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纓和失憶在夜讀室裡,房仲業者在旁邊用電腦查詢舊新聞。

  經過幾天的調查,關於九沐的死亡完全沒進展,如果真的要查得更細就必須去警察局,不過警察也不會讓一般人去看機密資料,這讓研纓迷茫無助。

  「你還是放棄比較好。」失憶打個呵欠,揉著眼慵懶的說,「對方是殺人犯呢,很危險的。」

  「我當然知道呀!」研纓不開心地哼了一聲,那句話她聽過幾百次了,「最近有跟雅子學防身術,你不是也聽到雅子誇讚我學習快速嗎?」

  「那幾招也只能拿來對付小混混,真正的殺人犯可沒這麼簡單。」失憶扭了扭頸子,有些煩躁的說,「房仲業者你也說些什麼啊。」

  房仲業者帶著微笑,瞇起眼看著兩人,「唉呀、研纓小姐是雅子的朋友嗎?」

  「嗯!她邀請我加入異端讀書會,最近才開始跟她友好的。」研纓還以為房仲業者也要訓話,沒想到是問學校生活的事情。

  「這樣呀,有朋友真是太好了。」房仲業者笑容變得燦爛,「那麼研纓小姐,最近學校有沒有發生特別的事情呢?」

  研纓揪起嘴皺眉思考,「好像沒有。」

  「我們班的風紀失蹤了,她叫做薇妮,研纓你連同學變少都沒發現嗎?」失憶挑起眉有些訝異的問。

  「啊……這麼說這幾天都沒看見她。」研纓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唇,「我只注意優夙先生家變得有些熱鬧。」

  「嗯?不管是學校還是優夙先生,聽起來都很有趣呢。」房仲業著笑呵呵的說著。

  失憶與研纓對望幾秒,最後決定先聊聊班上有人失蹤的事情。

  「我又夢見黑色的人影了。」失憶一手撐著下顎,有氣無力的說,「薇妮失蹤後我就開始做相似的夢,有很多黑色人影,他們的臉被塗成白色的,分成好幾小隊在街上遊蕩。」

  「有夢見薇妮嗎?」研纓不是很在意的問著,對於不是很熟的同學,她認為沒必要多去關心,現在只是說個場面話而已。

  失憶搖搖頭,困惑的嘆口氣,「雖然沒夢見薇妮,但我看見很多人在打架,黑色人影跟紅色人影打得很兇。」

  「紅色人影?」房仲業者提高語氣好奇的問,「他們為什麼打起來了?」

  「嗯……他們在搶鏡子,在黑夜中閃閃發亮的白色鏡子。」失憶拿起原子筆在紙上畫了兩人。

  一個是全身漆黑雙馬尾的小女孩,手上拿著叉子,另一個是全身鮮紅提著割草機的少女。

  雖然不知道顏色有什麼差別,但可以推測出他們是對立的團體,白色鏡子可能是普通人或是某樣物品。

  「唉呀、聽起來是個危險的夢呢。」房仲業者摸著紙上提割草機的少女,「失憶同學的夢多半跟現實有關對吧?」

  「我也不確定,總之只要是月亮快消失的晚上,我的夢就會越奇怪。」失憶環手抱胸無奈的說,「以前還夢過在深山裡有日本軍隊駐紮,因為戰爭關係導致糧食缺乏、疾病霍亂頻繁,日本軍官看屍體堆積如山便下令村民把屍體埋了,利用屍體當肥料種出很多詭異的東西,大家吃著那東西存活了很久很久……」

  「啊?為什麼會做這麼奇怪的夢呀?」研纓揉著手臂,聽了失憶的話讓她覺得有點毛。

  「因為之前我國中讀第十四區,雖然很多東西都不記得,但那邊的傳說還有些印象。」失憶皺起眉很用力地回想著,「那裡好像供奉著野良兔之類的神。」

  「兔子神嗎?」研纓腦中出現一隻白色毛兔坐在神桌上被人膜拜的畫面。

  房仲業者呵呵幾聲,「野良其實是日文直譯,真正的意思應該是原野、農田,所以野良兔可以說是農田裡的野兔,膜拜野兔就能作物豐收,大概是這樣吧!。」

  「農田裡有兔子呀?為什麼要拜兔子呢?如果農田要祈禱豐收,不是應該拜山神或土地公嗎?」研纓仍然幻想著寵物兔被人膜拜的畫面。

  「因為當地文化而把某樣東西神格化,很正常唷。」房仲業者拿出一面小圓鏡,「就像這裡,膜拜的神明是鏡子呢。」

  「啊!這個我知道!」研纓合掌開心的說,「煉造師羽縫造出來的鏡子也被神格化了,所以第十一區才會有很多關於鏡子的神奇故事吧!」

  房仲業者笑著點點頭,「沒錯唷!神格化的東西被膜拜之後就會變得有力量,只是每個人接收到的力量感覺都不太一樣。」

  「所以這裡的鏡子真的有力量呀?」研纓偷偷拿出小圓鏡,鏡面漆黑如墨什麼也看不見。

  現在看不見自己的臉呢。

  「不過呢,並不是所有人都供俸羽縫的鏡子。」房仲業者瞇起眼對著研纓笑著說,「有些人稍微有點能力就自稱為神了,然後用奇怪的教義洗腦人,偶爾創造看起來像是神蹟的現象,以此來創立宗教。」

  「邪、邪教嗎?」研纓腦子裡的兔子瞬間被槌子打成肉泥,對於邪教的印象就是會活獻祭之類的。

  「呵……其實這很難判定呢,因為不管什麼宗教,總是會出現異端分子,不論如何,請研纓小姐懂得保護自己。」

  房仲業者的語氣忽然嚴肅起來,研纓不安地縮了縮身子,望著房仲業者的雙眼,感覺自己內心的想法好像被看穿了。

  剛才繞了一大圈的談話,研纓其實想知道的只有失憶夢見的黑影身分,失憶夢過的黑影再次出現,這代表殺死九沐的兇手最近可能也會出沒,雖然沒有確切的證據證明,但研纓的心裡就是這麼認為--

  今天可能會遇到殺人犯。

  失憶也說過獻祭之類的話,研纓認為殺人犯可能是為了某種儀式殺死九沐,現在聽見第十一區的信仰有分裂,這讓研纓更加確定尋仇目標。

  然而這個想法似乎被房仲業者察覺了。

  「啊!失憶居然在我們聊天的時候睡著了呢。」研纓忽然轉移話題,開始收拾東西看起來是要回家的模樣,「真拿他沒辦法,房仲業者麻煩你開車送他回家吧。」

  房仲業者撇了一眼失憶,隨後拿起失憶的外套蓋在他身上,「研纓小姐不等早上再回去嗎?」

  「在圖書館過夜不太好吧。」研纓皺起眉,一個女生和兩個男生在自修室過夜?雖然知道他們不是壞人,但還是會感到不自在

  「嗯……無論如何今晚都一定要回去嗎?」

  「我、我還是趕快回去比較好吧,雖然沒公車了但我可以走路。」

  「這可不行喔!如果堅持要回家的話,讓我載你回去吧。」

  房仲業者靜靜等待研纓點頭答應,隨後拉著研纓走出自修室接著拿鑰匙反鎖門,說這是為了怕失憶夢遊到處亂跑所以才鎖門的。

  研纓望著自修室裡的失憶,他好像在喃喃碎唸著什麼,從嘴型看來可能是再說「別出去。」或「不能出去。」,這讓研纓有點想叫房仲業者把失憶一起帶走。

  不過房仲業者說圖書館很安全,而且分開載人比較安全,現在房仲業者說的話研纓一句都沒聽懂,總之房仲業者好像在防範什麼。

  有很多問題想問房仲業者,但覺得尷尬還是閉上嘴的研纓,內心糾結掙扎的同時來到停車場坐上房仲業著的車。

  望著窗外,發現外頭一片漆黑,只剩下路燈澄黃的燈光,今天晚上沒有月亮,住宅的燈光也都熄掉了。

  真奇怪,雖然現在是深夜但也不至於所有人把燈關掉,之前回家路上還能看見幾間公寓住戶亮著燈,大學生或是加班的人還有24小時營業的便利商店,原本都會有亮光的,今天怎麼都沒看到呢?

  「今天晚上有點詭異呢,失憶真的沒問題嗎?」研纓望車窗,由於外面實在太黑,黑到連車窗都反射出自己的臉。

  「研纓小姐,來說點有趣的小故事如何?」房仲業者輕鬆的說著。

  「有趣的故事嗎?」研纓不安的十指交扣,拇指繁複交疊,「我忽然想起有點可怕的故事。」

  「喔?可怕的故事呀!是鬼故事嗎?」

  「不、不是,只是在奶奶家遇到的經歷跟現在的氣氛有點像,所以我覺得有點可怕。」

  研纓靠在車窗上,想起小學暑假來奶奶家玩的回憶。

  奶奶每天都在叮嚀同樣的幾件事:滿月時絕對不能出門,也不能在夜晚使用照明設備或開燈,如果真的不小心太晚回家,在路上不管遇到什麼都不要與之碰面,最好躲起來或逃跑。

  小時候就覺得奶奶住的地方很奇怪,每到滿月大家都會這麼做,晚上除了關燈外還緊閉門窗像是怕有什麼會跑進來一樣。

  那天奶奶都會強迫研纓趕快睡覺,不論如何都不要出去也不要回應外面傳出來的聲音,想要上廁所也不能開燈。

  年紀還小的研纓有著強烈的好奇心,趁著深夜奶奶睡著時,研纓偷偷掀開一點窗簾朝外面看去,雖然看得不是很清楚,但隱隱約約看見很多影子在外面移動。

  有老人也有小孩,男女或是動物,有的甚至奇形怪狀到無法猜測那是什麼東西,那群影子大亂成一團,有些影子躲在角落似乎在看戲。

  當研纓看見某個小孩屍首分離後便嚇得躲回被窩,隔天再看向外面,雖然有打鬥過的痕跡卻沒看見屍體或血跡。

  「研纓小姐奶奶家在哪呢?」

  「就是第十一區……不過今天沒月亮,應該不會有事吧。」

  「嗯,其實呢,今天是滿月唷。」房仲業者苦笑的說,「因為天氣不好所以看不見月亮。」

  「咦?」研纓驚愕地抬起頭,往前看去才發現房仲業者連車燈都沒開,「啊、所以,現在倒底是什麼狀況?」

  「我也來說點有趣的故事吧!」房仲業者語氣平穩地笑了笑,「關於有一群人會在無月之夜出沒,而另一群人則是在滿月出沒,今天明明是滿月卻因為天氣關係變成無月之夜了呢!也就是說今晚會非常熱鬧喔!」

  「你果然知道些什麼,能不能說明白一點?」研纓有點焦急害怕,在沒開車燈的情況下感覺很容易車禍。

  房仲業者沉默了一會兒,隨後輕嘆口氣回應研纓,「說白話一點就是『群魔亂舞』的夜晚。」

  研纓困惑的眨眨眼,「妖怪會跑出來嗎?」

  「唉呀、會出現什麼我真的不知道,但每個族群出沒的習性不是無月就是滿月,我想每一區的族群都是這樣的活動週期。」

  「族群?」研纓越聽越不懂,感覺已經超出日常對話能理解的範圍了。

  「就像第十區的瑪特賴娜一樣,每一區都有一個主宰,除了主宰之外還有一些零散的小團體,為了某些利害關係會定期跨越區域奪取別區的東西。」

  「你的意思瑪特賴娜會跑到別的地區?」

  「可能吧,其他族群可能也會跑去第十區,如果不想被奪走東西,主宰有時候會留下來。」

  研纓揉著眉心,試著用更簡單的理解方式讓自己懂房仲業者說的話,拿學校比喻的話,每個班級都有班長,班級裡也有各自的小團體,到特定的時間小團體就會去攻擊別班的小團體,或是在班長的指揮下防止別班跑進教室裡,也可能是班長領導小團體對別班進行侵略。

  不過每一區都有像是瑪特賴娜的鬼怪嗎?瑪特賴娜是第十區最兇惡的怨靈,當地人從恐懼轉變成敬畏,因為這樣才會有成年禮要製作人偶的習俗。

  「房仲業者,我們可以回去圖書館嗎?」研纓諾諾的說著,心想車速不快應該距離圖書館沒多遠。

  也許回家真的不是一個好選擇,研纓縮在座椅上抱著手臂發抖,四周的氣溫似乎開始驟降,外頭路燈閃爍程度越來越嚴重,電線還小小的炸出火光。

  房仲業者側過臉對研纓露出無奈的笑臉,「恐怕,來不及了。」

  「欸?」

  在研纓瞪大眼傻愣的瞬間,一個黑影衝到車前手裡不知拿了什麼東西,丟過來打中防風玻璃。

  碰隆!

  車子撞上不明物的霎那發出巨響,耀眼的白光緊追在後頓時壟罩整個空間。

  耳朵疼痛灼熱,像是電視壞掉的耳鳴震耳欲聾,白光之中研纓失去了思考能力和所有的感官,強烈的暈眩衝擊逐漸意識模糊。

  --別出去、不能出去。

  模糊混亂的狀態,想起失憶的碎唸。

  不過,現在理解了那句話的意思,也來不及了。

  --

  廢叭:
  待在圖書館果然還比較安全呢w
  至少不會聊天聊到一半被人丟閃光彈
  瑪特賴娜是變造音的「俄羅斯娃娃」(套娃)
  希望有朝一日也能寫瑪特賴娜的故事呢

  研纓心裡還是想著,走路回家可能可以遇到殺人犯,然後用小貓拳揍人
  如果可以的話,把犯人先斬後奏也不是沒有這樣的想法
  但事實證明他還是太天真了(笑)

  最近剛看完巴哈姆特之怒~算是不錯的動畫呢w(原本好像是遊戲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