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早晨,芭娜娜滾出帳篷看見梧稜正在準備早餐。

  站起身深深吸著清新的空氣,懶懶地伸個懶腰,把亂糟糟的頭髮隨便梳抓,拿起髮圈扎起小馬尾。

  「梧稜早安!」芭娜娜一屁股坐上餐桌邊,隨後瑟洛瑋也出帳篷了。

  坐在芭娜娜對面,瑟洛瑋發覺伊爾安斯好像不見了,難道黑暗種族都是見光死嗎?

  梧稜優雅的端上培根蛋,隨後也把烤好的奶油餐包放到桌上,芭娜娜咬著麵包對伊爾安斯的帳篷投以好奇的眼神。

  原本想要去帳篷裡看看,但梧稜做的早餐太好吃,芭娜娜想說乾脆吃完再去好了。

  沒過多久,伊爾安斯搖搖晃晃精神不濟的走出帳篷,走出來不是走到餐桌邊吃早餐,而是走到瑟洛瑋身後突然來個熊抱。

  「天使不是要撫慰受傷者的身心嗎?快來撫慰我受傷的心靈和小菊花。」

  「滾!」

  瑟洛瑋毫不留情的揍飛伊爾安斯,不過伊爾安斯被揍飛後在半空中旋轉兩圈隨後完美落地,接著想去抱芭娜娜卻瑟洛瑋阻止了。

  「病的不輕。」芭娜娜嘴裡嚼著培根與麵包,口齒不清的問,「昨天怎麼啦?」

  抱著瑟洛瑋的伊爾安斯,在瑟洛瑋背後用臉磨蹭兩下,用看似悟道的眼神盯著梧稜。

  「昨晚我的小菊花被梧稜雙腿間的滅世之刃開發了。」伊爾安斯抽著眼角,狼狽的像是被剃毛的獅子。

  「女神的執事居然也有滅世之刃嗎?」芭娜娜訝異的說。

  「我覺得此滅世之刃非比滅世之刃……」瑟洛瑋原本想跟芭娜娜解釋什麼,但後來想想還是算了。

  梧稜冷冷的撇了一眼伊爾安斯,伊爾安斯豎起全身整個人縮到瑟洛瑋背後用羽翼遮住自己。

  瑟洛瑋用翅膀打開伊爾安斯,接著跑到梧稜身邊,「離遠一點,你這個噁心的傢伙。」

  「天使醬不要這樣啦!給我摸摸安慰我一下。」伊爾安斯裝出楚楚可憐的模樣,跑過去想抓瑟洛瑋,不過瑟洛瑋很快的閃到梧稜背後。

  不敢碰梧稜伊爾安斯直接繞到後面,瑟洛瑋又跑到梧稜前面,伊爾安斯趕緊繞到前面。

  兩個人就這樣繞著梧稜跑,梧稜像是不在意這種奇怪的互動,反正他們兩個要繞著他跑他也沒意見。

  「嘛,挺歡樂的嘛。」芭娜娜在一邊看著溫馨的景象淺淺的笑了笑。

  
  吃完早餐一行人持續前進,來到一座小村莊,從村莊寧靜和平的景象看來滅世女神還沒來過此地。

  走進一間餐館稍作休息,芭娜娜看著餐館布告欄,發現那裡有一張任務單可以接。

  「事實上最近這附近有奇怪的魔獸在活躍著。」餐館老闆面有難色,指著窗外花園裡那駭人的地洞,「好像是什麼挖地蟲,總之會把農田搞的坑坑巴巴。」

  「好,我們來處理一下。」芭娜娜環起手爽快的說著。

  「說要處理,是要怎麼處理呀?」第一次遇見勇者的伊爾安斯挺好奇芭娜娜有什麼能耐。

  芭娜娜站到椅子上拍拍梧稜的頭,「麻煩你去嚇跑魔獸們。」

  「結果是叫別人去做呀!」瑟洛瑋把芭娜娜拉下椅子,「話說為什麼不是滅了魔獸老巢,而是把他們嚇跑呀?」

  「人家魔獸只是肚子餓,把人家滅掉太過分了吧,我們剛剛去的森林有很多食物,讓他們過去那邊就不干擾到村民啦。」

  伊爾安斯聽了芭娜娜的想法,勾著嘴角輕浮的搖頭笑著,「美麗的勇者小姐也太天真了吧,依照人類的生活習慣,之後一定會發開那座森林,到時候還不是要請人滅了魔獸。」

  太天真了。伊爾安斯瞇起眼笑了笑,難得瑟洛瑋也露出同意的表情,畢竟人類的貪得無厭是眾所皆知。

  「那就到時候再說吧,梧稜你要幫忙嗎?」芭娜娜提起刀準備出去。

  梧稜點點頭跟在芭娜娜身後,瑟洛瑋不想跟伊爾安斯獨處,所以也出去了,伊爾安斯獨自留在餐館望著窗外。

  反正也沒什麼漂亮妹子可以搭訕,伊爾安斯坐到吧檯邊想找老闆聊聊,「是說老闆看見天使難道都不會驚訝嗎?」

  伊爾安斯有注意到瑟洛瑋沒有收翅膀的習慣,一般天使族是不會跑來人間的,就算跑來也不會這麼高調,也許是瑟洛瑋跟芭娜娜相處久了,以為人類看見背後有翅膀的人都不會有反應。

  「事實上最近這附近有奇怪的魔獸在活躍著。」餐館老闆面有難色,指著窗外花園裡那駭人的地洞,「好像是什麼挖地蟲,總之會把農田搞的坑坑巴巴。」

  「我們知道啦,現在芭娜娜他們已經出去處理了。」伊爾安斯看著表情完全沒變過的餐館老闆,「所以說你看見天使都不驚訝嗎?」

  「事實上最近這附近有奇怪的魔獸在活躍著。」餐館老闆面有難色,指著窗外花園裡那駭人的地洞,「好像是什麼挖地蟲,總之會把農田搞的坑坑巴巴。」

  「……」

  伊爾安斯苦著臉,感覺這村莊好像不太妙呀。


  在外頭,芭娜娜站在村正門雙手叉腰大字站,「明明說有蟲害,但外面看起來一點問題都沒有呢。」

  「不然我飛到天空上看看吧。」正當瑟洛瑋展翅要飛上去時,梧稜開口說話了。

  「別白費力氣了。」

  瑟洛瑋頓了一下,總覺得這句話莫名的熟,「滅世女神的執事,難道你有什麼更好的辦法嗎?」

  「有。」

  只見梧稜突然一個手刀劈在村莊正門口地上,一陣閃光過後整座村莊便被夷為平地了。

  伊爾安斯不知道為什麼從天而降,在伊爾安斯摔到地面之前,梧稜站在原地伸出雙手正好公主抱接住了伊爾安斯。

  「搞、搞什麼呀!」受到驚訝的伊爾安斯整個人彈起來,跳離梧稜身邊緊張的說著,「剛剛那道閃光是怎麼回事呀!」

  「梧稜!」瑟洛瑋一掌巴開伊爾安斯,憤怒的向前揪住梧稜的衣領,「你知道你做了什麼嗎?」

  梧稜面無表情,語調平穩的像是機器人一般,「消滅人類和魔獸。」

  「你!」瑟洛瑋氣的直接揮拳打在梧稜右臉,不過梧稜完全沒閃也沒防範,而且瑟洛瑋的拳頭對梧稜來說跟就是棉花打在臉上。

  「天使醬你冷靜一點。」伊爾安斯看瑟洛瑋氣到羽毛都豎起來,像是刀片像樣銳利的閃著。

  「黑暗種族你給我閉嘴!」瑟洛瑋強忍著眼角的淚,因為剛剛那一拳像是打在金剛鑽時那樣硬的物質一樣,他的手感覺快要骨折了。

  滅世女神的執事,難道是用鐵造的嗎?

  梧稜伸出手抹去瑟洛瑋眼角上的淚珠,隨後牽起瑟洛瑋揮拳的那隻手,不知從哪碰出一罐藥幫瑟洛瑋擦藥。

  瑟洛瑋把手甩開不讓梧稜擦藥,還很生氣的想揮第二拳,不過被梧稜一把抓住手腕。

  「別浪費力氣了。」

  「放開!」瑟洛瑋想掙脫梧稜的手,不過瑟洛瑋不管怎麼掙扎還是無法掙脫。

  芭娜娜站在一邊望著被瞬間毀滅的村莊,錯愕到現在都還沒回神,直到伊爾安斯拍拍他的臉頰,芭娜娜才發現瑟洛瑋跟梧稜好像要打起來了。

  可以理解瑟洛瑋的心情,芭娜娜不想阻止瑟洛瑋發洩情緒,不過會想問問梧稜為什麼要毀滅村子。

  「梧稜,可以解釋一下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嗎?」芭娜娜按著滅世之刃的刀柄,因為他也不太能接受梧稜的做法。

  「因為那不是鑽地的魔蟲,而是鑽腦的,花園裡的洞不是蟲鑽出來的,是某種魔石墜落下來的痕跡。鑽腦蟲侵入人類的腦使人慢慢被蟲控制,剛剛從餐館老闆那個狀態看來,再過三天這座村莊就會淪為蟲窟。」

  梧稜垂下眼簾,用像是看可憐小動物的眼神望著瑟洛瑋,看瑟洛瑋一臉質疑,伊爾安斯也幫忙說剛剛在餐館裡老闆詭異的景象。

  「所以梧稜的意思是,既然沒救不如殺了的好?」芭娜娜點點頭,把瑟洛瑋拉過來,「打了人快道歉。」

  瑟洛瑋臭著臉,不情願的道歉了,梧稜走到瑟洛瑋身邊,牽起瑟洛瑋受傷的手,繼續幫他擦藥。

  「這種事情早點說嘛。」瑟洛瑋哼了一聲別過臉。

  伊爾安斯雙手抱在腦後挑著眉,「我還以為你會跟其他光明生物一樣,說我們是黑暗種族不相信我們的話呢。」

  「我還沒蠢到那種地步好嗎?」

  梧稜幫瑟洛瑋包紮好後,芭娜娜用一塊木板寫上一些哀悼的話插在村門口,隨後一行人繼續前往下一個地方前進。

  --
  廢叭:接下來越來越沒有打文時間了XD

  下次更文不知道是什麼時候ˊ3ˋ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