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坐在公車站長椅上,夏茗言和蔣歆琝手中各拿著一杯飲料咬著吸管,望著外頭像是水庫洩洪的大雨。

  原本剛解決完任務想要出來玩玩,現在卻遇到大雨難免有些失落,雖然有些地方就算下雨也是可以去,不過到處濕漉漉的感覺還是有點不舒服。

  幾台車從柏油路上呼嘯而過,濺起幾滴帶泥的水,噴到公車站附近,夏茗言和蔣歆琝是不會在意這一點碰到這一點泥水,不過旁邊的女子就不這麼認為了。

  「呀!髒死了!」那名女子發出尖銳的叫聲,儘管泥水沒有噴到她身上,只是滴在她腳邊而已。

  「潔琪站進來一點啦,現在的車子都喜歡亂衝,很危險。」

  「甜心--為什麼我們的車還沒來?不是叫了專車來載我們的嗎?慢死了!」

  聽見旁邊兩個女生吵雜的嚷嚷,夏茗言微微把身子向前傾,叫做潔琪聲音很尖銳的女生有著誇張金黃色捲髮,身上穿的衣服也不知道是哪國舞會會穿的桃色華麗連身裙。

  至於那個叫做甜心的女生穿的正常一點,不過粉色雙馬尾和百褶短裙、滾邊襪,整個就是甜膩少女的感覺。

  「你的狗眼是在看什麼看?」潔琪發現茗言的視線,口氣很差的吼著。

  茗言趕緊縮回身子假裝自己沒在看,不過這掩飾完全沒用,潔琪雙手叉腰走來一臉就是要找人吵架的模樣。

  蔣歆琝斜過眼看了茗言一眼,用鄙視和都怪你的眼神盯著茗言,雖然他本人沒這個意思,只是覺得有麻煩靠近希望茗言趕快解決。

  只見潔琪和甜心已經站在茗言前方,完全就是一個要圍剿茗言的節奏,茗言先是嘆了一口氣,隨後扯開嘴角後出燦爛的笑容。

  「只是覺得兩位如果覺得無聊,我可以變個魔術讓你們開心一下。」茗言從口袋拿出一組牌,在手中熟練地變換各種洗牌姿勢。

  藍蜜瑩看見有趣的事情開心的小跳一下,「嗚哇!我很少可以看見街頭魔術耶。」

  潔琪倒是不以為意,撥弄一下肩上的捲髮,哼哼的說,「小丑就只會雜耍而已,我看你能玩出什麼把戲。」

  茗言笑了笑,開始耍著各種紙台花招,一開始只是普通的變換牌組、猜牌之類的,到最面出現了隔空取牌和把牌變成其他物品。

  藍蜜瑩看的是開心的拍手叫好,潔琪只是挑著眉,就算覺得有點看頭也表現的沒興趣。

  最後茗言撒出碎紙片最一個結尾,在一邊看的蔣歆琝雖然看過茗言耍牌很多次,但每次看每次都覺得好玩。

  「哇!潔琪、潔琪,很厲害對吧!」藍蜜瑩激動的在潔琪身邊跳來跳去。

  潔琪仍舊是臭著臉,「無聊。」

  對於潔琪如此冷淡的回應茗言也沒有露出失落的表情,伸手抓了一下潔琪頸後,拿出一張牌在潔琪面前晃了晃。

  那是一張黑桃皇后。

  「那麼作為見面禮,這張牌就送給你吧。」茗言露出潔白的牙齒笑著。

  潔琪撇了一眼那張牌,有點憋扭的收下那張牌,「呿,甜心,我們的車來了。」

  一台黑色賓士停在公車站前方,潔琪還是很不高興司機遲到,所以在上車之前踹了一腳車門,等司機匆忙下車來開車門才坐進車內。

  「呀!可愛的魔術師再見囉,如果下再見面還要變魔術給我看唷!」

  藍蜜瑩揪嘴一個拋媚眼,揮揮手跟茗言道別,茗言也笑著目送兩個可愛的女生離去,車子走遠後茗言才鬆了口氣靠在椅背上。

  蔣歆琝又對茗言投以負面的眼光,然後小聲的說,「把妹。」

  「我才沒有,倒是你都不說話,該不會在偷聽那兩個女生的內心吧?」

  茗言跟蔣歆琝生活也一段時間了,雖然蔣歆琝總是那個動作那個表情,不過茗言大概可以看出蔣歆琝細微的動作和眼神想表達什麼。

  蔣歆琝歪著頭想了想,接著緩緩的回答,「他們剛剛站在旁邊的時候我就一直聽見任務之類的事情。」

  「任務?」茗言瞇起眼猜想那兩個女生的身分該不會是特務之類的。

  「好像在調查叫做莫頤的人,不過好像沒有結果所以放棄了。」蔣歆琝望了一眼柏油路上的水灘,「還有,他們看的見鬼。」

  水灘上躺著一個開腸破肚的流浪漢,每過一段時間就會復原,但偶爾會有車把流浪漢輾過,然後伴隨著碎肉血液的泥水就會噴到公車站附近。

  剛剛潔琪說髒死了的時候,也是因為流浪漢被輾過,幾滴血噴到她的鞋子上了。

  茗言輕輕的喔了一聲,早知道跟甜心還有潔琪要手機號碼了,很少在路上遇到能看見鬼的人,也許可以好好聊聊之類的,不過這樣真的就是在把妹。

  一台公車降低速度停在公車站前,夏茗言和蔣歆琝上了車,車上沒幾個人,兩人就坐在司機後面的位置。

  蔣歆琝坐在靠窗的位置,面無表情地將投靠在窗戶上望著面絲毫沒有減弱的雨勢。

  --葉如詩是莫頤的誰?

  回憶著自己聽見的內心話,蔣歆琝有時候不太喜歡聽別人的心裡話,偶爾聽見幾個八卦好像很沒品似的。

  也許那兩個女生是徵信社的吧,葉如詩這個名字聽起來也像女生,說不定是在查小三或外遇之類的。

  
  ……

  「該死!那個女的完全沒留下任何資料呀!」潔琪很不爽的踹了一下司機椅背。

  司機戰戰兢兢的握著駕駛盤,很怕被潔琪做成結晶打碎,什麼都不敢說連嘴角都不敢抽一下,繼續專心開著車。

  藍蜜瑩舔的棒棒糖,用手機查看了一下目前的訊息。

  「眷村任務只剩下神天花還活著呢。」藍蜜瑩用手指滑了幾下螢幕,訊息大部分都是死亡名單和接下來要做的事情。

  「BOSS和那個葉如詩見面了嗎?」藍蜜瑩點點頭表示見面了,潔琪雙手交疊在胸前忿忿不平的抱怨,「搞什麼呀!原本應該是那個女的來完成這個任務的,可是她卻把自己搞死了,還順便把所有情報銷毀。」
  
  藍蜜瑩早就習慣潔琪的抱怨,當然自己也覺得這任務本來就不是他們該做的,現在幫別人收爛攤子其實也有點不開心。

  但這是BOSS的命令,不開心也要做呢。

  「話說,潔琪有沒有好奇過BOSS的名字呢?」藍蜜瑩勾著嘴角不懷好意的模樣。

  潔琪臭著臉,感覺對自家BOSS的名字沒什麼值得探究的,對潔琪來說就算BOSS沒名字也沒差,反正可以讓她開心的使用能力就好了。

  藍蜜瑩伸出食指在潔琪面前左右搖擺幾下,「我剛剛在那個女人的工作是發現有趣的東西呀。」

  只見藍蜜瑩從裙子底下拿出一個相框,裡面有一張照片,是某個戴眼鏡小孩的照片站在某間豪宅前開心的笑著,不太確定照片裡的人是男還是女,不過……

  「這是BOSS小時候?」潔琪愣了一下,終於有一件事可以讓她有興趣了,「為什麼那女人會有這張照片呀?」

  藍蜜瑩賊笑著,很高興潔琪總算有反應了,「還有更有趣的喔。」

  迅速把相框拆開,拿出裡面的照片翻到背後,上面寫著--

  葉如詩。

  
  ……

  「主管。」妃粗暴的撞開主管辦公室的門。

  一進門看見主管居然趴在桌上睡覺,照理來說工作狂的主管不可能會在正常時間睡覺,也不可能工作到一半睡著,更不可能會趴在桌上睡覺。

  妃馬上拉起主管的衣領粗魯的搖晃順便高分貝的大喊,「主管--」

  「嗯?」主管感覺到耳朵都快被震到耳鳴,睜開眼就看見妃舉起受準備要呼巴掌的姿勢。

  「還以為你掛了。」妃看見主管一臉睡眼惺忪,煩躁的鬆開主管衣領嘖嘖兩聲,「就提醒過你不要亂用能力了,萬一開下去回不來怎麼辦。」

  「那我也要去當時空旅人了。」主管聲音有些沙啞,端起旁邊的水喝了幾口,「曲清跟緣律談的怎麼樣?」

  「兩個酒鬼幾乎把酒當水喝呀。」妃苦惱的按著眉心,丟一張金額不小的帳單在主管桌上,「總之,緣律希望跟我們合作解決如嗜的問題。」

  主管半瞇著眼還想繼續睡的模樣,不過看見那張帳單完全清醒了,從抽屜拿出一個印章蓋上拒絕報公帳的紅字。

  「最近委託單變多好像也是因為如嗜呢,大部分的單子都被曲清擋下來了,就算過濾後還是會遇到他們。」主管面無表情但口氣中透漏著無奈。

  「所以要解決禍源啊!不然我跟曲清忙死也沒用。」妃看見主管在帳單上蓋的章,自動把帳單收回來,「要暫時中止接任務嗎?」

  主管沉默一陣子,臉上顯得有些嚴肅,「就是要讓我去見他。」

  妃嘆口氣,雖然一直都很反對主管去危險的地方,不過有些事情還是不能逃避。

  「上次回去有看見他嗎?」

  「有。」主管輕輕闔上眼冷淡的像是不認識妃提到的那個人,「還是一樣,我討厭的人,討厭我的人。」

  「是嘛?我總覺得他是喜歡你喜歡過頭了。」妃聳聳肩,聽說對方還送主管一個半死不活的人和一隻紅衣小女孩。

  主管不是最喜歡這種東西嗎?

  「現在還在外面進行任務的有誰?」

  妃仰起頭想了想,「夏茗言和蔣歆琝今天已經回來了,剩下蔚初雪和靳禕在解決廢棄教堂的任務。」

  主管閉著眼看起來像是在沉思,妃挑起眉感到奇怪,主管由時候回答問題雖然會很慢,不過這次好像拖太久了。

  該不會……

  「主管!」妃用力拍桌把主管震醒,「要睡去房間睡!」

  主管揉揉額角臉上顯露一絲疲倦的模樣,「去把那兩個孩子帶回來。」

  「現在?」

  「現在。」

  主管口氣相當認真嚴肅,妃煩躁的抓抓頭,因為蔚初雪和靳禕其實才剛出去不到一小時。

  現在可能在火車上之類的,難道要從天橋跳到火車上攔截他們嗎?

  不過妃猜得到主管在擔憂什麼,反正照主管說的先去把那兩個人帶回來再說吧。

  「要睡給我去房間睡。」妃又看見主管快闔上眼的模樣了,「別逼我把你拖去房間。」

  主管點點頭表示有聽見妃的話,妃先撥個號碼打電話曲清,叫曲清想辦法攔截蔚初雪和靳禕然後把他們帶回來。

  當然妃也會盡快趕過去,不過她打算直接先到教堂那邊看看狀況。

  --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