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六角山羊咆嘯,研究院幾乎有一半都被他踏平了,酒僧拎著兩個小朋友早就逃到研究院外面,剩下黑泥馬和羊駝妹妹在跟六角山羊搏鬥。

  「呀!」伊諾德被六角山羊一把捉住,尖叫一聲就被丟進山羊嘴裡絞碎。

  黑泥馬朝六角山羊發射火箭砲,不過那對六角山羊而言只是蚊子叮,一口吃掉火箭砲,六角山羊開始弄動身體想把剩下的身體拉出黑洞。

  沒放棄繼續攻擊,羊駝妹妹丟了幾顆手榴彈,順便把上次校慶拿到的鹽酸彈朝六角山羊眼睛丟。

  六角山羊仍無動於衷,不過被兩隻小蒼蠅煩的有點生氣了,發出震耳欲聾的嘶吼,整座山頭都在震動。

  羊駝妹妹被震開摔在地上滾了好幾圈,趴在地上吃痛得哇哇叫幾聲,黑泥馬連忙朝羊駝妹妹身邊跑去不過沒注意地上的東西踩到之後滑了一跤。

  「辣椒醬?」黑泥馬拿起絆倒自己的東西,偏著頭好奇這裡怎麼會有辣椒醬。

  羊駝妹妹看見辣椒醬馬上跳起來,搶過辣椒醬,「給我!」

  六角山羊大掌伸來想抓住羊駝妹妹和黑泥馬,但兩隻羊駝動作輕盈敏捷的躲開大掌,羊駝妹妹騎上黑泥馬朝六角山羊大嘴衝刺。

  看見有兩隻送死的食物六角山羊自然是張大嘴等著兩隻羊過自己進來,不過羊駝妹妹迅速轉開辣椒灌蓋子。

  用力一丟,辣椒醬在半空中一個旋轉,裡面的辣椒醬傾出落入了六角山羊口中。

  黑泥馬用力蹬腳跳離六角山羊,兩隻羊駝站在跟六角山羊有些距離的高處,一開始六角山羊還沒什麼感覺,但過了三秒六角山羊開始融化了。

  除了開始融化,還有一團黏糊物迅速侵蝕著六角山羊脖子上的紅色繩子,當紅色繩子被吃完的霎那。

  六角山羊發出難聽哀鳴,整個頭像是充氣氣球,最後膨脹至極限轟的一響炸裂。

  黑泥馬和羊駝妹妹被炸飛掉進山某處,至於酒僧在外看見六角山羊爆炸後遺留下來的瘴氣,連忙打開輪迴通道把瘴氣通通吸走。

  驚險的解決掉六角山羊,研究院也差不多被夷為平地了。

  「呼。」酒僧鬆了口氣,提著長杖查看一下兩位小朋友的狀況,「不管怎麼樣還是先送去醫院吧。」

  就在酒僧這麼說的同時,前方突然出現一扇門,上面貼著急診室三個字。

  我比較想去女子澡堂呢。

  雖然心中有數個希望和抱怨,不過酒僧還是拎著兩位小朋友朝那扇門跑去。

  
  ……

  六角山羊爆掉後抓住青行燈的巨手也消失了,在安潔還有鹿良還沒反應過來,草叢裡衝出一個披頭散髮的女鬼。

  一出來就是直接咬掉青行燈脖子上的繩子,脫離束縛,青行燈再度捲起青藍色火焰。

  眨眼間火焰吞沒了四周,安潔和鹿良毫無反擊的機會就被燒成灰,但安潔召喚出來的怪物們還是沒有消失,在精神病裡外粗暴的破壞各種東西。

  青行燈燒完火焰之後累的倒在地上,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累,之前就算工作東奔西跑超量超仔的工作也不會這樣的。

  披頭散髮的女鬼蹲在一邊戳戳紅色斷厄結,好像想到什麼似的突然站起身往某處跑離。

  「青行燈大人!」金絲雀沒看見藍色火焰覺得很不安,所以有些慌張的跑到後面想看看青行燈怎麼了。

  看見金絲雀擔憂的眼神,青行燈咳了兩聲,坐起身悠悠的說,「幫我泡杯茶好了。」

  「現在沒那個時間呀!混蛋!」菟絲子站在二樓窗戶大喊,「還不快來幫忙。」

  金絲雀皺起眉有點不好意思的先向青行燈道歉,一來是菟絲子的無理,二來是這緊急時刻真的沒時間泡茶。

  青行燈懶懶地揮手表示不打緊,不過自己真的沒辦法幫忙了,除了拉幾個比較弱的魂魄去陰間火車,剩下的就靠敲鬼門自己的人去辦了。

  在樹林中奔跑的白衣女鬼跑的有點累,靠著一棵樹暫時喘口氣,覺得用腳跑費時又費力。

  話說都已經是鬼了幹嘛還要用腳跑?

  突然想到自己已經死了很久,女鬼抓起裙襬中心想著要去的地方,在原地跳了一下。

  刷--

  移動到一個眷村豪宅,地上放一個斷掉的紅色斷厄結,好像有一段時間了,髒兮兮的。

  女鬼歪著頭左看看右看看,雖然說知道這裡是主管曾經住過的地方,不過她很少進來所以也不清楚這房子的格局。

  伸手隨便轉個房間門,突然發現門被鎖住了。

  原本想要把門撞開,又突然想自己都已經是鬼了,穿過去不就好了嗎?

  所以女鬼把頭穿過門一間又一間,但就是找不到主管。

  「哈哈哈哈--」

  聽見喪心病狂的笑聲,女鬼撩起遮著視線的瀏海,發現有一扇門門縫透著光芒。

  女鬼小心翼翼的打開門發現可以通往地下室,才下了一階樓梯就看見主管、妃、曲清跪在地上,而前面有個瘋子,瘋子背後有個像天使的人。

  看不懂現在是什麼狀況,女鬼溜到主管身邊戳了戳主管的背後。

  原本還傻在原地的主管馬上就清醒了,轉頭看著女鬼,「老闆?怎麼會在這?」

  女鬼不知道從哪拿出紙跟筆寫著:不要發呆了,剛剛收到訊息說要在四十章之內完結。

  主管困擾的揉揉額角,理智的告訴自己清醒點,有時候要理解老闆說的話需要一點時間,反正那句話就是叫主管不要跪到滿三千字還沒清醒,要快點做個了結。

  「唉,知道了。」主管拍拍身上的灰塵站起身。

  妃和曲清也因為主管的動靜回神了,而葉如詩笑到一半突然看見主管背後的女鬼,原本開心的臉瞬間凍結成憤怒。

  「怎麼又是妳。」葉如詩的口氣充滿了驅趕之意,「每次都在這種時候來搗亂。」

  女鬼歪著頭,充滿疑惑的提筆寫下:我跟你很熟嗎?

  「老闆,妳還是快點回去比較好。」主管想把女鬼往後推,手卻穿過去了。

  「喂、喂,這傢伙有點眼熟呀。」第一次親眼見到敲鬼門的曲清看著矮自己一截的女鬼,「妳不是……」

  打斷曲清說話,葉如詩突然暴怒起來,而在他身後像是天使的人仍就注視著葉如詩的一舉一動。

  「妳又要把我喜歡的東西搶走嗎?妳比妃和有曲清還討厭!一次又一次的把他從我身邊帶走,原來敲鬼門是妳成立的呀!難怪我這麼不喜歡。」

  女鬼沉默,面對葉如詩瘋癲的吼叫,像是看見一個要不到糖就哭鬧的小孩一樣。

  不過女鬼心想,自己的存在應該比任何人還要稀薄,說不定現在還有人不知道敲鬼門其實還有一個老闆。

  的確,如果要談到過去青春蕩漾的年華,為了幫主管逃離家暴陰影用了很多方法,但現在被葉如詩說的自己好像是小三一樣。

  女鬼看著葉如詩,清了清嗓子,用沙啞五音不全的音調開口說話了。

  「把繩子切斷。」

  老闆居然說話了,妃稍微瞪大眼,還以為老闆因為上吊自殺傷到聲帶所以不能說話,這樣看來是因為聲音太難聽所以不想開口。

  葉如詩冷笑一聲,「妳以為我會放棄目前所有的努力嗎?看好了,現在就是我成功的--」

  只見葉如詩身後的天使突然拉住葉如詩頸上紅色斷厄結,慢慢的往後進入異空間通道。

  六角山羊負責控制通道,青行燈負責壓制天使,葉如詩原本應該是要控制天使的,沒想到兩方支撐消滅後自己會被反拉。

  原本切斷自己脖子上的繩子就沒事了,但天使已經拉住了那條繩子,葉如詩想掙脫也逃不掉了。

  「哇,你真的要去神的世界了。」女鬼環起手,感覺早就猜到事情會變成這樣的點著頭。

  主管和妃、曲清站在一邊看著葉如詩慢慢被拖進異界通道,可能是凡人肉體無法承受,葉如詩碰觸到通道的身體化為一粒粒微小的光點。

  葉如詩不斷掙扎哀號,用求救的眼神望著主管,「救我--」

  主管看了一眼妃,妃馬上轉身假裝沒看到,主管又看了一眼曲清,曲清馬上抬頭吹著口哨,看來葉如詩已經無藥可救到沒人希望他活下去了。

  也不確定自己要不要救葉如詩,主管最後看向老闆,「老闆,你覺得呢?」

  只見女鬼雙手叉腰仰著臉看著主管,「主管,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愛拖泥帶水?」

  就在葉如詩想繼續哀號的時候,女鬼三步做兩步小跑步到葉如詩面前,一個抬腿送葉如詩一記飛踹。

  葉如詩慘叫一聲隨後被踹進異界通道,複雜的圖騰崩解了,只剩下幾根發著微光的羽毛緩緩飄落。

  四周又陰暗起來,一股僵硬冰冷的氣氛遊走在三人一鬼身邊。

  妃咳了一聲扛著球棒,「趕快回去精神病院吧,現在應該被搞得一團亂。」

  曲清感覺事情麻煩的抓抓長髮,「唉……跟神經病相處果然很浪費時間,話說我們剛剛看見的天使是什麼呀。」

  「就天使吧。」妃聳聳肩,現在思考研究那種東西沒有任何意義,「主管、老闆,要一起回去嗎?」

  女鬼又消失了,而主管帶回惡鬼面具,拉緊袖口淡淡的說,「回去吧。」


  ……

  電視上連續幾天都在播報著研究院被毀掉的訊息。

  靠在沙發上優雅的交疊雙腿,愛爾瑪緩緩攪拌著手中的黑咖啡,對於研究院被炸掉的訊息只隨性的嘆了口氣意思意思一下。

  「葉如詩死了你還這麼開心。」亞德里恩黑眼圈很重的從地上爬起來,身邊散落著一堆文件。

  幫亞德里恩倒了一杯咖啡,愛爾瑪微微笑著,「葉如詩的貢獻的確很多,但一個瘋子終究不能帶領一個團隊。」

  「那個叫啥的贊助人知道了嗎?」嗅了嗅咖啡散發出來的熱氣,亞德里恩趴在桌邊等咖啡變涼。

  「會搞成這副德性贊助人早就知道了,現在找不到另一個莫頤才是最大的隱憂。」愛爾瑪拿起桌上的紀錄板,「雖然也有點期待葉如詩的成功,不過他太容易被感情牽著走。」

  還不是葉如詩廢話太多,一開始把所有綁起來當祭品不就沒事了嗎?還等敲鬼門老闆飛過來補踹他一腳,真的有夠聰明。

  「不過也多虧他的瘋狂,幫助我們發現不少有趣的東西呢。」小口喝著咖啡,亞德里恩抓起一張照片放到桌上。

  那是一個身後有兩對羽翼的天使也就是葉如詩召喚出來的東西。

  也有拍到敲鬼門各種詭異的生物,例如會丟辣椒罐的羊駝妹妹,還有主管到處穿越的照片。

  簡單來說敲鬼門就是一個特殊能源聚集地,雖然現在因為葉如詩掛了,引起如嗜內部一陣混亂,不過這世界上能研究的東西還很多,不必拘泥在敲鬼門或著緣律。

  如嗜現在的狀況,有幾個人不願意認同新院長所以離開了,有些則覺得隱瞞贊助商的身分很不妥,感覺被欺騙什麼的,所以要求公佈贊助商身分。

  「在研究院蓋好之前也有得忙呀。」愛爾瑪倒在沙發上看起來想睡個午覺。

  
  ……

  靳禕清醒時發現身邊多了一罐黏稠物,罐子上還貼著湯圓二字,好像是那個黏稠物的名字。

  感覺有點恐怖,雖然看四周是自己熟悉的精神病院,不過會亂吃東西的黏稠物還是讓他覺得很危險。

  初雪安穩的睡在旁邊,靳禕看初雪臉色還不錯心理稍微放心了一點。

  下床扶著床邊緣於本想出去看看,突然發現門前坐著一個披頭散髮的女鬼,手裡正拿著一本像是繪本的書。

  靳禕吞吞口水,沒感覺到任何陰森不舒服的感覺,不過有女鬼擋在門口他也不敢穿過去開門。

  才後退幾步,背後碰上一隻軟綿綿巨大的羊駝,羊駝囧著臉好像在咀嚼甚麼稻草。

  「少年,想聽我說一個故事嗎?」

  「呃……」不太敢隨便回答,基本上精神病院裡時常有羊駝跑來跑去,但是很少有羊駝會跑進別人房間裡。

  羊駝妹妹就另當別論。

  女鬼食指敲打著繪本,好像是在催促靳禕快點決定要不要聽故事。

  靳禕默默爬回床上,僵硬的點點頭,接著女鬼翻開了繪本。

  從前,有一個沒有父母、沒有名字的孤兒,因為他的骨隨和血漿跟另一名叫作葉如詩的孩子相符,所以孤兒被領養了。

  孤兒從不知道自己其實是被領養來維持葉如詩的性命,直到那位葉如詩健康的從醫院走出來,孤兒失去了家中的地位、關愛。

  知道了一切真相,孤兒也沒有太過難過,因為他在外面已經有幾個支持自己的朋友。

  也許他本來就不該進入別人家,養父母一直以來都把他當作葉如詩的代替品,他們愛的是葉如詩,而不是來路不明的孤兒。

  當真正的葉如詩回來時,孤兒就什麼也不是了。

  這個故事,要從一個叫做--

  葉慕言

  的高中生說起。

  嘛,雖然這不是他真正的名字,不過他的遭遇挺有趣的。

  話說,那是一個炙熱的夏天……

  --

  廢叭:吃便當快點下台啦!我要進入回憶篇(迷:作者這麼愛丟便當沒問題嗎

  其實女鬼也不是完全的作者本人,不然完全變成作者本人就不好玩了(又不是柯南,所到之處都有便當XD

  嘛,回憶篇切入點是主管高中三年級要畢業這樣

  這篇也一樣各種詭異的斷開和老闆亂入呀(最強的就是敲鬼門的幹部,外掛模組沒人贏的了

  亞茲拉爾各種鄙視無聊的人類,其實在盯著葉如詩的時候心中的OS應該超多的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