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馬桶水噴濺在四周,一個看不太出性別的高中生,正粗暴的將另一個人的頭壓入馬桶。

  粗魯的行為與他那清秀漂亮的臉蛋完全不同,他笑著重複拉起壓入的動作,這個舉動持續到他自己都覺得累了才把抓著那個人拉起丟在一邊。

  黑色稍長的短髮貼著臉龐,嚴肅冰冷的面容沒有任何表情,水珠順著臉頰滑落,被壓入馬桶了少年平穩的吸吐著氧氣。

  「嘿嘿,我最喜歡你不屈服的表情囉,葉慕言。」

  笑得燦爛和藹的便是葉如詩,他拉著葉慕言的領帶跨坐在葉慕言身上,湊到對方臉上,葉如詩勾著嘴角吐了一口熱氣。

  面對葉如詩的挑逗,葉慕言完全沒有任何想法也沒有反抗的意思,就像壞掉的人偶攤在廁所的角落。

  也許等葉如詩玩到開心,也許自己一直以來看見的幻覺又會出現,不然那群好朋友砸破窗戶來救他也不錯。

  「慕言,你覺得我當男的比較好還是女生呢?」葉如詩仍自娛娛人,扳起葉慕言的下顎,輕柔的說著,「你從不好奇我衣服底下是什麼模樣嗎?」


  葉如詩是男是女?葉慕言從沒有在意過,因為知道葉如詩的性別一點都不重要,他們讀的高中雖然有制服,不過其實要穿不穿都沒差,畢竟鄉下地方穿著制服有時候跑山路也不太方便。

  斜過眼望著窗外,今天天氣很好,應該可以去山裡看看舊廟,順便跟朋友們夜遊冒險好了。

  漫不經心的葉慕言讓葉如詩很不開心,掐著葉慕言的頸子臭著臉說,「喂,你該不會又想要去奇怪的地方打工了吧。」


  打工,高中暑假不打工要做什麼呢?雖然現在是正逢高中考大學的時段,不過葉慕言在國三的時候就開是打工了。

  叮咚--
  
  正當葉慕言坐在陰影處納涼的時候,手機傳來一個未知來電的簡訊。

  簡訊內容是這樣來著:

  哈囉!年輕人,你是否有夠大的膽子?你是否熱愛鬼神妖魔?你是否希望獲得一份高薪又能自己選擇時間的工作?

  那時候的手機找工作還沒這麼發達,更何況葉慕言的智障型手機居然會收到這種像是大城市才能收到訊息。

  不管怎麼樣都感覺是詐騙電話呀,可是當葉慕言的手機被葉如詩搶去看的時候,葉如詩居然只能看見一堆亂碼,拿去給養父母看,他們的回應也是看不懂。

  葉慕言感到疑惑,把簡訊傳給打鬼打很久的妃看,妃居然看得見,而且另個不良少女曲清也看得見。

  意思是,只要能看得見鬼、有能力的人才能看見簡訊囉?

  挺有趣的。

  在這無聊的鄉下,每天追著小妖怪和鬼魂跑也會膩,那就是見識見識與以往不同的超自然現象吧。

  於是,葉慕言見到了一個自稱是上吊的女鬼的女性,披頭散髮的臉色青白,黑眼圈很種精神還飄忽飄忽的,要不是女人有影子和體溫,很難不被認為是鬼吧。

  上吊的女鬼,她說她正在經營個人公司,自己當老闆但現在沒員工,為了汲取寫作靈感需要走訪各地有鬼的地方。

  女鬼看起來比葉慕言小個幾歲,照理來說應該也要去讀書的,不過她說因為有特殊能力造成她沒辦法過著正常的生活。

  只要睡著就會靈魂出竅,靈魂出竅還不打緊,有時候會聽見天上降下來的謎之音,女鬼說自己能聽見別的世界的聲音,除了能看見鬼,還可以看見一隻小小的、髮型馬桶蓋、帶著眼鏡、掛著口水傻笑的東西。

  那個小東西女鬼都叫豆子人,總之豆子人的力量很強大,雖然會像蒼蠅一樣飛來飛去擾人,看起來好像沒什麼,但是只要它說誰死誰就會死,有時候還會搶走女鬼的身體到處跑,別人都以為女鬼有人格分裂之類的。

  葉慕言一聽之下還以為是一個瘋女人在耍人,不過那位上吊的女鬼表演了一次靈魂出竅,葉慕言就相信她了。
  
  反正打工本來就是很彈性的,葉慕言的工作是當女鬼靈魂出竅時保護她的身體,防止其他鬼怪來搶,還有去探訪鬼屋時把鬼揍飛。

  某天他們去了一處寒冷的山區,聽說是要去看雪女什麼的,不過台灣本來就不是冷到隨便一座山都會下雪的地方,他們沒找到雪女。

  因為時間也晚了,隨便找間有空房的民宿就住了下來,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問,葉慕言大概是覺得無聊,想找點話題說說。

  「一直女鬼、女鬼的叫,妳沒有本名嗎?」葉慕言工作一段時間後才發現上吊的女鬼從沒說過自己的名字。

  女鬼將一邊多餘的頭髮往後撥,邊吃著烤地瓜邊說,「你叫什麼名字?」

  葉慕言被反問感覺有點奇怪,不過老闆都這樣問了也就老實的回答,「葉慕言。」

  「如果我是你,絕不會把名字告訴任何人。」女鬼用一半的頭髮遮著臉,指了指葉慕言的臉,「還有,絕對不可以把臉給人看。」

  「為什麼?」葉慕言好奇的問,雖然自己從小就有收集各種面具的習慣,但正常時候也不會一直帶著。

  女鬼沒有回應,反正這是老闆的要求,葉慕言也不討厭戴著面具,從此除了去找鬼的時候會戴面具,去打工的時候也會戴面具。

  打工時間一長自然會被發現,葉如詩破壞葉慕言所有的面具,以為這樣葉慕言就會被開除,但沒想到被稱作女鬼的老闆特地買了惡鬼面具給葉慕言用。

  葉如詩還是會用各種方法阻止葉慕言去工作,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葉慕言就會請妃或曲清去代班。

  
  「喂,我在學校看見你跟呆子妃還有不良少女曲清走的很近吶,還有你老闆會不會太年輕了?確定是合法的公司行號?」

  葉如詩要牙切齒的模樣加上不爽的表情,是的,葉如詩相當不開心,他無法忍受葉慕言比他優秀,更不用說被女人圍繞。

  感覺有一種老婆逼問老公有沒有外遇的感慨,葉慕言嘆了口氣,反正不管說什麼葉如詩都不會開心。

  就在葉如詩嚷嚷的同時,葉慕言看見小小人閃過窗戶邊,那也許就是女鬼說的豆子人,不過葉慕言從沒清楚看過豆子人,頂多就是影子和嗡嗡聲。

  碰!外頭傳來一聲巨響。

  葉如詩皺起眉抬頭望著窗戶,接著後院的路燈突然傾倒直撞破窗戶,玻璃四散割傷了葉如詩,趁著葉如詩尖叫的空隙,葉慕言悄悄地躥出去了。

  
  「喲!還以為你被打掛了,一星期都沒出來了說。」曲清趴在葉慕言家圍牆上。

  葉慕言看見玄關放著一個背包,雖然不知道是誰準備的,不過他提起背包頭也不回的逃離這個家。

  妃也在圍牆外,好像等了很久有點不耐煩,「趕快離開這個鬼地方。」

  曲清跟妃也很不喜歡葉如詩,先別說那傢伙跟人妖一樣不男不女,要胸沒胸,要肩膀沒肩膀,說是男的臉又太像女生了,說女的體型又不太像。

  葉慕言也沒有探究的興趣,葉如詩的性別終究是一個謎。

  可能是曲清比較過動不太有淑女氣質,葉如詩比較不常找曲清麻煩,倒是妃看起來就一臉書呆子,葉如詩偶爾會叫幾個痞子去警告一下妃。
  
  不過想也知道都被妃打趴了,而騷擾女鬼的痞子也都沒什麼好下場。

  總之,葉如詩在表面是一個愛護自己收養來的弟弟,但實際上他變態的令人無法想像。

  這次葉慕言打算借住妃的家,因為妃的家隱密又沒家人顧慮,可以說是避難的好地方,社工警察要來抓人也很難抓。

  
  黑漆漆的深山中有三個年輕人漫步在石階上,三人都看得見鬼也有能力對付鬼,所以走在人煙稀少的山中根本沒在怕,反倒是想騷擾他們的鬼要小心了。

  「嘿嘿,這樣好嗎?又逃家。」一個紫髮女人咧著嘴笑,坐在旁邊樹上的樹枝晃著雙腳。

  「……」葉慕言不太開心的瞪了紫髮女人一眼,自從看得見鬼之後也可以看見這個紫髮女人。

  「又看見幻覺了?」妃轉頭看著愣在原地臭臉的葉慕言,順著葉慕言的視線看上去,樹枝上並沒有東西。

  因為只有葉慕言看得見,所以大家都說那是幻覺,葉慕言也覺得紫髮女人是幻覺。

  
  幻覺,如果說紫髮女人是幻覺,那麼這幻覺也未免太過真實了。

  那個帶著圓圓大眼鏡穿著研究服的女人總是忽然出現又忽然消失,她說她叫做--北風。

  北風?看那女人來無影去無蹤,就跟風一樣掃過之後不留痕跡,但卻能感受到她的存在,北風是冬天的風,紫髮女人的確沒給人溫暖的感覺。

  她說這是她第一個名字,又說她的家族很厲害什麼的,總之老生常談一堆,搞到最後竟然說我是她家族的血緣人。

  這世界上充滿了瘋子呢,也許葉慕言也是個瘋子。

  嘰嘰喳喳的說什麼空間、時間、靈魂,先是教我怎麼憑空拉出銀線,在教我怎麼跟另一個空間的羊駝王國聯繫。

  還說可以教我開像是任意門之類的東西,如果我學會了就可以自由的移動到自己想去的地方。

  「可是在學之前你必須變成我兒子喔!」

  北風這句話像是拿糖果誘拐兒童一樣變態,葉慕言才不想去什麼奇怪的家族變成時空旅人啥的,在人類世界生活就夠複雜的了,還要去異世界找死嗎?

  葉慕言斷然拒絕了,雖然現在的生活充滿的厭惡感,不過葉慕言覺得現在只是個過渡期,過去了也許會變得比較好。

  雖然是拒絕了,但是那個北風有事沒事就會跑出來騷擾葉慕言,煩人程度幾乎跟葉如詩有的比。

  
  夜晚在妃家裡點蠟燭邊看書邊聊鬼故事,曲清吸著杯麵麵條說著自己聽到的鬼故事。

  「我跟車隊去A山上騎車。」

  「妳還沒考到駕照耶!」

  曲清一開口馬上就被妃訓了幾句,不過曲清沒有很在意駕照之類的東西,反正考完試有時間就可以去考了,早晚都會拿到不是嗎?

  用筷子指了指妃,「然後我時速超過八十的時候在一個大轉使用了神飄移,超越了前輩們像是脫韁野馬在險峻的山中奔馳,真可惜你們沒在現場,不然一定會說我快的像一束光。」

  「說重點。」妃聞到曲清杯麵的味道也有點餓了,不過她打算先看完社會。

  「其實我還喝了一點酒,因為這讓我可以更亢奮騎的更快,所以在第二個大彎我又突破八十五,一個神飄移彎過去了。」曲清驕傲的揚起臉笑了笑,「我是第一個抵達山頂的人,正當我想要迴轉下山時突然聽見叮叮噹噹的聲音。」

  「妳大概酒多了所以摔車了。」葉慕言隨手把厚重的國文課丟在一邊,拆開泡麵包裝也打算來泡泡麵了。

  曲清說故事的熱情完全被葉慕言的冷言冷語澆熄,「才沒有醉呢,我發現是山頂涼亭階梯上放著一個小丑音樂盒,叮叮噹噹的轉動發出奇怪的聲響,然後我就下山了,結束。」

  妃抽了一下眼角,剛剛聽曲清說了那麼多原來都是廢話而已,「無照駕駛、酒駕、超速,真可怕呀曲清。」

  如此諷刺的語氣曲清就算不想聽還是被扎了一下,「拜託!深山裡出現像是小丑的音樂盒很可怕耶!」

  「又沒有什麼怪物還是鬼蹦出來,有什麼好怕的。」妃一臉不在意,認為只是曲清酒喝太多自己嚇自己。

  「不過聽說那A山要被開發了,未來可能會在山腳下開遊樂園。」葉慕言把一杯泡麵遞給妃,然後拉了一個熱水壺過來。

  換葉慕言說鬼故事了,聽說他們眷村裡有一個豪宅,豪宅裡住著不男不女的傢伙,每天晚上都會溜到葉慕言房間,不是貼著葉慕言的背用力吸就是抱著葉慕言睡覺。

  重點是那個傢伙表面上是個光鮮亮麗的資優生,但私底下卻是個動不動就拳打腳踢的暴力主義者。

  「靠!你家根本就是鬼屋吧!」曲清馬上就聯想到葉如詩,「你還是趕快搬離那個鬼地方好了。」

  「那也要讀大學才有可能。」葉慕言淡淡的把熱水倒入泡麵碗裡,順便也幫妃到熱水,「那麼妃有什麼鬼故事?」

  妃閉上眼想了想,對她而言鬼故事完全不可怕嘛,她還能有什麼駭人鬼故事?

  「聽城市交換生說他們有一個特別的遊戲。」

  拿著筆在計算紙上畫了幾筆,一個四方型的房間裡有一扇門,門對面的牆壁放一面鏡子,手上提著一個燈籠站在鏡子前。

  「這是見鬼遊戲嗎?」曲清對於新遊戲感到新奇,但沒有想玩的意思。

  「聽說這樣可以開啟另一個世界的門。」妃偏著頭也不是很相信這個遊戲,「依據你的能力可以透過鏡子看見不同的東西。」

  「例如?」葉慕言挑起眉,聽間門的事情又讓他想到北風。

  「例如死去的人,或是陰間入口。」

  妃掀開一點杯麵蓋子,把筷子身去進攪拌攪拌,確定可以吃了便端起來不顧形象的吸著麵條。

  葉慕言側過臉瞄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後的紫髮女人北風,察覺到葉慕言的視線,北風笑呵呵的趴在葉慕言背上小聲的說。

  「你們家老闆應該會有興趣喔!」


  
  第二天早上葉慕言就把這個遊戲傳給老闆,而老闆的回應是覺得有趣,但現在葉慕言要考試就晚點再來測試。

  上學,葉慕言和葉如詩同班,不意外一到教室剛放下書到就被抓去廁所。

  男廁,葉慕言被拉去男廁,但從來沒看過葉如詩上過男廁,不!是沒看過葉如詩在學校上廁所,話說他為什麼要知道葉如詩上學時是去男廁還女廁呀?

  把葉慕言推進一間廁所裡臉強壓在牆上,原本和藹的笑臉瞬間變為想殺人的臭臉。

  貼著葉慕言的背後,葉如詩用力咬了對方的耳垂,直到滲血才慢慢鬆開牙齒輕輕舔著,「你又去了哪個女人家裡?小白臉。」

  葉如詩壓在葉慕言背後可以感受到葉如詩狂躁的心跳,如果說葉如詩是女的,那麼他的胸口也太過平坦了,但如果說是男的,太過白嫩緊緻的肌膚也不太像男生。

  懶得理葉如詩又開始瘋言瘋語,葉慕言只感覺撞到牆的額角挺痛的,好像流血了。

  「你看你的鬼朋友把我割傷了耶,難道你不用負責一下嗎?」葉如詩撥了一下臉頰邊的頭髮,一條淺淺的疤痕畫在純白的臉蛋上。

  葉如詩繼續壓著葉慕言,拿出美工刀先是在同樣的位置劃上一刀接著把葉慕言推到角落一陣猛踹。

  還是那張面無表情的臉,葉慕言完全悶不吭聲,好像被踹都不會痛似的。

  把美工刀架在葉慕言頸子上,微微施壓讓幾滴血隨著刀鋒流出,「你的每個朋友都讓我討厭,不過就可以看見鬼是在囂張什麼呀?」

  叮咚--

  葉慕言的手機突然響起,葉如詩馬上把手機搶過去,打開來看發現是上吊的女鬼傳來的簡訊,內容大概是祝葉慕言考試順利。

  原本心情就沒有很好,現在又看記著個簡訊,而且還有好幾封約出去見面和吃飯的簡訊。

  雖然葉慕言有說過那是打工必要的事,例如出去見面是要一起去鬼屋,出來吃飯是要訪談委託人,不過葉如詩從來相信過。

  憤怒的把手機砸回葉慕言身邊,葉如詩摀著臉很不想接受有一個年輕的老闆跟葉慕言感情這麼好。

  當把手放下時,赫然發現葉慕言又不見了,有時候葉慕言會憑空消失,也不算憑空消失,葉慕言曾經說過他的幻覺會開門,那扇門可以去任何地方。

  所以葉慕言突然不見的時候,大部分就是被他的幻覺帶走了,不過葉如詩覺得葉慕言只是患有精神疾病的可憐蟲,會突然不見絕對是因為有鬼朋友幫忙。

  「該死!」

  
  葉慕言醒來時,躺在保健室,身邊站著妃和曲清。

  「你睡了一整天。」妃用下巴指了指窗外,澄紅的夕陽正緩緩落下。

  摸著頭上的紗布,感覺還有一點昏眩,確認一下手機,葉慕言跟保健室老師道謝之後跟著妃和曲清一起回妃家。

  再過幾天就是大學考試了,只要撐到那個時候……

  葉慕言爬階梯的時候搖搖晃晃,早就看多這個現象的曲清一個弓箭步接住往前倒的葉慕言,然後很隨手的就把葉慕言扛在肩上。

  也不是第一次這樣了,曲清幾乎是把葉慕言當作沙包在扛,順便鍛練臂力還挺方便的。

  「哇,葉慕言又變輕了,減肥速度比妃還快呀。」曲清壞壞的笑著。

  「滾!」推開曲清嘲諷的笑臉,妃打開錢包皺著眉,原本打算今天晚餐就吃豐盛一點。

  「我們都是窮學生呀,不然叫女鬼請客吧。」曲清臉皮一點都不薄,從葉慕言身上翻出手機就想直撥。

  妃連忙把手機搶過來用輕蔑的眼神看著曲清,「老闆也很窮好嗎?」

  「不然天上會掉藍色小朋友嗎?一人一張藍色小朋友我們就可以吃大餐了,哈哈。」

  曲清原本只是說笑,誰知道耳邊突然傳來嗡嗡聲,還以為有蒼蠅在附近打轉,揮了揮手想要驅趕蒼蠅,卻有三張藍色的一千塊直接撲上曲清的臉。

  還附帶一張白紙寫著:救難金。

  「……」曲清眼神左右飄移,默默把三千塊收進口袋裡,「我可以中樂透頭彩嗎?」

  「別鬧了。」妃嚴肅的說,「我們要把三千塊確確實實的花完,不准私吞。」

  「好啦。」曲清一臉惋惜的低著頭,繼續扛的葉慕言往山上走。

  
  煎熬大考後的暑假,實在令人興奮對吧,只要撐到那個時候……

  就可以離開了。

  

  你真的這麼認為?


  --
  廢叭:很條列式的在敘述主管的過去呢(望

  反正就是大家都有超能力,就葉如詩沒有啦 哈哈

  話說葉如詩的性別嘛,有人很在意嗎?如果很在意我會特別為了公佈他的性別脫衣服(喂

  好像有很多東西要補充,但我懶得補充ODO也懶得解釋啦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