近好像又找到新的妹妹囉,嘛!不過太年輕了還沒辦法確定就是了。」

  「唉......博士,妳可不可以不要到處殘害同族人呀。」佐納有點為那些還沒見過的面的族人感到可憐。

  用食指戳著佐納的鼻頭,北風爽朗的笑了幾聲,「這可不行,在遇到我之前你們都是孤單寂寞覺得冷,真是可憐的孩子。」

  佐納跩著嘴看著一邊,心想北風博士這根本是多此一舉,族人的試驗和選擇應該是自由發展的嘛,那麼愛插手,連血脈老頭都拿她沒輒了。

  『妳這女人,把散落的族人聚在一起是想毀滅時間之流嗎?』老頭冷不防的坐在佐納身邊吃著麵包。

  「怎麼會去做這麼邪惡的事情呢?」博士提了提眼鏡雙手插腰,「我是滿懷慈愛的『媽媽』,當然會主動關心孩子們的狀況囉!」

  是在研究族人吧......佐納都不想吐槽博士了。

  『話說這世界應該沒有族人,妳來這裡到底想幹嘛?』

  北風俯視著老頭,嘖嘖兩聲感覺很不屑,「我的人際可是比佐廣很多,而你這個老頭一個朋友都沒有,可憐喔!」

  『哼,見朋友只是藉口吧,我怎麼不知道妳是來破壞世界的。』

  「唉呀!就說不會做這麼邪惡的事情了。」北風兩手一攤,「要我現在離開也可以呀!佐,如果妳要現在走我就帶你去找你哥哥喔!」

  瞇起眼,原本銀色的瞳眸逐漸變得鮮紅,佐納發現自己自從通過種族選擇之後眼睛顏色就開始有變化了。

  聽說自己有很多哥哥姊姊弟弟妹妹,佐納其實有點不想去打擾對方的生活,雖然還是有點好奇對方是什麼樣的人。

  「還是留在這裡好了,等博士看完想看的東西,我們去別的地方,不要去找什麼族人了啦!」

  聽見佐納這樣回答,北風露出一點失望的表情,「真的不好奇你的哥哥嗎?他的人生整個就是超悲劇呀!現在跟我一樣在時空到旅行呢!最近才和他聯絡過。」

  『什麼連絡呀!根本就是妳用血脈的力量干擾對方。』老頭像是看到噁心的東西瞪著北風,『用這麼粗暴的方式找族人,妳到底想玩死誰呀!』

  「呀哈哈哈哈哈--反正我族本來就是很難打死的蟑螂,不小心玩死還會重生不是嗎?不過他也要有一定的能力才行,呵呵。」

  抽著眼角,佐納總覺得聽見很可怕的事情,北風博士說不定真的有把別人玩死過。

  一隻報信鳥拍拍翅膀落在佐納肩上,腳上綁著牛皮紙,有點瞭亂的字跡還沾著酒味,仔細一看。

  --王子被偷走了。

  只有簡短的幾個字,完全不理解的歪著頭,看博士還在那邊仰頭大笑,還是晚點再給她紙條吧!

  喀搭!

  時間,不斷的轉動著。

  擁有破壞時間的族人們,在不同的世界體驗不同的故事。

  即便是最黑暗的地方,也會有不為人知的故事。

  所以,請停下腳步,傾聽來自黑暗的聲音,也許,沒你想的這麼壞。

  喀搭!

       --【聞影之聲】(終)

  --

  廢叭:啊呀呀--結束了!
  話說第一篇好像有提到故事走向不同,結果特傳這邊的故事好像沒太大的變化呢(掩面
  
  這次掉落的嬰兒跟北風不是同族的,只是有好好栽培會變得很厲害這樣
  然後,佐納的親戚都是我以前畫的、寫的故事,大概也沒幾個吧,集合在一起應該是可以吃團圓飯的數量(好溫馨

  這是我第一篇寫到結束的同人文(也是最長的同人文呀)
  寫同人文果然還是要有一定的文筆呢,這篇文章真是讓我修羅的不少(擦汗

  最難寫的果然還是角色的個性,還有拿捏自創角的能力,一個不小心就變成BUG
  在這裡非常感謝各位觀看的讀者囉!後面是在宣傳我準備要出的書
  之後有機會還是打原創文比較習慣
  如果我把因與聿看完說不定會有靈感(謎:已經看超久了,居然還沒看完)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