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噠噠噠……

  從後院可以聽見屋子裡有人在跑步的聲音。

  蘆屋、明瑩、陶祥靖停止手邊的工作,三人豎起耳朵專注警戒著屋子裡的聲音。

  嘻嘻嘻--

  除了腳步聲,還有小女孩嘻笑的聲音。

  蘆屋指了指後門告訴其他兩人他先進去看看,陶祥靖負責看門確保出入口暢通。

  明瑩抓著蠟筆跟紙,希望可以畫出關鍵的東西。

  刷--

  在蘆屋進去的霎那,明瑩握筆的手開始動了,而且畫的速度比往常的還要快。

  先是畫出披頭散髮的白衣女子,脖子上還纏著一條麻繩,手裡拿著一張白紙上面寫著:

  「快逃。」

  明瑩倒抽一口氣,丟下蠟筆和紙大喊,「不要進去!」

  就在蘆屋轉身的瞬間,看見陶祥靖身後站著身穿一襲血紅色連身裙的小妹妹,她扭曲著臉龐尖叫,陶祥靖來不及看清楚小妹妹站在何處,陶祥靖只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撞擊從身後襲來。

  碰!

  撞上蘆屋的同時身後的門也緊緊關上了,明瑩趕緊跑過去著急的轉門把,猛拍門叫喚著門後的兩人。

  不管怎麼叫就是沒回應,明瑩在屋子四周打轉,想說可以從窗戶看看裡面的狀況,不過從窗戶看進去只有一片黑。

  明瑩慌張的跑到大門,明明是木門卻意外的堅固,原本想要用地上的石頭砸開門把,但嘗試幾次後證實無效。

  繞回後門不死心的拍打窗戶,明瑩又叫了幾聲。

  咚!
  
  一隻血手印貼上窗戶玻璃,接著一張慘白的小臉衝了上來,混濁澄黃圓大的雙眼充滿著憤怒,咧著一排灰藍色牙齒,小女孩憤怒的臉貼在玻璃上,像是在說沒把妳拖進來真可惜。

  「啊!」

  明瑩被嚇得跌坐在地上,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雙腿無力只能讓她爬著離開豪宅。

  離開豪宅明瑩馬上拿出電話,努力克制恐懼擠出幾個字求救。

  「越嵐!拜託你快點來!」
  
  ……

  
  此時在室內的蘆屋和陶祥靖。

  陶祥靖很快的在地上畫了個圓,架起臨時結界防止鬼怪突襲,至於蘆屋也開始在製造煙霧了。

  噠噠噠--

  小女孩的腳步聲在四周迴盪著,同時發出愉悅的笑聲,好像正在籌劃著玩死兩人的方法。

  「如果我把那個紅色斷厄結弄斷,我們可以出去嗎?」陶祥靖看著客廳中央看起來很穩固的紅色斷厄結。

  蘆屋吐出一圈又一圈的菸,用煙管捲著煙圈做出一條鎖鏈,「不瞭解這個民間習俗,不要亂剪比較好。」

  現在只有抓住小女孩跟破門出去兩個選擇,對於捉鬼很有經驗的蘆屋來說,這種突發狀況他還可以應付,陶祥靖只要在一邊協助就好了。

  可能是發覺蘆屋的菸有束縛的力量,小女孩不斷奔跑嘻笑就是不現身。

  這是時間問題。

  蘆屋繼續吐菸捲菸,如果有飛過來的異物就交由陶祥靖阻擋,很快的菸佈滿了一樓。

  只見蘆屋捲住一條菸用力一扯,某處發出淒厲的尖叫,就像在收魚線,蘆屋不斷的揮著煙管把捲著菸。

  一個身穿紅色連身衣,齜牙咧嘴的小女孩被拖了出來。

  蘆屋瞇起琥珀色的雙眼淺笑著,看來怨念很重的紅衣小女孩還沒厲害到變成厲鬼的程度。

  「我先封印她好了。」覺得小女孩還可以淨化,陶祥靖用噴漆在地上迅速畫出一個陣,然後拿一個小玻璃罐放在陣中央。

  紅衣小女孩嘎嘎嘎的叫著還不斷掙扎,不過蘆屋的菸相當牢固,連滑動的空間都沒有。

  喀擦!喀擦!

  神天花嘴裡叼著棒棒糖,歪著小腦袋玩玩著手裡的剪刀。

  蘆屋和陶祥靖都沒預料到還有其他人會進到屋子哩,而且神天花的模樣看起來就不是一般的小女孩。

  只見神天花站上一張椅子,然後把手伸常讓剪刀的刀刃卡在紅色麻繩之間。

  感覺到這動作非常不妙,盧屋馬上捲菸想要阻止神天花下一個動作。

  喀擦!

  在菸碰到神天花之前,紅色斷厄結就被一刀兩斷。

  「嘻嘻嘻嘻--」

  紅衣小女孩突然賊笑起來,泛黃的雙眼開始往內縮,小女孩慘白的臉蛋上有兩個空蕩蕩的洞,涔涔流出紅黑色的異體,小小的身軀佈滿青絲。

  只見紅衣小女孩一聲嘶吼!

  菸做的鎖鏈瞬間被染紅接著化掉,紅衣小女孩直奔水泥牆穿了出去,陶祥靖想追過去,沒想到才一開後門就發生爆炸把他炸回室內。

  「祥靖!」蘆屋先是用菸堵住門口防止其他不明炸藥飛進來,就著三步做兩步跑到陶祥靖身邊查看狀況。

  神天花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手裡拿著不明炸藥的紅心,紅心就站在客廳裡哼著歪斜小調,不急不徐的坐在椅子上等對方攻過來。

  「大家一起被炸爛怎麼樣?嘿嘿。」

  ……
  
  爆炸聲傳到宮下他們所住的民宿幾乎是聽不見,不過宮下和尹雀還是感覺到波動醒來了。

  現在的時間也沒多晚,還有一些住戶在外面走動,不過好像沒人察覺到眷村裡有異動,宮下和尹雀帶著武器匆匆下樓,一下樓就看見主管正悠哉地喝著咖啡。

  「挺靈敏的嘛。」主管戴著帽子壓得很低,臉上帶著白色很普通的面具。

  「都出事了還坐在這幹嘛呀!」宮下有點懷疑主管是來這裡渡假的。

  主管環顧一下四周,附近的人貌似都沒有反正,慢慢站起身整理一下儀容,主管身上穿的還是那件黑色西裝。

  看主管還在悠哉悠哉的調整領帶,宮下雖然性子不急躁,但看主管一臉不在意的模樣就覺得主管不太可靠。

  「我們分頭走吧,我去鬼宅你們去眷村。」主管走出民宿,往眷村的路是民宿左邊,可是主管卻往右邊的田埂走去。

  「你是要去種田喔!喂!」宮下追出民宿時,主管已經深入田埂消失在黑暗中。

  尹雀在宮下後頭嘆了口氣,主管古怪的個性多少有聽說,既然主管都球分兩路那就兩路吧,反正也沒差對吧。

  早上已經走過一次眷村的路,宮下和尹雀很快就到達眷村內部了,就在眷村入口,站著一個看起來精神不太好的女性。

  自然捲的頭髮凌亂的披在肩上,半張臉都被瀏海遮住了,黑眼圈加上病白的肌膚,年紀看起來十七八歲左右的女性手裡拿著蠟筆對著地板喃喃自語。

  尹雀反射性的握著身後的刀柄,小心翼翼的和宮下接近那位女性。

  那位女性似乎察覺有人接近,突然蹲下來把臉埋在雙膝上啜泣,看見有人哭了,尹雀想要去安慰她,不過宮下卻伸手攬住尹雀。

  「這女的怪怪的。」宮下瞇起眼仍舊與那個女生保持距離。

  那位女性手上的蠟筆落下了,腳邊有一張圖紙緩緩地朝宮下的放向移動,明明就沒有風,現在溫熱的夏日夜晚連微風都沒有。

  可是圖紙卻動了。

  移動到宮下的視線範圍,圖紙上畫著一個紅色衣服的小女孩拿著剪刀插進某人的腹部,小女孩歪著嘴詭異的笑著。

  「呀!」

  女性突然尖叫,手裡拿著一把生鏽的剪刀撲上來想把剪刀插在宮下臉上。

  宮下反應很快握住女性拿剪刀的手腕,接著一腳絆倒女性反扣她的手壓在地上。

  「想偷襲我?」宮下搶走剪刀把剪刀丟到一邊的草叢裡,「把刀抽出來警戒四周。」

  宮下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反正眷村現在有一種令人很不舒服的既視感,尹雀聽見宮下的話毫不猶豫的抽刀警戒。

  「呀啊啊啊啊--」被壓住的女性不斷尖叫掙扎,也不管自己身上被地上的泥巴弄得全身都是,反正就是想掙脫宮下的束縛。

  也不知道這女的吃錯什麼藥,宮下想問話也無法只好先敲昏她在說,不過才剛舉起手,一個黑影迅速銃了過來一擊重打攻下左肩,把宮下打飛一小段距離。

  就在黑影要對宮下進行下一個動作時,尹雀一個弓箭步擋在宮下面前用刀攔阻黑影的攻擊。

  鏗鏘!

  兩把刀對撞磨擦出小火焰,持刀的黑影在微弱的路當照射下顯露,那是一個黑長馬尾冷峻的男子。

  他們是情侶?兄妹?尹雀在震驚為何世界上有如此俊帥的男人之餘,腦袋裡也運轉著各種奇怪的設定。

  「嗚哇!救我!」在地上滾泥巴的女性狼狽的爬起身,撲到男人背後用楚楚可憐的眼神望著男人,「那兩個人殺了蘆屋和祥靖,現在又要殺我。」

  「什、喂!別含血噴人呀!」尹雀終止腦補,聽見被人誣陷挺不開心的。

  「明瑩?不對……」男人一臉疑惑,警戒宮下和尹雀的同時還對叫做明瑩的女性提出質疑,「妳是誰?」
  
  發覺男人在質疑自己,明瑩有點緊張結結巴巴的說著,「我是明瑩呀!你、你是越嵐吧?來救我不是嗎?」

  男人原本嚴肅的臉龐更加陰沉,本來就不太友善的口氣更加冰冷。

  「我跟明瑩從沒見過面,為什麼妳會知道我就是越嵐?」

  內訌?尹雀和宮下默默退了好幾步,不確定那個叫做越嵐和明瑩的是敵是友或者第三方,總之不要捲入會比較好,她們應快點趕到豪宅那邊跟主管會合。

  「在這個時候會拿刀來救我不就只有越嵐嗎?快去殺了那兩個女的幫我們的同伴報仇呀!」

  明瑩口氣聽起來是著急到生氣了,情緒有點失控的明瑩面對冷靜完全沒有被牽著走的越嵐,乍看之下兩人感覺不像是同伴。

  越嵐把刀尖指向明瑩,看來已經判斷眼前的明瑩並不是自己的同伴。

  「妳為什麼打電話向我求救?」越嵐雙眼兇惡的瞪著明瑩,像是在警告她如果答錯就完了。
  
  「因、因為我們受到那個叫做如嗜的組織攻擊呀……」

  啪!越嵐動作很快的繞到明瑩身後,用刀背打在明瑩後頸把她打昏。

  宮下和尹雀已經退離很長一段距離了,原以為可以轉身馬上逃跑,結果卻被越嵐叫住。

  「你們,是哪一邊的?」

  冰冷的視線迫使兩人停下腳步,有一種獵犬盯上獵物的錯覺,雖然宮下與尹雀對上越嵐是二對一,不過宮下的直覺告訴她,二對一的勝算近乎於零。

  雖然搞不懂什麼靠邊站,不過越嵐的問話應該是問好人方還是壞人方吧。

  「我們現在有很重要的事要辦,沒時間跟你哈拉。」宮下拿出鐵尺跟尹雀站在一起。

  噠噠噠……

  氣氛僵硬的當下,尹雀不經意聽見奇怪的腳步聲,左右稍微看了看也沒看見什麼。

  尹雀望著一間屋子總覺得好像有哪裡奇怪,可是明明看起來很正常的荒廢大門卻好像少了什麼。

  嘻嘻嘻--

  「斷厄結!」尹雀突然大叫,然後在掃過身邊的住戶大門,果然每間每戶的斷厄結都不見了,「有人把斷厄結弄斷了!」

  「啊?」宮下聽見尹雀大叫還以為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情,只不過是斷厄結被剪斷有什麼關係嗎?

  斷厄結有阻擋壞東西進去跟關住壞東西的雙面效果,自從有紅衣小女還出現後每家每戶幾乎綁上斷厄結,明明都已經是廢墟眷村了,為什麼還要阻擋壞東西進沒人住的家?

  越嵐看見尹雀有點驚慌的表情,雖然對方還沒表明立場,不過從四周的氛圍可以感受到危機。

  喀擦!喀擦!

  越嵐身後的明瑩不知何時拿著剪刀搖搖晃晃地站起身,雙眼無神的歪頭咧著嘴笑。

  ……
  
  在豪宅對峙的三個人。

  紅心只要隨手亂丟炸彈蘆屋就會去控制煙霧把炸彈吞噬掉,陶祥靖雖然沒受到什麼重傷,不過剛剛被炸一下還有是點腦震盪,只能畫個結界掩護蘆屋。
  
  只要蘆屋捲菸攻擊紅心,紅心就會開始到處跑亂丟炸彈,如果蘆屋用菸吞噬炸彈又去追紅心,紅心就把炸彈往陶祥靖身邊丟。

  陶祥靖的結界也許可以防止人或鬼怪入侵,但是要擋住炸彈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三個人在豪宅裡玩起你追我跑、追趕跑跳蹦超有活力的遊戲。
 
  此時,大門們所發出喀擦的聲響,有人推開了大門,三人頓時停止動作看向大門。

  那是戴著面具的主管。

  「嘿嘿,你是誰呀?」紅心很開心又有一個加入遊戲的人了。

  主管靜靜地站在門口,過了幾秒才冷冷地開口回應。

  「這句話應該是我問的,你們在我家做什麼?」

  --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