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肩負著封印滅世女神的勇者芭娜娜,帶著同伴大天使瑟洛瑋和夜之國王子伊爾安斯,三人一同前往夜之國的城堡。

  一路上無窮無邊無盡的荒野,所到之處無不是灰燼,腳踩之地無不是屍體,野獸的屍體、草木的屍體、各種種族的屍體。

  被滅世女神毀滅的生命都會化為塵埃消失,所以這些屍體不會腐爛發臭,而是一點一點的隨風化為粉末。

  瑟洛瑋斜過眼看著伊爾安斯,雖然初次見面就在那邊風流無節操,不過身為一國王子看見如此慘狀也無法露出笑容了。

  也不是不能體會呢,瑟洛瑋心中盪起一波同情,但隨後因為伊爾安斯是黑暗種族而撫平了情緒。

  --呼嚕嚕。

  「肚子餓了……」芭娜娜按著腹部有點不好意思的別過頭。

  「對了,芭娜娜是人類嘛,所以走這麼久也是會累的。」伊爾安斯撥著額前的瀏海散出幾朵小花。

  「是說我們走了多久?」瑟洛瑋疑惑的掃過四周,附近已經沒有這麼多屍體了,但還是很荒涼。

  伊爾安斯頓了頓,想起自己死逃跑只花了一天就逃到邊境,這麼說起來也是有點不可思議呢。

  「滅世女神似乎連時間、空間都破壞掉了。」芭娜娜有點困擾的揪起嘴,「也許我們現在已經迷失在不完整的時空裡了。」

  「那現在該怎麼辦?」伊爾安斯皺著眉,如果說時間、空間都破壞了,那麼整個夜之國不就毀了嗎?

  於是,三人持續漫步在未知的空間。

 

  就這樣過了--十年。

 

  「哪來的十年呀!」瑟洛瑋一把撕下十年二字,用力揉爛之後一把火燒了。

  芭娜娜倒在地上有利無力的說,「你體力還真好呀,雖然我們還沒經過十年,但是我已經快不行了。」

  「對呀,既然天使的體力這麼好,不如我們一起這裡繁殖生命重新創造一個新的環境吧。」伊爾安斯也倒在地上,不過燦爛的笑容仍舊耀眼。

  瑟洛瑋一腳踩上伊爾安斯的頭磨了幾下,若無其事地看著四周完全不管腳下發出痛苦呻吟的伊爾安斯。

  先不說黑暗種族,身為人類的芭娜娜就算以勇者之力還是會餓死的,如果餓死之後又復活又餓死,如此這般的無限輪迴,這對芭娜娜來說太慘忍了。

  可是又不能把骯髒變態的黑暗種族拿來吃,吃下去說不定會中毒之累的。

  「我先飛到天上看看情況好了。」

  在原地等死也不是辦法,瑟洛瑋敞開羽翼正要往上飛時,突然個沉穩冰冷的聲音說了一句。

  「別白費力氣了。」

  漆黑的長髮俐落的散在身後,瀏海斜蓋著紫色眼眸,渾身散發著神祕危險的氣息漫步而來。

  瑟洛瑋馬上召喚審判之斧進入戰鬥狀態,芭娜娜看見了也勉強坐起身,原本攤在一邊裝死的伊爾安斯也整個人彈起來了。

  芭娜娜震驚的看著那個男子,這樣俊美的外表,這樣深邃銳利的冷眸,像是掐著頸子令人窒息的壓迫感,連心臟都被這男人緊緊抓住似的。

  如此危險卻又使人著迷的美色誘惑,難道這個男子就是傳說中的--

 

  「誰呀?」芭娜娜板著臉問。

 

  「你剛剛OS都是在說假的嗎!」瑟洛瑋對芭娜娜大吼,剛才緊張的氣氛一下子就被打散了。

  「嘛,在這種地方遇到帥哥我還是要驚訝一下啊。」芭娜娜聳聳肩一臉自己該做的反應也做了,隨後站起身走到男子身邊,「話說回來你很眼熟呀,這世界上的帥哥沒幾個,我們之前在哪裡見過嗎?」

  「他是滅世女神的執事啦!」瑟洛瑋整身羽毛都豎起來了,身為禁地守護者,居然會忘記這種事情。

  芭娜娜仰起臉望著比自己高出好幾顆頭的執事,腦子運轉幾下,倒帶回去當年的記憶,好像真的有見過這個執事呢。

  可能是因為每次把滅世女神趕回去的時候執事都沒有出聲,所以才被忽略掉了吧。

  既然想起這個執事是誰了,芭娜娜舉起手踮起腳僵直全身勉強摸摸執事的頭,然後就是要打招呼了對吧。

  「好久不見,帥氣英俊挺拔,帥的排山倒海天崩地裂,凡人看一眼就會心臟病發作的執事。」

  「給我叫名字啊、喂!」瑟洛瑋衝過拍掉芭娜娜的手,把芭娜娜拉到一邊遠離執事,「還有他可是滅世女神的執事,也就是說他是敵人!」

  「滅世女神的執事呀,真有趣呢。」

  伊爾安斯勾起嘴角酷酷的笑著,轉個兩圈來到執事身邊,一手捲著執事長髮,努力踮腳把臉湊到執事臉邊。

  「……」

  冰紫色的眼眸對上碧綠的雙眼,嚴肅疏離的臉龐與風流花心的笑臉,修長高大站得筆直散發高雅氣質的執事與身高不夠踮腳顫抖高乳臭味乾的王子,執事與王子之間迴盪著弔詭的氛圍。

  伊爾安斯輕笑幾聲,「你就是那個帥氣英俊挺拔,帥的排山倒海天崩地裂,凡--噗啊!痛!」

  「就說叫名字呀!」瑟洛瑋不用看就知道伊爾安斯咬到舌頭了。

  「可是滅世女神都叫他帥氣英俊挺拔,帥的排山倒海天崩地裂,凡人看一眼就會心臟病發作的執事呀,帥氣英俊挺拔,帥的排山倒海天崩地裂,凡人看一眼就會心臟病發作的執事有名字嗎?」

  芭娜娜臉不紅氣不喘的說,伊爾安斯眼角掛著淚珠在一邊露出崇拜的眼神。

  瑟洛瑋不屑的哼了一聲,「敵人怎麼可能這麼輕易把名字--」


  「梧稜。」


  「居然這麼直接--!」

  芭娜娜哈哈笑了幾聲,把一直吐槽的瑟洛瑋拉到身後,「那麼梧稜,我們現在快餓死了,能不能請你給我們一些東西吃呢?」

  「這裡什麼都沒有,就算是滅世女神的執事也不可能生出食物給我們吧!」瑟洛瑋不甘心被拉到身後,還是衝著芭娜娜吼道。

  「可是梧稜已經在下廚了耶。」芭娜娜指著正在料理台做飯的梧稜。

  「哪來的料理台呀--!」瑟洛瑋難以置信的看著梧稜動作迅速流利的切菜、炒菜,「這些食物哪來的呀!」

  「冰箱。」梧稜用菜刀指了指旁邊的冰箱。

  「哪來的冰箱--!」

  「這種事情很重要嗎?」梧稜不想繼續跟瑟洛瑋說廢話,眨眼間完成好幾道料理,優雅從容的把料理端上餐桌。

  這時三人才發現自己已經坐在餐桌邊了,脖子上還繫了白布巾。

  「哪來的餐桌呀!」

  「瑟洛瑋這種事情就不用吐槽了,趕快來吃飯吧。」芭娜娜拿起刀叉,完全沒有質疑猶豫的把梧稜送來的餐點吃光。

  伊爾安斯也開心地將餐點吃完了,只剩下瑟洛瑋還在猶豫不決,不過梧稜也沒催趕瑟洛瑋,先將其他餐盤拿去洗碗槽清洗。

  芭娜娜吃飽後捧著肚子仰頭大呼一口氣,「真不愧是梧稜,如果之後一直帶著走,我們就不怕餓死了。」

  「移動廚房嗎……」瑟洛瑋也放棄個種鑽牛角尖,最後還是拿起刀叉吃著料理。

  
  整理完用品之後,梧稜輕輕一個拍掌,所有東西又消失不見。

  芭娜娜看了發喔的長音表示驚奇,然後雙手叉腰大字站著咧著嘴笑,「梧稜,跟我一起去找滅世女神吧!」

  「好。」

  「太快答應了吧!有陰謀!絕對有陰謀!」瑟洛瑋又把芭娜娜拉到一邊遠離梧稜,「難道你就不覺得梧稜突然出現在這裡很奇怪嗎?」

  芭娜娜偏著頭想了想,在這個被破壞的時間、空間突然蹦一個執事的確很不正常呢。

  「對呀,梧稜你怎麼會在這種地方?」芭娜娜問道。

  「鍍金高鐵車翻車後就跟女神殿下走散了。」

  「這樣啊!那果然還是跟我一起走吧,反正目標都是找到滅世女神嘛!」芭娜娜哈哈幾聲,梧稜只是點個頭表示同意。

  瑟洛瑋雖然不同意,不過芭娜娜是勇者,芭娜娜這麼希望梧稜加入再反對下去也沒意義,只好默默接受然後繼續警戒著梧稜。

  有了梧稜加入,一行人走不到幾分鐘就來到一處長滿小花的草原,伊爾安斯不解的皺起眉,四周的氣息和夜之國差太遠了,這裡,已經不是夜之國境內。

  瑟洛瑋瞇起眼盯著梧稜,滅世女神的執事果然有問題,似乎可以掌控空間之類的。

  芭娜娜走到草原中央伸個懶腰,「今天先在這裡過夜吧。」

  「那我去弄個草堆。」瑟洛瑋才剛轉個身,梧稜已經搭起了三個帳篷。

  「帳篷已經準備好了。」

  「……」算了,習慣就好。瑟洛瑋板著死魚眼進到帳篷裡睡覺。

  芭娜娜也爬進帳篷裡,在帳篷裡滾個幾圈很快就睡著了。

  梧稜站在外頭看起來是要守夜的模樣,伊爾安斯摘下一朵小花,走到梧稜身邊,將小花插在梧稜耳邊。

  「睡不著的話,我們來做愛吧。」

  一手扯開梧稜的領帶,另一手不安分的撫摸梧稜白皙的臉龐,順勢把玩著那柔順的黑髮。

  梧稜仍舊是那張嚴肅冰冷的臉,望著踮腳踮到全身顫抖的伊爾安斯,冷冷的回應:

  「好啊。」

  「欸?」

  
  擔心吵到其他兩個人,伊爾安斯把梧稜帶到身林深處。

  找到一個月光柔美幽靜的湖邊,伊爾安斯一停下腳步馬上轉身一個飛撲,雙腳夾住梧稜的腰以為梧稜看似纖細應該是能用重力加速度壓倒的。

  沒想到梧稜像根柱子一樣站直在原地,絲毫沒有偏移。

  「阿嘞?」伊爾安斯眨眨眼疑惑的看著梧稜。

  只見梧稜那雙冰紫的冷瞳,一閃--

 

 

  「呀啊啊啊啊啊啊--」

  森林深處傳來伊爾安斯羞澀淒美的絕叫。

  

  一朵菊花,凋零了。


  --

  廢叭:我應該沒有踩到紅線吧XDDD

  因為梧稜的身高設定的超高(190來著),所以要跟他平視說話就要踮腳呀W

  天使醬就是完全的吐槽役w順便說,雖然伊爾安斯很風流,不過這是第一次有人答應跟他OX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