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搶領地之戰,最關鍵的就是開始的五分鐘內,只要能在五分鐘內分出勝負戰爭就結束了,如果超過五分鐘,那可能要戰上三四天或更久。
 
  我們在景羅天軍隊紮營的地方降落,碰碰運氣,如果遇到認識的話就比較好行動了,比申那邊......機率根本微乎其微。
 
  「嘖!都是渣渣兵,看來景羅天沒有認真打的意思。」凱薩達斯和我趴在灌木叢下。
 
  我挖起兩坨泥巴抹在自己頭髮上和臉上,不是要隱藏身分,而是因為我覺得這樣很酷,書裡面有寫道,某些民族戰鬥前都會塗染料戴面具之類的。
 
  「景羅天的目標不是魔漪山峰。」望著那些呆頭呆腦的小兵,我可以百分之百確定。
 
  凱薩達斯翻起白眼,「你要學水族精靈的軍師一樣演說了嗎?洗耳恭聽。」凱薩達斯聳肩。
 
  好吧!先說水族精靈軍師不是個正常的精靈,我覺得他們的腦子有可能被陰影弄壞掉了,不過現在還不是介紹這位精靈的時候。
 
  「魔漪山峰資源少,土地貧乏,鳥不生蛋,景羅天要這塊地做什麼呀?」我問。
 
  「就多一塊地呀!不然呢?」
 
  「景羅天是怎麼樣的惡鬼王你不知道嗎?」換我給他白眼,當那麼久的鬼族還不認識景羅天?
 
  「很小氣的客人,不喜歡用兵器戰鬥。」凱薩達斯滿腦子都裝滿了帳單的內容。
 
  「不對!」我打破他身邊那些幻想出來的鈔票,「是血腥、暴力!這個戰場不夠血腥!」
 
  「這樣不對呀!如果比申知道景羅天沒心來這裡,那幹麻來搶呀?」
 
  「比申也在碰運氣,派出稍微強一點的兵力,運氣好就多一塊地,差的話就收手,我想將領應該不是鬼王高手,只是老兵而已。」
 
  聽到這裡凱薩達斯又皺起眉,「所以今天一點都不刺激了?」
 
  「不!既然都來了,就搞得轟轟烈烈如何?那些小兵又蠢又呆,一定很容易受到驚嚇。」我勾起嘴角,不懷好意的說。
 
  「等等!你還沒告訴我景羅天主動發兵的原因。」
 
  「嘿!看那邊,那應該是公會的人。」我指著離我們有十呎遠的某顆矮樹,上面貼著一張偵查符。
 
  凱薩達斯恍然大悟,「這裡藏有其他東西?」
 
  公會是不會介入鬼族之間的爭鬥,真的,公會沒這麼閒,會跑來獄界觀戰或是調解糾紛。
 
  只有在少數幾種狀況才會這麼靠近戰場,例如這裡有某種封印,或是這裡有什麼特別重要的東西。
 
  「景羅天在靈獄湖。」我呵呵笑了幾聲。
 
  「扯到那座湖幹嘛?」靈獄湖距離魔漪山峰有五公里左右,對有能力的惡鬼王來說不算是遠的距離。
 
  「想想看,這幾天有什麼東西掉到獄界來了,雖然我不在獄界,但這件事看報紙也知道。」
 
  「淒捩石?不會吧!那石頭居然......天吶!一定可以賣到好價錢。」
 
  我看見凱薩達斯的雙眼閃爍著金光,說明一下淒捩石,那是一個會貯藏能量的石子,沒人知道那東西從哪來,我覺得那是異空間的產物。
 
  總之是顆石子的功能超多,例如貯藏陰影或是詛咒,把某人的力量吸走之類的。
 
  不過報紙上......好啦!是獄界的報紙,上面只說有流星,這是寫給笨蛋看的,例如某個武器商人,聰明人都知道能從獄界天空掉下來的石頭不是一般的石頭。
 
  其實我應該推薦公會訂購鬼族報紙,報紙裡雖然有很多骯髒下流不堪入目的圖文,不過偶爾會發現一些特別的訊息。
 
  「公會被騙到了,大家都以為淒捩石在這裡。」我馬上掉頭朝那座湖前進。
 
  「欸!你不是說要搞的轟轟烈烈嗎?怎麼又要走了,是說比申幹麻陪景羅天演戲呀?」
 
  「就說比申對石頭沒興趣,派兵只是碰運氣而已,我要想辦法把戰場轉移到靈獄湖。」
 
  哇!前面說了這麼多廢話,我開始覺得凱薩達斯腦袋裡只裝著錢和酒,燃燒腦細胞這檔事可能只有在交易的時候才會發生。
 
  「我們兩個能轉移戰場?」
 
  「基本上我一個人就可以了。」我瞇著眼看凱薩達斯。
 
  「小子!太囂張了吧!什麼叫做一個人就可以了,每次都會遇到高手或鬼王,你真不怕有一天會被打死嗎?」
 
  「首先,我可以保證比申本人不會出現,高手也不會出現,景羅天出現機率不高,但高手一定會出現。」
 
  「又在嘴砲!我不相信!」凱薩達斯堅硬的盔甲反射著月光,但還不足亮得讓人發覺。
 
  「先說說比申吧!幾個月後就是異能學院聯合大賽,我不知道為什麼比申總是喜歡去管那種競賽,再來,比申的部下好像在找妖師,反正她很忙,報紙上說她參加了鬼族聯合麻將大賽,今天應該沒時間來才對。」
 
  「比申不是天天都在找妖師嗎?」
 
  「最近會派部下去原世界,可能掌控了什麼消息,我可以確定是因為遇到瀨琳。」
 
  「你還她內褲了嗎?」凱薩達斯竊笑。
 
  「別鬧了。」我嘆口氣,「反正這種爭奪小小領地的事情惡鬼王本人本來就不必親自到場。」
 
  所以比申不會把心力放在爭奪領地,這次派兵可能不是她本人發號施令的。
 
  「那景羅天呢?那顆石子有這麼重要嗎?」
 
  「我不知道,但很細心的把公會引開,可見景羅天想要在最低風險下取得石頭。」
 
  想到要破壞別人細心計算的計畫我露出詭笑,想想景羅天氣炸的模樣,一定很好玩。
 
  「等等,轉移戰場,那公會怎麼辦呀?」
 
  「就大亂鬥呀!把公會的人逼出來,大家一起打!」
 
  聽見我的計畫凱薩達斯變得很興奮,我說的嘴巴真的很累,為什麼大家都不會自己去看看週遭,去想想看理由。
 
  計畫第一步就是先把公會的人逼出來引導他們過去那座湖,看見有公會的人出現,那些笨蛋士兵一定會窮追不捨要問出個什麼。
 
  我跳進泥巴地裡翻個幾圈,再把乾樹枝撒在身上,頭頂海魔藻,反正把自己搞的像鬼的樣子就行了。
 
  「喂!你們這些笨蛋!」以凱薩達斯為首,我跟在他後面像是寵物,「誰是將軍啊?」凱薩達斯一臉兇惡讓其他小兵膽怯地退後。
 
  「武器商人,來這裡做什麼?」一隻羊頭魚身,有三對黏糊糊觸手的傢伙瞪過來。
 
  看來他就是將軍了,「送武器呀!沒看到我後面那個嗎?」凱薩達斯用手指戳了我一下。
 
  在場所有小兵又跳得更遠,凱薩達斯的武器可是傳說中的危險級,不是攻擊敵人很危險,是與敵人同歸於盡的危險。
 
  「什麼鬼?」羊頭將軍也退了幾步,「吾王可沒訂購這種武器。」
 
  「是嗎?那可能是比申訂購的吧!好吧!你們等等小心不要被這個武器吃掉囉!」
 
  「那東西會吃鬼族?」羊頭將軍整身毛都豎起來,幾乎快變成刺蝟將軍。
 
  「嘛!老實說比申也還沒付錢,如果你們要搶先買也是可以的。」凱薩達斯伸出手,意味著不想死請付錢。
 
  我瞄到公會的偵查符好像在觀察我,基本上偵查符是看不出什麼的,只能看出我是一團泥巴。
 
  很怕死的山羊將軍居然還真的付錢把我買下來了,天哪!我要一定要通報景羅天,寫個信跟他說你的手下怎麼會笨成這個樣子。
 
  凱薩達斯的第一步完成,先是假裝要離開然後又突然很嚴肅瞪著偵查符。
 
  「有人在監視。」利用稍怒夾帶睥睨的口氣對著山羊將軍說。
 
  此時軍團居然馬上潰散,我居然看見些士兵已經開好傳送陣準備逃離,這效果比想像的還要好,應該說他們比我預期的還要蠢。
 
  「不要動!你們這些白癡!」我改變聲道,使用小孩的聲音尖叫。
 
  害怕被吃掉的小兵馬上乖乖站好,我還以為我現在是在玩一二三木頭人。
 
  「喔喔喔!親愛的武器,你偵測到了什麼?」凱薩達斯幾乎是在憋笑,我想回去之後他可能會內傷。
 
  「我知道公會的人在哪裡,我看見他們了,但是比申的兵正在準備偷襲他們。」
 
  此時,我感覺到某種力量匯集在某處,這是獄界不該有的『光明』,雖然很細微,但我還是感覺到了,就在離這裡往北八百公尺山腰處。
 
  居然駐紮的這麼近?公會也是想速戰速決嗎?馬上拿到石子馬上離開。
 
  我指著力量來源,我想大概是有人緊張使用了什麼力量快速移動到集合地點才露出的破綻。
 
  「吃老子一發!」凱薩達斯不知道哪根筋不對,突然召喚出一個大砲射擊公會聚集的位置。
 
  「喂!你在幹麻?」我湊到他耳邊小聲的說。
 
  「不好意思,看見公會的人就想打。」
 
  好爛的理由,不過因為這一打,比申的軍隊馬上有大騷動,那些士兵可能是瞎子,把公會的人當作是景羅天的士兵追打,而這邊的山羊傻子也把公會的人當作是比申的士兵打。
 
  他們有穿袍子呀!白痴!快看看他們身上的衣服!很想這樣說,不過現場已經失控了。
 
  比申軍團裡有頭輾路豪豬,頂著一個公會的人一路殺進山羊軍裡面。
 
  你們知道為什麼我喜歡看鬼王打架嗎?因為你能看見一群動物或一群蟲子鬥毆的情況。
 
  第一個被推進來的是一個紫袍,帶著面具,手持長鞭,很勉強站在豪豬頭上,忙著打掉雜兵還要小心被豪豬甩下去。
 
  「糟糕!他們已經不受控制了,該死!」我踹了凱薩達斯一腳,「幹麻去打公會的人啦!應該要先去說服比申軍團在去找公會才對!」
 
  凱薩達斯不會因為我踢一腳而感覺到什麼,他直接拎著我往湖的方向衝。
 
  「我最討厭有計畫的事情,我都說是來玩的,就感受無法預測的刺激吧!哈哈哈哈--」
 
  凱薩達斯拎著我繼續跑,山羊軍看見致命武器居然花錢後還不能用,氣得追過來。
 
  「快還給我!那是戰勝比申軍團的唯一武器呀!」山羊的吼叫大的連比申軍團都受不了。
 
  不過這讓比申軍團聽見很不得了的消息,景羅天有暗藏秘密武器。
 
  「把武器搶過來!」後頭有一隻更肥更大的豪豬爆衝過來大喊。
 
  那個紫袍就很可憐的,被一堆鬼族團團包圍,忙得沒時間用陣法逃離,只能一直騎在豬頭上對付敵人。
 
  我知道凱薩達斯是想領著這群無腦士兵衝向靈獄湖,這也是不錯的方法,不過那個紫袍就真的很可憐了。
 
  如果還有同伴互助,說不定還可以逃,這就是我說要用逼的,把公會一個小組的人逼著走,這樣他們才可以互相掩護逃走。
 
  我玩歸玩,但還沒玩出人命過,玩死笨蛋士兵就算了,因為那群傢伙除了盯著蒼蠅打嗝什麼都不會,根本米蟲呀!
 
  我現在反而要想辦法救那個紫袍,但現在貿然過去可能會被鞭子抽。
  
  「那傢伙可能是為了讓同伴先走,自己留下來絆住鬼族吧!」凱薩達斯一邊亂發射子彈,同時假裝是不小心打掉紫袍旁邊的鬼族。
 
  湧上的小鬼越來越多,我好像看見由扭曲生物組成的海嘯追在後頭。
 
  夠刺激的啦!這次真的沒有白來。
 
  啪!那個紫袍果然沒辦法應付那麼多攻擊,面具被鬼蝶魚尾巴掃掉,但他反應很快,架起大型陣掃蕩四周。
 
  你們都知道的,鬼族都是那種殺了一個我,還有千千萬萬個我,一次大型陣就能殺完兵團?這裡可是獄界呀!所以紫袍的立場還是沒辦法逆轉,大型陣也只維持三秒就被破,但那個紫袍仍不放棄,持續戰鬥著。
 
  我望著紫袍的臉,有點熟悉......如果在戴上眼鏡......啊!沒有眼鏡版的移動圖書館!
 
  不對呀!千冬歲的眼睛好像不是紫色的,那我只能推測他是千冬歲的親戚,因為實在太像了,一定是親戚。
 
  「不要讓那個紫袍到湖邊去!」我用長尾葉遮住自己的嘴,雖然那個紫袍不認識我,但是我還是不能被他看見我的長相。
 
  凱薩達斯也知道把那個紫袍帶去湖邊,就代表很有可能會被景羅天看見,這就不好玩的了。
6.
 
  豪豬軍團和山羊軍團最後不追我,直接在原地打亂戰,這讓凱薩達斯得到喘息的空間。
 
  「這樣根本沒辦法去湖邊。」說著,摸摸自己腰間上的錢袋,心裡還在暗笑笨蛋山羊將軍。
 
  「不用去了。」我抬頭注視著遠方,「景羅天離開了,那裡什麼都沒有。」
 
  我為什麼會知道?反正就是一種力量,你可以試著被鬼王打個兩三次,然後你就能記住每個鬼王都有不同的氣息。
 
  真可惜呀!沒串到景羅天門子,不過如果真的過去可能也是被踹飛或打飛而已吧!
 
  「那個紫袍好像快不行囉!」
 
  「哪有!他明明打得很開心,你看他超級冷靜的模樣。」哇!真的好像千冬歲喔!越看越像。
 
  凱薩達斯不知從哪掏出酒,倒一杯給我,「喝一杯,去跟那個紫袍交朋友吧!」
 
  借酒裝瘋嗎?在亂戰中哪有人會在一邊納涼喝酒呀!不過喝就喝吧!武器商人很有錢,每次都請
我喝很特別的酒,這些酒都相當昂貴呢。
 
  「那邊那個!就是你啦!喂!」我喝完酒直接跑去找那個紫袍,不過他好像沒辦法分神去注意有誰要跟他說話。
 
  我想想,如果我現在在這裡失控爆炸應該就可結束這個亂戰,不過會連凱薩達斯和紫袍一起消滅掉。
 
  不行!不行!果然還是硬把人拉出來拖出去比較實在。
 
  但是紫袍揮鞭咒術能力很好,我根本找不到空隙可以抓住他的任何一個地方。
 
  「喂!紫袍!身上有沒有帶錢呀!」凱薩達斯的話紫袍直接忽略掉了。
 
  好啦!要知道,扮演一個壞鬼族是很困難的,所謂的好鬼族就是非常殘暴、奸詐、愛搞怪、不值被信任,而壞鬼族,就是做些善事,救一些可憐的小生物。
 
  凱薩達斯如果直接衝過去救紫袍,就會被其他鬼族發現原來凱薩達斯是異類,這樣會對他的生意和名譽造成影響。
 
  所以要幫也要讓對方付出什麼才能有理由去幫他。
 
  真糟糕,紫袍意志堅定,大概認為自己有機率逃脫,或是在等同伴回來救他,不過現在分秒必爭,要快點想辦法支開他身邊的雜兵。
 
  「我--!我肚子好餓!山羊將軍!你怎麼看起來這麼好吃!」我撲倒山羊將軍。
 
  「我不叫山羊將軍。」山羊將軍努力想推開我,「啊啊啊啊啊--」隨即山羊將軍的脖子被我狠狠的咬了一口。
 
  喔!真不錯吃!
 
  聽見將軍哀號,所有鬼族錯愕的看著滿口是血的我,景羅天的笨軍團閃的超快,因為他們早就聽說我是一種會吃鬼族的兵器,山羊將軍也落荒而逃。
 
  少了一半的雜兵,紫袍終於有逃脫的空間,他馬上開啟某個轉移陣離開,凱薩達斯也不知道消失到哪裡了。
 
  呼!我可以爆炸了!
 
  轟--
 
  地面被炸成一個大窟,漫沙煙灰散佈在圓方幾百呎,大窟中心吐出黑色濃密的煙,像是有生命一般向外擴張,在樹林間波濤洶湧狂野的奔波,貪婪地侵蝕掉接觸到的物體。
 
  這是我亂用黑暗能力時失控的結果,我原本只是想小小的爆炸一下,結果還是沒辦法控制好力量。
 
  那團黑黑的煙,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好像是肚子很餓的生物一直不停的啃食碰到的東西,每次擴散的範圍和停留時間都不一樣。
 
  陶莉絲綁幫個黑煙取了名字,魘影,至於使用光明失控時,會跑出很多白色雪花,精靈朋友說叫做,祈光。
 
  博士推測我失控的時候可能是召喚出某種召喚獸之類的,不過我從來都沒有操控過魘影和祈光。
 
  「噢......」有時候失控完我會失去意識,然後全身痠痛醒來。
 
  「醒了嗎?」一個全身慘白的少女探頭望著我。
 
  那個女孩叫做寂,屬於殊那律恩惡鬼王之下,看見她就代表我現在在殊那律恩惡鬼王家.....城堡裡。
 
  殊那律恩是所有鬼王裡面我最喜歡的一個,因為他的每個部下都男的帥女的美,不像其他鬼王部下都羊啊!豬啊!蟲啊!
 
  而且殊那律恩很強,非常強,但又不會殘虐無道,他是一個很紳士的鬼王。
 
  我第一次和他見面是在他家花園,看見他在下西洋棋,那時候就很好奇為什麼他要一個人下西洋棋?
 
  殊那律恩惡鬼王從不露臉,每次都是用一具等身人偶出現,所以我應該是看見一具人偶獨自在花園裡下棋,而且每次都只下一半就不下了。
 
  而我會知道人偶是殊那律恩,就是寂告訴我的,因為我太常跑去偷窺殊那律恩下棋,那邊很多鬼族都知道我,但由於殊納律恩沒下達封殺令,其他人也懶得管我。
 
  所以我回家就去研究西洋棋,跟陶莉絲和精靈朋友練習下下看,結果我還挺有天份的,前面幾次都會輸,但後來沒有一個朋友能夠贏我,再加上水精靈軍師指導,三個月後就沒有人想跟我下西洋棋了。
 
  原來是因為下棋太厲害,所以才自己一個人下嗎?我那時候是抱著打敗那具人偶的心態去下棋。
 
  『贏了,送你一個願望,輸了,你的命就是我的。』
 
  哇!這不是博士最愛的賭博嗎?有條件還真刺激,滿心期待非常認真的下了第一盤棋。
 
  結果領地邊界又發生戰爭,那盤沒下完,第二盤、第三盤,每次下都會因為超扯的事情被打斷。
 
  年輕不懂事,一氣之下直接要求殊納律恩沒下完棋不准離開座位,因為這個無理的要求,旁邊那個萊斯利亞差點扭斷我的脖子。
 
  但是殊那律恩答應了,然後我們下了三天三夜的棋,最後我贏了,但我認為是鬼王放水,他每次下棋下到一半就會放棄,我真的不懂這有什麼涵義。
 
  萊斯利亞在一邊等我說出願望,好像如果願望太過份就衝過來一把捏死我。
 
  『我要下一千盤棋,贏了送我三個願望,跟我當朋友,輸了我命給你。』
 
  好吧!這個願望真的差點讓萊斯利亞捏死我,大概是認為我這條小命憑什麼佔用殊那律恩這麼多時間?
 
  但殊那律恩也答應了,而且真的跟我下了一千盤,但那一千盤都是同樣只下一半就放棄,讓我從頭贏到底,我們只花了一星期下完一千盤西洋棋。
 
  陶莉絲還以為我被殊那律恩殺掉燉來吃了,那麼久沒回家,很急著來找我。
 
  不過後來陶莉絲和精靈朋友看見我跟殊那律恩下棋的時候,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跟著寂到交誼廳認識鬼王殿裡的鬼族。
 
  那三個願望我到現在都沒用呢!比起那三個願望,能認識更多朋友我反而比較開心。
 
  回到現在,我昏倒之後被寂撿回來了,凱薩達斯也在,還在一邊呵護著騙來的錢。
 
  「我睡了多久?」喔!真糟糕!我一定睡超過一天以上。
 
  沒上到課,漾漾還傳簡訊問我要不要去逛街,我都錯過了,哭哭。
 
  不行!我一定趕快回去上課。
 
  「沒有很久,兩天半,你現在回去......有陵墓課。」寂默默的說著,還拿著我的書包。
 
  「書包?你們......」又跑去學院了?
 
  「那個笨笨水精靈王子幫你拿的啦!你每次失控都很引人注目欸!害我差點被陶莉絲打死。」
 
  凱薩達斯指著有點腫起來的額角,看來是被陶莉絲發現我又去戰場亂了,而且作業也沒寫完,還差點弄死一個紫袍。
 
  陶莉絲不知道為什麼都很在意公會,我是想說反正公會裡的袍級本來就很容易因為危險任務死掉,所以死一兩個紫袍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影響,不過陶莉絲從我會說話的時候就一直再三交代決不可以找公會麻煩,不過那時候我會去幫那個紫袍是因為那個紫袍長得很像千冬歲。
 
  喔!介紹一下笨笨水精靈王子,水紋精靈,他們這族以前跟冰牙合作過,一起對抗耶呂惡鬼王,不過他們腦袋都有點怪怪的,聽說是參加太多戰爭被打壞掉的。
 
  很崇拜冰牙三王子的笨笨水紋王子,叫做米爾˙蘭格斯˙霍希恩,現在沒這我身邊介紹起來很不方便,反正他就是和陶莉絲一起撿到我的那隻精靈。
 
  拿著書包,招呼寒吁問暖之類客套的事情做完後趕快回去學院。
 
  我穿透黑色的門,又無法穿回空白之城,我想這門大概有什麼機關防止我偷跑回獄界。
 
  等我跑到教室,漾漾等人早就在教室等了,學長好像剛出完任務的樣子。
 
  說去處裡獄界結界問題,好像有什麼黑煙弄壞什麼東西讓惡鬼跑出來了,有點慚愧,因為那好像是我害的。
 
  「沒人受傷吧?」我心虛的問,特別想知道那個紫袍是否平安。
 
  「都沒事。」學長輕鬆回答,突顯公會袍級實力不凡。
 
  聊個幾句,漾漾突然送學長東西,而且是特別跟著兩位美女一起去挑,很符合冰炎學長風格的項鍊。
 
  漾漾!你說你很倒楣,不過我覺得很幸運呀!跟兩個美女逛街看電影。
 
  然後學長又帥又強,還三不五時用腳踹你關心你,這不是太幸運了嗎?而且很幸福。
 
  正當大家討論熱烈的時候一個老頭走進教室,看那麼奇特的氛圍應該是老師沒錯吧!
 
  應該不是某個不小心走錯世界的迷途老頭吧!我在擔心那個老頭會不會突然斷氣時,學長又揍了漾漾後腦一拳。
 
  這是實地出發前的打招呼嗎?學長真的無時無刻都在跟漾漾打招呼,不對呀!鬼族朋友之間再怎麼好也不會無時無刻打招呼呀!
 
  其實自開學以來,我一直很少跟漾漾他們去什麼地方玩,記憶中只有去獄界串門子和窩圖書館,原來在我搞孤僻的時候他們的感情已經發展至如此了嗎?
 
  這樣很像情侶的互動,我常看到放閃光的男女鬼族,女生總喜歡打男生,男生也總喜歡被女生打,有些是顛倒過來,冰炎學長跟漾漾是種情誼嗎?
 
  喔--
 
  總之老頭把我們通通傳送到一個黑黑的地方,然後開始說故事嚇人。
 
  「這是獄界與精靈族大戰時候......據說曾經虐殺一百多名精靈......的地獄鬼王......之後被聯合封印......埋在這裡......
 
  老頭這麼說,但我必須更正一下,不只一百多名,那一百多名是屍體還有留下的,其他都被吃掉或化成灰了。
 
  我為什麼會知道?嘖嘖,這不重要啦!反正快點拿到校徽離開這裡比較好。
 
  『我最討厭耶呂惡鬼王,因為他是一個自大而且無腦沒智商的傢伙,他身邊的高手說不定都比他聰明,耶呂不過就是破壞力很強,只會到處跑到處破壞。』好吧!這個評論是從笨笨米爾王子的日記看見的。
 
  我沒有特別討厭哪個鬼王,不過我也不熟耶呂惡鬼王,在某些地方看過他的事蹟,惡靈學院的歷史課也有上過,但很多故事都被扭曲過了。
 
  所以,基本上,我喜歡眼見為憑,而這是我偷跑去時間之流耍白痴的回憶了。
 
  現在應該要專心上課,不然可能會丟朋友的臉,我現在是在『光明』的地方,要做光明會做的事情,決不可以使用黑暗的力量。
 
  不要失控,不要搞爆破,不要擅自被什麼東西吸引走,不要亂使用武器和法術。
 
  天哪!當光明人怎麼那麼累呀!
 
  如果今天在這裡上課的是惡靈學院,我們應該是學習挖掘精靈寶物,學習勘查地形佈置陷阱和復活耶呂惡鬼王。
 
  在這裡就只拿走一個校徽?就這樣?
 
  受不了!我好想打電話叫上幾個鬼族朋友,提著燈籠逛墓園,然後在耶呂被封印的地方飲酒作樂開個趴,這是很特別的造景耶!當然要看呀!
 
  接著課程好像開始了,一陣混亂我只知道學長開了什麼東西變出蜘蛛網防止我們被下面的石柱捅死。
 
  然後A班的一群死屁孩嘴炮完就離開了,而我們是最後離開。
 
  千冬歲展現他家族的神奇追蹤術,探路後幫我們找到適合的路徑,哇!千冬歲家族是在原世界發明GPS這個東西的嗎?
 
  我們一上去地面,漾漾就踩到一顆頭哇哇大叫,學長卻在一邊笑,漾漾是在逗冰炎學長開心嗎?先是送學長禮物,然後又在任務中取悅學長。
 
  喔!你們......關係是......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