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去死!」

  明瑩抓著剪刀朝越嵐刺去,越嵐輕盈的閃過剪刀一個手刀打在明瑩手腕上,明瑩一個吃痛便鬆手讓剪刀落在地上。

  喀擦!喀擦!

  更多的剪刀聲響,眷村裡充斥著小女孩嘻笑的聲音,在光線不明的情況下隱約能看見幾個小孩拿著大剪刀到處跑。

  宮下抓著尹雀的手湊到她耳邊小聲的說,「跟緊我,不管看到什麼都不要閃。」

  尹雀還表達疑惑就被宮下拉著跑,看見兩個女生往眷村裡衝,越嵐直接扔下明瑩去追宮下和尹雀。

  衝進眷村的路上有不少拿著大剪刀的紅衣小女還撲過來攻擊,不過宮下沒閃也沒躲,無視那些小女孩繼續往前跑。

  只見幾個衝上來的紅衣小女還發出尖叫,接著穿過宮下的身體,尹雀看了也差點叫出來。

  但隨後看見宮下沒受到什麼傷害,尹雀不解的皺起眉。

  「剛剛那是幻覺嗎?」尹雀緊跟宮下腳步,察覺越嵐跟過來握著手裡的刀就怕越嵐會砍人。

  宮下猛然轉進某個小路避過三四隻紅衣小女孩,後面的越嵐來不及閃避直接跟紅衣小女孩撞上扭打起來。

  穿梭在陰暗的小巷子,幾隻紅衣小女孩嘻嘻嘻的奔跑在屋頂上。

  「有一半是幻術,一半是真的呀。」宮下躲過一把飛來的剪刀,找機會跟尹雀解釋她所看見的,「有人在幫助紅衣小女孩。」

  引卻無法分辨哪個是幻術哪個是真實,所以看見有危險物品飛過來就會返性閃躲或用刀掩護。

  追過來的紅衣小女孩越來越多,宮下看著臉部扭曲的女孩心情不禁煩躁起來,從身後拿吃一把鐵齒,看準一間空屋的窗戶。

  用力甩出鐵齒,鐵齒筆直飛進那間空屋裡,發出細小哀鳴的同時紅衣小女孩全都消失了。

  原本跟紅衣小女孩纏鬥的越嵐也發現紅衣小女孩消失,而明瑩呆坐在原地一臉茫然。

  不知道宮下跟尹雀跑去哪了,越嵐折回去看看明瑩的狀況,只見明瑩心不在焉雙眼無神,越嵐收起刀半跪在明瑩面前。

  「妳是誰?」

  「嗚、嗯?」明瑩晃著身子,好像沒注意聽越嵐說話。

  啪!

  一巴掌打在明瑩右臉,痛得她唉了一聲。

  「妳是誰?」越嵐口氣很差的問著,搭上明瑩的間有點粗暴的搖著明瑩。

  感覺到右臉一股刺痛火辣,原本模糊的視線瞬間清晰了起來。

  「我、我是明瑩,那個……我朋友遇到危險了,可以幫我一下嗎?」

  明瑩看見越嵐激動地抓住越嵐的手臂,滿腦子都在想被困在豪宅裡的蘆屋跟陶祥靖。

  越嵐冷冷的睹了明瑩一眼,「妳知道我是誰嗎?」

  明瑩愣了一下,然後看一下越嵐的穿著跟腰間上的刀,「呃……」

  誰呀?

  看著明瑩傻愣的模樣,越嵐按著眉心有點苦惱的搖搖頭,「妳是不是打電話跟什麼人求救?」

  「啊!」明瑩似乎想起什麼突然大叫,「你就是越嵐嗎?不好了,蘆屋跟陶祥靖被困在鬼屋裡。」

  確認明瑩恢復正常,越嵐站起身按著刀柄,「走吧。」

  ……

  站在大門的主管望著三位不請自來的陌生人,看那三個人的模樣就知道非等閒之輩。

  「請你們滾出我家。」主管輕輕地說著。

  紅心挑起眉瞪大眼歪頭打量著主管,比起會捲菸、畫陣法的人,戴著面具的主管更有趣呀!

  就在紅心想向前走時,一根細到用肉眼幾乎看不見的銀線橫切在她眼前。

  不知何時,四周布滿了銳利的銀線,而且布置得很剛好只能後退不能前進,連舉起手的空間都被切割了。

  早就察覺氛圍不對勁的蘆屋,拉著陶祥靖早一步從後門退出了豪宅。

  紅心於本打算用炸彈炸掉這些銀線的,不過就在要拔保險絲的時候發現自己手上纏了幾條銀線,不管動哪根手指,都會牽連抵在自己脖子上的那根銀線。

  只有後退才不會動到那根銀線,頸子上已經被劃開淺淺的血痕,紅心臭著臉也從後門退出豪宅。

  一離開豪宅蘆屋原本想帶著陶祥靖趕快撤離,沒想到才剛走出圍牆大門就被兩個人堵路了。

  「欸,聽神天花說有人用尺砍傷她,是哪個傢伙呀?」咖啡色短髮,灰藍色雙眼的少年站在路燈旁,腳踩著蘆屋和陶祥靖的影子。

  「不管是哪個,拆了再說。」

  只聽見有氣無力的一句話,下一秒陶祥靖感覺到脖子被冰冷的物體掠過。

  「祥--」蘆屋還沒反應過來,只感覺到胸口一陣空虛。

  眼中最後的畫面是頭髮亂翹的男人,左手提著陶祥靖的頭,右手拿著一顆仍在跳動的心臟。

  蘆屋無力的倒在血泊中,琥珀色的雙眼逐漸黯淡。

  「八幡!北向!」紅心氣呼呼地衝出來,看見自己的獵物居然被搶先奪走非常生氣。

  北向懶懶的抓抓亂翹的頭髮,斜眼望著咬牙切齒的紅心,「我們可是接到神天花打來的求救電話才來的,妳自己動作太慢怎麼能怪我呢?」

  「小神花?小神花怎麼了嗎?」聽見神天花居然打電話求救,紅心皺起眉擔憂的問。

  八幡咧著嘴笑,指了指自己的左肩,「不知道被誰用尺砍了一下,中斷幻術之後發現自己傷的很重呀。」

  「被尺傷的很重?」紅心一臉不信的樣子,因為八幡本來就是愛說謊的傢伙,讓紅心更加不相信八幡的話。

  「反正就是能力者啦,好像有三個很厲害的能力者,所以神天花才打電話叫救援。」北向懶得解釋太多,隨手把陶祥靖的頭扔到一邊的鐵桶,蹲在兩具屍體邊開始解剖。

  說到能力者,紅心突然想到豪宅裡還有一個很危險的傢伙,「對了,這棟鬼屋裡面有一個戴面具的男人,感覺超強的,要不要一起圍攻他?」

  八幡撇了一眼豪宅,看起來陰森森的模樣,感覺挺刺激的。

  「嘛,真是大豐收對吧?」八幡看北向認真收集器官的模樣,把這兩具屍體帶回去應該會有不錯的獎勵。

  「太貪心可是會死的。」北向看起來不願意一起去,「那個男人已經悠哉到不在意外面有兩具屍體和三個殺人魔,我認為我們一起圍攻絕對是全軍覆沒。」

  紅心哼了一聲,心裡暗自罵著北向是膽小鬼,再度轉頭看向豪宅時,發現戴著面具的主管居然站在窗戶邊盯著他們。

  好像在等他們進去似的。

  感覺到一陣毛骨悚然,紅心僵著臉減去了一點進去幹架的興致,但在八幡面前還是故作好戰的模樣。

  「咿!」

  正好趕來的明瑩看見眼前血腥的慘狀腦袋瞬間陷入一片空白。

  「又一隻肥羊。」北向趁其他兩個同伴動手前搶先丟出了手術刀。

  鏗!

  把明瑩拉到自己身後,越嵐一刀擋下了手術刀,殺氣騰騰的瞪著眼前三人。

  「快逃。」

  明瑩跌坐在地,雖然做些什麼幫助越嵐,不過想起自己什麼也幫不上,還是連滾帶爬的轉身逃跑。

  「黑色長髮、拿刀、俊帥,你就是讓甜心看一眼就懷孕的傢伙呀。」八幡跩著嘴痞痞的笑著,站在路燈下堅守著影子的範圍。

  「甜心是男的,他沒有懷孕,只是攝護腺炸掉了。」北向拉出一條腸子手進自己包包裡,順便觀察越嵐身上最值得收藏的部位在哪。

  不想跟兩個同事亂扯,紅心率先丟出炸彈迫使越嵐移動。

  轟!
 
  ……

  主管看著外頭五光十射,看來是不會有敵人進來豪宅了。

  轉頭看著地上被畫一堆有沒有的塗鴉,主管垂下肩膀走過去試著用腳抹掉那些塗鴉,不過當然沒這麼簡單抹掉。

  既然抹不掉主管也不想多做嘗試了,彎下身撿起被剪斷的紅繩,凝望著紅繩似乎在回憶什麼。

  「主管!」宮下抓著尹雀從二樓跑下來。

  「你們怎麼從二樓下來?」主管疑惑的問著,明明沒看見宮下和尹雀進豪宅。

  尹雀有點不好意思的抓抓長髮,匆匆解釋遇到紅衣小女孩躲進巷子裡的過程,反正剛好看見外面在打架,不想被外面的人發現只好攀牆從二樓進來。

  「現在怎麼辦?」尹雀不安的望著外面打得激烈。

  主管拉了一張椅子坐在窗戶邊,完全不怕被波即的樣子,「等。」

  「欸--」宮下難以信的看著主管,「是要等什麼啦!」

  「等戰鬥結束,還有,委託人。」主管手裡還拿著紅色麻繩,像是在觀賞臨場版動作片,輕鬆的看著外頭說。

  聽不懂主管在說什麼,不過尹雀還以為主管是很正義的人,難道不是為了保護人才建立精神病院的嗎?

  培養驅鬼怪能力然後讓我們去保護需要被保護的人,難道不是這樣嗎?

  「三打一太不公平了,他會死的。」尹雀抿著嘴,她很少跟主管說話,有點害怕被罵不過還是提起勇氣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宮下說那個叫做越嵐的人是好人。」

  尹雀看了宮下一眼,希望宮下一起來說服主管,不過宮下眼神往一邊飄移,看起來就是不想幫忙說話的意思。

  「如果出去,會死的是妳。」主管依然不為所動,口氣淡定的像是不覺得外面有人在殺人是件駭人的事。

  「可、可是主管不是很強嗎?如果我們三個一起……」

  「妳認識他嗎?」主管打斷尹雀的話,語調平靜感覺上沒有不耐煩或生氣,「妳沒有幫助他的理由。」

  「嗚……」尹雀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的確從各方面來說沒必要為了一個陌生人冒險,精神病院的任務是驅鬼,而且剛剛越嵐還認為宮下、尹雀是敵人,雖然宮下的直覺說越嵐不是壞人。

  但還是沒有更好的理由去幫助越嵐。

  尹雀失落的低著頭,隨便找個木箱癱坐在上頭,不知道為什麼感覺不是很好。

  眼睜睜看著一個好人被圍剿,因為是好人所以才要去救,就算是陌生人還是無法忽略吧。

  心情複雜矛盾,尹雀愁著臉不發一語,宮下不善長處裡纖細的心靈,對她而言外面的傢伙全都死光也沒差,但如果要去救也是可以的,只差主管同不同意罷了。

  轟!

  越嵐敏捷的越上圍牆邊,用刀打開一枚小炸彈,低身避過手術刀,縮短與紅心的距離揮刀就是朝紅心頸部一砍。

  北向丟出第二把手術刀讓越嵐的刀頓了一下,紅心抓準時機丟出一顆炸彈順勢向後跳開。

  反正也快的越嵐迅速退後讓沒被炸彈炸到,注意到自己快進入路燈範圍很快的改變方向跳到豪宅對面的矮屋上。

  「動作來真敏捷呀……」北向甩手用五指夾住手術刀,有點想收藏越嵐的雙腳了。

  紅心一直炸不到越嵐有些氣憤,礙於身邊還有自己同伴又不能用大範圍的炸彈,只能一點一點地把附近的矮屋炸掉好讓越嵐沒地方可躲。

  越嵐雖然有幾次想撤退,不過只要一後退就會被紅心的炸彈逼回一定的範圍,進退不得的窘境只能硬打了。

  八幡還站在路燈下揚起嘴角賊笑,他一點都不急著殺了越嵐,覺得把獵物慢慢玩死也是一種樂趣,反正越嵐只要一進到路燈範圍就完蛋了。

  但越嵐好像已經察覺到路燈下是危險區,所以各種閃躲就是不靠近路燈下。

  越嵐架著刀調節自己的呼吸,雖然除身處弱勢不過他還是冷靜思考如何在最小的傷害下離開這個地方。

  應該慶幸眼前的三個敵人毫無默契,否則狀況應該會更糟。
  
  北向將手中的手術刀射出,紅心同時也朝越嵐丟炸彈,手術刀碰到炸到使炸彈體早爆炸把其他手術刀也跟著掃飛。

  看見愚蠢的破綻,越嵐拾起地上兩把術刀分別朝紅心和北向丟去。

  北向躲開了紅心的手卻被劃傷,就在紅心尖叫的霎那越嵐抓住空隙鑽進巷子裡想要摸黑逃離。

  「越嵐!」才剛進巷子就看見明瑩一臉開心地跑來,「我還是覺得不能丟下你自己逃走。」

  「白癡!」越嵐抓住明瑩的手急著往巷子裡躲。

  滋--

  感覺到腹部一陣刺痛,越嵐轉頭望著笑得燦爛的明瑩。

  「我們一起死在這裡怎麼樣?」

  一把剪刀插在越嵐腹部,後方一雙白皙稚嫩的小手環上了越嵐頸子,越嵐聽見耳邊傳來鈴鐺般清脆鈴叮的竊笑。

  側過臉看著趴在自己背上的東西--

  那是穿著紅色連身衣的小女孩。

  --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