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好久不見了,我是住在人人畏懼的那個禁忌之地,卻沒有人知道在哪的神殿中,人們稱我蘇姆妮妮櫻.麗絲特奇奇.瑪萌亞末世。

  前情提要--

  請自己往回翻謝謝,呵呵。

  好啦,人家自從當了夜之國皇后之後覺得,人類的皇族實在太無趣了,動不動就禮儀禮儀什麼的。

  每個人都受不了身為神的照耀而跪下來敬拜我,我太高興就把我六馬仰秣潭魚出聽迴腸蕩氣清新脫俗鳳吟鸞吹乳燕歸巢餘音繞梁天籟之音新鶯出谷,的美妙之音,散佈在夜之國。

  唱著唱著不知不覺就睡著了,等我醒來已經是在陌生的床上和陌生的房間。

  嗯?我怎麼一直在搞穿越呢?不過沒關係,因為我是溫柔體貼,像個大姊姊一樣溫柔,像個小妹妹一樣嬌羞可愛,像個大哥哥一樣值得依靠,像小弟弟一樣羞澀靦腆,像個江湖大叔一樣重情重義,像貴族女皇那樣高貴,我天資聰穎品行良好,的女神。

  不管在什麼環境都能很快適應並且施予祝福的。

  我從陌生的床上坐起來,這張床小的可憐,像我神殿裡的那張床少說也有三千坪大,不管怎麼滾都不會掉下床唷!

  但是這張床看起來只能睡十個人,人類世界的東西真是窮酸呀。

  「帥氣英俊挺拔,帥的排山倒海天崩地裂,凡人看一眼就會心臟病發作的執事仍不動聲色,我反而還會被帥氣英俊挺拔,帥的排山倒海天崩地裂,凡人看一眼就會心臟病發作的執事。」

  我提高因嗓換我那帥氣英俊挺拔,帥的排山倒海天崩地裂,凡人看一眼就會心臟病發作的執事仍不動聲色,我反而還會被帥氣英俊挺拔,帥的排山倒海天崩地裂,凡人看一眼就會心臟病發作的執事。

  但他還是沒有出現,反而是一個老頭子輕輕打開門,然後推著餐車進來。

  「大小姐請用早膳。」老頭把餐車上的銀餐蓋拿開。

  早餐吃沙朗牛排配可頌,飲品是桂花釀梅熱果茶,熱湯是牛肉番茄蔬菜湯,甜點是布朗尼。

  看來這裡應該是某個平民百姓的家,這個送餐的老頭應該這個家的爺爺,所以我現在是他孫女嗎?

  記得人類有一個習俗就是要對長輩有禮貌,既然我穿越到平民家,也許應該要偽裝一下,不然等等香蕉又要認出我了。

  於是我安安靜靜的吃完早餐,安安靜靜的穿上學生制服,老爺爺要送我去城裡最大的宮廷教學堂上課。

  一台用檜木雕刻畫上複雜花紋的馬車停在門口迎接我,老爺爺想扶我上車,但是我委婉地拒絕了。

  「老頭,我飛行速度每秒四千馬赫,這破車會讓我遲到,我自己走就好。」

  甩起亮麗飄逸的長髮,我爽朗的笑著跳著愉快的步伐朝大門走去,而老爺爺的叫喊我也沒聽見了,爺爺對孫子真好呀!居然這麼不忍心讓孫子走路。

  「大小姐!學校不是往那裡走啊!」

  沒聽清楚爺爺說的話,我輕輕一個跺腳飛上天空,環視四周,附近都是普通的瓦房,只有我剛剛吃早餐的地方像是城堡。

  難道說這些瓦房都是我家的倉庫和傭人宿舍嗎?這樣我就誤會了,我不是穿越到平民百姓家,而是穿越到中產階級的商人家了吧。

  飛在天空上沒辦法看清楚這裡的奴僕怎麼生活,於是我降低高度到街道上慢慢飛。

  停在街的轉角,我突然想到有一種人類制服穿的都很短,上學喜歡叼著麵包跑,然後在轉角撞上自己的心上人。

  既然我是來體驗人類的生活,那我也要試試看,因為沒麵包,所以我只好去麵包店咬著蛋糕,因為嫌制服太醜,所以我轉個身換上女神裝。

  如此一來願意牽起我雙手的人一定會出現。

  漂浮在半空中,我聚精會神,把所有力量匯集在額頭上發出強烈的光芒。

  我就要衝去轉角了,來吧!我的心上人!就算不是夜之國王子也沒關係,只要跟帥氣英俊挺拔,帥的排山倒海天崩地裂,凡人看一眼就會心臟病發作的執事一樣帥我就考慮接受。

  唰!

  我奔馳如電,急如雨快如風,電光一閃震破了水泥地和旁邊的圍牆,就連紅磚瓦房也承受不了我的神速崩解了。

  移動太快還引起毛細現象觸發了靜電,四周發出滋滋滋的電流,像是有繩命的觸手張牙舞爪的撕裂破處到的物體。

  零點一秒後我突破第一個轉角撞飛了推車了老漢,不過長成這樣一錠不是我的真命天子,所以我繼續突破下一個轉角。

  第二個轉角我撞飛了一個賣花少女,長得跟香蕉一樣醜,還是去當流星吧!

  來到第三個轉角我只花了一秒,我撞飛的是一頭羊,我沒那種癖好所以去信教吧!

  心灰意冷的衝刺到第四個轉角,我終於看見了!看到那個也許是我真天子的人。

  那個男的長得美如冠玉、英姿煥發、人中之龍、才貌雙全、才氣無雙、氣宇軒昂、風度翩翩、玉樹臨風、劍眉星目、龍鳳之表。

  反正就你我他都覺得很帥的男生,我看了他一眼就知道他就是我的真命天子。

  碰!

  長得美如冠玉、英姿煥發、人中之龍、才貌雙全、才氣無雙、氣宇軒昂、風度翩翩、玉樹臨風、劍眉星目、龍鳳之表的男生,與我緊緊相擁。

  我在抱住他的瞬間停止飛行,只感覺到一股濕熱,回神過來長得美如冠玉、英姿煥發、人中之龍、才貌雙全、才氣無雙、氣宇軒昂、風度翩翩、玉樹臨風、劍眉星目、龍鳳之表的男生就變成肉碎了。

  居然!原來我的魅力已經讓平凡人無法承受了嗎?

  真是太難過了,我只是想跟平凡人談的簡簡單單普普通通的愛情。

  我想跟我的伴侶去宇宙看銀河,我想跟我的伴侶乘坐鐵達尼號去捕捉八爪章魚,我想跟我的伴侶拿著擴音器唱歌給世界聽。

  這麼簡單的要求身為神的我居然沒辦法享受到。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我難過的用六馬仰秣潭魚出聽迴腸蕩氣清新脫俗鳳吟鸞吹乳燕歸巢餘音繞梁天籟之音新鶯出谷,的美妙之音哭泣。

  整座城也跟著我一起難過起來,城牆崩塌、屋舍碎裂,我好像聽見了預告死亡的鐘聲響起了。

  怎麼帥氣的軍官為我送來烽火花呢?我可是智商兩百以上擁有萬族之力,神之族億年難得一見的天才中的天才。

  在軍師底下當個學徒也不是難事,不管怎麼樣我這麼美麗動人卻沒辦法有個真心相待的伴侶真是太可憐了。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我繼續用六馬仰秣潭魚出聽迴腸蕩氣清新脫俗鳳吟鸞吹乳燕歸巢餘音繞梁天籟之音新鶯出谷,的美妙之音哭泣。

  這時,有個穿著盔甲的武士用刀指著我大喊,「妖孽!居然敲響警鐘,這妖孽肯定是城外的生化武器。」

  什麼?居然說我長得妖媚呀,雖然這騎士口氣很差,但心裡其實是愛慕著我對吧,說我是城外的武器,人家可不是要用美人計誘惑喔!

  話說這裡的人類穿著真奇怪呀,風格似乎有別,剛剛城牆沒倒我還沒發現,現在看看四周,城裡的人穿的衣服基本上算是好看,但是城外的衣服就有些簡陋,在更遠更遠的地方還有像溝鼠的穿著。

  就在我用心分析這裡的人們時,武士們已經將我團團包圍了。

  討厭!居然是我的粉絲團後援會嗎?我才剛來不過幾小時而已就有這麼多追隨者了,我果然是女神吶!

  正當我要站起來唱歌表示開心時,腳下突然出現一個洞,我就這樣掉下去了。

  「啊啊啊啊啊--」

  就在我吶喊了3153600000秒後,我才發現四周一片漆黑,我馬上用我冰雪聰明的腦袋理解到我正在穿越。

  這次要穿越就讓我去當公主吧!我要被關在高塔上等著勇者來救我,讓我體驗一下窮酸公主普通的心情好了。

  

  此時的芭娜娜等人。

  「嗚。」梧稜突然單膝跪下,芭娜娜嚇了一跳趕緊過去看看。

  「臉色居然這麼難看,你昨晚一定對伊爾安斯使用滅世之刃,所以現在精神不濟。」

  瑟洛瑋直接朝芭娜娜後腦一個巴頭,「不要隨便開黃腔!」

  「啊、討厭,我菊花還沒種回去耶。」伊爾安斯下意識的遮住自己的臀部,也馬上被瑟洛瑋巴頭了。

  「都是你帶壞芭娜娜!」瑟洛瑋臭著臉對伊爾安斯罵道。

  伊爾安斯斜過眼上下打量芭娜娜,「三圍是B90 W56 H80,罩杯E,身高168。」

  「不要用變態的眼神看芭娜娜!」瑟洛瑋比出一個Y想戳伊爾安斯雙眼,不過被伊爾安斯一掌擋住了。

  芭娜娜下意識抓抓自己胸前的兩團肉,其實胸部這麼大她行動也有點不方便,不過隨便抱怨自己胸部太大好像會引起不滿呢。

  記得那個住在人人畏懼的那個禁忌之地,卻沒有人知道在哪的神殿中,人們稱她蘇姆妮妮櫻.麗絲特奇奇.瑪萌亞末世的女神,好像是鬼斧神工的大戈壁(超級平坦)。

  但神族沒有一定的外貌,滅世女神也可以自己把胸圍調整到喜歡的大小,突然覺得神族的能力真是方便到令人羨慕啊!

  梧稜闔上眼深呼吸後重新站起身,又回到以往的狀態了,不管芭娜娜過其他人怎麼問,梧稜都沒有回答。

  「我覺得梧稜很奇怪耶!明明很厲害幹嘛一直待在滅世女神身邊?」芭娜娜跩著嘴仰頭望著梧稜。

  梧稜冷冷的撇了芭娜娜一眼,「不然妳以為有誰可以讓女神殿下願意待在禁地十年?」

  這句話讓在場的三個人愣住了,滅世女神在外頭作亂不知道幾年了,外面的世界多采多姿,儘管禁地的封印很強,但只要滅世女神有心破壞就跟坐鍍金高鐵衝出來一樣簡單。

  滅世女神這麼喜歡外面世界,的確沒理由會自願關在禁地十年,所以芭娜娜每次都很努力的把滅世女神趕回去,但滅世女神怎麼可能這麼好說話呢?

  芭娜娜甚至沒有用滅世之刃就把女神趕回去了,現在仔細回想,梧稜在禁地出現之前好像也沒人聽說呢。

  「等等!那你幹嘛用鍍金高鐵載滅世女神衝破結界呀!」瑟洛瑋對於梧稜的作為感到矛盾,如果是為了留住滅世女神,那這次為什麼又要幫助滅世女神破壞結界?

  梧稜又沉默了,用一種『你們這種凡人不可能會理解』的眼神掃過三個人,然後輕嘆口氣。

  瑟洛瑋不滿的想跟梧稜理論,不過芭娜娜拎著瑟洛瑋到一邊說話,「依照我的勇者直覺,梧稜說不定是禁地真正的守護人之類的。」

  「不可能!這樣他做的事情跟我們的理念完全背道而馳。」瑟洛瑋又瞪了梧稜一眼,上次打了梧稜的臉受傷的手也好的差不多了,但瑟洛瑋並沒有放鬆對梧稜的警戒。

  「話說梧稜是什麼種族的啊?」伊爾安斯對於討伐女神啥的不是很了解,不過聽見梧稜居然可以應付這麼可怕的女神,這也挺令人好奇的。

  「種族對我來說沒有意義,我可以是任何一個種族,也可以不是,人類並沒有幫我們制訂一個專有名詞,其他種族也對我們沒有什麼研究,大概就跟路邊的野草一樣完全不重要。」

  對於梧稜模稜兩可的答覆,其他三人有聽沒有懂,反正梧稜這樣說好像很厲害,但看起來又不是神族,梧稜果然整個就是個謎呀!

  
  碰!森林遠方傳來一聲巨響,眾人轉身朝聲音來源望去,那裡剛才明明沒有建築物,現在卻出一個獨立的高塔。

  如此令人匪夷所思,不去看看嗎?

  --

  廢叭:安安w這個文出現就代表我壓力又來啦XD真的很喜歡女神視角,不過用女神視角很難推劇情(亂七八糟的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