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神天花站在遠處的電線杆上,肩上的傷口不斷流出鮮血,不過她好像感覺不到疼痛似的,利用幻覺消除疼痛又控制明瑩和紅衣小女孩。

  不過同時製造太多幻覺讓她消耗很多精神力,原本應該直接捅死越嵐的,不過明瑩精神反抗也很激烈,神花天輕輕闔上眼嘆了口氣。

  稍微鬆口氣後又凝聚精神力,瞪大左綠右藍的異色瞳,從遠方控制明瑩和紅衣小女孩。

  越嵐感覺到明瑩在轉動手中的剪刀,同時掐住越嵐頸子的紅衣小女孩施力越來越大,北向看見越嵐被纏住趁機射出三把手術刀。

  越嵐拉著明瑩的領子把她整個人往巷子外拖,第一把手術刀劃開越嵐的小腿,第二把因為越嵐突然向後退插到明瑩手臂,而第三把屑過越嵐面前。

  明瑩尖叫放開了拿剪刀的手,越嵐舉起刀將刀刃刺向身後的紅衣小女孩,小女孩敏捷的跳開順勢跳到陰暗的矮屋裡。

  失血加上呼吸困難,越嵐勉強閃過炸彈和手術刀,紅心和北向知道越嵐撐不久,也不急著進攻打算拖延到越嵐自己倒下去為止,越嵐身上的擦傷越來越多意識也逐漸模糊起來。

  在喘息和暈眩之中,越嵐望著自己手上那把黑色武士刀,武士刀上纏繞著黑色煙霧,那煙霧就像有生命似的纏著越嵐的手慢慢往上爬。

  越嵐咬牙維持住自己僅有意識,前方有打不過的敵人,後面有不能殺的同伴,被夾攻的越嵐就算知道自己可能活不久也不願意放棄抵抗。

  紅衣小女孩咧著嘴笑,看見越嵐手上那把刀一直警戒在附近不敢輕易靠近,不過身為人類的明瑩好像感覺不到刀上的氣息,在神天花的操控之下不斷拿出剪刀攻擊越嵐。

  不斷的重複閃躲、阻擋,傷口不斷的在增加,濕黏灼熱的觸感從被撕裂的開口濺出,黑色的氣息攀上了越嵐的手臂,鑽進傷口侵蝕著肌肉神經。

  腹部的剪刀被明瑩抽走,銳利的手術刀在越嵐身上切割出大大小小深淺不一的傷口,爆炸的巨響讓他耳鳴,好像有什麼地方燙傷了但沒時間去看。

  握刀的手逐漸感到冰冷麻痺,但越嵐仍沒放開刀也沒放棄任何逃走的機會,腦子裡唯一閃過的畫面居然是歲青欠揍的笑臉。

  不知為何嘴角微微上揚,像在嘲諷自己現在的處境,如果這麼狼狽的模樣被歲青看見大概又要被嘲笑一番了吧!

  無法站穩,呼吸雜亂,幾根髮絲勾在越嵐嘴邊,雙眼幾乎無法對焦,越嵐握著黑色武士刀顫抖著雙手。

  黑色的氣息爬上的越嵐的臉龐,細碎的聲音徘徊在越嵐耳邊,眼前的畫面攪和扭曲。

  在外人眼裡只能看見越嵐僵在原地無法動彈,既然不動大概是放棄掙扎了,紅心露出愉悅的笑容,拋出一顆炸彈想把越嵐炸個粉碎。

  炸彈懸空還未掉落的同時,越嵐突然躍起用刀背把炸彈打向八幡站的路燈。

  轟!

  四周瞬間陷入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只感覺到一陣冷風掃過,無聲無息。

  屋內的尹雀抖了一下,因為四周很黑感覺有點恐怖,主管不知從哪拿來手電筒,照亮室內,不過還是太暗看不清楚外面發生什麼事了。

  主管站起身走到客廳旁的電箱前,不知道動了什麼手腳,只聽見清脆的一響,豪宅後院的和前院的路燈打亮的外頭。

  宮下站在窗戶邊望著外頭,因為有圍牆擋住看不太清楚外面有什麼,只知道外面的戰鬥好像停止了,完全沒有聲音,只能看見血跡到處亂噴。

  尹雀望著主管,想要出去看看,不過主管伸出食指戳了一下尹雀的額頭。

  「不要走出這間房子。」主管說完把紅色斷厄結放在尹雀身邊。

  原本還想跟主管說些什麼,引卻突然發現主管走到大門前,開門出去後好像用鑰匙把門鎖起來了。

  主管要去哪裡?

  急忙跑到宮下身邊跟宮下擠窗戶,兩人看著外頭,主管走出圍牆後就看不清楚了。

  但隱約看見好像有人走過來跟主管說話,聽不清楚主管跟那個人的對話,總之那個人跟主管說完話之後就離開了。

  主管沒有馬上回豪宅,而是在圍牆外不知道做了什麼,反正過了幾分鐘才打開豪宅大門。

  「欸!」尹雀嚇了一跳,錯愕的看著主管身上沾滿紅黑色的血。

  而把主管弄得全身是血的是趴在主管背上,看起來已經失去意識的越嵐。

  「主管你不是不救他嗎?」宮下挺訝異主管會為了這個陌生人把自己弄得全身髒。

  「我們來這裡的任務是解決紅衣小女孩。」主管把越嵐放在自己剛剛坐的椅子上,「我現在把紅衣小女孩封在他身體裡,所以要把帶回精神病院。」

  居然把快死的人當作容器!

  宮下知道主管在找理由救越嵐,不過這種救法真的很沒良心呀!

  尹雀不知道要開心還是擔心,看越嵐受傷的程度應該要趕快叫救呼車才對吧,不過現在叫救乎車不知道來不來的及。

  「總、總之先替他包紮,還有要趕快叫救護車。」尹雀從小背包拿出簡易繃帶和消毒水。

  主管撇了一眼臉色慘白的越嵐,肉體也好,精神狀況也好,不管怎麼看連半條命都不剩了吧,「就算把紅衣小女孩封進去好像也撐不了多久。」

  「欸!那怎麼辦?」尹雀其實根本就沒想到主管會願意思考怎麼救越嵐,而且救的方式超級奇怪。

  臉上戴著面具看不出主管的表情,不過可以感覺到主管在思考延續越嵐生命的辦法。

  只見主管一聲長嘆,轉身看著身後的牆面,「雖然不是我擅長的,嗯……失敗的話也沒辦法。」

  正當尹雀思考主管這句話的意思時,只見主管伸出手做出一個握住門把的動作。

  眨眼間一扇門出現在原本什麼都沒有的牆上,門上掛著大辣辣的停屍間三個字,主管發現這扇門沒有門把,有點困擾的摸摸下顎,好像是召喚錯門了。

  「主管你應該召喚醫院的門呀!」宮下不禁翻了個白眼,原來主管也有自己不能控制的能力嗎?

  不,也許主管根本就是故意召喚通往停屍間的門。

  沒有在意宮下的嚷嚷,主管聳肩想著有停屍間的地方說不定就是醫院的地下室嘛,反正本來就不擅常用這個能力,基本上主管覺得自己能召喚出一扇門就很厲害了。

  推開那扇門,撲鼻而來的並不是消毒水或是屍臭,而是甜膩濃厚的巧克力味,停屍間放屍體的檯子上放的不是屍體,而是巧克力火鍋和一堆甜點。

  主管望著圍在屍台邊吃巧克力火鍋的三個人,感覺沒有特別訝異或是無奈,主管淡淡的說。

  「藏獒、若天、半色,開始工作了。」

  「這裡是停屍間呀主管!」尹雀衝到主管身邊想把主管拉出這個奇怪的停屍間。

  就在尹雀轉頭的霎那,原本他們應該待在豪宅客廳,現在卻在陰暗的醫院長廊上,宮下看見尹雀驚恐的表情才發現他們早就離開豪宅了。

  越嵐也倒在地上,主管走出停屍間到越嵐面前蹲下身確認越嵐的生命跡象,利用紅衣小女孩的力量維持越嵐的生命,雖然不能保證會不會出現什麼後遺症,不過這方法至少奏效了。

  「直接在停屍間動手術吧。」主管再度扛起越嵐,越嵐身上的血完全是用噴的撒在地上,看起來相當駭人。

  而主管一點都不溫柔地把越嵐扛進停屍間,不管其他三個人還在吃巧克力鍋,一把掃開屍台上的雜物,隨手把越嵐扔上去,要求三位醫生現在馬上開始動手術。

  「小朋友先在外面等一下喔!」看起來只有十五出頭的白袍醫生急忙把尹雀推出停屍間。

  尹雀還沒來的及吐槽那個醫生門就被關上了,看不見停屍間裡的狀況,只能聽見各種吵鬧和抱怨,也不懂裡面在幹嘛,尹雀坐上旁邊的椅子低著頭。

  好像不小心給主管添了很多麻煩啊。

  「既然主管都幫忙了,那個男的應該會沒事啦!」宮下跳上尹雀身邊的位置,蹺腳坐在旁邊說著。

  尹雀淡淡的嗯了一聲回應,之後就繼續低著頭沉默不語。

  ……

  「BOSS……」神天花一臉不安的站在眷村街上,面前有個穿著黑斗篷的人。

  穿著黑斗篷的人掐著明瑩的頸子,另一手拿著畫有圖騰的小罐子,從明瑩身體裡抽出一顆小光點放進罐子,手一鬆,明瑩就像斷線的人偶一樣,雙眼無神的癱在地上。

  把小罐子扔給神天花,穿著黑斗篷的人聲音沉穩優柔的說,「只剩妳還活著?」

  「是。」神天花嚴肅的回答,小心翼翼的把小罐子收進口袋裡。

  「嗯……妳先回去交代任務結果,剩下的我會讓警方處理。」

  神天花畢恭畢敬的向那個人鞠躬,隨後趕緊照著指令離開,穿著黑斗篷的人看著神天花離開的背影,隨後又回頭看著豪宅的方向。

  凝視一段時間後才慢慢的離開眷村。

  ……

  隔天早上的新聞,關於小眷村的報導指又說青少年鬥毆之類的,目前發現一名暴斃少女的屍體,其他除了血跡外都沒任何發現。

  當地居民認為是因為有人把斷厄結剪斷才發生不幸,詳細情形待警方查明。

  酒僧豪邁的罐著酒,很沒坐相的坐在某人家的客廳裡,身邊放著被符咒封印的刀,那是越嵐的武士刀。

  玄關傳出開門的聲響,有人回來了,而且還帶著一堆剛從超市買回來的東西。

  「歲和子,明瑩的驗屍報告怎麼樣?」酒僧側過臉。

  走進客廳的是一位女性,黑色長髮綁成低馬尾垂放在右肩,深邃的紫色眼眸散發著沉穩氣息,被稱為歲和子的女性沒馬上回答酒僧,先將手裡的東西放到廚房。

  隨後端了一杯水放到酒僧面前,像是在說不要再喝酒了。

  「靈魂被抽走了。」歲和子輕輕地說著,看著酒僧身邊放著越嵐的刀,歲和子也很擔心越嵐的去向。

  察覺到歲和子的視線,酒僧無奈的搔搔頭,「雖然這樣說有點悲觀,不過現場驗出來的血有蘆屋、祥靖、越嵐的,大概凶多吉少了。」

  蘆屋和祥靖的屍體後來也被找到,不過內臟被掏空丟在豪宅後院,警方擔心媒體散布各種猜測誤導民眾所以偷偷把屍體運送走了,但警方目前都還沒找到越嵐的屍體。

  「我知道。」歲和子有哀傷的垂下眼,「我還沒告訴我哥。」

  「歲青呀……最好不要告訴他。」酒僧苦惱的皺起眉,如果讓其他成員知道這次任務失去這麼多同伴,不知有何感想。

  難過就算了,糟糕的是被情緒掩埋,不理智的跑去復仇之類的。

  雖然這樣好像不太對,不過酒僧還是決定把這次的事情暫時壓下,不讓其他人知道。

  酒僧拿起越嵐的刀,一臉沉悶。

  越嵐,你還活著嗎?

  --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