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洛瑋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一張柔軟的床上,白色的天花板交纏著複雜古典的銀色花紋。

  側過臉看著左邊,躺在瑟洛瑋左邊的是滅世女神的執事梧稜,冷峻的面容有著銳利的紫色雙眼,就像是注視獵物般的緊緊盯著瑟洛瑋。

  跟梧稜對視幾秒,瑟洛瑋抽了抽眼角,記得自己明明是在前往高塔的路上才對,怎麼走一走醒來就跟梧稜躺在一張床上。

  實在不科學,合理的解釋只有自己現在在作夢。

  於是,瑟洛瑋僵硬的翻過身,馬上發現有一個裸體的男子躺在自己右邊,那是夜之王子伊爾安斯。

  伊爾安斯熟睡的模樣像是玩累的孩子,過度白皙的肌膚可以知道少爺病犯的很嚴重,穠纖合度恰恰好的身材,還有那個令人害羞的……

  「靠!」瑟洛瑋脹紅著臉一腳把伊爾安斯踹下床,同時敞開翅膀想打飛後面的梧稜。

  只見梧稜早一步往後一躍,一個後空翻無聲落地輕盈的像隻貓,而伊爾安斯整個人捲著棉被被踹去撞牆。

  揉揉眼,伊爾安斯睡眼惺忪的打了個呵欠,「嗯?這裡是哪裡?」伊爾安斯呆滯了一段時間才發現自己沒穿衣服。

  不過早上醒來沒穿衣服對伊爾安斯來說很常見的事情,慵懶地趴在床邊看著瑟洛瑋傻笑。

  「笑屁!」瑟洛瑋把腳邊的枕頭抓起來朝伊爾安斯砸去。

  伊爾安斯一手抓住了飛來的枕頭,然後掛著壞壞的笑容,「害羞的樣子好可愛唷,衣服不要穿這麼整齊嘛,既然在床上就是要一絲不掛呀。」

  梧稜聽了稍微思考一下,隨後抽起腰間的皮帶,「好吧。」

  「你不准脫--!」伊爾安斯馬上抓著棉被整個人彈起來,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臀部,「你昨天沒對我做什麼吧!」

  默默把皮帶繫回去,梧稜微微勾起嘴角冷笑。

  「給我說話呀混帳!」瑟洛瑋想到自己剛剛躺在梧稜旁邊就很沒安全感。

 

  碰!

  這時芭娜娜突然粗魯的把門踹開,先是看見伊爾安斯像是受傷的小貓,用棉被把自己包緊緊,看就知道沒穿衣服。

  然後看到瑟洛瑋站在床上臉紅還對梧稜大吼,最後是梧稜霎那間不可捕捉的萬惡一抹邪笑。

  倒抽一口氣,芭娜娜瞪大眼緊縮瞳孔,腦子裡快速運轉著進來前可能發生的事情。

  難道梧稜又對伊爾安斯發動雙腿間的滅世之刃,然後其實瑟洛瑋暗戀伊爾安斯很久了,不能接受伊爾安斯被梧稜搶走。

  所以瑟洛瑋可能對梧稜大喊:「不准再靠近我的伊爾安斯了!」

  接著梧稜一定是回答:「哼哼,不然你也來體驗看看我雙腿間的滅世之刃吧!」隨後梧稜微微勾起嘴角冷笑。

 

  「對不起我走錯房間了!」芭娜娜腦補完劇情隨後轉身準備離開。

  「不要擅自腦補劇情--!」瑟洛瑋衝到芭娜娜邊舉起手就是一記手刀,劈在芭娜娜額上讓她發出小小的哀鳴。

  「可是只有我醒來的時候在單人房,其實有點羨慕你們可以一起睡呀。」芭娜娜摸著被打紅的額頭,「說也奇怪,我們不是還在森林裡嗎?怎麼醒來就在塔裡了。」

  梧稜又回到那面無表情嚴肅不可親近的臉,「我們前往塔的途中被人強制傳送了。」

  終於要回到正題了嗎?瑟洛瑋一聲長嘆頭痛的揉揉額角,然後走到房間角落的一個箱子翻翻找找,隨手丟了一件素色衣褲給伊爾安斯。

  芭娜娜一屁股坐上矮椅凳,看著因為是王子所以會脫衣服不會穿衣服的伊爾安斯,伊爾安斯笨拙的連上衣都穿不好。

  無奈瑟洛瑋只好幫伊爾安斯套上衣,梧稜幫忙套褲子,就在衣服穿到一半的時候。

  碰!


  好久不見了,我是住在人人畏懼的那個禁忌之地,卻沒有人知道在哪的神殿中,人們稱我蘇姆妮妮櫻.麗絲特奇奇.瑪萌亞末世。

  我不知道為什麼被傳送到距離地面有三公尺的高塔上,喔喔喔喔好可怕怕怕怕喔!人家最怕高了。

  雙腳懸空晃呀晃,我坐在石窗邊挑望著遠方,這就是所謂公主被禁錮在高塔等待勇者或王子來拯救的節奏嗎?

  一秒。

  等太久了,我決定要先去看看這座塔的結構。

  這座塔距離地面有三公尺,好多樓梯害我走的腳好痠喔,而且眼前只有一個房門,距離我十步。

  用力推那扇門,全白的房間裡牆上畫著複雜的花紋,第一個印入視線內的景象是--

  一隻白斬雞正在幫夜之王子脫上衣,我家那個帥氣英俊挺拔,帥的排山倒海天崩地裂,凡人看一眼就會心臟病發作的執事在幫夜之王子脫褲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用雙手遮住臉但是移開食指繼續看著這個景象。

  居然是這麼衝擊我少女純情幼童天真的心靈呀!現在我可以想像我進來前的畫面了想必是--

 

  瑟洛瑋:呵呵,就讓黑暗種族看看什麼叫做光明的力量吧。

  梧稜:反正你有的我們也有,不要害羞了,哈哈。

  夜之王子:不要呀呀啊呀呀呀呀--


  「討厭啦!人家還沒準備好這個現實,你們太過分了!」我害羞的用雙手遮住臉但是移開食指繼續看著這個景象。

  這時芭娜娜突然從旁邊跳起來,然後拍拍我的肩,「有病要多吃藥,我們可以一起去掛急診。」

  「呀!香蕉是你!」我打開芭娜娜的手,沒想到芭娜娜一直坐在門邊看嗎?

  原來,原來一切都是香蕉計畫好的,芭娜娜是我的狂熱粉絲,所以我跟夜之王子訂婚的事情她一定早就知道了。

  用美色誘惑我家帥氣英俊挺拔,帥的排山倒海天崩地裂,凡人看一眼就會心臟病發作的執事,然後跟白斬雞聯手拐走夜之王子。

  現在我的夜之王子已經被這些人玷汙了,而芭娜娜這個始作俑者居然還悠哉悠哉的坐在旁邊看。

  太過分了,搶走我的未婚夫又奪走我帥氣英俊挺拔,帥的排山倒海天崩地裂,凡人看一眼就會心臟病發作的執事。

  「我不想活了!你們太過分了!真心換絕情!我死給你們看!」

  看見旁邊有個石窗,我二話不說投奔躍出,就在跳出窗戶的瞬間,我看見所有人用呆滯的蠢臉看著我。


  十秒、二十秒、三十秒。


  我在半空中旋轉了好幾圈,居然沒有人來拉我一把。

  最壞的芭娜娜突然開口了。

  「她不是你的未婚妻嗎?去拉一下吧。」芭娜娜望著只穿一條內褲的伊爾安斯。

  伊爾安斯抖了一下,「萬一碰到她的雙手就不好了……她不是你的主人嗎?去拉一下吧。」伊爾安斯望著梧稜。

  梧稜微微勾起嘴角冷笑。

  「笑屁呀!」瑟洛瑋真的很受不了梧稜詭異的個性,「反正這裡看起來不高,摔不死的啦!」

  瑟洛瑋突破盲點,從窗戶看出去都還可以看見樹幹和灌木矮樹,這裡大概只有一樓高吧。

  該死的白斬雞每次都這麼無情,好吧!既然你們要跟我撕破臉那我也不客氣了!

  「如果再沒有人來拉我,我就要眨眼了!」

  
  眨眼?

  大家來複習一下蘇姆妮妮櫻.麗絲特奇奇.瑪萌亞末世的神力吧!

  一滴淚可以使人傷病痊癒死者復活,一滴血可以殺掉神魔等萬物種族,只要我吹一口就會有颱風,只要眨個眼就可以製造三百萬顆核彈的威力,剁個腳還可以引起十級以上大地震,吐個口水就能引起海嘯,揮個手呼風喚雨,使個眼色勾動天雷地火。


  意識到滅世女神奇杷的生理現象,在場的所有人頓時醒悟。

  「要眨眼先回禁地再說!」芭娜娜第一個衝過去。

  「我還單身不想死呀!」伊爾安斯第二個過去。

  「白癡!」瑟洛瑋第三個衝過去。

  一群人慌張衝到窗邊,只有梧稜面無表情站在一邊,像是在看別人家情侶吵架一樣。


  我難過的望著帥氣英俊挺拔,帥的排山倒海天崩地裂,凡人看一眼就會心臟病發作的執事。

  為什麼不過來救我呢?我不是一直對你很好嗎?

  每天早上只會叫你去宇宙捕捉星星當辛香料,還會要你順便幫我整理有兩顆地球大的衣櫃。

  中午也只會要求你去找我沒吃過的高級料理例如精靈血什麼的,晚上也讓你很有空間只是會麻煩你每天寄信催稿夢墨輓歌快點寫我的事蹟。

  反正你一天的行程就這麼簡單單純,偶爾我才會按身邊的傳喚鈴,一天二十四小時按兩千兩百四十下而已。

  我對你這麼好你居然這樣背叛我!居然跟著香蕉一起拐走我的未婚夫,還跟白斬雞一起這樣羞辱我。

  你們太過分了!真心換絕情!

  
  當然,身為個性溫柔體貼,像個大姊姊一樣溫柔,像個小妹妹一樣嬌羞可愛,像個大哥哥一樣值得依靠,像小弟弟一樣羞澀靦腆,像個江湖大叔一樣重情重義,像貴族女皇那樣高貴,我天資聰穎品行良好,這種壞香蕉我自然是不會計較什麼的。

  
  「所以你們都給我去死吧!」

  
  噗啾!

  我眨眼的瞬間炸裂出刺眼的光芒,接著什麼都看不見了。


  3153600000秒後,我才發現四周一片漆黑,我馬上用我冰雪聰明的腦袋理解到我正在穿越。

  怎麼又是穿越?萬億年老梗我已經體驗膩了,現在好想回去禁地睡個回籠覺,不過這個穿越好像也不我可以控制的。

  正當我這們想的時候,感覺到屁股坐到什麼軟軟的東西,原來是久違的天使羽毛沙發。

  哇!我終於回家了!外面雖然充滿了我的粉絲,可是同時也充滿了忌妒我想欺負我的壞蛋,我還是在家裡享受穿金戴銀的平凡生活吧。


  此時。


  「啊!」

  閃光之後並不是爆炸什麼的,而是下著大雨的港口。

  芭娜娜疑惑的眨眨眼,掃過四周都是灰暗色色調的建築物,伊爾安斯和瑟洛瑋也平安無事的站在旁邊。

  「剛剛到底怎麼回事了?」伊爾安斯只穿一條內褲淋雨還是會覺得冷。

  瑟洛瑋把自己外袍脫下來丟給伊爾安斯,然後睹了身後的梧稜一眼,「你又做了什麼嗎?」

  梧稜的臉色很不好,輕晃了幾下直接往前倒,瑟洛瑋反射性的抱住梧稜,雖然很討厭梧稜不過梧稜突然昏過去瑟洛瑋還是會嚇到。

  「看起來命在旦夕。」芭娜娜打量了一下梧稜。

  「不要鬧了!」瑟洛瑋吐槽中帶點憤怒,因為梧稜現在這個狀況如果是因為使用能力過度起引起,那麼其他到處穿越的歷程不就是梧稜搞出來的嗎?

  不過梧稜的舉止也很矛盾,如果忠誠滅世女神,那又為什麼要幫助芭娜娜?如果是要幫助芭娜娜,那又為什麼不直接把滅世女神傳送回禁地?

  梧稜到底是站在誰那邊的?

  就在瑟洛瑋苦思時,伊爾安斯默默地靠過來說,「呃……我們現在也不算很好呢。」

  只見四周圍繞著臉部猥褻的彪形大漢,各個手裡拿的受危險的武器,還帶著張牙舞爪的獅獸。

  看來芭娜娜一行人似乎跑到別人的領地了。

  芭娜娜沒打算使用滅世之刃,站在前方擺出迎戰姿勢,「你們先想辦法把梧稜叫醒,有很多事情要問他。」

  「就算有勇者之力也不能讓你一個人戰鬥。」瑟洛瑋把梧稜丟給伊爾安斯,從身後甩出審判之斧。

  伊爾安斯拖著梧稜跑進巷口,幾個壯漢想追過去芭娜娜卻搶在前頭,緊握拳頭大喊:


  「神龍拳!」

  

  --

  廢叭:結果假日第一天是更壓力坑呀XDDD

  這篇超級亂的嗚哈哈,不過是壓力坑所以沒有特別思考什麼

  於是獻上莫名其妙的第六篇w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