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魔亂舞之夜過後,華狄特一如往常的紀錄自己看見的事物。

  雖然說無月之夜讓他充滿靈感,但對鄰居丟閃光彈的罪惡感揮之不去。

  我果然不是當壞人的料呀!

  華狄特環起手唉聲嘆氣,以前會幻想自己能當大魔王或是酷炫的殺手,正義必勝這種定律實在太無聊,所以寫小說時都會讓壞人成為主角的朋友。

  讓主角黑化成為壞人能操弄的人偶,又或者原本正義的主角變成大魔王,最後魔王被終結還不知道自己被背叛了。

  壞人之所以能成功,除了懂得利用人和話少外,還有就是極端的反社會人格跟沒人性吧!

  透過殺人得到心靈上的愉悅、吃人還不忘蒐集對方身上的器官、躲在陰影中偷襲手無寸鐵的路人。

  這種事情我還是做不到呀!偷窺、跟蹤大概是犯罪的最低階,如果再做更多的話就會往上爬,最後爬上大魔王的寶座。

  輸入完資料後準備出門,早上聽捻角山羊說優夙需要幫助,好像是昨晚遭受不明攻擊目前昏迷不醒。

  不知道是不是心虛,今天沒偷窺優夙和研纓的房間,我只想出去走走散心,晚上乾脆去住旅館暫時別回去好了。

  萬一我裝扮成大神宗信徒的事情被發現,大概會搞出更多複雜的事情吧。

  在附近晃了好幾圈,順路去看看圖書館車禍的地方,現場拉起封鎖線而事故車輛已經被吊走,向路邊的大叔打聽車禍的事情,大叔說應該是昨天有不良少年飆車之類的。

  我有點擔心閃光彈的碎片會被警察找到,碎片夠大的話或許會有我的指紋,真是糟糕啊!

  「大哥哥。」寺栖拉著我的褲管,水汪汪的大眼閃閃發亮,「你今天要陪我玩嗎?」

  「寺栖?你放學了嗎?」被寺栖嚇了一跳,我退後幾步靠在水泥牆上。

  「今天讀半天!我要去看小兔子,跟我一起去吧!」寺栖拉著我的手左右搖擺,頭上的雙馬尾隨之擺動。

  在寺栖可愛的撒嬌和旁人眼光注視下,我只能勉為其難的被拉著走,一路上寺栖說著昨晚自己爸爸和敵人打架的英姿。

  記得寺栖的爸爸叫做棲玖,聽說他已經厲害到快要當教主了,希望他不要有浣腸等等的怪僻。

  沒過久來到後山隱密的森林小道,四周野草叢生樹蔭密集光都透不下來,遠離爬山路線走到這幽僻的鬼地方,如果我在這裡被殺棄屍也不會有人發現吧!

  想著想著,不知不覺走出樹林站在破舊的小木屋前,寺栖開心的拿出銀叉朝小木屋窗戶揮了幾下。

  「小栖!」一個紅色長髮穿哥德裝的小女孩衝出小木屋,看見寺栖興奮的撲到她身上。

  寺栖拍拍女孩的頭,然後轉頭看著我說,「她是緹爾,教我用眼球法術的朋友。」

  稍微觀察了一下緹爾,紅褐色的長髮柔順及腰,頭上戴著有骷髏裝飾的黑色小禮帽,湛藍純淨的雙眼像是河川裡的清流,粉嫩的臉蛋上掛著爽朗的笑容,還露出可愛的小虎牙。

  穿著紅黑色交錯的馬甲,腰間掛著三隻補丁過的泰迪熊、吐舌貓以及只有頭的洋娃娃,澎澎裙上縫著細緻的蕾絲、玫瑰等圖樣,裙襬還掛了小型銀色十字架,腳上套著黑白相間的滾邊襪和擦亮的黑皮鞋。

  緹爾看起來是外向的女孩,卻穿著陰森的模樣,感覺只要在配上厚重的書和法杖,她就會變成愛惡作劇的魔女。

  「啊啦啦、小栖居然帶男人回家!我要去跟棲玖老公說喔!」緹爾雙手叉腰揪著臉。

  寺栖咬著銀叉不是很在意的笑著說,「我爸爸比較喜歡成熟穩重的類型。」

  「人家才不管嘞!反正棲玖知道你居然跟魯宅來這裡,他一定會很生氣!」緹爾誇張地揮著雙拳喊著。

  我站在旁邊嘆著氣,是因為我穿得太隨便或是長相邋遢嗎?不然緹爾幹嘛說我是魯宅呀!只要我有心應該是能交到女朋友的,應該吧。

  「如果不歡迎我的話,我先回去好了。」看緹爾激動的模樣,我在待下去不知道會不會被當成煉藥材料。

  寺栖皺起眉抓住我的衣襬,「不行,有些事情只有成年男性才能做到。」

  「啊?叫你爸來就好啦。」我腦子裡充斥著棲玖擁坐兩隻蘿莉的邪惡畫面,有點羨慕呢。

  「我爸爸長相太正直,一點威嚇感都沒有。」

  喂!你的意思是我一臉會犯罪的樣子嗎?雖然我沒有很帥,但至少也是善良老百姓的路人臉好嗎?

  只不過是頭髮有點亂、黑眼圈很重、鬍渣沒刮、有點駝背而已,這樣就被說長歪也太過分了吧!

  緹爾瞇起眼把我從頭到腳評估了幾次,「這傢伙免強可以用啦!那我們趕快解決那隻兔子,等等還要去吃聖代呢!」

  我還沒答應寺栖就強拉我進到小木屋裡,緹爾打開地板門用手電筒照亮,底下有個滿臉是血穿著紅雨衣的少女。

  「放我出去!」少女面容兇惡,嘶聲尖叫讓我耳朵都痛了。

  「吵死啦!再叫我會拔掉你的舌頭喔!」緹爾抓起旁邊的死青蛙朝少女丟去,少女輕鬆避開青蛙表情仍舊惡狠。

  我死目的蹲在旁邊,想著深山小屋、黑暗蘿莉、囚禁等等關鍵字,對於這些女孩的來歷、犯罪原因我有非常大的探討興趣,至於參與犯罪還是免了吧。

  寺栖用叉子指著我呵呵笑著,「這個哥哥是強暴犯喔!最喜歡幼女的肉體,如果你這麼不安分我就讓大哥哥下去安慰你唷!」

  「別亂設定呀!」我困擾的按著眉心,想起昨晚的大腿狂魔已經很羞恥,現在又多了幼女強暴犯,我的臉真的有這麼猥褻嗎?

  雨衣少女揪著臉,面帶睥睨打量我,「那傢伙看起來就是魯宅,我哥哥說過魯宅都是黑眼圈很重、頭髮凌亂然後被女生耍得團團轉的工具人。」

  「不要隨便定義魯宅呀!我之所以黑眼圈很重、頭髮凌亂是因為工作認真好嗎。」

  「所謂的工作,也是做些變態的事情吧。」少女瞇起眼不屑的說。

  啊呀!現在的小女孩都這麼不可愛,會傷人、殺人、玩黑魔法又毒舌,她們長大之後會變成什麼怪物真難以想像!

  緹爾噗嗤竊笑,「小栖,你帶來的人一點用都沒有嘛!還是趕快把那隻兔子眼球挖出來吧!」

  「挖出來就不能談友情合作了,要想其他辦法說服她才行。」寺栖盤腿而坐,咬著銀叉沉思。

  「你們到底想做什麼呀……」我無力的嘆氣,對真實白鏡教還沒深入了解,馬上又要我面對滿臉是血的少女,至少解釋一下那個少女是誰嘛!

  寺栖環手抱胸,水汪汪的大眼盯著我瞧,「大哥哥想知道?聽了之後就不能反悔囉。」

  「啊?會死嗎?」

  「可能會,可能不會。」

  「嗚……」

  看四周瀰漫著殺人滅口的氛圍,我猶豫了幾分鐘才點點頭。

  把嘴裡的銀叉取出,寺栖伸起食指一臉嚴肅,她把自己的計劃娓娓道來。

  某些原因她跟爸爸加入了真實白鏡教,現在大神宗為了擴大領土和信徒與其他區的教派合作。

  幾天前,大神宗與第六區的魅魘派合作,互相交換法術和能力情報,也派遣了有能力的幹部到對方的教派交流。

  魅魘派是第六區強大的組織之一,他們擅長奪取靈魂、入侵夢境,目前大神宗很中意對方派來的的女人--黯襲。

  那女人最會就是神不知鬼不覺的偷走靈魂,雖然能力使用上有些限制,但她在第十一區仍有不少收穫。

  聽起來大神宗勢力擴展順利,可是寺栖和棲玖對於此事並不樂見,反而想暗中跟其他派結盟,想找機會推翻大神宗。

  寺栖最先找到的是緹爾,她同樣是來自第六區強大組織之一,那是魅魘派的死對頭伊彼莉絲。

  伊彼莉絲會用內臟進行占卜、記憶回溯,也可以用咒術召喚死靈製造詛咒、引起災難。

  因為魅魘派和伊彼莉絲總是在爭奪靈魂和地盤,歷經十幾年的爭鬥後決定向外尋求聯盟,不過善於詛咒的第六區通常都會被別區的組織排除。

  畢竟,如果對詛咒不了解,萬一被施咒可是很危險的。

  然而大神宗完全不擔心被詛咒的問題,用不到幾天很快就跟魅魘派變得友好,寺栖和棲玖也藉機認識了伊彼莉絲,並且暗中與伊彼莉絲結盟。

  「現在我們想跟野良兔結盟懂嗎?」寺栖左右晃著叉子咧嘴而笑,「盟友越多越好喔!」

  「是嗎?」我斜眼看著雨衣少女,感覺不是好盟友啊!

  「放我出去--」雨衣少女又跳又叫,面目猙獰齜牙咧嘴。

  緹爾無所謂的捲著髮尾,纖細的指尖戳著地上的青蛙屍體,「兔子都是神經病,不可能跟他們溝通啦!」

  寺栖露出有點失望的表情,「有他們的幫助,要推翻大神宗就更簡單了。」

  「不好意思,我對你們超自然的話題無法理解也幫不上忙,我先回去比較好。」

  我正要站起身,一道銀光掠過我面前,咚!的一聲釘在我雙腿之間,那是寺栖的銀叉。

  她緊握銀叉的手都浮出青筋,臉上甜美的笑容使我不寒而慄。

  「不能反悔唷,既然聽了我們的計畫就只剩兩條路可以選,一條就是變成施咒材料,另一條就是幫我們推翻大神宗。」

  我瞪大雙眼驚恐的全身發抖,腦中刷刷刷的跑出「死亡」、「必死無疑」、「虐殺」等負面字眼。

  差點忘了這些女孩都是殺人不眨眼的怪物寶寶,當我用奶皇包跟寺栖結緣時,就註定要跟他們一起墮落了。

  用力壓榨自己的大腦,沸騰腦漿催促有用的記憶浮現,想想野良兔是什麼?他們喜歡什麼?親近什麼?

  記得某報社旅遊版有第十四區蘿蔔村的專訪,裡面有提到村內農耕、歷史歷程、古老傳說的故事。

  白蘿蔔呀!第十四區古老的神社供俸山神,俸侍山神的巫女或侍童被稱為野良兔,他們特愛吃白蘿蔔和種蘿蔔,村子裡每個人都會唱拔蘿蔔的兒歌。

  兒歌啊、想起灰白焦黃的記憶,那輕快悠遠的旋律,我在幼稚園裡與同學們手舞足蹈,當時也有那麼一首兒歌……

  「拔蘿蔔,拔蘿蔔,嘿唷嘿唷拔蘿蔔……」

  「……」

  雨衣少女聽見我喃喃的歌聲,頓時安靜下來,表情也變得溫馴沒有剛才的凶神惡煞。

  她眼中帶著疑惑與警戒,歪著頭也開始唱起拔蘿蔔,跟我合唱完兒歌後她才坐下來仰頭望著我們。

  「你唱的真難聽。」少女臭著臉,但語氣沒之前那樣充滿敵意。

  「抱歉呀、我畢竟是外人嘛!」苦笑著搔搔後腦杓,我以前常常被嫌唱歌難聽呢。

  「居然唱個歌就能溝通了。」緹爾用敬佩的眼神看過來,「沒想到你還有一點用處嘛!」

  「所以說不要小看魯宅!我可是頂級情報員。」

  「喔?情報員呀。」緹爾瞇起眼像是在思考未來要怎麼利用我。

  寺栖開心的呵呵幾聲,又開始咬叉子,「那麼我們該怎麼稱呼兔子呢?」

  「雨衣少女。」少女猙獰的笑著,伸起雙手想抓住什麼,「把我的割草機還給我!」

  「用代稱來當名字呀,這是第十四區的習俗。」緹爾站起身走到旁邊的木箱邊,蹲在那裡東翻西找。

  「該不會真的要把割草機給她吧?」我不安的撇了一眼雨衣少女,就算她安靜下來也不見得是想跟我們友善交談呀。

  寺栖單手撐著下顎,從書包裡拿出一根白蘿蔔,「雖然沒你們種的好吃,但就當作見面禮收下吧。」

  把白蘿蔔扔到雨衣少女手中,只見她嗅了幾下後便把白蘿蔔塞到衣服內。

  她的衣服裡有異次元空間嗎?手臂粗的白蘿蔔塞進去居然只有一點起伏,而且她把白蘿蔔塞進衣服裡要做什麼啊?帶回家慢慢吃?

  「所以,你們要我吃了大神宗嗎?」雨衣少女舔著手臂上的傷口,語氣有些煩躁,「野良兔只為追求美食而行動。」

  「你們美食的定義是什麼呀?」寺栖把身子向前傾,彎著腰朝洞裡看去。

  「嗚……這要看料理的方式呢,像我喜歡內臟燉蘿蔔、白蘿蔔鑲肉或蘿蔔泥白肉。」雨衣少女扶著臉頰思考了一會兒,「我們吃不到更深層的東西。」

  「更深層的東西是指什麼?」我無力的垂著肩,聽見一連串的蘿蔔配肉料理,肉的來源想必是人肉吧。

  「靈魂。」緹爾扛著割草機,拿抹布簡單的擦掉血跡,「靈魂對第六區各派來說,就是至高無上最頂級的東西,經過挑選、萃取就能變成強大的力量。」

  「聽起來讓人毛骨悚然啊……」我微微顫抖身子,置身於三個殺人蘿莉之間很不自在。

  「也就是說雨衣少女的食物不會跟緹爾相撞囉。」寺栖滿意的點點頭,拎著叉子晃了晃,「我跟爸爸想要大神宗死掉,緹爾要的是強大的靈魂,雨衣少女可以用屍體做成料理。」

  雨衣少女挑起眉,似乎在考慮合作的事情,「大神宗是男還女?年齡還有長相如何?」

  「大神宗算是年輕女性吧,長相我就不清楚了,等我爸當上幹部說不定就能看到。」寺栖放下一條繩子,讓雨衣少女自己爬上來。

  看可怕的雨衣少女爬出洞口,我不自覺的退到門邊準備隨時逃命,緹爾完全不怕少女叛變,直接把割草機和一些藥品拿給她。

  因為少女全身是血,寺栖帶她去小河邊稍微清洗,而我跟緹爾把小木屋整理乾淨,晚上棲玖好像會來,緹爾很開心地哼著歌,同時從冰箱裡翻出各種食材。

  緹爾對棲玖有異常的愛慕情懷,她說棲玖是個認真體貼的新好男人,不僅會拳腳功夫在咒術方面也有潛能,個性沉著穩重又能因應當時需要做點改變,對外人嚴肅冷酷對家人卻是寵溺過頭。

  「啊啊--真是完美!」緹爾揮著湯杓轉圈,身邊散發著紫黑色小花,「如果我早二十年出生就好了,只要能跟棲玖老公在一起,就算變成小三也沒關係。」

  「這是一個小學生該說的話嗎?」我在旁邊洗碗順口抱怨幾句,「現在的父母怎麼都放任小孩做這種事,殺人都殺到習以為常了。」

  緹爾左手插著腰,用湯勺敲敲我的背,「你爸媽也沒把你教得多好呀,看你狼狽樣子,不是家裡蹲就是私底下在做見不得人的事情吧。」

  「我再怎麼爛也不會去殺人。」

  「不是不會,只是暫時不會而已。」緹爾哼哼幾聲,手中的湯勺換成菜刀,抓起青菜憤恨剁碎。

  我默默地往旁邊挪,感覺緹爾好像有點生氣,再多說幾句恐怖會被大卸八塊吧。

  寺栖手裡抱著整籃野菜,踹開門大辣辣地把桌上雜物推到地上,再把野菜倒在桌上分類,雨衣少女跟在寺栖身後。

  濕濡未乾的身子被洋裝緊貼著,能看見微微起伏的胸口和幼女曲線,棕褐的長髮散落在身後,茶色水亮的眼眸四處張望,有點訝異小木被整理過後整齊的模樣。

  她穿的洋裝似乎是寺栖的,由於雨衣少女比較高,洋裝蓋不到腿部直接讓粉色內褲露在外面。

  望著白嫩纖細的雙腿,和那被單薄粉色布料保護的部位,有股熱流在我的腦中奔竄,連忙轉移視線看著寺栖。

  「沒、沒褲子嗎?」

  「啊?」寺栖拿起香菇用力折斷,「大哥哥你要換褲子喔?」

  「不是啦!那個、雨衣少女那樣穿沒問題嗎?」我憋扭的走到寺栖身邊,眼神有意無意的掃過雨衣少女。

  雨衣少女應該是國中生吧!正在發育的青少年穿這麼少怎麼行呢。

  寺栖看著坐在地上保養武器的雨衣少女,「確實,穿這麼少好像會著涼。」

  「啊、對!會著涼,所以要穿個褲子或長裙吧。」想直接說我想歪了會被當成變態,不過就算不說她們也已經把我當成變態了吧。

  聽了我的建議,寺栖從櫃裡拿出長裙和大外套給雨衣少女穿。

  確定沒有其他讓我想歪的事物後,我慵懶地趴在桌子上鬆了口氣,不過就是出門散個步也能遇到這麼無理頭的事情。

  寺栖要我留下來吃晚餐,如果能跟三個可愛的女孩一起吃飯我當然會高興囉!不過今天邀請我的是邪教信徒、巫蠱女巫、食人少女。

  更糟糕是晚點寺栖爸爸會回來,他可是領導瘋狂小蘿莉的大魔頭呀!

  堅決拒絕寺栖後,我離開深山回到冷清的街道上。

  看天色有些昏黃想繞路去關東煮店吃個熱的,沒想到才走幾步就遇到另一個麻煩擋在我面前。

  有個身穿紅旗袍的女人,邪魅妖豔的扭著身子朝我走來。

  唉……今天,犯爛桃花了嗎?

  --
  廢叭:

  第六區詛咒區,之前都只有提過名字
  不過他們也算凶狠的區域呢

  華狄特身邊圍繞小女孩
  研纓身邊圍繞男性
  優夙身邊嘛……什麼都有?

  期中考結束了,夢墨的英文依然慘澹
  我假日通常都不會寫文的啊、但大部分的人好像假日比較會上巴哈
  想說難得假日,我家玉米都採收了,也很久沒出去玩了
  所以假日我都會跑出去玩XDDD
  是說我加玉米爆炸好吃!不愧是農夫等級滿等的阿嬤種的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