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諾伊德扔出數隻鋼筆想把酒僧插成仙人掌,不過酒僧左閃右躲讓鋼筆插在後面的牆上。

  就在酒僧誘餌的時候,初雪抓著靳禕躲在櫃子後面,他們必須想個辦法毀掉比圖片大上幾百倍的裝置。

  初雪看著靳禕緊張的發抖,手裡拿的黏稠物似乎又變大了許多。

  「用你的預知能力。」

  「什麼?」靳禕皺著眉看著一臉嚴肅的初雪,預知能力只有五秒是要看什麼呀?

  初雪嘆了口氣,先把靳禕手上的黏稠物拎起來丟到一邊。

  「記得我說過的嗎,七百二十個五秒。」

  聽見初雪這麼說,靳禕更加不安,低著頭垂著肩,「不、不可能……」

  初雪嘖了一聲,雙手捧起靳禕的臉,注視著靳禕的雙眼,初雪的瞳孔有了細微的變化。

  「你可以的。」初雪堅定的說著,「你可以看見的。」

  靳禕停止了顫抖,腦子裡徘徊著初雪的話語,望著初雪神秘又因吸引人的雙眼,靳禕安定下來了。

  「我可以?」

  「可以。」

  靳禕感覺到一股溫暖的力量從初雪的掌心擴散開來,有某種東西正在牽引自己觸發的能力。

  初雪相信我可以。

  他相信我。

  也許,我可以做的更好、更好。

  超越--七百二十。

  瞳孔緊縮,靳禕在自己也沒發覺的情況下發動了未來圖景,四周進入灰白色的停滯狀態,靳禕從未看過這種景象。

  「唉唷,小朋友能力挺強的嘛。」高跟鞋敲擊著地班法出清脆的叩叩聲,一個紫髮女人穿著研究服,臉上帶著圓圓大大的眼鏡,掛著燦爛的笑容走來。

  靳禕訝異的眨眨眼,有點不知所措的向後跌,所有人都停止了動作,所有人都變成灰白色,只有女人和他自己有顏色也可以自由移動。

  「這、這裡……」靳禕看見紫髮女人穿著研究服,很擔心對方是如嗜的成員,可是自己又不做什麼。

  下意識擋在初雪前面,靳禕也不知道這有什麼意義,說不定對方一根手指就可以解決他了。

  「歡迎來到時間夾層。」紫髮女人咧著嘴笑,就像一隻貓在逗弄小老鼠似的,「可以看見未來並且改變,這本來就是你的能力呀,這裡是五秒的夾縫。」

  「五秒?」靳禕左顧右盼,完全無法理解時間夾縫這種奇怪的名詞。

  紫髮女人雙手放在身後,叩叩叩幾聲繞著靳禕打轉,「瞧,五秒後那幾支鋼筆會射到牆上去喔,這不是很浪費嗎?」

  靳禕轉頭望著酒僧的方向,的確有幾支鋼筆正朝著酒僧飛去,以酒僧的身手可以避過,不過鋼筆被浪費是什麼意思?

  「浪費?」靳禕不懂,抬頭疑惑地望著女人。

  紫髮女人仍舊是那張笑臉,拍拍靳禕的小腦袋瓜,「去轉一下那幾支鋼筆吧。」

  靳禕恍然大悟,只要把鋼筆的方向朝裝置射去就可以破壞裝置了,靳禕站起身,正想跑去轉筆不小心踩到地上的黏稠物。

  記得這黏稠物侵蝕力很強,靳禕手忙腳亂地把黏稠物摳起來,先黏到一支鋼筆上,然後把每支筆轉向裝置。

  每件事都做完了,靳禕鬆了口氣,正當想著要怎麼讓時間繼續時,只聽見紫髮女人用力跺腳,鞋跟撞及地面發出一清脆的--

  叩!

  咻--碰!鋼筆迅速飛向裝置激起了火花,酒僧和諾伊德愣了一下,事情發生的太突然完全搞不懂為什麼鋼筆會朝那裡飛去。

  靳禕突然感到雙腿無力,像是跑了幾千里一樣全身癱軟,跪到在地上看見櫃子後的初雪。

  雙眼無神,吐了一灘的血。

  「初……」

  靳禕免強自己爬到初雪身邊,抓著初雪的手感覺到那溫度還在,而且還有呼吸,雖然知道初雪還活著,但靳禕還是認不住哭了。

  我做到了唷,初雪。

  我做到了。

  看來要把能力發揮到極限是相當耗精神和體力的事,靳禕把初雪摟進懷裡,不知道接下來會發什麼事,但總覺得待在初雪初身邊就安心很多。

  裝置噴炸出火花接連不斷發出噪音,靳禕覺得聲音離他越來越遠,視線也逐漸變暗。

  好累,好想睡。

  最後只嗅得到初雪身上的清香,夾拌著一點血腥,不過靳禕覺得自己應該可以放心的睡了。

  「喂!」酒僧看見兩個失去意識的小朋友,心想沒把小朋友照顧好主管會不會來復仇什麼的。

  裝置爆炸引起火花,整間實驗室熊熊燃燒,酒僧趕緊跑到初雪和靳禕身邊架起臨時結界先暫時保護他們的安危。

  轟!就在裝置又爆炸的同時,兩隻羊駝從旁邊的牆撞了出來。

  「咩--」黑泥馬載著羊駝妹妹穿梭在火花之中,最後落在酒僧身邊。

  酒僧有些意外的看著兩隻羊駝,總覺得敲鬼門裡也充滿了怪物呢。

  看情況不利,伊諾德拿出一個開關,「雖然現在還太早,不過……」

  嗶--

  伊諾德按下開關,裝置裝中央突然出現一顆黑色的球體,接著球體不斷的膨脹越變越大,無視於陷入火海的實驗室,黑色球體吸收火焰讓自己膨脹的更快。

  一隻巨大的山羊頭吐著熱氣,血紅色的雙眼不斷咕嚕咕嚕的轉動,六支巨大堅硬的羊角頂破了研究室屋底,脖子上還纏著一條紅色繩子。

  來自異世界的惡魔羊被召喚出來了。

  冷汗劃過臉頰,酒僧吞了吞口水,「這是要怎麼送回去啊……」

  
  ……

  精神病院。

  趕來支援的金絲雀、菟絲子和第五淨忙著修復結界,而精神病院裡的小孩忙著把鬼打出去或消滅。

  長孫悅蓉身上有些擦傷,不過無傷大雅,仍舊是站在大門擋著兩個敵人。

  四周燃燒著青澀火焰,安潔和鹿良察覺到這火焰決不是人類製造出來的,淨化鬼魂、燒淨火魂,如此特殊火焰並非人類所為。

  「也許我們的目標要更改了。」鹿良嗅了嗅空氣中一絲茶香。

  安潔也察覺到了一抹茶香,抓起兔娃娃拿出刀子朝娃娃肚子一剖,娃娃發出淒厲的尖叫,從娃娃身體裡落下大量鮮紅色濃稠液體,被紅色液體染過的地面瞬間衝出好幾隻像是殭屍的生物。

  殭屍們仰起頭發出斷斷續續的呻吟,每隻都開始扭曲改變自己的身體,有的變得巨大有的長出翅膀。

  從殭屍變成異形,長孫悅蓉總算小小的感到困惑了。

  就趁著長孫悅蓉應付怪物的時候安潔和鹿良已經在追蹤茶香的來源。

  繞到精神病院後方,他們看見戴斗笠提籠的男子,那便是陰間守門人--青行燈。

  青行燈也不意外有人來找他,悠哉悠哉地喝著茶說,「你們就是把鬼魂扭曲的人嗎?」

  鹿良不壞好意的笑著,「很強呀,這個力量。」

  安潔甩出一條紅色斷厄結,看起來就是要捕捉青行燈的模樣。

  不知好歹的人類青行燈也看多了,尤其是拿球棒打他的人最可惡,不過現在會變成像是跑腿小弟那樣落魄的模樣好像也是自己搞出來的。

  抓了一團火球,手輕輕一揮,四周馬上陷入青藍色火海中。

  「別急呀,看看身後吧。」安潔臭著臉說。

  青行燈感到疑惑便轉頭過去看看,只見一隻大手突然衝出來抓住青行燈,一圈黑色俄羅斯文字繞成一個圈,黑色的手就是這樣衝出來的。

  「伊諾德把惡魔羊召喚出來啦。」鹿良開心的拍拍手,高興同事間原來還有一種默契。

  安潔把紅色斷厄結綁在青行燈脖子上,用力束緊,雖然掐不死青行燈,但他們主要的目的是取得青行燈的力量。

  青行燈也沒有特別緊張的模樣,只是一聲長嘆,「雖然不知道你們想幹嘛,不過這樣亂來不會有好下場的。」

  「你只要閉嘴看我們站在人類的巔峰,甚至抵達神的境界就好了。」安潔拿出一個按鈕按下去,表面上看起來沒什麼,青行燈也沒什麼特別的感覺。

  只是脖子上的繩子越來越緊了。

  
  ……

  主管逐漸逼近,葉如詩發瘋似的大笑著,感覺到手機震動,拿出來看了幾眼,原本躁動的情緒像是被什麼安撫似的。

  葉如詩按著眉心壓抑著自己的情緒,「這天終於來臨了,我就要抵達神的境界。」

  聽見葉如詩太過冷靜的語句,主管停下腳步,從主動攻擊改為被動的防守。

  銀線仍交織在兩人之間,主管放棄攻擊轉向先幫妃和曲清解開束縛。

  「我應該見證你失敗的瞬間嗎?」主管面無表情,好像在看陌生人似的。

  葉如詩嘖嘖兩聲像是在跟主管說你有眼不識泰山,一手捲著繃帶,另一手出現了紅色斷厄結,把斷厄結纏在自己脖子上,葉如詩開心的笑著。

  「就讓你看看吧,我可以到達的境界。」

  葉如詩抓住斷厄結末端,用力一扯--

  嘶--

  奇怪的聲音迴盪在四周像是什麼導電了一樣,陰暗的角落捲起冰冷煙霧,詭譎的氣氛瀰漫在地下室之中。

  笑得比以往更燦爛,錯綜複雜的文字夾拌著不明圖騰,像是有生命一樣爬滿了葉如詩全身,還向外擴張爬滿了整個空間。

  一串鮮紅色的文字繞在葉如詩身後形成一個圓,文字不斷變形重組,最後一道閃光文字便定型了。

  曙光從圓的中央乍現,光芒中散落出潔白的羽毛,有什麼人從曙光中走出。

  黑色柔順的長髮用金色用金色髮穗紮在背後,纖細白皙的肌膚,清秀俊俏的臉龐,稱著背後的光芒,比太陽更加耀眼的翅膀在黑暗的地下室展開,照亮整間地下室。

  潔白的袍子上交錯著金藍色古典的花紋,一手提著金色法杖,頂端有三個圓各自規律的轉動。

  主管等三人露出罕見錯愕的表情,從未感受到如此莊嚴震懾的場景,這不是召喚什麼妖魔鬼怪,也不是山中神靈什麼的。

  這是比鬼官或是惡魔還要強大的存在。

  那細緻冰冷的面容,那輕柔優雅的動作,靜默,是畏懼又讓人敬崇,神秘,是深層又如此清晰可見。

  看見如此神聖的降臨,主管、妃、曲清竟然不約而同的跪下了,當然不是在跪葉如詩,是在跪他身後那個高雅的存在。

  為什麼要跪下?誰也不知道,反正就是跪下了。

  看見三人這種反應,葉如詩開心的大笑,完全破壞了氣氛,不過已經看傻的三人完全沒在聽葉如詩亂吼亂叫。

  輕柔的顫動身後的羽翼,原本輕闔的雙眼有了動靜,緩緩地提起稍長的眉睫。

  那瑰麗綺美的桃色眼眸倒印著葉如詩狂傲的表情,沒有因為凡夫俗子的不安分撥起漣漪。

  崇高的他……

  散發著純粹的寧靜、祥和、聖潔。


  還有--

        深刻的死亡


  --

  廢叭:這篇完全是看誰外掛最厲害呀OHO超展開唷(喂

  說好的各種亂入w有人要猜猜看葉如詩把誰召喚出來了嗎XDDDDD

  是說葉如詩真的是少根筋w人家主管、妃、曲清都震撼到跪下來了他還在那邊大笑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