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主管。」妃一腳踹開辦公室的門,快步走到主管面前將一張委託單丟到主管桌上,「他們真的是越來越大膽了。」

  桌上的委託單與其他委託單並沒有差別,同樣是某個廢棄屋發生靈異事件之類的,不過特別的地方是在委託上的住址。

  主管沒有戴著面具,不過臉上的表情也沒有任何起伏,到是妃一臉氣憤的模樣。

  用食指將紙挪向自己,主管撇了幾眼在委託單上看見熟悉的字眼,很久沒看見了,不過他仍未忘記那個地方。

  「神秘組織的事情查的怎麼樣?」主管看著在門外喝酒的曲清。

  曲清豪邁的罐完啤酒,發出爽快的氣聲,一手捏扁酒罐走進辦公室。

  「神秘組織?」曲清勾著嘴角呵呵笑幾聲,挑起眉懶懶地說道,「除了緣律這個組織保持低調外,另一個如嗜根本沒影藏的意思嘛!」

  從胸口前的口袋掏出一根菸咬在嘴裡,原本想點燃卻被妃用食指和中指夾住折斷,曲清瞪了妃一眼,隨後想起主管討厭菸味又默默收起打火機和菸的殘支。

  「如嗜……」主管正在思考著有點熟悉的名字,死板板的臉終於露出一絲困惑的表情。

  「就是小如呀!而且他好像有意思邀請我們喔!」曲清打開手機簡訊,把自己跟如嗜傳簡訊對話的過程遞給主管看。

  沒想到如嗜這麼好聯絡呀!妃揪著臉總覺得如嗜一定在計畫著什麼陰謀。

  主管拿過手機瞧了瞧,跟曲清傳簡訊的人叫做Elmer,看就知道是代替如嗜老闆傳話的秘書或助理之類的。

  內容也很直白的說敲鬼門的主管既然跟如嗜老闆是舊友,為什麼不一起經營鬼怪相關的事業呢?

  「那傢伙還知道『舊友』兩個字怎麼拼喔!」妃一臉唾棄的看著手機簡訊。

  曲清一屁股坐上旁邊的沙發,慵懶的伸伸腳,將雙腳交疊在桌上,「簡訊是Elmer發的不是小如。」

  主管輕輕放下手機推到桌緣邊,又看了一眼妃剛剛拿來的委託單。

  「主管這一定有詐,別去。」妃正想抽走委託單,主管卻早一步在委託單上蓋上受理的章。

  「很久沒去那個地方了,回去走走無妨。」

  「主管!」

  不理會妃的碎碎唸,主管轉過椅子站起身走到窗戶邊,拿起自己的手機撥了一通電話。

  沒幾秒電話另一頭很快就被接起,主管停了一會兒才緩緩的開口。

  --老闆,我回老家一趟。


  ……


  「想說沒去校慶可以放假好幾天,結果還是要出任務呀。」

  宮下喃喃的抱怨幾句,順手擦掉臉邊的汗水,身後跟著尹雀,宮下腳程很快完全沒搭裡已經在小跑步的尹雀。

  兩人來到一處因為要督更所以準備要拆掉的小眷村,小眷村的居民大部分都搬走了,只剩一些居民在附近散步,似乎還在留戀住十幾年的地方。

  這裡未來會蓋滿住家大樓,會有百貨公司和各種小店進駐,田野會被人工草皮覆蓋變成公園,泥巴路也會被鋪上柏油。

  蟲鳴鳥叫很快就會被汽車聲響取代,夜空的星辰也不再閃爍,城市裡的霓虹燈比星星還吸引人。

  「那、那個……」尹雀揹著用畫桶包裝的太刀小跑步,想跟宮下搭話對方卻頭也不回的自顧自往前走。

  側過臉看著有點喘的尹雀,宮下也不是討厭她,只是覺得跟秋言、瑞德比較合得來。

  如果是跟秋言還有瑞德一起來,我們一定會用機槍轟爆這個眷村的鬼,用火箭筒把這個地方夷為平地。

  宮下心裡暗期待這次會出現什麼恐怖的鬼怪,任務單有提到小女孩之類的,好像穿著紅色衣服。

  沒仔細看委託單上的內容,反正大概知道有隻鬼妨礙工程進行就對了。

  附近的屋子都是簡陋的瓦房,幾乎都被野草擋住了路口的去路,大部分的屋子門窗都被拆掉了,這裡還有奇怪的習俗,就在大門口的門檻上綁一條麻繩,還是要綁成一圈的。

  就跟上吊一樣。

  尹雀瞇起眼看著野草中的屋子,幾乎每家每戶都綁上這樣的繩子,看任務相關報告的時候還有看見報紙頭條寫著居民抗議什麼的。

  但聽說這叫做『斷厄結』,據說如果有壞東西進到家裡或是家裡遇到危險必須點出去,把這圈繩子切斷就會瓦解危機。

  這習俗好像只有十幾年的歷史,據說自從工地傳出有紅衣小女孩到處跑時,不少當地居民都趕快回來這裡綁斷厄結,綁在門口似乎有阻擋壞東西的效果。

  明明是炎炎暑夏,整個眷村卻散發一種寒意,雖然有幾個人在搬東西,但那些人好像很趕似的,叫喚搬東西工人快一點,然後開車匆匆離去。

  「就是那邊嗎?」宮下突然停下來,尹雀沒注意前方直接撞了一下,不過宮下沒太在意,反正尹雀這麼小隻撞一下也沒傷害。

  宮下望著一間突兀的豪宅,就這個小眷村來說那間用水泥建造,外表還貼著裝潢石,二樓樓上架起遮雨棚好像有小花園在樓上。

  這棟房子被圍牆圍起,大門分兩層,第一層鐵門第二層木製推門,建築格偏向西方,雖然因為十幾年來的風吹雨淋讓外表裝潢有些脫落,但跟附近的小矮房比起來這間還能算是氣派了。

  豪宅的前院堆了廢棄家具,雜草沒有很高但是濕氣很重,這幾天明明沒下雨的說。

  尹雀伸長脖子想看看豪宅裡頭的模樣,這間豪宅一樣也有斷厄結,但奇怪的是,掛在木門前的繩子是紅色的。

  「欸欸!你們是住這戶的居民嗎?」挑染桃色綁馬尾臉上還有一顆紅心刺青的少女突然蹦到兩人身邊搭話。

  「不是。」尹雀連忙搖頭,因為少女出現的太突然讓她不自覺退後幾步。

  少女身後還跟著一個面無表情的異色瞳小妹妹,那個小妹妹嘴裡吃著葡萄棒棒糖,用不太友善的眼神上下打量宮下和尹雀。

  「這樣啊,我聽說這裡有紅衣小女孩小來見識見識呢!」少女環手抱胸揪著嘴疑惑地望著豪宅,「不過看起來也沒什麼呀。」

  「祝你們找紅衣小女孩愉快。」宮下冷淡的說,隨後雙手插在口袋裡往回去的方向離去。

  「欸!」尹雀也沒來得及跟少女道別,急急忙忙的追上宮下。

  等離開眷村來到民宿時,尹雀才喘吁吁的問宮下幹嘛急著離開,只見宮下伸手彈了一下尹雀的額頭。

  「她們不是好人。」

  尹雀不解的皺起眉,「怎麼說?」

  「直覺。」

  宮下懶得解釋這麼多,在民宿交誼廳找個位置坐下,記得主管晚一點也會來,既然遇到怪人還是等主管來會比較好。

  於是尹雀和宮下就在民宿自己找樂子打發時間了。


  ……

  
  「明瑩,有看到什麼嗎?」穿著白色西裝面容被帶纏繞的男子坐在藤椅上,手裡端拿著朱紅色煙管。

  男子身邊名為明瑩的女孩手裡拿著蠟筆,四周滿滿的都是她剛剛畫的畫,聽見男子的問話,明瑩聽下手仰起頭像是放鬆的乎了一口氣。

  「這間房子的案件實在有夠複雜的。」明瑩抓抓褐色捲長的頭髮,忘記自己有綁馬尾不小心抓掉了髮圈,捲亂的長髮就這樣散落在身後。

  就在明瑩想整理圖紙時,一個男孩提著一袋熱食溜著滑板進來。

  「蘆屋要漢堡,明瑩要綠茶。」男孩無視地上的圖紙,用滑板輾過之後還踩在圖紙上。

  「陶祥靖!」看見自己辛苦畫出來的圖紙就這樣被踐踏,明瑩氣得大叫。

  臉上纏著繃帶被稱作蘆屋的男子一手拎著明瑩後衣領,另一手接過漢堡,「好了、好了,先吃點東西吧。」

  盧屋把漢堡塞到明瑩手中,明瑩雖然氣憤但使用能力也消耗不少體力,與其把體力浪費在陶祥靖身上,不如想辦法完成任務比較重要。

  陶祥靖一臉明瑩揍過來也無所謂的模樣,把食物放在比較乾淨的茶几上,自己席地而坐吃著飯糰。

  這裡是傳說有紅衣小女孩的豪宅,他們所在位置是豪宅後院,明瑩的能力是將此地的事件以圖的方式重現。

  蘆屋拾起一張圖紙,上面畫的是幾個少年在鬥毆的場面,又看看四周充滿酒罐、菸蒂,說不定這裡還有人在吸毒。

  明瑩畫了很多張,幾乎沒有什麼命案之類的圖,難道要進到屋內嗎?

  進到屋內有一定的風險,如果明瑩能畫出紅衣小女孩的所在位置,也許蘆屋可以使用菸困住紅衣小女孩,理想當然是完美的,但不知道紅衣小女孩的怨念有多深,隨意進入可能會有危險。

  「酒僧提醒我們要注意那個叫做如嗜的組織,如果需要支援打電話給那個人。」陶祥靖晃了晃手機表示剛剛酒僧有打電話來,還把手中的一團紙丟給明瑩。

  「國立生物研究中心分院。」明瑩嘴裡吃著漢堡含糊地說著,擠眉弄眼想表示自己很不爽那個叫做如嗜的組織,「背後靠山很大就可以亂殺人嗎?」

  看到陶祥靖丟過來的紙條,明瑩把手放在衣服上抹了抹,攤開那團只看見裡面的電話號碼挑起眉,隨後把電話號碼輸入自己手機裡。

  「對方也應該知道緣律的存在了,畢竟我們在無意間跟他們抗衡了很久。」蘆屋吸了一口菸輕輕吐出。

  陶祥靖看著地上其中一張圖紙,那是一個戴面具的男生,好像是高中生的樣子,除了面具之外也沒什麼特別的,就是一個站在後面帶小丑面具的男高中生。

  另一張圖紙是一群人圍在火溝旁邊不知道在幹嘛,這間豪宅也許有很多青少年來這裡探險或玩什麼召喚鬼的儀式吧!

  紅衣小女孩說不定就是被這樣召喚出來的。

  移開滑板,幫明瑩收拾凌亂的圖紙,陶祥靖又看見一張有點奇怪的畫,有一個紫色長髮的女人臉靠在圍牆上,頭以下的部分被圍牆遮住了,沒注意看還會以為是一顆頭放在圍牆上,女人用極為噁心詭異的笑容望著前方。

  好像正在看陶祥靖似的,要不是因為蠟筆的筆觸很粗糙,在畫的真實一點就會有長髮女人會從畫裡爬出來的錯覺。

  來這間豪宅的怪真多。

  陶祥靖這麼想的同時,突然想起緣律好像也是怪胎的一員嘛。

  「今晚要去住民宿嗎?」把圖紙整齊的疊在一起,陶祥靖看著黑眼圈很重的明瑩。

  「不用,去了我也睡不著。」明瑩揉揉眼,吃完漢堡把垃圾丟在塑膠袋裡,然後把圖紙從陶祥靖手中搶過來。

  蘆屋也沒有去民宿的意思,既然兩個同伴都不去,自己去不就是損友嗎?陶祥靖索性也留在豪宅後院了。

  
  ……

  天色逐漸暗了下來,挑染桃色綁馬尾的少女與面攤妹子在某間荒廢的三合院裡。

  少女趴在桌子上玩著破破爛爛的布娃娃,嘟著小嘴哼著輕快的曲調。

  「小神花和小紅心一起出來玩,要玩什麼呢?要不要來玩炸地洞的遊戲呢?把骯髒的鬼地方炸爛,好不好?」

  「紅心,好吵。」神天花受不了紅心的破嗓子,終於在紅心唱歌唱滿兩小時的時候開口了。

  聽見神天花居然這麼不給面子,紅心咿咿啊啊發出難聽的叫聲,「如果是甜心就會跟我一起唱的!」

  還好甜心和潔琪沒跟來,神天花暗自高興超級吵二人組被派去別的地方了。

  「小神花居然不讓我直接去殺鬼屋後院的那三個人。」紅心淚眼汪汪哽咽地趴在桌上,兩眼發出哀求的眼神,「什麼時候才能把他們炸爛呢?」

  不想理殺人殺上癮的紅心,神天花比較在意後院那三個人的來歷和今天遇到的那兩個女生的身分。

  太多的預料之外會讓任務成功率大大減低,雖然BOSS說晚點會來,如果是BOSS親臨任務基本上是百分之百會完成。

  但聽說一直在干擾如嗜的緣律也來了,如果可以抓住緣律的人,或是帶他們的屍體回去BOSS一定會很幸的。

  所以,豪宅後院的三個人是緣律,還是今天在圍牆外遇到的兩個女生?

  在紅心眼中不管哪個是緣律,只要可以能炸爛,炸到噴出內臟和鮮血的她都會開心。

  豪宅的三個人比較可疑,一直在後院畫畫什麼的,說不定是在玩另類筆仙,目的應該也是紅衣小女孩吧。

  可不能讓他們消滅怨靈呀!神天花跳下椅子,走出三合院的時候看見門檻上綁著斷厄結。

  先不管習俗是不是真的,總覺得在門檻上綁這東西非常礙眼,神天花拿起地上生鏽的剪刀,搬來椅子站上去剪掉斷厄結。

  喀擦!喀擦!

  看著斷掉的繩子,神天花把玩著剪刀,「在BOSS來之前先來打發一下時間好了。」

  抬起頭看著對面屋子門口上的斷厄結。

  喀擦!喀擦!

  紅心看神天花拿著剪刀拜訪每家每戶,只要看見疑似斷厄結的繩子就會剪斷,雖然不知道神天花在計畫什麼,不過自己也很閒,去別人家倉庫找來大剪刀,跟著神天花一起剪斷厄結。

  喀擦!喀擦!

  喀擦!喀擦!

  剪到太陽下山,天色暗的伸手不見五指,老舊的路燈散發著黃澄澄的光芒,紅心和神天花站在豪宅外面,就只剩下豪宅的斷厄結沒剪了。

  「嗚哇,他們打算在這裡過夜的樣子。」比較高的紅心蹎腳探望豪宅內部。

  豪宅後院有光亮,看起來像是手電筒,有三個人影不知道在幹嘛。

  神天花開合剪刀幾下,不經意抬頭看見豪宅二樓遮雨棚下面好像站著一個紅色衣服的小女孩。

  拉拉紅心的裙擺,神天花意示紅心該走了。

  紅心發覺神天花望著二樓,順著她的視線看上去,隨後輕輕喔了一聲,露出興奮的笑臉跟神天花一起慢慢退離豪宅四周。

  --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