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叮咚。

  --今天到廢墟裡試試看那個遊戲吧。

  葉如詩看著葉慕言的手機簡訊,看見自稱是老闆女人又傳了工作簡訊讓葉如詩很不開心。
 
  以前可以用讀書為理由讓父母阻止葉慕言出去找妃和曲清,但現在葉慕言有另一個理由可以讓他離開這個家。

  葉如詩直接把簡訊刪掉,查看其他關於工作的簡訊,看了更生氣,看一個刪一個。

  刪到一半突然看見一個標題寫著遊戲二字的簡訊,不是老闆寄來的,是葉慕言寄給老闆,好其的打開簡訊掃過內容。

  一個四方型的房間裡有一扇門,門對面的牆壁放一面鏡子,手上提著一個燈籠站在鏡子前,聽說這樣可以開啟另一個世界的門。

  例如:陰間入口。

  「陰間入口?」葉如詩挑起眉,對於這個遊戲雖然抱持著懷疑,但同時也非常有興趣。

  如果他也有特殊能力,那不是更特別了嗎?

  葉如詩擁有的筆葉慕言還多,不過最不滿意的是身為一個無能力的凡人。

  也許把陰間的門打開,葉慕言就會露出與以往不同的表情,是驚訝呢?還是崇拜?又或者是不甘心?

  竊笑幾聲,葉如詩把簡訊全部刪光後將手機丟進書桌上的小魚缸裡,已經把葉慕言跟老闆相約的地點抄下來了,帶著一條麻繩愉快地想著把葉慕言綁回來的過程。

  
  廢墟。

  葉慕言跟老闆在廢墟四周查探一下,確定不會倒塌之後進到廢墟找了接近四方型的房間。

  搬來了穿衣鏡,按照遊戲方法放在面對門的位置,然後把紙燈籠放在中央,雖然遊戲沒有說幾點開始最靈驗,但老闆堅信午夜是最適合玩這種遊戲的時候。

  查看時間,現在距離午夜還有一小時,葉慕言和老闆買了咖啡坐在房間外等。

  「啊!面具!」老闆突然跳起來,因為葉如詩會破壞葉慕言的面具,所以惡鬼面具都寄放在老闆家。

  「沒差吧。」葉慕言淡淡的說,之前工作也有幾次沒戴面具,所以這次沒戴也沒關係吧。

  「姆……果然還是回去拿一下好了。」老闆拿出手機叫了計程車,然後要葉慕言在這裡等一下。

  廢墟距離老闆家差不多三十分鐘的距離,來回一趟也差不多可以進行遊戲了,葉慕言也不反對,就當作是把發時間吧。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葉如詩在老闆離開後的十分鐘也來到了廢墟,面對陰森森的廢墟,葉如詩心裡只想把葉慕言綑綁,鬼怪什麼的等綑綁完葉慕言再說。

  閒晃了幾分鐘,葉如詩來到葉慕言待的地方,看見葉慕言蹲在那兒葉詩如又露出溫柔的笑容。

  「找到你囉。」

  看見葉如詩,葉慕言抽了一下眼角,老實說手機被葉如詩搶走大概也能預料到葉如詩跑來這裡亂。

  葉慕言乾脆直接放棄今天的工作,只要乖乖跟葉如詩回去就沒事了,不然誰知道等等老闆來,葉如詩又會發神經到處惹事。

  沒想到才往前走一步,葉如詩突然衝過來先是猛揮一拳打在葉慕言右臉,把葉慕言打倒之後用麻繩勒住葉慕言的脖子。

  坐在葉慕言身上,葉如詩開心的拍拍葉慕言的頭,「要不要跟我玩一個遊戲呢?」

  葉如詩轉開身邊的門把葉慕言拖進房間,看見這房間已經佈置好隨時可以進行遊戲,葉如詩開心極了。

  「我跟你回就是了,不要在這邊亂。」葉慕言難得會回應葉如詩。

  聽見葉慕言罕見的開口,葉如詩更開心了,「好乖、好乖,那麼我們一起來玩遊戲吧。」

  拿起燈籠邊的蠟燭把紙燈籠點亮,硬扯著葉慕言到鏡子中央,另一手拿著燈籠,葉如詩滿懷期待的等著什麼超自然現象發生。

  站在鏡子過了良久,什麼都沒發生,葉如詩覺得自己就像傻瓜一樣提著燈籠照鏡子,很不開心的想要衰燈籠。

  「不行!」葉慕言搶過燈籠,擔心蠟燭燒到燈籠可能會引起火災什麼的。

  就在葉慕言搶過燈籠站在鏡子前的瞬間--

  四周湧入冰冷的灰白色煙霧,房間裡原本是水泥製的地板突然變成古早時期的紅磚。

  而那個貼在牆上的穿衣鏡也有了變化,印入眼簾的是古色古香像是廟宇般的大門,深藍色的瓦片鋪在燕尾屋頂上,兩個青色燈籠掛在兩邊。

  藍黑色的門板上佈滿深淺不依的爪痕,門中央左右兩邊各有一個金色龍頭咬著門環。

  門上端有塊匾額上頭寫著大辣辣的--鬼門,二字。

  葉如詩跌坐在地,心裡又害怕又興奮,但發現提燈籠的是葉慕言有些不是滋味,扯著麻繩把葉慕言推向那扇門。

  「去敲敲看。」命令葉慕言去做一般人想也知道會發生危險的事,葉如詩等著看葉慕言哀求他不要什麼的。

  沒想到葉慕言完全沒有猶豫的抓起們還用力敲了幾下,葉慕言並不是因為葉如詩的命令才這麼做的,而是他今天本來的工作就是測試遊戲的真實性。

  
  鬼門?有趣。

  已經考完大考,畢業典禮過後的這幾天暑假葉慕言早就做好搬出去住的準備了,剩下的時間就是等學校發通知書。

  在漫長的暑假,最讓人期待的不就是每年的鬼門開嗎?

  葉慕言少說也活了十八年有了,不過鬼門開和平常沒什麼差別,鬼還是一樣多就是了。

  至於抓交替什麼的,大部分都是自以為是的白痴跑去玩水等等發生純屬意外,因為暑假的屁孩總是比鬼還多,死了幾個屁孩就會有人說是抓交替什麼。

  第一次見證到鬼門這東西,葉慕言想起北風那來去自如的能力,心想自己不用北風來教也可以辦到吧。

  就開一次看看吧,順便瞧瞧鬼門後面的景色,也許之後可以老闆靈感參考也說不定

  叩叩叩。

  敲門的聲音意外的響亮,就像是在敲木魚那樣,輕盈不沉悶的聲音迴盪在煙霧瀰漫的房間裡。

  嘰--

  門縫裡伸出數隻乾癟黑爛的手指,十隻、二十隻,數不清的手指攀在門縫邊上,開出幾公分的縫。

  黑漆漆的門後佈滿了大大小小各種顏色的眼球,每顆眼球中的瞳孔又有張小嘴開闔開闔的,不知道在碎碎念什麼。

  葉如詩嚇的怪叫幾聲,而葉慕言摸著下巴把臉湊到門縫前仔細端睨,冷靜的像是這些眼球跟路邊的阿貓阿狗一樣常見似的。

  的確,看過各式各樣的鬼怪,對葉慕言來說雖然有點噁心,但噁心的鬼怪五花八門,鬼門這種噁心程度只是小菜一碟。

  手指努力的想扳開鬼門,不過好像被什麼力量壓抑著,就算有看起來幾百跟的手指也扳不開,最多只能維持到現在的寬度。

  「來者,何人?」一位男子無聲無息地出現在葉慕言身後,那個人用刀尖抵著葉慕言後頸,「非,引路人指領,從何,而來?」

  「咿!」葉如詩看見持武器的陌生男子,嚇得想要逃跑,主身卻發現房間門不見了,後面只有深不見底嘿。

  葉慕言轉過身,感覺到男子身上散發的氣息跟一般的厲鬼邀外完全不同,感覺更高階更緊實,也就是說這個男子力量相當強大。

  男子一頭青藍色長髮柔順的披在身後,頭上戴著像是財神爺那樣錯綜複雜花紋的帽子,穿著深藍色漢服,漢服上有紅色黑色纏繞的圖騰。

  冷峻的臉是慘白毫無血色,黑色的雙眼中瞳孔是金黃色的圈,雙眼角一抹紅,葉慕言小小的感嘆一下,沒想到可以見到這麼俊美的鬼呀。

  那隻俊美鬼舉著一把唐刀,銳利的刀鋒閃爍著冷豔的藍光,刀尖指著葉慕言頸子,冰冷的觸感就像是冬天還泡在冰塊水裡那樣。

  面對俊美鬼的刀尖,葉慕言也警界起來,雙手放在背後勾出幾條銀線,「沒禮貌,問別人名字之前要先自我介紹。」

  沒想到葉慕言這麼說,俊美鬼居然露出有點抱歉的表情,收起刀重新調整姿勢,用高傲的眼神俯視著葉慕言。

  「吾,乃四方之門,青之門守門人,吾名,東鬱。」介紹完自己,俊美鬼馬上抽出刀用刀尖指著葉慕言頸子,「來者,何人?」

  這隻俊美鬼好像有點笨,葉慕言雖然沒什麼表情,但眼神流露出一絲鄙視。

  剛剛東鬱這隻俊美鬼也說了「四方之門,青之門」,也就說鬼門還有白、赤、黑的鬼門,雖然沒親自看過不過就先這樣假設吧。

  「東鬱嘛……」葉慕言再度上下打量俊美鬼,身材瘦弱臉色慘白,說起話來有氣無力,這樣的鬼居然就是守門人呀。

  但也不能以貌取鬼,有些鬼看起來弱不禁風,但其實只是在偽裝而已,憑俊美鬼散發出來的氣魄,應該不是外表這樣虛弱才對。

  如果是這樣的話打起來勝率絕對是負的,有點困擾的斜過眼,葉慕言正想著該怎麼擺脫這個守門人回去原本的空間。

  像妃一樣直接轟飛?像曲清一樣調戲捉弄?

  不管哪個好像都不可行呢,揍飛當然是不可行的,不過調戲……

  「速速,回答,生人,不可留。」俊美鬼看葉慕言好像在發呆,不開心的催促著葉慕言。

  人都沒調戲過了怎麼調戲鬼?葉慕言有點無奈的騷騷臉頰,「傳、傳言這裡有個俊美的鬼,我禁不住好奇便來瞧瞧。」

  說起話來非常憋扭,葉慕言都不知道自己這樣說俊美鬼聽不聽的懂,說完之後有點後悔的嘆口氣,還是決定用自己原本的個性說話好了。

  只見俊美鬼微微顫抖持刀的手,原本慘白的臉上浮出淡淡的紅蘊,皺著眉別過頭,俊美鬼說話變得更奇怪了。

  「胡胡胡胡胡、胡說,吾、吾吾吾……何來俊美?」

  看起來很高興呀,葉慕言無言的望著俊美鬼,回到本性不由自主的脫口說出,「我又沒有說是你。」

  「嗯?」俊美鬼愣住了,瞪大眼感覺到莫名的羞恥,大概是羞恥到惱羞成怒,俊美鬼突然會見大喊,「又是白藜君叫人耍吾嗎?」

  白藜君又是誰呀?葉慕言對於東鬱突然暴怒感到莫名其妙,反正也不想乖乖站在那裡給他砍,葉慕言多過刀刃敏捷的移動到東鬱背後,數條銀線灑落纏住東鬱全身。

  一個收緊想綁住東鬱,但守門人也不是這麼好惹,只見東鬱輕吐一口氣,纏在身上的銀線便被不明力量彈斷。

  東鬱甩起長刀已經不分青紅皂白的看到葉慕言就想砍,看來東鬱似乎誤會什麼了,不過葉慕言被逼著打也只能反擊。

  守門人的動作輕盈精準,只要一個閃神就有可能人頭落地,葉慕言基本上也找不到回擊的空隙,除了邊防邊退也沒有其他辦法了。

  就在葉慕言和東鬱糾纏不清時,葉如詩已經嚇到連爬的力氣都沒有了,驚慌之餘摸到口袋裡還有葉慕言的手機,拿起手機也不管打不打的通,從清單隨便選個號碼撥過去了。

  
  ……

  此時正在家裡敲鍵盤的老闆,因為突然有靈感所以想說先把靈感輸入電腦中,沒想到這一坐就拖了不少時間。

  看見手機來電顯示葉慕言,老闆才驚醒想到要趕快拿面具回去,趕緊接起手機想跟葉慕言道歉,沒想到一接起來是別人鬼吼鬼叫。

  對方可能太過焦慮害怕,說出來的話老闆沒一句能聽懂,不過大概是在求救吧。

  用葉慕言的手機求救?所以葉慕言遇到危險了?

  坐車太慢,不得已老闆趕緊靈魂出竅,以靈魂狀態直飛到廢墟當中。

  過去才發現遊戲已經開始了,因為與異世界連接,四周被複雜的磁場壟罩形成屏障,生靈狀態的老闆被擋在外面進不去。

  感覺到裡頭好像有打鬥的聲音,還可以感覺到強大的力量,老闆急的在外頭打轉。

  冰涼的風從門縫下竄出,老闆趴在地上從門縫探進去看看是什麼狀況,模模糊糊的只看見有三個人影在裡面,兩個在打架,一個呆坐在旁邊不知道是在看戲還是怎樣。

  「陰間……」

  想起葉慕言說這遊戲可能召喚去陰間的門,老闆馬上飛回自己家,拿出紅色麻繩,一頭綁在天花板上的吊扇,另一頭打成圈。

  抱起自己的身體掛在上面,感覺很像上吊的樣子,不過自己特殊處理過的紅色繩子--斷厄結,可以在短時間讓自己進入死亡,只要在紅色的顏料退去之前回來就不會死了。

  雖然沒試過,但這次有機會就趁現在測試一下吧!

  掛上去不到幾秒,老闆感覺到更飄忽輕盈的感覺,確定自己進入死亡狀態,馬上再回去那個廢墟,這次果然可以進去房間裡了。

  一進去就看見葉慕言全身刀傷,而俊美鬼舉起刀準備要給葉慕言最後一刀。

  「等等!」老闆一個衝撞硬是把來不及防備的俊美鬼撞飛。

  俊美鬼被撞飛之後手上的刀也落在一邊,葉如詩趕緊搶過那把刀,不知道哪來的勇氣用刀指著俊美鬼。

  在另外兩人還沒注意到葉如詩的舉動時,葉如詩突然放聲大笑,接著直接拿到捅俊美鬼。

  這動作也不過只有三秒,俊美鬼腹部中一刀居然就這樣不堪一捅,倒下去看起來像死了一樣。

  也太弱了吧!葉慕言愣了一下,看來東鬱攻擊力很強但防禦力超弱的。

  「哈哈哈,我殺了鬼!」葉如詩開心極了,自己果然也是有能力了人吧,「看到了嗎?我比你們厲害多了。」

  「那是守門人耶……」葉慕言感覺現在相當不妙,先不管本來就不是活著的守門人這樣會不會死,總之,鬼門失去守門不就等於這扇門現在……

  碰!

  鬼門突然發出巨響,門板整個被強大的力量打飛,各種鬼魂隨著漫出來的黑煙,一個一個爬了出來。

  老闆第一件事就是把守門人東鬱抓來黑煙還沒擴散到的地方,然後要葉慕言揹著東鬱趕快跑。

  葉如詩看兩人居然丟下他逃走,很不爽的拿刀追在後頭,身後的黑煙擴散速度越來越快,黑煙中的鬼怪發出各種淒厲嚎叫。

  「戴上面具!」老闆把惡鬼面具丟給葉慕言,「以後如果有人問你叫什麼名字,就回答あっき(惡鬼)。」

  連忙戴上面具,葉慕言沒時間跟老闆解釋和發問了,身後的東鬱流出來的血冷得不像話,而且對鬼來說很美味似的,不少鬼魂看見滴落在地上的血就趴下來舔。

  「看來守門人是很好的食物。」葉慕言脫下西裝外套隨便幫東鬱包紮一下,然後揹著繼續跑。

  「青之門,方位四象屬龍,這個守門人可能有龍的血源,你也知道龍血可以拿來做什麼吧?」老闆看後面追來的鬼怪越來越多,拉著葉慕言加快速度。

  跑到快沒力時,總算看見一個像出口的地方,那是個看起來像鬼門縮小加簡易版的門,衝出去後老闆連忙把門關上叫葉慕言用銀線把門封住。

  葉如詩喘的說不出話來,雖然很想開口嘲諷葉慕言和老闆,不過剛剛跑的實在太累了,現在連喘氣都有困難。

  葉慕言完全把葉如詩晾在一邊,把東鬱輕放下來,跟老闆討論一下怎麼把守門人弄醒比較重要。

  「哪有龍這麼弱的?」拍拍東鬱的臉,葉慕言心中不斷吐槽東鬱真的弱爆了,「傷口完全沒復合,龍血不能治療自己嗎?」

  老闆苦惱的抓抓頭,撇了一眼葉如詩手上的刀,「有各種可能我也不清楚,不過要想辦法讓他醒來才行。」

  「他剛剛有提到一個叫做白藜君的名字,好像是他的損友。」

  「白……白之門,白虎嗎?」老闆眉頭深鎖,就算知道白藜君又怎麼樣,根本不知道要上哪找呀!

  就在兩人苦惱之間,四周的景色有了變化,像是在某座車站似的,站牌寫著鬼站。

  老舊的區間車緩緩駛入月台,打開車門,完全沒有人進出,三人小心翼翼接近區間車,覺得很可疑所以不敢搭上去。

  碰!

  小門也被鬼怪突破了,老闆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葉慕言推進去,自己也要進去時葉如詩突然拉住老闆的頭髮,把老闆甩出區間車。

  「去死吧!」葉如詩舉刀就是要砍老闆。

  但早一步在葉如詩手上纏了銀線,就在葉如詩揮刀的同時,雙手直接被削斷了。

  無可否認的,葉慕言心裡其實也有想在這裡把葉如詩幹掉的念頭。

  「你!」葉如詩凶狠的瞪著葉慕言,還想大吼說些什麼,黑煙瞬間就淹過來了。

  葉如詩嚇得想衝進車廂裡,不過老闆突然擋在葉如詩面前,抬腿把葉如詩踹回黑煙中,「你搞出來的爛攤子要好好負責呀。」

  葉慕言發現黑煙居然不會淹進車廂裡,正想要把老闆拉進車廂時,老闆突然打開葉慕言,用力把葉慕言推回車廂。

  「老闆!」

  「鬼門不能沒有守門人。」老闆站在車門口苦笑,「時間也超過了,再見。」

  老闆脖子上的紅色繩子變成普通的顏色,葉慕言站起身才不想鬼陰間入口會變成怎樣,反正不能把老闆丟在這裡。

  不過想伸手拉老闆時已經來不及了,砰的聲響車門重重被關上,葉慕言只能透過車窗看見老闆,而老闆身後竟然站著那個叫做北風的紫髮女人。

  區間車駛離月台,葉慕言愣在原地心情複雜的不知道怎麼形容。

  
  ……

  新聞播報著某位女性先暴斃後上吊的離奇事件,老闆死了,不過只限於肉體。

  葉慕言回到人間之後,葉如詩整個人間蒸發,他父母焦急著找了好幾天,不過當然是一無所獲,最後葉如詩就被列入失蹤人口。

  而真的變成女鬼的老闆,因為留戀於打文章所以不斷地回到自己家繼續打文,直到葉慕言把老闆屍體帶走才停止這個恐怖的事件。


  「我以為妳……算了。」帶著惡鬼面具,葉慕言和老闆坐在荒廢精神病院的外頭,「那個守門人呢?」

  「還沒醒。」老闆淡淡的說著,一手捲著自己的長髮一邊看著精神病院,「反正有其他鬼官解決那個爆走事件了。」

  葉慕言再一年就要大學畢業,老闆則想把自己的個人公司擴大,所以要葉慕言當主管,把公司管好建立起來。

  總之,就先以各種打雜為主了,不管是大鬼小鬼,只要有不友善的鬼就要驅離或消滅,這就是公司要做的事情。

  「為什麼是除鬼的公司?」葉慕言望著變成鬼的老闆,難道老闆不怕自己某天被除掉嗎?

  「因為有很多有能力的人沒辦法好好發揮自己的專長,能看見鬼的,能打鬼的,不少人都是孤單的不是嗎?」

  老闆也因為能力困擾沒辦法好好上學和交朋友,老實說老闆就只有葉慕言這個朋友了,這大概是所謂的物以類聚吧,同類應該可以理解對方的孤獨。

  雖然老闆現在死了,不過透過斷厄結還是能短暫回到身體裡,短暫的活著,半死半活的繼續經營公司,果然還是請還是活人的葉慕言來經營吧。

  「我知道了,那公司名稱呢?」葉慕言大學畢業後也沒其他打算,不如就做自己以前常在做的事情吧。

  老闆站起身走到半倒的玻璃門前,伸手輕輕敲了敲。

  叩叩叩。


  ……

  「妃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呀!葉慕言。」

  幾年後的同學會,妃與葉慕言再次相遇,聽說曲清出國留學沒辦法出席,不過葉慕言沒有很在意。

  「可以不要用那個名字叫我嗎?」

  「欸?不然呢?」

  「我現在是一間公司的主管,所以叫我主管。」

  「我又不是你員工,幹嘛叫你主管。」

  「妳現在是了,跟我去處理一下隔壁的案件。」

  「欸?什麼?喂欸欸!」

  妃被強迫參與了解決委託任務的工作,有妃的幫忙,案件自然是順利的解決。
 
  就這樣,妃莫名其妙的強迫接手這個工作,雖然不討厭這個工作,但知道老闆是個鬼就覺得各種微妙。

  只能說工作就是要適應各種環境,而且在公司接案工作比去外面綁手綁腳好太多了,雖然體力上消耗很大就是了。

  「喂,主管,我們需要員工啊!不然是要忙死我嗎?」妃扛著球棒抱怨著。

  主管坐在辦公桌旁靜默一段時間,然後望向窩在旁邊沙發上的老闆,「有什麼建議嗎?」

  老闆掏出一個手機,螢幕顯示一段字:哈囉!年輕人,你是否有夠大的膽子?你是否熱愛鬼神妖魔?你是否希望獲得一份高薪又能自己選擇時間的工作?

  主管挑起眉,感覺就像回到從前,「那麼,就請工讀生吧。」
  

  ……

  數年後。

  OO公寓,多次被人投訴年久失修已成危樓,但每次都會發生各種災禍導致拆除工程無法進行。

  有個工人曾經表示,在晚上聽見公寓有人唱著兩人三腳之類的童謠,但是那間公寓已經被封鎖,不可能有小孩可以跑進去玩。

  「總之,我們希望請你們幫忙處理這件事。」

  像是建商老闆的大叔困擾的說著,站在辦公桌前,看見帶著惡鬼面具的主管讓人有點不安。

  確認過合約和委託金額,主管從抽屜拿出印章在委託單上蓋上:接收。

  建商老闆大大的鬆了一口氣,拿出手帕擦擦臉邊的汗水,「太感謝您,對了,可以請問您叫什麼名字嗎?」

  主管轉過身面對的窗外,嚴肅的背影散發著冰冷的疏離感。

 

  「あっき(惡鬼)。」

 

      【敲鬼門II】病症:BPD(完)

  --

  廢叭:結果好像搞出更多謎團了(欸

  不知道葉如詩的性別要安插在什麼地方,總之在這裡公布他是 男 的(艮

  還有四方之門,東鬱是最初的守門人,引路人是青行燈,但大家都知道他超愛偷懶

  基本上在出口沒遇到青行燈也是因為他跑去摸魚了(欸?!)青行燈也很少深入到鬼門那邊

  都叫鬼魂自己走過去XDD青之門原本很少鬼魂通過,不過在鬼門被打開的時候就變得很忙了

  東鬱搞失蹤青行燈到自己負責(引路人兼守門人),誰叫他要摸魚w

  欸!那東鬱到底跑去哪裡了?一失蹤就是好幾年

  這個嘛……也許是另一個故事了,嘿嘿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