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突然做這個東西XDD(手錶已經凌晨
這是由弦梟被黑谷大叔丟進精神病院的改編故事
主角由小簡代替
(我不想讓弦梟無限死亡)
可能有九個結局吧(這遊戲很短)
六個死亡結局
三個脫出結局
*注意:玩遊戲時音量不要太大聲
按Enter速度不要太快
祝大家玩的開心哦~
 
 
-補充原文-
 
?/研究中
  今天的研究對象,簡稱為A。
  早上九點零五分,A醒來了,正在摸索新環境,雖然有些緊張卻比前幾次的研究對象沉穩太多。
  早上十二點整,A拒絕食用我們提供的食物,A已經維持縮在床腳的動作整個上午了。
  下午兩點,A仍拒絕進食,但身體狀況然沒有變化,看A這麼健康,果然來做些實驗測試看看吧!
  下午兩點五十分,將實驗用一號放入A的房間,A有明顯厭惡和不舒服的狀況,出現輕微換氣不順和體溫降低。
  下午四點整,A似乎習慣一號了,於是將一號抽走換放實驗用三號,A立即昏厥,血壓下降,心跳減緩,呼吸困難。
  強行使用電擊。
  滋滋滋滋--
  「哇!」弦梟整個人從床上跳起來,全身冒冷汗查看四周。
  這裡看起來像某個廢墟,看床的樣貌和排列方式,應該是醫院,剛剛看見的畫面不知道是什麼,應該是某個死掉醫生的記憶。
  對了!自己昏倒後被黑谷擄走,然後現在是被丟在這裡自生自滅的意思嗎?
  下床四處翻翻,這裡的窗戶都被木板鎖死了,如果靠近出去的門,又會感覺到不舒服的感覺。
  這間醫院有鬼。
  坐回床上,床邊放著一顆蘋果,上面寫著『你聰明嗎?』
  瞇起眼,被丟來這間醫院應該是要他做什麼吧!他能做什麼?
  夢見鬼。
  弦梟用力把蘋果砸向牆,蘋果碎裂,裡面掉出一把鑰匙,貼著0的標籤。
  起點?這間房間是起點嗎?
  拿著鑰匙靠近門,壓迫感消失了,弦梟更斷定這是一個遊戲,雖然玩到最後不一定會活下去就是了。
  既然如此,那不如現在就自殺......
  「弦梟。」一個女孩燦爛的笑容閃過弦梟腦裡。
  把鑰匙插進門把裡,「淺蔥......」彷彿在嘲笑自己行為與思想不符,轉開門把,空蕩蕩的走廊一片漆黑。
  外面的牆上背螢光料劑畫滿,第一眼看見的就是這裡的地圖,看弦梟要往下走還是往上,依照感覺應該往上,順著箭頭找到一處往樓上的樓梯。
  『算算看樓梯的階數。』
  轉角的樓梯這樣寫著,弦梟知道金絲雀的能力,也知道如果真的有十三階說不定會召喚出鬼。
  偷瞄一眼樓下,只見在底層都是水,然後有一張慘白浮腫的臉望上來,那不是鬼,那是確確實實的屍體,這間醫院泡在水裡。
  這可能是黑谷要他召喚鬼的引導,黑谷可能自己來做過實驗發現沒用,所以找體質特殊的人來試試看。
  往回走,弦梟乾脆找別條路,回到地圖,上樓還有一個方法,搭電梯。
  不管哪個都一樣糟糕呀!哪有荒廢醫院的電梯可以搭的道理,這麼黑也不好摸黑找路。
  啪、啪、啪。
  一顆皮球滾來,弦梟感覺到壓迫感,那顆球不是來自人類。
  『不想成為我們的同伴就不要離開房間。』
  拿著皮球弦梟趕快進入房內把門上鎖,有些鬼會害人,但他認識很多會幫助人的鬼。
  啪搭、啪搭--
  外頭傳來很沉重的腳步聲,因為這裡很安靜,所以腳步聲回盪在黑暗的走廊上,這間醫院的隔音效果似乎不好,弦梟在房裡都能聽見。
  還是說對方是鬼,所以不管在哪都聽的見?
  外面那個東西拖著龐大的身驅,好像全身都是水,緩慢的移動著,弦梟感覺到那個東西走到門口,然後就一直待在門口了。
  不知道對方居心何在,弦梟也只能縮在床上,不知道睡覺會夢到什麼所以不敢睡,電燈一直維持很亮的模樣至少可以讓人安心。
  外面那個東西發出細碎的聲音,好像在喃喃自語,弦梟拉長耳朵,儘可能靠過去聽。
  『4320、4319、4318、4317......』
  對方不知道在倒數什麼,說不定是在唸什麼東西的號碼,弦梟嘗試性的發問,但對方仍在專心倒數。
  走回床邊,一顆蘋果又出現了,『看來你挺聰明的。』
  又砸爛蘋果,這次裡面放著一張卡,上面寫著--如何騙過醫生。
  一、不要出聲,二、這裡沒有『人』,三、只能選擇相信一個。
  前面兩項還可以理解,但第三項是什麼?
  意思是很有很多鬼會引導和誤導我嗎?剛剛會引導的有三個,使用螢光塗料的,拍球的,還有蘋果的?
  我該相信哪一個?
  --
?/蘋果
  今天研究對象是B。
  B跟A差很多,相當的粗暴而且容易緊張,不會抗拒我們給他的食物,而且他有挑食的現象。
  B不吃青蘋果。
  早上十點二十一分,B相當有活力,玩樂心很強,所以我們馬上將實驗用一號放進B的房間裡,B明顯生氣了,而且大吼大叫還敲打強化玻璃。
  正午十二點,B吃的很飽,睡相很差的在床上睡覺,說了一句夢話但太過模糊。
  下午三點零五分,經過各種測試,B的精神值和體力都很好,但他討厭明亮的地方。
  晚上十一點整,B消失在房間裡了。
  午夜十二點整......
  --
  外面的東西還在倒數,弦梟拿著那張小卡,上面寫著『規矩』,他可以相信在外面盡量不要出聲,也可以相信外面的東西都不是人。
  只能選擇一個。
  弦梟不理解,為什麼只能選擇一個?站在原地發呆時,床邊發出輕輕的咚一聲,是一顆紅色蘋果,和綠色蘋果。
  『相信地圖你會滿身傷,相信球你會出不去,相信我吧!』
  青蘋果這麼寫,而紅蘋果則是寫著。
  『01。』
  把青蘋果打碎,裡面什麼都沒有,打碎紅蘋果,卻出現了一支貼有01標籤的鑰匙。
  外面那個東西還在倒數,我應該去開門嗎?如果相信蘋果,現在就要出去。
  喀搭,轉動門把,冷風灌進病房,一股鹹濕酸臭的腐敗味肆溢,弦梟感到耳鳴,壓迫感使他轉開門把卻不敢開門。
  門縫突然閃過某個人影,然後門用力被推開也把弦梟撞離一點距離,彷彿在催促弦梟快點出來。
  冷汗滑過臉頰,外頭什麼都沒有,牆上的地圖更動過了,正確來說。
  被抹掉了。
  是誰破壞了牆上的地圖?失去地圖,弦梟只能靠著微弱的螢光在研究一下地圖。
  咚、咚、咚。
  一顆皮球滾過來,那顆球有點舊,好像被誰用力踹打過。
  『不相信我,你不是我朋友,再給你一次機會,不要離開這一層樓。』
  弦梟把球抱過來,覺得這句話有點矛盾,一開始不是不希望我成為你同伴嗎?現在怎麼又說要當朋友?
  把球放在地上,球像是有生命般溜進左邊黑暗的走廊中。
  重重的嘆口氣,這裡也不是全黑,但電燈就是光線不足,老實說,現在比第一次出來的時候還要亮了一點,是因為習慣這種亮度了嗎?
  才往前踏一步就發出啪滋的聲音,好像踹到什麼了,有一半的紅蘋果跟一半的綠蘋果。
  紅色寫著,『左邊直走到底。』,綠色寫著,『去追球。』
  要相信紅蘋果,弦梟也不懂為什麼會出現青蘋果,球確實是滾進左邊的走廊,紅蘋果說要往左走,但為什麼還要附註去追球?
  摸著牆走在黑色長廊,現在的光線就像你晚上出門只有月光微微透進來,雖然窗戶都被釘死,不過光線還是可以從木縫中穿進來。
  走到底,又是一個交叉路口,中間放了一張長椅,上面也張紙條。
  醫院精神病病患逃出,持刀猛砍,數百人身亡。
  那是一份報由報紙上剪貼下來黏上去的簡報,標題如此悚動,在笨的人應該都會知道線在自己身在何處吧?
  上面寫到,一名病患逃脫,還釋放其他精神病患,不知道誰提供武器,精神病患到處亂砍造成一百三十人死亡,最後整間醫院進入封鎖。
  後續如何處理就沒提到了,但是其中有一個F醫生成功逃脫出來,但身上的傷太重還失血死了。
  真是逃心酸的,弦梟把紙條放回去,突然看見右邊走廊上有一顆球,就停在遠處,某個轉角的出口。
  但是紅蘋果說要往左走,所以弦梟沒有理會球,往左邊走去。
  去追球,剛剛好像也這樣的提示,不過都往左走了,還是不要回頭。
  某個陰暗的轉角,球滾到一個人腳邊,持長刀的手不斷發抖,露出半個腦袋,泛黃的眼球緊盯著弦梟的背影。
  路過一間廁所,那裡用螢光劑畫上箭頭,『一個機會。』
  是要去翻馬桶裡有什麼嗎?因為緊張而冒冷汗,弦梟已經不清楚自己是害怕過頭還是身邊有鬼,呼吸有點繁亂就是了。
  卡片上有提到只能選一個選擇。
  現在他選擇紅蘋果,但是在紅蘋果更早之前是選擇球,選擇相信球躲進病房。
  照這樣看來,其實弦梟應該跟著球走才對,所以,第三項,只能選擇一個,應該有其他意思。
  把頭探進廁所裡,最後一扇門上面寫著不太清楚的字樣。
  『我可以給你一雙眼睛。』
  什麼意思?那間廁所裡果然有什麼道具嗎?不過蘋果有說跟著螢光走會受傷,那裡是倒數第四間廁所耶!
  一顆蘋果突然出現在身後的垃圾桶旁,『我可以給你暫時的耳朵。』
  嗯?這是要我別進去嗎?難道我不能拿著蘋果然後進去找『眼睛』嗎?不知道這麼貪心會不會遭天譴。
  咚、咚、咚。
  『我可以給你一張嘴。』
  那顆皮球這樣寫,但聽起來一點都不誘人,這三隻鬼居然如此積極要幫助我,不管怎麼想都很可疑。
  那麼,我應該選擇哪一個?
  --
?/一張嘴
  今天研究對象是F。
  F很厲害,不管遇到什麼事情都可以冷靜解決,比A還要冷靜。
  早上六點零八分,F吃早餐一定要喝黑咖啡,很喜歡吃早餐時盯著A和B看。
  上午十點二十七分,觀察發現F喜歡畫畫,畫滿了整面牆。
  下午一點零九分,不管怎麼實驗,F對實驗用物品都不會有反應。
  晚上十點五十分,F不明原因露出驚恐緊張的表情。
  --
  弦梟回神過來,在這裡每次不小心恍神就會有幾段文字竄進他的腦裡,也不能說是聲音或影像,就像某種報告的文字。
  剛剛正在思考要選擇相信哪個鬼,螢光劑從一開始就一直保持研究心態,所以弦梟放棄走廁所,不然等等花子什麼東西跑出來怎麼辦?
  說到嘴巴,會不是會是什麼求救的管道?弦梟走向球,正要把球撿起來的時候,球咚、咚、咚的往某個轉角滾去。
  在黑暗中看不太清楚,只能看見球停在某個轉角,是說遠方的球形狀怎麼有點怪?
  摸著牆壁走過去,撿起那顆球,嗯?怎麼凹凸不平,還有點毛毛的?
  『朋友!咯咯咯。』
  一個沙啞模糊的聲音從手中的球......
  弦梟透過外面微弱的光線才看見,這不是球,這是一顆人頭,手上的頭雙眼發黑凹陷,不斷流出紅黑色惡臭腥酸的濃稠物,皮膚發紫潰爛裸露出白骨,參差不齊的牙齒不斷上下敲擊。
  咯咯咯--
  弦梟原本想大叫卻反射性壓住自己的嘴,那顆頭像野狗一樣猛然咬上弦梟的左臂。
  在還沒被咬下一塊肉前,把那顆頭用力朝牆壁一敲,打爛的同時轉角邊衝出一個黑色人影拿刀揮來。
  來不及站穩,弦梟直接跌在地上,刀刃削過弦梟臉龐,鮮血從紅色的開口涔涔流出,那個東西的速度不快,一直喘著氣不斷發抖。
  弦梟趕緊爬起來跑反方向跑去,後面那個似人非人的東西邊哀號邊揮刀,可能是身體太龐大追不上弦梟。
  離開了走廊,弦梟躲在一個疑似餐廳的地方,後面的東西似乎開不了門,貼在門上不斷喘氣,弦梟也沒時間擔心他會衝進來,去找一些桌巾止住左臂的血。
  桌上出現了一顆蘋果,『你不相信我了?』
  皺著眉,這顆蘋果有點腐爛,弦梟拿椅子壓爛那顆蘋果,裡面沒東西。
  如果現在還要相信蘋果,那就要去找01房間,因為鑰匙就在弦梟身上,不過弦梟更想去找出口,待在這裡玩心機遊戲?又不是吃飽太閒。
  有一扇門上面用螢光劑寫著,『這裡是4號。』
  另外一邊的推門寫著01然後畫個叉。
  弦梟覺得奇怪,為什麼有01跟4的差別?難道有零就是防間的意思嗎?沒有零那代表什麼意思?
  01的門下出現一顆青蘋果,『過來。』上面這麼寫。
  左邊4號有顆紅蘋果,『不要走。』
  這又是什麼意思?有點不太懂為什麼會有兩顆蘋果,把兩顆蘋果都打碎,青蘋果沒東西,紅蘋果出現了一把鑰匙。
  『餐廳佈告欄。』鑰匙上面這麼寫。
  抬頭找了一下,在櫃檯附近找到一個有玻璃窗的小佈告欄,有不明液體沾在上面,弦梟看不到裡面的紙條。
  用鑰匙打開玻璃窗,一張紙條寫著,『醫生、病患、殺人犯,有人想走,有人想留下。』
  嗯......意思是這三樣東西各自代表不同的角色,然後有人想讓他走,有人卻想留他下來。
  球就是想讓弦梟留下來的那方,先說了不要離開房間,還說不要離開這層,剛剛拿刀的怪人印證球說的出來會死。
  就目前相信蘋果好像也沒有損失到什麼,道是螢光劑,一直帶著測試的意味要弦梟去做大家都知道會發生都市傳說的事情。
  咚、咚、咚。
  球又滾過來了,這次確定那不是一顆頭,弦梟才把東西撿起來瞇著眼看上面的樣串字。
  『剛剛那是意外,回頭,不要離開這裡。』
  弦梟望了一眼剛剛進來的餐廳門,那裡已經沒東西了,球果然要留住弦梟。
  那現在是要相信球留在餐廳?還是相信蘋果走01,或是選擇那個不吉利的4,螢光劑呢?
  我應該選擇哪一個?
  --
?/4
  弦梟已經對球失去信任,手裡有01門的鑰匙卻用不上,轉身面對4號門。
  不用鑰匙也沒有機關,輕輕一推也開門了,那是一條長廊,大概走個十幾步就可以走出醫院。
  連接到醫院後門,這裡如果還有人,大概會看見廚師或喜歡抽菸的人在這裡吸煙聊天。
  外頭下著雨,弦梟站在雨中感覺雨水的冰冷,但是這是自由的觸感。
  繞到醫院正門,外面公用電話大概壞掉了吧!暫時躲在大門外避雨,弦梟用眼角的餘光看見醫院裡面有很多張臉貼在玻璃上。
  是想出來的,還是希望他留下的?
  那群鬼臉之中還站著一個白袍醫生,滿身是血但面容算是完整,他不知道是在苦笑還是高興,看了一眼弦梟就消失了。
  轟--
  大雨挾帶著雷響,弦梟坐在門口,現在淺蔥應該在找他,雷聲這麼響亮,她應該還是會冒雨出門。
  轟--
  弦梟縮著身子,他現在好像也開始怕雷雨了。
  --
  嗚喔喔喔喔--
  恭喜一直支持螢光劑的鐵粉 螢光劑就是醫生啦!
  來解析一下三樣物品(廢叭啦)
  蘋果(Apple)-A殺人犯
  蘋果有很強的控制慾,一開始對弦梟示好就是為了讓弦梟相信他
  這樣就可以把弦梟控制的更好,蘋果有兩種人格(另一種是青蘋果)
  紅蘋果屬於理性有目的,青蘋果則是按捺不住殺弦梟的心情
  所以青蘋果跟球聯手要殺掉弦梟,到後面大家很清楚了吧!
  青蘋果叫弦梟去追球,還要弦梟去開不明的01門
  紅蘋果上面寫著"不要走",代表蘋果是希望弦梟不要離開(因為知道這是出口)
  一下對弦梟好,一下威脅弦梟,軟硬兼施就是希望弦梟做到最後開01門的動作
  至於門後是什麼?之後在揭曉吧XD
  球(Boll)-B病患
  每篇前面都會出現一個研究對象,研究對象B就是球
  裡面提到"B不吃青蘋果",因為B跟青蘋果是合作對象
  還提到"討厭光",所以破壞螢光劑地圖的鬼就是球
  病患屬於被動容易控制的類型,球是唯一有武器卻又不主動攻擊弦梟
  因為他只聽從青蘋果的指令,希望弦梟留在房間內,然後坐在門口倒數
  那是在倒數時間,弦梟如果留在房間裡七十二分鐘,只要超過這個時間球就進去殺人
  但希望去開01門的紅蘋果用鑰匙題是弦梟離開這0號房(蘋果和青蘋果是自我矛盾)
  閃過人影和推門,是球在威脅弦梟不要出去
  為什麼病患會跟殺人犯聯手?看過每篇的研究報告都有清楚描述
  醫生使用了什麼東西讓A痛苦讓B不開心,所以他們一直企圖阻擋弦梟去相信螢光劑
  (提示弦梟相信螢光劑會受傷,把螢光劑地圖抹掉)
  螢光劑(fluorescent agent)-F醫生
  醫生到死還是改不了研究的本性,明知道弦梟對鬼會害怕不適,還故意在危險的地方放東西
  這是要測試弦梟為了逃出去會願意付出多少,紅蘋果說跟著螢光劑會受傷,但沒有證據可以證明
  如果去算十三階樓梯,就會在十三階樓梯撿到一隻手機,而且可以打電話出去求救
  如果去敲廁所門,雖然會看到驚悚的血跡斑斑,但可以找到電源開關,到時候整間醫院燈火通明
  這是在測試人總是會因為一點甜頭和方便不去面對恐懼,前面有人提到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
  不過如果大家選螢光劑選到底就沒有刺激的東西可以看了(迷:哪裡刺激!)
  A和B的汲汲營營的提醒弦梟不要或要去做什麼,違反他們的規定還會表示失望之類的
  只有F螢光劑一直處於中立,沒有跟其他兩樣物品答腔,就算弦梟不選他也沒表示失望
  --
  前面出現的研究紀錄,分別研究A、B、F
  那研究者是誰?那就是青蘋果,所謂的實驗用一號是什麼呢?
  從A的研究報告看來,實驗用一號和三號都是醫生提供,青蘋果體會到醫生做研究無人性的感覺
  而在B的實驗用一號就不同了,是青蘋果在灌輸B討厭醫生
  F的研究當中出現實驗用物品,一個醫生是正常人,精神病患拿出來的東西
  他都會仔細研究,所以依然冷靜理智,也提到很喜歡盯著A和B看(因為是負責的醫生呀!)
  --
(錯字很多 抱歉)(喂!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