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著寺栖到了真實堂,還以為是幽閉的地下室或華麗的道場館,沒想到是在很像玩具屋的情趣用品店。

  坐在尷尬的位置,四周圍繞形形色色的棒狀物,雖然牆上的海報讓人血脈噴張,但眼前一群臉塗白的怪人徹底消滅了我的性致。

  「銀叉,這是誰呀?」手中轉著鐵盤的少年警戒的瞪著我。

  「我朋友呀!他叫做大腿狂魔,最喜歡舔女生的大腿。」

  「欸?等等、我--」

  寺栖說的很順口,其他人也沒質疑,警戒的眼神瞬間轉變成友善。

  「喔!大腿狂魔你好,我是鐵盤。」自稱鐵盤的少年露出潔白的牙齒笑著。

  「既然是寺栖帶來的人應該能相信吧,我是針筒唷。」成熟的大姊姊爽朗的說,手裡還把玩著小針筒。

  白臉黑衣人依序做自我介,他們的名稱都是用武器來取名,如果有重覆到就改用喜歡的人體部位當代名詞,好像加入這個教的人都有部位癖,像寺栖是眼球癖,她爸爸最喜歡臉,鐵盤喜歡牙齒,針筒則喜歡心臟。

  有點好奇的問寺栖真實堂為什麼是間情趣用品店,寺栖笑著回答:「因為帶領我們的幹部是開情趣用品店的嘛!」

  真實堂有很多個分部,每個分部都會有一兩個教會幹部,這些幹部都是被大神宗賜予神奇力量的人,他們除了轉達大神宗神旨外,還有指揮其他信徒的權力。

  鐵盤偷偷跟我說,寺栖的爸爸身上最近出現了神蹟,可以使用神奇的能力,再過不久可能也會變成幹部。

  神奇的力量呀,不管怎麼看這個宗教只是一群變態的集會場所,說有神蹟難道是大神宗納入後宮嗎?

  大神宗的癖好或許是不分男女老少通吃的變態大魔王呢,神奇的力量應該是騙人的吧!想騙人去雙修然後藉機推銷超貴的藥物或情趣用品。

  「諸君,感謝爾等誠心集結於此。」某個坐在櫃台上的男性說話了。

  雖然他整張臉塗白,但還是能看出他精緻清秀的臉,琥珀色雙眼優柔掃過四周,用纖細的指尖指著我。

  「汝從何而來?」

  被這個疑似古人的傢伙指著,我內心揪緊了一下,想著萬一被揭穿身分會不會被施予SM伺候。

  寺栖跳起來很有活力的說,「大腿狂魔是我朋友喔!他剛剛還說您的大腿聞起來很香甜,現在他飢渴難耐的想舔您的大腿呢。」

  「嗚喂!剛才不是說我只舔女生大腿的嗎?」不要擅自幫我亂加設定呀!

  坐在櫃台上的男人明顯露出為難的表情,有些羞澀的別過臉用袖子遮著半張臉。

  「讓汝舔一下也無妨。」

  誰要舔呀--!害羞個屁呀!

  寺栖愉悅地笑著,拍拍我的肩開心說道,「太好了,幹部認同你的忠誠,你可以稱呼他為注射教主唷!」

  注射你妹呀!明明長得像文青古人,結果居然開情趣用品店還叫什麼注射,這麼怪的稱呼誰叫的出口呀!

  「他叫做注射,那武器也是針筒嗎?」想起剛才叫做針筒的大姊,兩者名稱都有點像呢。

  「不是唷!教主喜歡浣腸,因為道具都是注入式的嘛,所以就叫注射教主。」

  「……」這個宗教到底是在信什麼的呀--!

  注射教主文謅謅的帶領大家朗誦大神宗教義,內容多數是解放自我、昇華心靈,然後透過祭祀讓自己成為世間特別的存在。

  我覺得你們把情趣用品店當聚會場所,這已經特別到不能再特別了,全世界可能只有這個宗教會在這裡聚會吧。

  朗誦完教義後就開始分發鏡子給信徒們,寺栖說鏡子會對『有能力的東西』顯出反應,所以不管抓什麼都要照一下,只要能發出白光的就要抓起來獻給大神宗。

  如果照出黑色鏡面也沒關係,自己喜歡的話也可以帶回家慢慢享用。

  因為我是新人,所以鏡子交給寺栖保管,據說那鏡子有神宗的加持是非常貴重的東西。

  大家都拿到鏡子後便開始分組,寺栖自然是拉著我去找比較熟的鐵盤和針筒,鐵盤好像是寺栖的同班同學,針筒則是某間公司的小職員。

  每組出去後開始各奔東西,注射教主意外的跟在我們身後,還背了奇怪的木箱在身上。

  「銀叉,臉來電說圖書館有動靜。」教主溫柔的摸摸寺栖的頭。

  「喔!爸爸已經開始在鎖定目標了嗎?真勤勞呢!」寺栖轉過臉對著我笑,「怎麼樣?大腿狂魔要去圖書館嗎?」

  「直接闖進去嗎?」想起圖書館有禁止飲食的標誌,我不認為裡面會有什麼能吃的東西。

  「不行喔!找食物的大禁忌是闖入室內,如果對方邀請你進去就另當別論。」

  「故採取守株待兔之方。」教主在旁邊點著頭,「賜予你輔助神器,願你能在首次捕食大展身手。」

  我僵硬的接過教主給的東西,望著手中黑色棒狀物,差點以為又是情趣用品,還好只是閃光彈。

  閃光彈?閃光你妹呀!這是什麼輔助神器?上面還貼了中文標籤『M84閃光彈』呀!

  鐵盤和針筒看見我拿到神器,一臉羨慕的邊讚頌教主邊在我耳邊說些好聽的話,針筒還說她第一次拿到的神器是媚藥粉,撒下去連自己人都中標,從那次之後教主就沒賜予她任何神器了。

  開情趣用品店的教主很危險呢,總覺得不管拿到什麼神器都會害到自己人。

  鐵盤笑著說別分部的教主是開寵物店,所以神器從小動物、驅蟲噴劑到飼料都有,有時候還會拿出沙林毒氣。

  沙林毒氣跟寵物店有什麼關係啊!

  是說我手裡的閃光彈跟情趣用品也無關,這麼危險的東西教主是怎麼拿到?

  「我沒用過這個呢,還是不要亂拿比較好。」想把神器退回去給教主,教主卻一臉嚴肅的回應我。

  「解除神器封印,朝目標投擲便能創造神蹟。」

  說白話點就是,拔掉保險絲對目標投擲就會炸出白光吧。

  雖然很不想用閃光彈,可是教主各種教誨讓我很難推辭第二次,萬一讓教主生氣說不定會施行浣腸懲罰。

  悄悄來到圖書館外面,今天街上除了路燈之外都沒燈光,寺栖說當地人都知道無月之夜的習俗,只有笨笨的外地人才會晚上開著燈,只要開燈或外出的人都會成為目標。

  聽到這裡我才真正確認他們口中的目標便是『人』,之前一直沒有明確的說法只能自己腦補,現在聽寺栖這麼說已經很明顯了。

  我居然能遇到活獻祭的邪教呢!這應該說幸運嗎?回去一定要快點更新窺之理第二季。

  埋伏在圖書館外,聽說裡頭可能有三個人,因為有不能闖入室內的規定,我們只能等到他們自己出來。

  教主在外面繞了一圈,說看見有一部車,推斷裡面的人可能是開車來的,這樣他們離開時一定也會開車,那時便是偷襲的好時機。

  「萬一對方開車撞我們怎麼辦呀?」我雖然有點期待跟他們一起抓人,但萬一自己被車輾過可就不是好玩的事了。

  「他們車速會變得很慢唷!」寺栖用銀叉指著幽暗的街道,「爸爸說,這天大家都不會開燈,連車燈都不會開呢。」

  「為什麼不開燈呀?」這區難道都知道今晚會有邪教出來抓人嗎?

  「爸爸說這是很久以前大家約定好的,其實我也不太清楚。」寺栖坐在石磚花圃上晃著雙腳,「大哥哥你意外的冷靜呢,明明是黑鏡卻不會害怕。」

  寺栖該不會偷拿鏡子照我了吧?不過也沒差,在邪教黑鏡子代表無能力者對吧,看來我運氣很好不會被獻祭了。

  我有點困擾的搔著後腦杓,對於這個邪教是有點害怕,但是能參與不平凡的事物讓我熱血沸騰。

  「因為有你所以才不怕的喔!」說不出什麼正當的原因,我決定裝傻的說些天真的話,「銀叉很可靠的對吧?」

  寺栖聽見我的這麼說,雙眼閃閃發光幾滴淚溜出眼眶,「大哥哥……我們因為奶皇包結緣,現在就算知道我跟別不一樣,你還是願意跟我當朋友嗎?」

  「嗯嗯!銀叉一點都不奇怪,大神宗的教義不是說了嗎?要解放自我、昇華心靈,最後還要讓自己成為特別的人。」

  「大腿狂魔!」旁邊的教主忽然對我大吼,雙手搭上我的肩用認真的眼神盯著我,「汝的虔誠何等強大,肯定是天機轉運而來的才子。」

  「什麼?你已經領悟教義了嗎?真了不起呢!」鐵盤和針筒同時發出驚呼。

  「不、我只是……」難道引用教義說話會讓他們誤認為我很虔誠嗎?我明明只是在胡說八道啊!

  寺栖在一邊竊笑,轉動著叉子悠哉的說,「新來的怎麼可能悟教嘛,想要讓鏡子發光還差得遠呢!」

  「這倒未必,臉便是特別的例子。」教主環起手讚嘆說道,「才三個月就成為幹部了,這很不簡單。」

  「我爸爸確實很厲害,但大腿狂魔跟爸爸可是天差地遠呢!」寺栖閉著眼仰起臉。

  寺栖的爸爸感覺很危險啊,如果真的遇到還是別亂說話的好。

  在教主的吩咐下我們兵分二路,我跟寺栖在左街待命,如果看見有任何車輛經過就投擲閃光彈,另外兩個人在右街,他的武器是手榴彈。

  「用手榴彈不會把人炸死嗎?」我指著寺栖手上的鏡子疑惑的問。

  「確實有要先用鏡子照過才能殺的規定啦!不過爸爸說裡面的東西都在發光,會發光的東西不會因為一顆手榴彈死掉的。」

  「這樣啊……」就算炸不死他們,爆炸也會引起騷動吧?萬一引來警察怎麼辦?真讓人擔心。

  等了幾小時,我想圖書館裡的人應該是用功讀書的好學生,都已經深夜了還不打算回去,又過了沒多久,教主傳來有人開車往左街前進的訊息。

  寺栖興奮的緊握雙拳,用叉子戳著我的腰,「大腿狂魔加油吧!趕快把神器解封印丟出去!」

  「好、好啦!」

  拔起保險絲,我豁命衝到街上看見一台車在眼前,閉起眼使出吃奶的力氣把閃光彈砸過去。

  碰隆!

  爆炸的瞬間寺栖衝出來把我撲到旁邊的暗巷,我聽見車子打滑發出刺耳的聲響,最後整台車撞上電線杆冒著白煙。

  「食物!」鐵盤不知道從哪跳出來,用盤子砸破車窗把裡面的人拖出來。

  針筒也趕了過來,用怪力拆了車門把後座的乘客也拖到柏油路上。

  一男一女躺在地上,我看著那個男的穿著綠線條西裝,而男人旁邊躺的是--

  研纓?

  我赫然發現剛才自己做了多麼可怕的事,我居然對房仲業者跟研纓丟閃光彈!

  鐵盤掐著房仲業者的下顎,觀察著牙齒亢奮的喘氣,「喔喔喔!是健康的牙齒啊!」

  「心臟!心臟呢?我要活跳跳的心臟!」針筒粗暴的扯開研纓的衣襟,幾乎快把制服撕成碎片。

  「啊!等等!」我慌張的跑出去阻止他們,「發白光的人不是要獻給大神宗嗎?」

  兩人聽了不開心的嘖嘖幾聲,雖然很不甘願但還是退到一邊。

  教主緩緩的走來,心動的打量著房仲業者和研纓,「先帶回真實堂吧,剛才有人回報兔子來了。」

  「兔子?」

  「從別區來的搶食者喔!」寺栖貼心的為我解釋兔子的一些小知識。

  簡而言之,就是另一個邪教也在搶人就對了。

  考量到我是新人,教主決定先讓我們這組小隊待在真實堂,為了避免不守規矩的兔子闖入,教主也決定坐鎮堂內。

  揹著研纓再次來到情趣用品店,感覺把女高中生帶來這裡根本是犯罪呀!真希望研纓忽然起來踹我,我可以故意被她踹的很痛讓她有逃跑的機會。

  但閃光彈的衝擊太強,加上車禍可能也受了傷,房仲業者和研纓一直處於昏迷狀態。

  鐵盤和針筒很煩躁的一直抖腳或轉圈,無法按捺內心渴望牙齒與心臟,恨不能現在就宰了房仲業者和研纓。

  寺栖維持原樣,沒有因為捕獲到食物失去理智。

  「他們是扭曲的信徒呢,第一階段解放後就失去自我了。」寺栖小聲的對我說,「你可以有部位癖,但絕對不可以吃人。」

  「意思是殺人比吃人還嚴重嗎?」我還以為這個教的人都會吃人肉呢。

  「如果鏡子是黑的,又去殺人、吃人就會變得扭曲,扭曲的生物擁有野獸般的力量但容易失去理智,吃越多白光越會上癮,最後走向自我滅亡。」

  「聽起來很嚴重呢……」

  「我爸爸說白光是受到祝福但同時也被詛咒的人,隨便吃的話可能也會被詛咒。」

  「吃人還要這麼講究呀。」這麼說,寺栖在圖書館外說過裡面的人都是發著白光的。

  所以房仲業者和研纓都不是普通人嗎?我觀察研纓這麼久都沒發現異狀,還是說連她自己都沒察覺自身的能力呢?

  寺栖說自己不吃人,但會蒐集人的眼球,那些眼球除了觀賞收藏外,還可以拿來做點小巫術,但是她還不是很熟練所以需要更多眼球來練習。

  教主把躁動的兩人趕到外面去,要他們看門順便吹風冷靜一下,教主拖著房仲業者而我抱著研纓,要把他們轉移到樓下倉庫,晚點會有貨車來載。

  樓下倉庫堆滿了令人害臊的東西,偌大的空間中央還有祭壇桌。

  小心翼翼的把研纓放在泡棉堆裡,房仲業者則被教主丟在祭壇桌上,教主扶著腰有點累的喘氣。

  「教主您沒事吧?」該不會剛剛下樓梯的時候閃到腰了吧?

  「我、我……需要找個人浣腸。」

  三小--!浣你個頭啦!浣腸喘什麼氣呀!

  教主說話變得淺白,不再使用文謅謅的古典用詞,顫抖著全身從箱子裡翻出浣腸藥劑。

  「教主請您冷靜!失去理智的話會變得扭曲呀!」雖然浣腸好像跟吃人沒關係,不過忍不住對別人浣腸是什麼詭異的癖好。

  「你果然很虔誠呢,但是你是新人不會懂的。」教主撩起袍子衣襬露出纖細修長的雙腿,「為了獎勵你,我允許你舔我的大腿。」

  神經病才要舔你的腿啦!而且袍子下怎麼沒穿啊?難道大家穿袍子時不會在裡面穿短袖短褲嗎?

  「教主!我只會舔女性的大腿啊!」怕拒絕的太直接會惹教主不開心,我只能活用寺栖替我亂加的設定。

  「那旁邊那個女高中給你舔吧,反正不吃其實都不會被發現的。」

  啊……意思是教主現在要幫房仲業者浣腸嗎?如果是房仲業者對我來說沒差啦!確實不要吃他們就好了呢。

  「請您慢慢浣腸。」我恭敬的鞠躬,趕緊把研纓帶到比較隱密的地方,先她藏好避免教主怪癖發作把她抓去浣腸。

  我才離開一下,回去時赫然發現房住業者居然醒了,嚇得我躲在櫃子後面不敢出聲。

  「唉呀!好危險、好危險,再晚點醒來就糟了呢!」房仲業者把教主反壓在祭壇桌上,教主面朝下露出痛苦的表情。

  教主試著反抗房仲業者連忙抽起腰間的皮帶,用皮帶綁住教主雙手接著一手壓著教主的頭,另一手伸去旁邊的箱子裡四處翻找。

  「可、可惡!我可是被大神宗賜予神力的人呀!等我掙脫絕對會讓你感受到神之液的厲害。」

  「你所謂的神之液是指浣腸劑嗎?」房仲業者噗哧一聲嘲諷的說著,「既然你是虔誠信徒,要不讓神之液充斥在你體內中如何?」

  「嗯?等等?你在幹嘛?」教主臉色慘白,看見房仲業者把浣腸劑的蓋子打開。

  房仲業者拿著浣腸劑伸進教主袍子底下,「不想昇華的話就告訴我研纓在哪?」

  「研纓?那個女高中生嗎?剛才有個信徒把她帶走了。」

  「帶去哪?」

  「我、我不知道。」

  「是嗎?這樣就沒辦法了呢。」房仲業者瞇起眼露出陽光般的笑臉,接著往裡頭一探!

  「等等--別!啊啊啊--不要啊--」

  教主淒厲的叫著,房仲業者一臉愉悅的笑了笑,放浣腸劑還不夠還拿起旁邊的甩棍狠狠捅了進去。

  「啊啊啊--」

  教主幾乎叫到沙啞,整間倉庫裡都是教主的慘叫,而房仲業者笑容越來越燦爛,拍拍教主的頭靠在他耳邊輕聲的說,「沒有我的允許不能出來喔!」

  「嗚呃……」教主翻著白眼嘴邊掛著來不及吞下的唾液,趴在桌上發出斷斷續續痛苦的呻吟,悽慘的模樣我看了都感到心寒。

  房仲業者原來是這麼鬼畜的人呀!

  雙腿發軟縮在角落裡發抖,教主不是有神力的人嗎?難道他還沒發動神力就被房仲業者秒殺了?

  還好房仲業者沒朝我這邊走來,而是從倉庫後門走出去,他才剛離開樓上寺栖等人就衝下來,看見教主的慘狀不禁倒抽一口氣。

  「教主大人!」針筒淚流滿面跪在地上,「哪個該死的傢伙,居然對教主大人做這麼慘忍的事情。」

  「你們終於來啦!」我假裝倉皇的爬出櫃子後面,「穿綠條紋西裝的男人太恐怖了,教主大人為了救我光榮犧牲。」

  我瞎掰的故事鐵盤和針筒居然都信,兩人露出憤怒暴躁的模樣,焦慮的抖腳轉圈。

  「我要替教主大人報仇!」鐵盤緊握雙拳敲著牆面,「讓教主大人這麼痛苦,不可原諒!」

  我望向教主的臉,原本痛苦的表情變成幸福舒爽的模樣,「我覺得教主好像很爽……」

  「鐵盤!不要在這裡廢話了!現在就出去追那傢伙吧!」

  「呃、教主好像……」

  「好!我們走吧針筒!」

  兩人忽略我的話熱血直奔到外頭,留我和寺栖在倉庫裡。

  寺栖嘆氣搖頭,然後看著昇華的教主,「這該怎麼善後啊。」

  「讓教主自己處理比較好。」抹臉不想面對尷尬的畫面,被甩棍爆菊不是一般人能幫忙的。

  寺栖拿了一塊布把教主蓋住,然後皺著眉看我,「另一個女生呢?」

  我眼神左右飄移,感覺騙不過寺栖還是決定對她說實話。

  簡略的說研纓其實是我朋友,所以才偷偷把她藏起來,但真的沒預料到房仲業者鬼畜大發秒殺教主。

  「所以能不能放過研纓?」我煩躁的搔搔頭,正在困擾寺栖萬一說不行該怎麼辦。

  「可以呀,反正她的眼睛不好看,放走也無妨。」寺栖咬著叉子面無表情,「因為你對我說實話,所以我才破例放她走的喔!」

  「呼!」打從心底鬆了一口氣,還好寺栖不是難說話的人。

  寺栖讓我背著研纓到樓上,拿了一件黑袍給她穿,然後囑咐我用最快的速度跑回家,回去之後不管怎麼樣都不可以出來,直到早上才能去看醫生或做其他事情。

  看著袍子我才想到教主袍子底下都沒穿,難道寺栖也是嗎?

  「那個,你們袍子底下都不穿短袖短褲嗎?」至少也把內褲穿上去吧。

  「裡面穿衣服很熱耶,不過我跟爸爸還是會穿內褲跟衛生衣。」寺栖扇了扇手看著地下室的門,「雖然大部分的信徒都裸穿就是了。」

  「裸穿超不安全。」我一臉沉重的說。

  「嗯,看到教主那樣,果然多少還是穿一點比較好。」

  雖然我覺得就算教主有穿,遇上鬼畜房仲業者還是會掛彩,但說不定穿了還有掙扎的可能,沒穿不就是把弱點曝露了嗎?

  謹記寺栖的叮嚀,出去後用最快的速度衝回家,路上雖然有遇到信徒,但他們好像忙著追兔子沒時間理我。

  就這樣我平安的帶著研纓衝回家了,回去馬上緊閉門窗大門深鎖,然後拿出醫藥箱替研纓擦藥。

  因為室內一片黑,我只能咬著手機用螢幕燈光當作照明,簡單的處理擦傷後就把研纓安置到平常睡的床上,而我自己窩進衣櫥釐清思緒。

  今天晚上,真是太刺激了。

  --

  費叭:

  上網搜尋浣腸藥劑的時候,發現『幸福人生』的標語

  會怕又愛看的華狄特,這下終於看見不平凡的人生事物了呢
  意外發現房仲業者的真面目,不小心觸發某個開關收集到成就YE~

  最近在追各種動漫
  >文豪野犬
  >漂流武士
  >JOJO!
  >吊帶襪天使
  >內衣教父
  >一拳漫

  太多有趣的動漫讓我有點怠惰呀XD
  不過還是有畫畫跟寫文的時間啦

  下回就輪到優夙那方了,有人會去救惡鬼先生嗎?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