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夙在辦公室內快速地敲擊鍵盤,每一下的力道與速度頻率相同,如同機械般精準。

  『優夙,你也有加班的一天呀!』阿白在旁邊嘎嘎笑著,隨後被黛莉絲拍了一下後腦勺。

  「喔啊啊!」黛莉絲生氣的指著桌上的文件,像在催促阿白快點處理掉那些東西。

  『嗚喂喂、哪有人加班還叫鬼跟鵝幫忙的呀--』阿白氣呼呼的伸長脖子喊著,雖然一直抱怨但還是拿起旁邊的印章往文件上蓋。

  黛莉絲滿意的點點頭,隨後坐到優夙身邊的座位,用念力開啟電腦跟優夙一起處理電子公文。

  而惡鬼先生坐在阿白旁邊,用鋼筆在文件上簽名,由於優夙的筆跡實在太工整,工整到就像是在格子裡面寫的分毫不差,阿白跟黛莉絲都無法做到,唯獨惡鬼先生神奇的能夠仿造優夙的筆跡,僅僅只花了一小時就練出優夙寫字的習慣風格。

  那傢伙真是可怕,阿白邊蓋印章邊打量著惡鬼先生,有點懷疑惡鬼先生是不是複製人之類的生物。

  優夙瞄了一眼黛莉絲處理文件的速度,不僅快速還能挑出錯字跟改排版,就連關閉的上呈網站也能馬上破解把文件丟進去。

  「嗯,看來這個月的文件可以在今天全部解決呢。」優夙淡淡的說了一句。

  『一個月份?別開玩笑了!就算提早交文件上面的人也不見得會馬上受理呀!』阿白忿忿的跺腳。

  「我只要把自己該做的事情做好,上司想怎麼拖延那是他的事。」優夙仍舊敲著鍵盤,眼神冷冷的瞪著阿白,「比起在那抱怨,你快點做完好嗎?看看惡鬼先生多麼精準有效率,你幾分鐘才蓋完幾份文件?」

  『嗚嘎嘎!虐待動物!』阿白怒摔印章用翅膀指著優夙,『我要去可愛動物保護協會告你!』

  面對阿白的恐嚇,優夙毫無感覺,「喔,那我先把你交去警察局好了,讓你待個幾天等著被送去收容所,到了收容所再過十二天你就會被安樂死,或是你現在小小的辛苦一下,回去吃飽睡好明天又能自由展翅在家裡到處跑。」

  阿白聽見警察局有點緊張,現在牠可是被特工通緝著,就算警察不清楚,但特工萬一在警局埋伏說不定就會被抓到。

  被關在優夙家,或是被特工抓進監牢,雖然不願意承認,但關在優夙家比收容所或監獄好太多了。

  『可惡!可惡呀--』阿白邊喊邊加快蓋印章的速度,想起自己當殺手的風光時期,現在的模樣實在落魄。

  優夙想把這個月能先處理的事情都先做好,這樣就能騰出時間進行月底的評鑑,基層員工都是要靠業績量往上爬的,每個人分配到的業務都不太一樣。

  像是年紀最大的芳姊,她的工作就是把公司新推出的化妝品推銷出去,芳姊的人脈一直都很廣,不管是女學生還是鄰居的婆婆媽媽,只要給點優惠就能說服她們買點產品。

  黛絲負責推銷珠寶鑽石,艾莉則是包包配件,阿野收到建商的合約,小臣是電子晶圓的合作企劃。

  每個人的商品經過包裝推廣,應該都能銷貨到一定的量,而優夙負責的卻是--人偶。

  那是公司銷量最差的產品,單調乏味色調的人偶足足有幾萬隻,好像是主任下單的時候不小心多畫了一個零,然後忘記訂單的存在導致大量人偶滯留在倉庫中。

  現在這個訂單被主管發現了,主任馬上把這個爛攤子丟給優夙處理,優夙在會議上沒有拒絕,因為他認為這些人偶還是有創造奇蹟的可能。

  為了有充裕的時間計劃賣人偶銷貨案,優夙才會突然想要加班,加上家裡有很多助手可以幫忙,想必在短短的幾小時內應該能處理掉很多資料。
 
  早上其他同事聽見優夙要加班的事情都露出奇怪的表情,除了訝異優夙會自願加班外,還有前輩加班的奇聞軼事讓他們覺得加班到深夜是很恐怖的事情。

  「我寧願被主任罵到臭頭,也不願意在公司加班到晚上八點呢!」體格高壯的阿野聲音有些顫抖的說,「公司這一層可是有鬧鬼的傳聞喔!」

  在一邊的阿臣也猛點頭,語氣神秘的說,「聽說有前輩加班到心臟病發作死了,因為警衛偷懶沒察覺所以屍體一直躺到天亮呢。」

  說到鬼故事,女性同事也開始七嘴八舌的說著被誇大的傳說,由於優夙家就住著一位女鬼,對於恐怖傳說優夙沒有太在意。

  不管是什麼怪事都是從晚上八點開始,聽說八點一到整間公司就會突然跳電,就算去總電源開電也沒用。

  坐在電腦前的優夙瞄了一眼螢幕下方的時鐘,現在已經八點十五分。

  啪滋、啪滋滋滋--

  辦公室裡的電燈開始忽明忽滅,阿白嚇得四處張望,而優夙和惡鬼先生無動於衷地做自己的事。

  『優夙!好像要跳電了!』阿白緊張的拍著翅膀,以動物的直覺感應到非人類的電波。

  閃爍之間,辦公室門外出現了扭曲的黑影,一雙泛黃的雙眼瞪的圓大,用尖銳的指甲輕刮著門板。

  發現詭異的影子,阿白拋下印章咬起水果刀警戒著,黛莉絲也露出不安的表情,她好像是第一次遇到同樣是怨靈的鬼。

  啪!

  整個辦公室突然陷入黑暗,就在阿白想尖叫的時候,赫然發現優夙的電腦居然還亮著。

  跳過去一瞧,原來是黛莉絲把手插在電腦上,用自己的意念製造電力。

  阿白驚愕的嘎了幾聲,忽然想到既然別的鬼可以控制電源,那麼連火都能操控的黛莉絲自然也行。

  黛莉絲看優夙能繼續用電腦,放心的「呼」了一聲,然後把電源線插在後頸,這樣就算把手移開電腦電力也能繼續維持。

  外頭刮門的怨靈憤怒的踹開門,十根手指快速的蠕動著,堅硬的指甲互相摩擦發出令人頭皮發麻的聲響。

  優夙皺起眉嘖嘖幾聲,但他仍把視線放在螢幕上,這讓怨靈氣得大吼大叫。

  雜音干擾讓優夙嘆了口氣,只見優夙淡淡的說,「黛莉絲,揍他。」

  「喔啊啊啊--」

  黛莉絲毫無猶豫直奔怨靈面前,在對方還沒反應過來的情況下送他一記直拳。

  「噗咳咳!」怨靈鼻梁被打歪顴骨也裂了,左邊眼球凹陷右眼球則飛了出去。

  沒預料到黛莉絲攻擊力強大,正當怨靈想重整氣勢攻擊黛莉絲時,黛莉絲用力蹬起雙腿夾住怨靈頸子用力往旁邊一掰!

  喀啦!

  折斷怨靈脖子還不夠,繼續以腿夾頸的姿勢施展迴旋風火輪,還因為插了電線升級成雷電迴旋風火輪。

  碰!

  怨靈狠狠的被甩上牆面,想穿過牆逃走卻被黛莉絲抓住手臂扯回辦公室,把怨靈摔在地上對他施展電光壓倒,壓斷怨靈肋骨的同時還用手肘瘋狂敲擊怨靈天靈蓋。

  「咿呀呀呀!」怨靈被打得又哭又叫,想用指甲反擊卻被黛莉絲用膝蓋擊碎手骨。

  最後在黛莉絲使用萬字固定法的逼迫下,怨靈總算讓電源恢復,還直接煙消雲散從門縫中逃走了。

  「黛莉絲做得很好。」優夙望著黛莉絲露出淺笑。

  「喵。」黛莉絲捧著通紅的臉蛋,趴在優夙腿上像貓一樣撒嬌。

  阿白在旁邊啞口無言,心裡想著黛莉絲到底是什麼程度的鬼魂,那種打鬥方式應該不是普通怨靈能辦到的吧。

  一開始還以為黛莉絲是因為對現世有怨念才這麼兇惡的,但現在看來應該是對優夙愛慕強烈變成惡靈了。

  在打鬥結束時,惡鬼先生也把文件簽完了,很順手的快速幫阿白蓋完文件,然後坐到優夙旁邊處理電子公文。

  『欸--怎麼可能!剛才你在黑暗中把文件簽完了?』

  阿白跳到辦公桌上反覆檢查,每個簽名整齊如一像是打印上去的,印章也很精準的蓋在框框內,色料分布十分均勻。

  怪物呀……阿白呆坐在桌上發出單調的嘎嘎聲,忽然覺得自己是殺手好像不是很特別。

  「惡鬼先生很熟練的樣子,以前也做過業務嗎?」優夙看著文件量減少心情雀躍起來。

  「當過主管。」惡鬼先生簡單的回應。

  『屁啦!就算當過主管也不可能辦到剛才的事情吧!』阿白拍著翅膀掉了幾根羽毛。

  惡鬼先生沒有回應,靜靜的跟優夙一起處理完文件後又幫忙收拾東西,黛莉絲還陶醉在優夙的讚美當中,在半空中飄來飄去一臉少女春心蕩漾的表情。

  大夥一起搭電梯下樓,保全看見優夙和惡鬼先生還有一隻白鵝,有點擔心的問了優夙的狀況。

  不過優夙只是說了一句「沒事」,接著往公車站的方向前進。

  阿白晃著屁股搖搖擺擺的走在柏油路上,今天晚上不知怎麼搞的,除了路燈之外沒有其他燈光。

  『優夙,現在應該沒有公車了。』阿白看看四周,感覺到不安的詭異氣氛,『優夙?』

  轉頭看像優夙時,優夙已經靠在惡鬼先生身上睡著了。

  「喔啊……」黛莉絲從優夙口袋裡拿出懷錶,指針現在指著九點半。

  『完全超時了呢,現在就算天塌下來他都不會醒來吧。』阿白拍拍翅膀在惡鬼先生腳邊打轉,『只能背優夙回家了。』

  惡鬼先生低頭盯著阿白,「你背。」

  『嘎啊啊!混帳!你也想虐待動物嗎?鵝怎麼可能背的動人呀!』

  「真沒用。」惡鬼先生背起優夙朝某處前進。

  『可惡的傢伙!』阿白跺著腳想多罵幾句,但想起惡鬼先生在辦公室裡做了很多事情就罵不下去了。

  惡鬼先生背著優夙到處亂走,一下走進巷口一下又繞遠路,黛莉絲和阿白開始有點懷疑惡鬼先生是不是路痴。

  隨著時間越來越晚,終於快到優夙家時卻感覺到冰冷的視線。

  黛莉絲握緊雙拳擺出跆拳道姿勢,阿白則從羽翼下叼出一把小刀。

  黑暗中有幾個人影在晃動,目測大約有五六個人埋伏在四周。

  惡鬼先生盯著某條巷子深處許久,有個戴著金絲眼鏡的男人緩緩走出陰影,他穿著黑色袍子整張臉塗的死白。

  舉起一面鏡子照著惡鬼先生,斜眼看著鏡面,「背上那個人是白色的,而你卻沒有顏色,連倒影都沒有。」

  『嘎!你們是誰呀!』阿白叼著刀含糊的叫著,但對方完全聽不懂,只知道有隻鵝在亂叫。

  男人又用鏡子照了阿白和黛莉絲,「一隻扭曲的鵝,還有……地主神?」

  『咦?黛莉絲你不是怨靈嗎?怎麼變成神了?』

  黛莉絲搖搖頭,聳著肩表示不知道地主神是什麼。

  「居住在房子裡無人奉祀的孤魂,在優夙的關照下成長成地主神了。」惡鬼先生簡單的回應阿白。

  『所以黛莉絲真的變成神了?』

  「正確來說是守護靈,永久供奉的話能力會越來越強。」

  『優夙真的是操鬼師吧……』

  阿白盯著熟睡的優夙嘆口氣,內心還是只有「果然是怪物啊!」的想法。

  黑袍群眾看惡鬼先生在跟白鵝說話,一群人不禁放聲大笑,此起彼落的笑聲中黛莉絲不開心的揪著臉,擺出準備揍人的架式。

  戴金絲眼鏡的男人並沒有嘲笑惡鬼先生,表情嚴肅地打了一通電話給某人,接著拿出一把銀色手術刀。

  「特別的食物要獻給大神宗。」

  「獻給大神宗!」其他人收起嘲諷,轉為嚴肅的附和著男人。

  『看起來不太妙呢。』阿白看見敵人拿出各種武器,其中還有槍枝、弓箭類的遠距離武器。

  黛莉絲有些害怕的縮在惡鬼先生身後,敵人步步逼近阿白眼看狀況不對趕緊伸長脖子往地上嘔出一個罐子。

  子罐東西滾到敵人腳邊,阿白大喊『閉氣!』的同時投擲小刀命中罐子。

  噗嘶嘶嘶嘶--

  嗆辣的氣體噴發而出,這時眾人才發現那是催淚瓦斯,不過要閃已經來不及了,黑衣人混亂之中惡鬼先生翻牆逃到狹窄的巷子中。

  戴金絲眼鏡的男人緊追在後,甩出一把利刃卻被阿白輕鬆用第二把小刀打掉。

  黛莉絲控制旁邊的垃圾、廢棄箱、野貓通通往男人身上砸,但男人也不是普通人,輕盈敏捷避開障礙物,一口氣拉近與惡鬼先生的距離。

  阿白英勇飛踢想踹開男人,男人反應很快用手術刀想砍掉阿白的腳,不料阿白肥大的身軀意外靈敏的翻身,鵝嘴夾住手術刀揮起翅膀手刀打在男人手腕上,逼他放開手術刀。

  黛莉絲抓住空隙俯衝到男人胸前,左手送出上勾拳卻被男人用另一隻手擋住,黛莉絲竊笑用右手使出雙指勾喉嚨,重擊男人喉結讓他痛得跪在地上。

  讓他跪在地上還不夠,黛莉絲抬起腳膝擊男人臉部,但男人機靈舉起手臂掩護減緩了衝擊,就在這時阿白從高處落下發動鵝之制裁,用堅硬的喙痛啄男人頭頂。

  「嗚!」

  男人終於不堪負荷倒在地上,但還沒失去意識痛苦的蜷曲在一邊。

  這時惡鬼先生已經背著優夙來到另一個巷子,阿白和黛莉絲也沒戀戰,看敵人暫時無法行動便馬上去追惡鬼先生。

  惡鬼先生靠在牆邊,看見外面有一群穿著紅色雨衣的人,很明顯這群人和黑衣人是不同黨派的。

  他們的武器多數是農具,有個少女手持割草機,走在隊伍最前端好像是紅衣隊的領導人。

  少女忽然停下腳步,仰起頭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這是……人類和鵝的味道呢。」

  少女轉過頭瞪大眼眸,看著惡鬼先生等人露出詭異的笑臉。

  吱吱吱吱吱吱--

  割草機發出劇烈聲響,彷彿連空氣都能切割似的。

  阿白後退了幾步,隨後發現黑衣人群眾堵在後方巷內。

  惡鬼先生索性直接走出巷子,黑衣人連忙追出去與紅雨衣少女正面碰上。

  「是兔子!該死!不會讓你們搶走獵物的!」某個大叔用西瓜刀指著少女。

  少女露出甜美的笑容,歪著頭扛起割草機,「搶走?呵呵,你們也是獵物唷!」

  碰!

  不知道哪方人扔了閃光彈,惡鬼先生在白光炸裂前抓著阿白和女鬼擠進紅雨衣眾人中,把他們當作擋箭牌順便趁著他們視線被剝奪的同時逃跑。

  沒跑幾步就發現後面兩方人馬打鬥時仍窮追不捨,最後惡鬼先生躲進公園旁邊的小倉庫,阿白和黛莉絲都倒在地上氣喘吁吁。

  暫時把優夙安置在平地,惡鬼先生稍微移開一點門縫觀察外面,外頭只有打鬧聲但沒看見有人追過來。

  就在惡鬼先生鬆了口氣時,一把冰涼的手術刀抵在惡鬼先生頸子上,輕微移動便流出涔涔鮮血。

  戴著金絲眼鏡的男人,瞇起眼露出邪媚的笑容。

  「你以為安全了嗎?」

  --
  廢叭:
  每次寫優夙篇都非常熱鬧XD
  黛莉絲的死亡原因到現在都沒有被追究(生前說不定是武術派掌門人?)

  鵝被送去收容所嘛,其實我也不知道如果沒被收養會不會被安樂死
  畢竟鵝只要有水跟飼料就很好養,只要放養在有花草的地方便便也不難處理
  像有湖的學校或動物園,應該都會接受健康又聰明的鵝吧

  這次野良兔團隊派出割草機少女,雖然不是雨傘但割草機看起來就贏過黑衣隊了嘛
  群魔亂舞之夜最活躍的野良兔看起來就是大批課金玩家,同樣課金的摩莉甘(蹬羚同學說)卻不喜歡往外跑
  真實白鏡教信徒,究竟能不能靠大神宗開外掛打贏敵人呢?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