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我們到了第三大廳,是惡鬼王曾經用來娛樂的地方。
 
  嘶--我腦神經忽然緊縮,痛的我咬牙抽蓄一下,該死的時間之流後遺症。
 
  我要誠心誠意的提醒大家,不要因為好奇擅自跑進時間之流這個鬼地方,那裡有很多的『時間』,那些東西是擁有強烈意念的靈魂所留下的,他們渴望被人發覺希望被人看見,來不及做到的事、還沒完成的事、沒被看到的真相......
 
  如果真的要進去也要帶個很強的人進去嚇死那些鬼東西,像我小時候只是個死屁孩,看見博士開了一扇通往時間之流的門就偷跑進去。
 
  跑進去的原因正是因為米爾在跟我爭辯千年戰爭某些芝麻小事,米爾認為冰牙三王子消滅妖師族是因為怕妖師被鬼王納入統領,那個種族很危險所以要先消滅掉,狗屁危險種族啦!依照之前資料來看,冰牙三王子才沒那麼慘忍,冰牙三王子一定會找去妖師族談談,說不定喝杯酒就變成朋友了。
 
  反正因為這個無聊的小事讓我冒險跑去時間之流,博士那天進到時間之流不知道要去哪裡,反正在她把門關上之前回來就沒事了!我是這樣想的。
 
  漆黑的空間中,我遇到了很多東西,看見了很多東西,當然不是我自願看見的,只是他們問都不問,粗暴而且無理地搶著擠入我腦裡。
 
  現在請你們想像有一百或一千部電影在腦子裡以三十二倍的速度快轉,而且這電影還是最新的4D立體特效,我想我在時間之流也許失控過幾次所以才有機會掙扎。
 
  最後我掉到一個地方,那是一個溫馨的小樹洞,裡面有一隻精靈,一位妖師,一個鬼族......
 
  「佐?你臉色不好,沒事吧?」喵喵搭著我的肩輕搖了一下,可能還使用了什麼力量讓我疼痛稍微減緩。
 
  我眨眨眼,其他人好像還沒發現我的異狀,「沒事,謝謝。」擦掉臉邊的汗珠,我湊到漾漾那邊去看他們在做什麼。
 
  忘了說時間之流後遺症,因為那次體驗了幾千萬部電影,讓我的腦子差點炸掉,到現在,如果這裡有『時間記憶』殘留,就會企圖跑進我腦裡,所以我會頭痛。
 
  冰炎學長翻譯著地上的精靈古文,雖然上面寫得好像事情進行的很順利。
 
  但不盡然,我看見的是,精靈們四分五裂,美麗的臉上有個血淋漓的殘缺,很多,有很多精靈曾經在這個地方消逝,各種族的鮮血佈滿整座大廳像是暗褐色高級鵝絨地毯,不過我看見的也只是個影像,曾經在這裡發生過的時間記憶。
 
  當我發呆看著那些影像,我差點要哭出來了,因為我看過很多次,而且想要去試著改變什麼,但現實告訴我,我無能改變歷史。
 
  天花板忽然破裂發生巨響,有好幾隻黑色大蟲到處亂竄,抬頭望見上面那好像是A班的嘴炮哥,他們應該是觸動某些機關了吧!千冬歲說如果讓他知道他就會做掉那些人,我還是暫時別說好了。
 
  所有人拿出武器或發動法術,我的後遺症還沒完全好,一些怪怪的東西和蟲子交纏成一塊,我幾乎快不知道漾漾他們在哪了。
 
  突然一陣清涼強風掃過,白色的風捲著白色的煙霧,我回頭,漾漾和一個精靈站在一起。
 
  那也是時間記憶,漾漾在控制時間嗎?
 
  四周的時間變得很慢,很慢,連我的呼吸心跳都慢得近乎停止,我又看見了其他記憶,好像是那位精靈的。
 
  白色的煙霧長出了小草和大樹,像是螢火蟲的螢光球狀物輕輕地飄散在四周,輕幽地香味參雜煙硝味,不知道是誰在地上鋪滿了代表送別和祝福的花朵。
 
  天空被黑色的煙霧渲染,那是戰爭的烽火,精靈們穿著輕甲走在離別出征的道路上,一個年輕的白精靈朝我遞上花朵,但其實不是給我,我只是透過某人的雙眼看著記憶。
 
  『辛亞......』那位白精靈眼神流露著悲傷,而被稱為辛亞的精靈只是溫柔的拍拍白精靈的肩。
 
  然後轉身,離去......
 
  刷!白色的風極速消散,連帶不屬於我的記憶一同抽離,我看見漾漾呆站在那,而且蟲子也都被解決了。
 
  學長說漾漾消失了幾秒,但其實不是消失了,只是被捲入時間記憶,那是一股很強的力量,因為上次跟漾漾買鹽的時候知道漾漾能力還沒開發完全,所以那陣風一定不是漾漾一個人發動的。
 
  漾漾指著地板,說下面好像有什麼東西,學長施了點法術讓下面的沉粉散開。
 
  下面放了數量驚人的棺材,都是來自各族參與過戰爭死亡的精靈,學長唸著地板上一小句文字。
 
  「......螢之森精靈武士,辛亞,光明的寵鷹。」學長說完的同時我也望著那個面容。
 
  那個精靈,辛亞,很在意送別的記憶,為什麼?他的遺容看上去相當安穩,好像在睡覺,好像只要拿冰牛奶貼他的臉他就會醒來。
 
  大家沉靜了一段時間,我在想,如果今天我是跟著惡靈學院的同學近來看見這個,大家會做什麼?
 
  破壞?挖走這些遺體?不!惡靈學院不會動到這個地方,不然他們一定會被精靈族滅頂,所以我們的課程內容可能還是著重在設陷阱和復活惡鬼王。
 
  學長一個拍掌讓這裡恢復原樣,「我們走吧!」他說。
 
  我默默的跟在大家後頭,該死!我最討厭歷史遺跡,雖然我的頭已經不會痛了,不過我還是能聽見一些細碎的聲音。
 
  離開之前我回頭望了一眼。
 
  『等我回來,我們再來交換歌謠吧!』精靈的聲音,很溫柔地在大廳飄散著。
 
  原來是在送別前後悔沒對那隻白精靈說些什麼嗎?
 
  我......真的很討厭......歷史遺跡......
 
  走了一段路我們坐下來吃些東西,有女生在身邊真好,不管是鬼族女性還是其他種族的女性都有貼心的一面,喵喵帶了便當給我們吃。
 
  漾漾和千冬歲還在討論學校分班的方式,談到A班的特技就是用鼻子看人。
 
  原來A班的人都是小木偶嗎?我很想看那些嘴砲哥鼻子變長的模樣。
 
  越往下走,氣溫就越低,學長給了可以取暖的水晶,不過只有一顆,漾漾把那顆水晶給了喵喵,喵喵一直發抖,看起來好像真的很冷。
 
  我沒什麼感覺,但我可以感覺到某些力量在流動,這些力量可能會對光明生物造成小小的影響,所以喵喵才會覺得很冷。
 
  最後我們終於拿到校徽了,結果千冬歲和喵喵居然想看鬼王的屍體。
 
  「看那種東西沒什麼好處。」冰炎學長看起來很不想讓我們去看。
 
  對!不要去看!那裡一定有時間記憶,不要!學長快說些什麼打消他們的念頭。
 
  結果我們還是去了,有時候我很喜歡看時間記憶,不過有些記憶令人討厭,但我無法選擇,如果那些東西要強行跑入我的腦子我也沒辦法拒絕。
 
  我站離大家有一段距離,我很不想靠過去那個充滿冰塊散發寒冷的封印。
 
  大家好像什麼都看不到,千冬歲還試著驅散冰霧,我差點飆出髒話,如果千冬歲看見我看見的東西他就不會這麼做了。
 
  還好冰炎學長插手阻止,還要大家快點離開,謝天謝地!大家就不要看了,請快點走吧!
 
  我的腦神經又開始緊繃了,在這種地方緊繃?我是不是該準備個嘔吐袋?
 
  「佐,你臉色真的很差,我們等等還是去保健室吧!」喵喵皺著眉。
 
  「好!快點走吧!」我口氣稍微急促,這也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就在我們要走的那一刻,「哼,我還以為是誰,原來是幾個C班的狗在吠。」
 
  喔!該死!我回去獄界一定要買個詛咒水晶把這些嘴砲小木偶扭曲成黑獸犬,總之他們跟千冬歲起了口角。
 
  去你媽的!沒看見我快要撐不住了嗎?明天最好不要在走廊被我遇到,不然我就把你們的鼻樑打斷,然後把蟑螂塞在你們的鼻孔裡。
 
  在那邊叫囂就算了,更糟糕的是他們居然拿著怪異花粉解除冰封。
 
  「黑盔山的妖精使者用的是金花中練出的粉。」學長對著那些嘴砲小木偶說。
 
  什麼?黑盔山的妖精是嗎?很好,我會叫鬼族朋友把他們的領地查出來,然後我會在那邊開趴狂歡三天三夜,你們這些小木偶給我記住。
 
  煙霧漸漸散去,整座湖變得銀白,湖中躺著一個漆黑巨大腐爛的屍體。
 
  第一惡鬼王,耶呂。
  
  還沒聞到那個噁心的味道我整個人就跪下來了,現在我的頭有多痛?你們去外面拿掉電線杆上抽條電線插在頭頂上就知道了。
 
  隱約聽見學長好像在罵人,我還看見喵喵跪在我旁邊吐,看來不舒服的不只我一個人呀!
 
  「學長,佐的狀況不太好。」千冬歲好像注意到我臉色發白白過頭,還有些青絲爬在我臉邊。
 
  「我......沒關係......快走吧......」我跟喵喵互相攙扶,千冬歲在一邊怕我們跌倒。
 
  霎那,一個壓力逼近,我回頭,望著岸邊的漾漾,那是什麼?漾漾身邊有陰影的力量,可......漾漾不是人類嗎?他是......
 
  「褚!不可以!」學長大吼。
 
  啪滋--
 
  忽然,我什麼都聽不見,我看見那具屍體,像是被賦予什麼力量,強而有力且威武地站出水面。
 
  那些水流過他的骨頭,流過他腐敗的身體,我的身體好沉重,只能任千冬歲將我拉過去,大家擠在一起好像要用移動鎮離開的樣子。
 
  耶呂惡鬼王嗎?其實我不害怕他,但是他身上的『記憶』實在太多了,那些東西好像想從我的毛細孔竄入刺穿我的內臟,我想如果我全部接收可能會馬上爆體身亡。
 
  這已經超越時間記憶的範圍了,有人破壞了時間,所以我看不見記憶,因為那些東西被轉換成一股強大的陰影,被轉換成惡鬼王的力量。
 
  是誰?『讓吾復活的妖師在哪裡?』那具屍體大吼!這是我唯一聽見的一句話。
 
  然後我聽見大家在發抖的聲音,大家的喘息非常雜亂,因為時間記憶只進了一半到我身體裡,所以我還有意識但身體不能動,這情況好像我小時後第一次亂入三個鬼王爭奪領土的感覺。
 
  面臨死亡的感覺--
 
8.
 
  血,我聞到十分甜蜜的香醇,那是鮮血,真奇怪?為什麼千冬歲的手上都是血呢?
 
  啊!惡鬼王的觸手插在千冬歲手臂上呢!那濕潤的溫存流淌在我的肌膚上,第二隻觸手接著揮過來......
 
  不行!「千冬歲!」原本還在茫然,我瞬間清醒擋在千冬歲面前。
 
  大量的紅色液體噴在我身後所有人身上,啊嘞?我還沒使用什麼防禦或攻擊,只看了穿過我腹部的觸手一秒,我整個人被舉起來狠狠隨意甩開。
 
  在掉進水裡前我看見醫療班跟那個眼熟的紫袍出現在漾漾他們身邊。
 
  「哥!」千冬歲對著紫袍喊了一聲就跟著大家,傳送回去了。
 
  那個紫袍果然是千冬歲的親人,噗通!雖然掉入水中,但我還是可以聽見上頭打得轟轟烈烈的聲響。
 
  現在怎麼辦?我按住傷口,惡靈學院基礎必修課程就是緊急救護,每個鬼族都必須學會用陰影治療自己,當然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完全控制好力量直到修復傷口,但在這方面我可以做的很好,所以很快就把傷口修復一半了。
 
  我恢復了自主意識和行動,這些水好像還存有一些力量,上面不知道激烈成什麼狀況,水波動起伏把我衝上對岸,一離開水那些不完整的記憶又企圖跑進我的腦子。
 
  專心凝神,把注意力集中,萬一在這裡失控會傷到學長和醫療班的人。
 
  我專注的看著學長他們戰鬥,有些藍袍好像一直找機會下水救我,不過惡鬼王的髒血到處亂灑,這讓他們不敢經舉妄動。
 
  「學長!輔長!」我大吼,最好能讓他們發現我然後把我送回去,因為我現在力量超不穩定的。
 
  冰炎學長發現我了,但可惜的是耶呂更早發現我,那該死的觸手二度穿過我的腹部還把我舉到半空,醫療班群體開始緊張,冰炎學長也楞了一下。
 
  這一下就夠了,耶呂的觸手隨便亂掃打飛好幾個袍級人士。
 
  「醫療班退出戰鬥範圍!紫袍展開結界!」輔長變得相當冷靜可靠。
 
  此時學長找上耶呂搭話吸引他的注意,其他人則在一邊架起陣法,企圖攻擊耶呂的同時順勢救我。
 
  那個破魂陣真的奏效了,牽制住鬼王的行動,冰炎學長馬上把我帶到輔長身邊。
 
  「你吸進毒氣了!」輔長先扶著我,同時也擔心冰炎學長的身體。
 
  「沒關係,先結決活屍再說。」學長撐住了,但他很著急,急著去多補惡鬼王一刀。
 
  「學長......那個......」我邊吐著血邊說話,真想現在就用陰影的力量復原傷口,可是這樣會讓輔長他們起疑。
 
  完全沒聽我說話,輔長和學長吵著要等公會來或是繼續攻擊惡鬼王。
 
  沒錯!繼續攻擊惡鬼王,我要說的是這個,我感覺到耶呂的力量再倍增,而且四周的空氣在改變。
 
  碰!幾聲破碎的聲響,代表著惡鬼王掙脫陣法,該死呀!誰快點再把我丟回那個水裡,在水中我反而比較好行動。
 
  惡鬼王掙脫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學長抓過去繼續問話,不過學長可沒這麼好惹,一道刺眼的閃光在惡鬼王頭上炸開,我還聞到燒焦的味道。
 
  學長的手也受傷了但他沒有停止攻擊,跳到鬼王頭上狠狠的把槍插入那顆爛掉的頭上。
 
  不夠!這樣還不夠!我完全感覺不到耶呂的力量絲毫減弱,我說過了,被鬼王打過幾次就會感覺得到某些力量,那個力量不斷的增強。
 
  「公會的救援呢?」輔長轉頭問後面的藍袍。
 
  藍袍面有難色,「失去訊號,無法連接。」他說出了災難般的惡耗。
 
  「結界......鬼王......已經展開結界了......」我說,這就能說明耶呂力量已經很強卻沒辦法秒殺我們的原因。
 
  因為他展開結界,以他現在的力量要專心的穩住結界,只要時間拖的夠久,力量恢復之後可不是揮揮手和幾隻觸手那麼簡單了,我想再過十分鐘他就能開鬼門或扭曲我們。
 
  「幫他治療!」輔長聽了把我轉交給另一個藍袍。
 
  其實現在已經沒有什麼人手可以繼續跟鬼王戰鬥了,可能只有學長意志堅定還在那邊與鬼王廝殺。
 
  不行!我一定要想個辦法在大家不起疑的情況下使用陰影戰鬥,現在四周充滿陰影,我可以利用他們,不過一定會被公會的人發現我的身分。
 
  啊!對了,假裝我被陰影入侵,然後惡鬼王一定會鬆懈,這個時候到他身邊攻擊他,只要他分心結界就會崩解。
 
  我按住腹部,匯集黑暗的力量到我身上。
 
  「提爾!那個學生......」幫我治療的藍袍驚恐的叫著輔長,但他很敬業沒有逃開還想幫我壓下陰影。
 
  「佐!什麼?怎麼會這樣!」輔長這下慌了,受傷的人都還沒治療完,又發現學生快要被扭曲。
 
  拜託你們放棄我快點逃開啦!我扭著身體避開藍袍的手,結果更多藍袍衝過來想壓住我,還開了結界防止我跑開。
 
  惡鬼王也注意到了這個小騷動,發出勝利般的笑聲,有幾個紫袍也加入學長的戰鬥行列,但鬼王一攻一防讓局勢轉為僵局。
 
  「壓住他!快點幫他淨化!」聽到某個藍袍這樣說讓我更加努力推開其他藍袍。
 
  可惡呀!他們好像真的完全相信我是要被扭曲的樣子,現在變成我跟藍袍們扭打成一團,學長他們在苦戰,這畫面如果被其他鬼族看見應該會被登上十大笑話排行榜。
 
  笑點在哪?我也不知道!鬼族的笑點總是很低。
 
  「月見!快來幫忙!」輔長調動更多人馬,連其他負傷的紫袍、黑袍都跑過來了。
 
  「通通給我閃邊去!」這麼煩人,一氣之下黑暗力量小小的爆炸一下,但我很快又控制住了。
 
  小爆炸只彈開那些人,但不會讓他們被黑暗感染,一找到機會我馬上衝向惡鬼王。
 
  甩掉醫療班,我還想說速戰速決,沒想到下一批對付我的是原本在打惡鬼王的紫袍。
 
  『哈哈哈!吾的部下,開啟通往異界的鬼門吧!』耶呂根本開心極了,可是我一點都不開心。
 
  「去你的!白痴才要幫你開鬼門啦!」我怒罵回去,這嚇到在場的所有人。
 
  「佐?」學長回頭看著我,表情相當複雜,糟糕,現在我是什麼樣子?很可怕嗎?誰借我鏡子照一下。
 
  我同伴有跟我提過我使用陰影時外貌會改變,當然使用光明時也會改變,我從來沒在戰鬥的時候照鏡子看看自己現在的模樣,啊是說,戰鬥的時候誰還有時間照鏡子呀!
 
  『叛徒!』耶呂很生氣,一把掃開學長和紫袍,大掌緊抓著我不放,很好!再靠近一點。
 
  「叛你媽啦!你是腦袋裝屎還是本來就沒腦子呀!我本來就沒加入你的意思!」
 
  我想我使用黑暗力量的時候脾氣會變得不太好,不過我可能是因為被時間記憶摧殘腦神經才會這麼生氣,抱歉呀!耶呂惡鬼王你被我當做出氣包了。
 
  這時耶呂已經氣的張口想把我咬爛,先別去想幾千年沒刷牙的那張嘴,也許耶呂在戰鬥前上廁所擦完屁股沒洗手,現在才爛成這樣,喔!太噁了,我幹麻想這些虐待自己的精神?我一口氣把力量匯集在身體裡。
 
  小一點!小一點!拜託失控的時候範圍不要這麼大,事實上我更希望我可以不要失控,只是爆炸而以不要失控呀!
 
  也許我掌控力量了?正當我這麼想,好像有什麼東西抽離我的身體,啊!又失控了。
 
  轟--
 
  告訴各位小朋友,在密閉空間搞爆破是相當不明智的作法,不過這樣的破壞方式惡靈學院的老師可是幫我打特優呢!
 
  爆炸製造出大量白色雪花,我不明白明明是用陰影的力量失控時卻變成祈光跑出來,偶爾會發生這種事,依稀聽見輔長和其他人亂成一團的聲音,看來他們沒被炸到,而且祈光不會傷害光明生物,這會不會太剛好呀?
 
  煙霧還沒消退,公會的救援通通衝進來,我成功了!不知道惡鬼王現在被炸成什麼鳥樣?
 
  還沒看見,當我醒來時,被五花大綁在病床上......
 
  噢......誰有肌樂幫我噴一下。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