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醒來了嗎?呵呵。」我看見把我賭掉的兇手站在一邊,「你真跟鬼王很有緣,現在可好了,四個惡鬼王都被你串過門子。」

  博士手裡拿著記錄版,站在我旁邊看看連接在我身上的儀器表,看來博士是把我隔離起來也支開了醫療班。

  「其他人怎麼樣了?」我這次又不知道睡了多久,漏接陶莉絲的電話可能會讓她誤以為我掛掉了。

  博士提提大圓眼鏡,「都沒事。」她頓了一下,「不過你的朋友們都以為你死了,整個獄界都在散播你的死訊。」

  雖然不意外,但也對我太沒信心了吧!

  「其他惡鬼王有說什麼嗎?」

  「他們沒有一個認為你死了,順帶一提,陶莉絲和米爾剛剛來確認過你的生死。」

  我想三個鬼王都認為我沒死,大概是因為我都能被他們打過幾百次還活著的緣故吧!其實跟惡鬼王打架是有點好處的,但不是每個人都適合這種學習方式。

  比起使用陰影攻擊和防禦,我更會利用陰影再生,這是跟比申打架之後學來的技能。

  就算頭斷掉了,只要在開口補滿陰影就不會死,其他地方也同樣能這樣做到,我覺得比申可能是四個惡鬼王之中再生能力最強的。

  我忽然想到我有很多問題想問博士,但不是關於被賭掉的原因,「為什麼耶呂會復活?」

  好吧!我有點懷疑那是博士搞出來的。

  「復活嗎?呵,從歷史看來,可能是因為妖師。」博士看出我在想什麼,「妖師也能自由破壞時間,他們能破壞任何東西。」

  博士在暗示什麼?意思是這間學校有妖師?早該被滅亡的妖師有漏網之魚?那個時候......在我們之中有人是妖師......

  「可以幫我鬆綁嗎?」我覺得這可能是醫療班幫我綁的,「鳳凰族有說什麼嗎?」

  博士用筆戳一下繩子,繩子化成細粉消失在空氣中,我坐起身伸展一下筋骨。

  「剛剛有一個奇怪的傢伙一直想把你抓去做標本,好像叫做九瀾吧!有趣的傢伙。」博士開始跟我哈啦起來。

  看來博士在這裡交到不少朋友,大部分都是醫療班的,可能是因為都是同行吧!

  「博士,妳搞清楚我的力量了嗎?」這是我十六年來都相當在意的事情。

  我知道我有某些力量,不然我不可能活到現在,只是有力量不會使用那等於浪費了我的天賦,我幾乎已經浪費了十六年,雖然我研讀過很多書籍知道了很多事情,不過我最多還是只能使用到最基礎的技術。

  博士收起記錄版,幫我倒杯水,「先說說看,跟耶呂戰鬥的感覺?」

  其實我也感覺不到什麼,不就自爆而已,「也許跟米爾說的一樣,耶呂沒什麼大腦。」我暗自笑了幾聲。

  「沒大腦的是你們,你知道耶呂為什麼是第一惡鬼王嗎?」博士環起手。

  「因為他很強?很會破壞?」

  「因為他比任何鬼都知道怎麼控制陰影,對他而言陰影根本就是他身體的一部份,他能自由操控運用自如。」博士的語調變得有點嚴肅,「也許他真的不會計謀或是思考太多,就像你們說的他只會破壞,但這就夠了,他可以精熟地使用陰影讓智者納入自己的軍團,或是賦予自己的士兵更強的力量,他有辦法讓部下對自己永遠忠心且貢獻生命,這也是他厲害的地方。」

  看吧!跟惡鬼王戰鬥等於上了一堂課,四個惡鬼王都有讓自己地位屹立不搖的方法,這就是所謂的王者之道嗎?

  「所以我要怎麼隨心所欲控制陰影?又要怎麼控制光明?」

  「聽著,不要對自己沒信心。」博士拍拍我的頭,「你太在意這個力量會對旁人有影響。」

  我不能不在意呀!魘影和祈光造成的傷害都不一樣,不論是鬼族朋友還是精靈朋友,我都不想傷害任何一方。

  「耶呂強大的原因還有一個,因為他能旁無顧忌的戰鬥。」

  「可是......這樣沒辦法保護同伴呀!」我不同意,如果不能顧及同伴,那我寧願不要這個力量。

  「你有看過歷史紀錄上,有哪本書寫過耶呂戰鬥時敵我不分的亂打嗎?」

  我搖頭,「沒有。」

  「這就是控制能力的技巧和技術,他能使用最大的傷害同時又不打到自己人,你呀......」

  博士很溫柔地望著我,輕輕撫摸我的長髮,「這是你的歷史,所以是可以改變的。」

  什麼?我愣住了,博士知道我有時間之流後遺症嗎?不過她知道應該也是正常的吧!因為那個時候把我拉出時間之流的也是博士。

  「博士......」我又想了一下,下次見到她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如果我告訴漾漾他們我可能是鬼族,會被討厭嗎?」畢竟我真的在鬼族間打轉了很多年,應該有一半都變成鬼族了吧!

  「你怎麼不問問陶莉絲和米爾是怎麼認識的?喜歡你的人很多,但一定會有討厭你的人,但不能因為這樣停止認識這個世界。」

  博士呵呵笑了幾聲,博士給我的答案總是曖昧不明,的確,我應該去問問陶莉絲和米爾,為什麼鬼族可以和精靈當朋友?明明是兩個極端的種族,他們是怎麼辦到的?

  當我在發呆想事情的時候博士已經不知道消失到哪去了,緩緩穿好衣物,發現現在還很早,我看回去小木屋多睡幾個小時好了。

  天邊的太陽根本還沒探出頭,學校的路燈一點都不亮,應該說植物比燈還亮很多,獄界也有一些很可愛的植物有很多種功能,例如可以讓人進入假死幾分鐘。

  看著這些花草就讓我想起那位屬於景羅天之下的朋友,擅長各種藥粉和偵探情報,那傢伙不知道現在過得如何?

  經過黑館前面,又感覺到不屬於這個世界的力量,我還以為又有哪個鬼族朋友跑進小木屋裡了,結果力量來源竟然從黑館裡面傳出來。

  有鬼族跑進黑館?我還在猶豫要不要進去看看時,某間窗忽然爆炸,玻璃碎散一地,有個等級很低的小鬼族跑掉了。

  是景羅天的部下?不過我不認識,我繼續望著被打爛的窗戶,那裡站著賽塔和安因。

  他們在幹嘛?安因是上次那個木之天使,賽塔是宿舍管理員,所以他們這麼晚一起在房間裡幹嘛?

  賽塔發現我,走到窗邊對著我露出微笑,我也向他打聲招呼,公會袍級他們怎麼連睡覺都在執行任務呢?好辛苦呀!

  隔天,我一樣跟著漾漾去上學,好像因為耶呂復活的關係,有袍級的人都去忙了,千冬歲傷好像還沒好就沒來上課,漾漾整天都病厭厭的,他說他都聽不懂老師在說什麼。

  開心的上完整天的課程,下午一堂課結束後我跟漾漾回宿舍,因為沒有想特別去哪裡,所以漾漾說要去上網玩遊戲,喔!我還向漾漾學怎麼打網路遊戲。

  網路遊戲相當神奇,可以殺人,但事實上沒有人會死,而且你可以在現實很窮,遊戲裡卻可以很富有,陶莉絲說那是弱小生物滿足自己幻想的一種毒藥,跟我說少碰那種東西,可是我看漾漾很健康沒有中毒呀!就算中毒還有醫療班可以幫我們治療吧!

  「漾!」西瑞半路攔截,漾漾原本想快閃卻被一把抓住。

  「你們要去哪裡?」我問,要去打惡鬼王嗎?

  西瑞歪著頭,好像沒想過這個問題,「左商店街!跟班的跟班一起去吧!」

  結果我就被抓去了,西瑞說他在課堂上一直弄爆水晶,被老師威脅小心被當,所以要趕快買新水晶。

  讓水晶爆炸?惡靈學校也有這堂課耶!大家自己製作水晶,看誰的水晶爆炸威力最強,或是最特別,我記得我做出一顆會吸血的水晶,而我旁邊的同學做出一顆被原世界稱為核彈的水晶,那位同學也炸掉了整間教室如果老師沒開結界,學校可能整間都會不見吧!他還拿了全班最高分呢!

  「我聽說了惡鬼王的事情,你們居然沒通知我,下次要記得揪我一起去打呀!」西瑞這麼說。

  西瑞果然適合跟我做朋友,原來他也喜歡串鬼王門子嗎?下次有戰爭一定要找他去!

  路上巧遇庚學姊,原來她也要買東西,漾漾看起來很想要學姊跟的樣子,奇怪?漾漾不是學長的嗎?還是說漾漾兩邊都喜歡?

  因為競技大賽快開始了,很多我沒看過的人湧入這邊商店街,看來除了我們學校之外還有其他學校的人都來這裡買東西。

  不過西瑞特別提醒有很多是探子,叫我們小心一點,如果遇到怪人要一刀乎給他死。

  等等,選拔時間?已經過了一個月嗎?我怎麼沒感覺,好像只過了四天,不過這一個月來我不是去獄界串門子就是窩在圖書館,真糟糕。

  西瑞帶我們到一間叫做百年老店的地方,那裡的老闆人真好,不但給我們特價還給我們吃糖,但他好像很討厭西瑞,可能是西瑞之前砸過他的店。

  後來知道老闆是從中國來的烏龜精,這好像就是原世界說的龜仙人,難不成他會使用龜派氣功?

  我們買完東西,我還在想到要不要去找東西來吃,之前萊恩推薦一間飯糰店好像用料特別所以人氣很高,既然都來了,就順道去找找吧!

  哐啷!

  聽見清脆的碎裂聲,我們包含路人都朝那邊看去,庚學姊一眼看出非本校生正在砸我們學校的店,那是兩個大學生吧!但西瑞好像不在乎對方是什麼厲害的人,大搖大擺的朝那走去。

  我看著老爺爺超淡定,也不怕那兩個壞學生,那兩個人說要找祆妖教神像,我很想跟他們說跑錯地方了,他們應該考慮去惡靈學院商店街找,保證能找到還可以讓他們死的痛快。

  普通人要那種東西幹嘛?那種召喚神不是一般人可以駕馭的,這裡怎麼會賣這種東西呢?

  不過西瑞說現在流行活祭咒,也是啦!自己養的還比較聽話。

  幾聲更大的爆炸聲,西瑞已經和他們打起來了,庚學姊趕緊把老爺爺和漾漾帶到安全的地方。

  我也好想跟西瑞一起打,不過這兩個人實在太爛,爛得我打不下去了,想起山羊將軍,那傢伙雖然笨,但至少還比那兩個人強多了。

  不用一分鐘血濺得到處都是,當西瑞打得開心時漾漾忽然衝出去抓住西瑞的獸爪阻止他殺人,欸?不是說遇到這種人要乎給他死嗎?緊接而來的是冰炎學長和那個眼熟的紫袍。

  藥師寺夏碎,我問過漾漾,他說是千冬歲的哥哥沒錯,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姓氏不一樣。

  冰炎學長處裡善後的速度很快,處裡完之後就要把漾漾他們送去找輔長。

  「下次不要在別人打架的時候亂衝進去,就讓們打到死!別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冰炎學長語重心長的跟漾漾說,哇!惡靈學校也是這樣敎我們的,看見有人在打架就不要亂入,要亂入也要等雙方精疲力盡在趁機補他們一刀,總之,要在最小自己受到的傷害下達到最大的效果。

  到保健室,大家好像都有點忙,喵喵跑來幫漾漾做治療,有一些藍袍看見我還用一種詭異的眼神望過來,可能是我扭曲自己的事情讓他們很在意。

  「喵喵,大家都還好吧?」我低聲問道。

  喵喵對著我笑,「沒事!不過可能要躺上一段時間,佐,你才沒事吧?聽說好像傷的很重。」

  「沒事啦!我身體比較強壯傷好的很快。」我苦笑,如果讓他們知道我去學比申扭曲傷口,不知道會有什麼感想?

  冰炎學長這時在跟三個白袍說話,喔!那不是水之妖精貴族嗎?因為其中的伊多在鬼族小小的有名氣。

  呃......我的意思是,不少鬼族想要他身上的水鏡。

  「我們是亞裡斯學院大學部一年級的學生。」那位水鏡持有者,伊多走來向我們致歉。

  轉換一下世界,在獄界如果你在別人領地打架還打輸你可能就變成奴隸了,連道歉的機會都沒有,所以輸了也要逃得快,像我每次串鬼王門子,特別是景羅天,為了防止我逃跑還設了很多陷阱,但我還是跑掉了,不要小看祈光的力量,祈光可是造就了空白之城喔!

  那兩個打輸的痞子傷一被治好馬上又來找西瑞麻煩,不過一下子就被伊多的弟弟們,雅多和雷多擋下來。

  伊多抽出那個人的紫袍證明,這世界好像規定無袍贏了袍級就可以轉讓,但西瑞以無袍打贏有袍比較帥而拒絕了。

  嗯!的確,袍級只代表你在公會有多少能力,不代表你在這世界上真有多厲害。

  解決痞子這件事之後,大家把話題拉到競技大賽,原來那個爛紫袍原本是代表亞里斯出賽的,但現在惹禍上身,機會就讓給伊多、雅多、雷多了。

  我討厭代表惡靈學院去參加比賽,因為每次參加都不能好好打完,都會故意要我們配合學校安排在某階段偷放陷阱還是做些手腳。

  重點是比申很喜歡干涉惡靈學院的競技大賽,我想比申可能是最忙碌的一個惡鬼王。

  反正我後來也因為反抗太嚴重被退學了,哼!我要讓惡靈學校後悔退我學。

  啊!是說我應該沒參加競技大賽的權利吧!

  等冰炎學長他們用文謅謅的對話方式聊完天後,好像決定要切磋來場友誼賽。

  天哪!這世界的人說話怎麼這麼辛苦,如果是鬼族對話可能會變成--

  來幹架呀!、你媽的死膽小鬼!、很強?啊不就好棒棒?、我會打得你跪下來叫我爺爺,總之,盡可能展現你的文化素養有多差,學長他們那樣文謅謅的用詞可能只會出現在貴族舞會當中吧!

  事實上我也只在殊納律恩鬼王殿中聽過這種對話,其他鬼族嘛......要他們說,等於是叫他們咬舌自盡。

  畫面轉移到學校第三競技場,哇!我第一次看見這麼漂亮的競技場,惡靈學校遍地都是競技場。

  教室啦、走廊啦、餐廳、廁所、宿舍,甚至在狗屋看見有人打架也不奇怪,惡靈學校天天都在訓練我們戰鬥,我們每天都在想辦法殺掉老師,只要殺成功你就畢業了!但很少人殺成功,好吧!我那次失控好像就不小心弄死幾個了。

10.

  我很專注的看著學長看雙胞胎的戰鬥,同時還看著在站遠邊沒事做的伊多。

  水鏡持有者嗎?如果把那個東西搶過來送給景羅天,拿到的酬勞可以讓人一輩子不愁吃穿了,景羅天喜歡收集寶物,雖然他在戰鬥的時候有點變態嗜血,但他很喜歡收集妖精或是精靈特製武器之類漂亮的東西。

  有一次去地下拍賣會看見景羅天手下也來買東西,他們想要一個叫做水月之扇的扇子,不過拍賣會到一半整座會場就陷入混戰。

  你們以為鬼族會乖乖坐在下面舉牌喊價嗎?不對!所謂的拍賣會就是比誰搶東西搶得快,搶到就是你的,如果事後有人來跟你收錢,不用客氣,把那個不知好歹的傢伙殺了吧!

  因為我跟米爾第一次參加這種瘋狂拍賣會,所以只能在遠方看著一群像螞蟻的鬼族摧殘會場,陶莉絲就示範一次搶東西的訣竅,秘訣就在自己扮成拿物品的服務人員,把假的商品丟下給他們搶自己趕快拿著真貨閃人,陶莉絲不知道用著個方法偷過多少寶物。

  現在那個水月之扇放在異境之鄉,那是我第二個家。

  切磋不用一分鐘就打完了,漾漾好像很急著去找學長,急到摔到場下昏死。

  我跟西瑞也一同下場,確認漾漾沒掛掉後西瑞找他們攀談。

  「那位......」雅多望著漾漾,跟學長多說幾句,好像對漾漾很有興趣。

  對了!我記得學長送過漾漾一個兵器,應該是水屬性沒錯,說不定同屬性的使用者都會對同屬的朋友有興趣,漾漾不該昏死要趕快來交流心得才對。

  可惜那三個人要先回學校,等漾漾醒來他們就離開了,學長還說雷多也想像西瑞一漾把彩虹埋進頭髮裡,景羅天如果知道妖精把彩虹埋進頭髮裡,還會不會覺得妖精的東西很漂亮。

  不對!也許妖精們也會隨著時代有不同的審美觀,哪天我看見景羅天家裡放著彩紅小馬之類的東西應該不意外。

  「對了,萊恩有參賽,你們知道嗎?」學長說。

  萊恩好像擅長幻武兵器,說到武器我可是一把都沒有,至於陶莉絲說的『亂用武器』,是指我會搶別人的武器拿來用。

  凱薩達斯說過一把武器需要精神力量支配,程度不同銷耗度不同,像我這種力量不穩精神值飄忽的人不適合跟武器訂契約,所以呢?就不用武器了嗎?

  讓我告訴你惡靈學校還有一門特別課程,是選修的,契約轉移,簡單來說就是搶武器,利用陰影的力量破壞契約強制發動不屬於自己的武器,想想陰影都可以操控人了,武器怎麼不行呢?

  搶了武器只需要負擔一半力量消耗,至於其他耗損就交給原武器主人承受了,不過很多同學都覺得有自己的武器比較帥,所以修這科的學生很少。

  還有搶武器的注意事項,武器的原主人必須活著,武器必須碰觸到你的血,儘管強制發動武器,如果武器自我意識很高也有失敗的機率,還有依照能力控制武器的數量和時間是有限的,如果沒注意這些事項很有可能被武器反過來殺掉,大家請多多注意呀!

  「那傢伙居然可以上場!」聽見萊恩可以上場,西瑞氣得跳腳,看來他也想上場呀!

  學長說現在學校採用新生當後補,這樣才能讓大家有表現機會,經過評估或推薦新生就可以成為學代表,雖然只是後補,但一定會到場上露臉。

  西瑞說要去找萊恩打架,這樣就能讓學校把萊恩換掉,不過漾漾好像不同意,還狠狠的揍了西瑞一拳,什麼嘛!漾漾果然還是有力量可以打人的,不過西瑞好像很不爽,似乎不喜歡別人打他的頭。

  在兩人打起來之前學長出面阻止了,「經過評估,我們這組在一年級也選出一個後補,就是你,是夏碎指定的。」

  「我?」西瑞非常訝異,但隨後開心的跳起怪怪舞蹈。

  「那學長呢?你指定誰?」漾漾問。

  只見學長搖搖頭,「說真的,我找不到可以跟我搭檔的人。」

  因為是黑袍嗎?好厲害,不過聽說一組最多可以有五個人,現在才三個而已吧!

  「學長!我可不可也參加競賽?」拜託讓我去!我要去啦!

  學長瞄了我一眼,我非常清楚在守世界『佐』是一個沒人聽過的可憐傢伙,也沒人知道他有多少能力,他只是一個讀Atlantis 學院一年C班愛搞孤僻的學生。

  「知道了,我會通知學校評估你的程度,如果通過的話報名表會寄到你的宿舍。」學長也跟跳舞的西瑞說不要忘記填資格表。

  聽到這個消息我差點開心到跟西瑞一起跳怪怪舞,終於可以正大光明的站在場上跟別人對戰了。

  學長走了之後,西瑞帶我跟漾漾去千冬歲病房炫耀自己被夏碎指定,千冬歲看起來超不爽的,好像如果我跟漾樣沒站在病房中,就會跟西瑞打起來。

  西瑞跟千冬歲炫耀完又跟喵喵鬥嘴,看來大家的感情真好。

  隔天,下課後跟漾漾去餐廳拿了茶點要去黑館吃,漾漾說他很喜歡甜食,說黑館根本是鬼屋,還有安因會敎他法術,跟我說了很多。

  「我有點怕黑館。」其實有點緊張,我之前不敢進去是因為被怕黑袍們秒殺。

  「對呀!我每次回去都覺得很可怕。」漾漾在怕什麼呢?躲在他浴室的人偶不是不見了嗎?

  「多可怕?」我問。

  「各種面向的可怕。」漾漾抖了兩下,看來沒事別亂進去好了。

  進到黑館,第一個感受很複雜,感覺黑館裡面有很多......我不知道,很多東西吧!雖然好像無害,漾漾是在怕這些東西嗎?

  「午安,真巧。」在大廳沙發上坐著一個位天使,那是安因。

  「午安,這是我在餐廳拿的點心,要不要一起吃?」漾漾開心的說。

  安因答應了,不過漾漾突然站在原地面有難色,「在大廳裡吃東西有些失禮,不如到我房間去吧!」

  起身,安因到廚房拿些東西要我們先去他房間等。

  我跟漾漾一起走上樓,我又感覺到很弱小的黑暗力量,那是安因的房間嗎?望著綠色的門。

  漾漾打開那扇門,一個詭異的人面蛇在安因房間裡亂爬。

  那不是景羅天的部下嗎?雖然不認識但可以感覺的出來,漾漾立刻關上門,我也搞不清楚現在是什麼狀況。
 
  「佐,有看見什麼嗎?」漾漾問我。

  「大概是錯覺吧......」不要問我,我什麼都不知道,如果是認識的還好說。

  漾漾苦笑,很有勇氣再開一次門,這次那條蛇很有朝氣的衝過來對我們血盆大口,他絕對不是在說:嗨!一起來吃點心吧!

  是:『運氣真好,居然有小菜。』

  「蹲下!」安因在我們蹲下的同時一腳踹飛人面蛇。

  然後轉身把茶水交給漾漾,安因的表情變得超快,就好像原世界的京劇變臉,他抽出武器,走向人面蛇。

  「回去告訴你的主人,叫他去死一死!」語畢,一刀劃開人面蛇,一隻烏鴉急忙飛離。

  看著房間殘破不堪的樣子,原來我那天晚上看見安因和賽塔在房間裡是在做這件事呀!我還以為......

  安因關上門,接過茶水盤,在邀請我們進去時,房間已經變回原樣。

  漾漾一進去就被旁邊的妖精工藝吸引,安因也喜歡漂亮的藝品呀?景羅天也喜歡喔!

  「那個......剛剛那是什麼東西?」漾漾一邊排餐具順道問安因。

  「那是景羅天的使者。」

  「景羅天?」漾漾好像對於惡鬼王知道的不多。

  「景羅天惡鬼王,剛剛那是他派來的使者。」安因淡淡的說。

  漾漾一聽,嘴裡的茶都噴到我身上了,有必要這麼驚訝嗎?我拿出衛生紙擦擦漾漾噴出來的茶,漾漾還急忙跟我道歉。

  「為什麼鬼族可以穿過學校結界?」我很擔心我房間那扇黑色的門。

  「我身上有鬼王的標記,所以下階鬼族可以穿過結界找到我。」安因心情好像有點沉重。

  「為什麼鬼王會在你身上做標記?」漾漾問。

  「一百年前......」安因闔上眼,似乎再回憶當時的情況。

  嘶--該死!怎麼會有時間記憶?基本上時間記憶不會殘留在活物身上,就算有人在回想記憶應該不會激起時間記憶才對。

  不!安因身上有什麼東西,有什麼東西殘留著記憶。

  安因一邊說著故事一邊壓著右肩,我注視著他的右肩,那裡,有景羅天的感覺,那裡,有時間記憶。

  『我的屍體就麻煩你了。』

  忽然有個沒看過的黑袍閃過我眼前,我到抽一口氣,我離時間記憶太近了。

  「佐?怎麼了?」漾漾轉過頭問我。

  我才發現安因已經說完故事一段時間了,「不好意思,我忽然想到要去還書,呵呵,你也知道沒還......」

  「嗯!趕快去還吧!」漾漾也緊張起來,聽說圖書館的書預期不還會被樹夾。

  我知道我帶著詭異的表情離開,再次提醒大家沒事不要跑去時間之流耍白痴,我永遠不會習慣時間記憶跑進我的腦子。

  咕咕咕--咕咕咕--

  當我在房間研究要怎麼封印黑色的門時,手機響了,又是陶莉絲,不過其實她也一段時間沒打來了。

  「喂?」我用肩膀夾著電話,一邊翻著書。

  「天哪!現在獄界亂成什麼樣子你一定不知道。」陶莉絲雖然這樣說但語氣好像不覺得緊張。

  「因為耶呂復活了吧!我每天都有看報紙知道啦!」我現在訂購獄界報紙都是用簡訊觀看,減少樹木砍伐十分環保。

  「異境之鄉進入全面封鎖,你自己不要再亂搞什麼麻煩的事,不要再去串鬼王門子,你被耶呂殺死的消息也引起一小點風波,死了就死了,現在不適合回來獄界。」

  「我也沒時間回去呀!」好啦!我一直在找時間回去。

  「我知道你現在很想亂入這裡的戰爭,我現在真的忙得要死,很多小戰爭都同時開打,很想叫你一起來,但現在不行。」電話另一端傳來一些砲火聲。

  「我知道!現在這個身分不適合去獄界。」靠!我想去,「對了!陶莉絲,如果不小心被鬼王打上標記要怎麼消除呀?」

  「什麼?」陶莉絲有點訝異,「你被鬼王打標記了嗎?」

  「嗯......大概是景羅天的吧......」

  「簡單!以你的再生能力,把靈魂打碎重組就沒問題了,不然用陰影扭曲標記讓標記轉移給別人也可以。」

  「真的假的?靈魂可以打碎重組?」而且靈魂還可以再生?

  「當然,我之前在殺你的時候試過,我根本懷疑你沒有靈魂。」

  「妳殺我幹麻呀?」

  「沒啊!做一下實驗,博士在研究你生存的極限。」

  那萬一我真的死掉怎麼辦?博士到底在想什麼......

  「那我可以用陰影去除天使身上的標記嗎?」

  「天使?什麼天使呀?」

  「那只是假設啦!假設我有一個天使朋友被打上標記的話......」好吧!這是真實有的事情。

  「喔!」陶莉絲輕鬆的回答,「更簡單,叫他去自殺重新投胎。」

  「這麼嚴重嗎?」我望著窗外的黑館。

  「你以為每個人都像你一樣不受陰影和光明影響嗎?光明生物一但被陰影入侵不是被扭曲就是死,反之,鬼族被光明入侵也是一樣。」

  「喔......」雖然這個簡單的道理我也不是不知道,我只是覺得陰影和光明說不定也有互補的時候。

  「幹嘛?你想插手管別人的事?」陶莉絲聽出我失落的語氣。

  「沒有啦!只是......」

   我能想像陶莉絲在電話另一頭氣得炸毛的模樣,「不要再讓我說第二次!」

  「好啦!知道啦!妳不是很忙嗎?我也有作業要做,再見!」

  掛斷電話,我繼續翻著書,關於封印,先別說封住那扇門了,如果印記消不掉說不定有封印的方法。

  我試著說服自己不是插手管別人的事,我只是不想看見時間記憶,沒錯!我要封住那個時間記憶,因為我總不能每次看安因就像看到鬼逃跑吧!

  嘶--我又感覺到了,這代表有什麼東西觸動了印記又是使者嗎?

  外面已經很晚了,在深夜跑進安因房間裡不知道會不會被踹之類的,不過,說不定我可以提早攔截那個鬼族。

  披著黑色斗逢,我攀上黑館牆外,盡量把自己的氣息壓到最低,探頭望著安因的房間。

  安因在睡覺,看得出來睡的很不安穩,在做惡夢嗎?

  嘶--某些影像和腥臊味衝擊著我的精神,我看見有好幾個紫袍,還有安因,他們......走在景羅天領土邊境。

  不不不!現在不是去看這些東西的時候,我要去阻止......

  『奇怪,這種數量……盤石地點的守衛不應該只有十幾個才對。』這是安因的聲音。

  在惡靈學校修過戰略課,你就會知道,有一招叫做請君入甕,故意透露弱點給敵人知道,然後等他們衝進預期的位置就可以一口氣弄死他們。

  那些袍級站的地方根本不是什麼據點,那種狹小的地方不適合作為供給點,但做為陷阱就非常適合了。

  那個黑袍很明智的下達撤退,但已經來不及了,出口已經被封死。

  大家試著用各種法術打通通道,天哪!沒人身上帶光明石嗎?好吧那種東西的確很難拿到。

  封住通道的人是景羅天高手之一,我想那個高手應該待在出口確認公會的人全都進去之後開始佈陣,看那種厚度,應該佈了千層結界吧!

  打通的方法就是打敗那個高手或是使用光明石開傳送陣,另外一種暴力的方法就像我一樣失控吧!如果像他們這樣慢慢打,很難不全軍覆沒。

  接著不用幾分鐘,幾俱紫袍屍體在地上燃燒,景羅天和他的高手面對幾個袍級根本遊刃有餘。

  我伸出手想幫助他們,不過那也只是某個影像罷了,我沒辦法改變已經發生的歷史,穿過那個黑袍,下一秒他也死在一團火焰之中。

  『有趣......不如來當我的手下吧!』景羅天詭異的笑著,面對不屈服的安因,惡鬼王好像很開心。

  安因只有一拳回應他,當然這一拳對景羅天造成的傷害是零,打完之後安因馬上要自殺。

  這時一個黑袍不知道從哪裡衝進來,一口氣打飛好幾個高手,順便連景羅天都打了,這次的傷害遠超於零,來不及抓住黑袍和安因,景羅天只能在混亂之中趁機在安因身上打上標記。

  那個強的亂七八糟的人就是班導,就是一開學就說歡迎學生蓋他布袋,每次跟班長賭博都會輸的班導。

  轟--巨響讓我從記憶中被拉回現實,那個小鬼族又被打跑了,打跑他的人是賽塔。

  趁他還沒發現我的行蹤,趕緊退回房間裡,唉......結果還是看完了。

  基本上,只要看過一次時間記憶,那個記憶就不會再來煩你了,我想我沒有理由去封印那個印記了,我也沒那個能力。

11.

  陰沉的度過幾天,我非常憂鬱那扇黑色的門,雖然最近沒有什麼鬼族跑進來,但我相信總有一天一定會有惡鬼王的手下跑進來。

  咕咕咕--咕咕咕--

  手機上顯示未知號碼,除了陶莉絲,還有誰會打電話給我呀?而且不是說大家都以為我掛掉了嗎?

  「嗚哇!我就知道你還活著!」一接起來,就聽見虹哽咽的聲音。

  「在哭什麼呀?」我有點緊張,虹是個乖巧的女孩,不會隨便鬧脾氣亂哭。

  虹是誰?虹˙伊妮安蒂,她就是水月之扇,自稱是水妖精器寶之一,所以我才對伊多那麼有興趣,但虹從來沒要求任何人送她回家,現在她住在一個特殊容器裡以小女孩的姿態生活在異境之鄉。

  「異境之鄉被封鎖了啦!打不開!」

  「難道妳沒進去嗎?」

  「不是啦!珀伊還沒進來。」

  塞漣珀伊,是一隻女性妖魔,很喜歡花妖蜜,跟陶莉絲是好麻吉。

  「妖魔待在外面不會死啦!」妖魔可是很強的獄界種族,我想珀伊應該可以自理生活一段時間。

  是說異境之地是什麼樣的地方呢?在歷史書上面可能會使用『聖地』來形容這個地方,然後一堆加油添醋的古老之地、夢幻之鄉、離神最近的世界......叭啦叭啦叭啦......

  別被書上面寫的東西騙到了,我第一次失控造就了空白之城,同時也出現了一個時間之外的小空間,起初只有三十二坪,我跟陶莉絲還有米爾把那裡當作三人的秘密基地,也只有我們三個才知道進出的方法。

  那個空間什麼都沒有,就像一個白色房間,但米爾那個天兵居然在那個小空間種起精靈族稀有的花草,還帶了一些快絕種的小動物進來。

  第一次空間擴大至六十坪,然後陶莉絲忽然想到一個點子。

  「我認識一個妖魔朋友,她擁有切割空間的能力,把整片花妖園移進來如何?」

  所以空間不在是空間,反而變成一種領地,而負責切割空間的妖魔就是喜歡吃花妖蜜的塞漣珀伊。

  異境之鄉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東西都是靠她的空間切割移進來的,反正只要有花妖蜜她就開心了,接著,米爾居然要求讓整座水紋城進入,繼水紋城之後是水紋精靈的好鄰居,蝶花精靈,他們也把自己族裡的聖殿搬進來。

  「你瘋了嗎?」我跟米爾說,「這裡萬一被其他鬼族發現可能會跑進來亂。」

  其他精靈承諾,如果能讓他們安定住在這裡會共同守護這個空間,而且他們也不討厭我跟陶莉絲,更神奇的是,這個空間一直在擴大,我不知道它到底能容納多少東西。

  然後伯拉特神木森、安寧草原、光之樓塔、塞拉特之湖......

  只花了一年,異境之鄉就出現了,還成立什麼十族盟約,一堆來自各地的種族在這裡居住。

  好吧!這就是我的交友圈很廣大的原因,反正那些種族進來前都必須接受『無歧視』教育,要住進來就要放下種族間的恩怨,就算你的鄰居是鬼族也不可以討厭他,在這裡大家都必須和平相處。

  還好珀伊沒有因為移動太多空間被操死,除了空間,她還移動了其他生物,說什麼石巨人、地巨人很可愛,龍寶寶很可愛,反正只要她喜歡,就會把那些東西丟到異境之鄉。

  異境之鄉內充滿了祈光雪花,但不會傷害友善的鬼族,像是陶莉絲、凱薩達斯,有一些非自願變成鬼族的種族也會要求搬進來,因為他們在外面一直被人唾棄,只有在這裡才能正常生活,反正在這十年內異境之鄉變得相當強大。

  我沒有特別去管理什麼,十盟自己訂立規範攜手設下重重防護陣,然後跟其他聖地邦交。

  就這樣,我們靠著一隻妖魔建立了一個聖地,嚴格說起來根本不算是聖地,只是很多種族成立起來的生活空間而已。

  這裡還可以通婚,在我八歲的時候就認識第一批妖精跟獄界種族生下來的小孩,就跟一般小孩一樣,他們從小就接受無歧視教育,學習了解自己的力量。

  所以書上如果寫說這裡很夢幻,真的很夢幻呀!因為在這裡,你可以看見精靈跟鬼族一起開趴,然後大家喝醉睡成一團的樣子。

  我也不清楚為什麼外面世界會有關於異境之鄉的歌謠,說不定是精靈們吃飽太閒傳出去的,不過自從十盟成立之後就很少有人可以進入異境之鄉居住,除非我或陶莉絲、米爾帶進來的種族才能居住。

  異境之鄉有六個出入口,分別交給水紋精靈、蝶花精靈、綠妖精、湖神、神獸管理,最後一個就是在獄界的空白之城。

  現在除了空白之城,其他五個都關起來了吧!所以珀伊就算被關在外面,也可以從獄界在進去異境之鄉。

  「不對啦!珀伊被困在一個窟裡,現在被公會包圍了。」虹繼續哭著說。

  「什麼?不會吧!珀伊又不是那種會亂惹麻煩的妖魔。」就我認識的珀伊,只是一個愛吃花妖蜜和喜歡在花堆裡面打滾的少女。

  虹咿咿哇哇吵著要我去救珀伊,因為異境之鄉的門現在無法開啟,其他居民也出不去,無奈之下虹不知道用什麼方法打電話給我。

  今天好像是競賽後補生集合的日子,我有收到學長的通知,我也寄出資格單了,怎麼辦呀!

  我答應虹一定會去找珀伊,然後傳簡訊跟冰炎學長道歉,我果然還是沒辦法丟下朋友不管,換上輕便的衣服,帶著標誌離開學校。

  標誌,異境之鄉有一種獨特的石子,這種石子被加工之後可以變成耳環、項鍊之類的飾品,用來表示我們來自異境之鄉,可是外面世界的人不知道這種事情,所以只有異境之鄉的人才知道石子的意義。

  「......佐?」黑色的門悄悄被推開,夏帝探出頭,他米白的長髮已經拖地了,天空藍的雙眼有點憂鬱的望著我。

  「怎麼了?」難到獄界那邊有需要支援?

  只見夏帝把一罈花妖蜜推過來,「現在大家都在想辦救珀伊,有什麼問題直接到空白之城沒關係。」

  也只能帶珀伊帶到空白之城了,那裡是獄界,也是唯一還開著入口,只能進不能出。

  好吧!把那個花蜜放進學校神奇書包裡,我懷疑那是百寶袋,居然能放下這麼重的東西還感覺不到重量。

  使用移動陣,我到了珀伊平常會去的花園,一到那邊我嚇了一跳,原本百花盛開的花園居然被某種東西侵蝕成光禿禿的泥沼,珀伊大概會氣炸。

  「什麼人?」一個黑髮挑染銀色,左眼有疤的東方人,好像會使用少林功夫之類的男子,他是個黑袍。

  居然馬上就遇到公會的人,真糟糕,我要怎麼解釋?難道直接問他有沒有看見妖魔少女嗎?

  「洛安,他是我們學校的學生,佐你來這裡做什麼?」安因先生也走過來了。

  「我聽說這裡出事了,那個......因為我以前常和朋友來這裡玩。」我朋友就是那個妖魔啊!

  「喔,洛安也是學校裡的導師,有問題可以向他請教。」安因先跟我介紹一下那位黑袍。

  喔喔喔!很高興認識你,但請你不要殺我朋友啊!

  「你好。」我有禮貌的鞠躬,「請問這裡發生了什麼事?」

  洛安和安因互看一眼,最後決定告訴我,「有鬼族想把這裡當做據點,現在還有妖魔,有點棘手。」安因皺起眉。

  「妖魔?在哪裡?」

  洛安指著後頭一處洞穴,「跟鬼族在一起,這裡已經被我們包圍了。」

  不!珀伊不會協助鬼族做任何事,除非陶莉絲拿著花妖蜜拜託她做事,而且珀伊才不會讓別人破壞這座花園。

  「佐,快點回去吧!這裡不安全。」安因說完,有幾個紫袍跑來回報一些事情。

  「不行!我也能做些什麼,我可以跟嗎?」開什麼玩笑呀!現在珀伊一定在想辦法掙脫出山洞,公會現在衝進去可能會被誤殺。

  「佐!」安因語氣變重,告訴我這種事情不能開玩笑。

  「拜託!這裡對我很重要。」珀伊對我很重要。

  大概是沒時間跟我爭辯,安因要求不可以離開他身邊,然後帶著幾個紫袍進入山洞。

  「現在裡面沒有動靜,沒辦法得知他們在做什麼。」一個紫袍跟在後頭。

  「洛安壓後,隨時做好迎戰準備。」安因領頭,我們兩個黑袍,五個紫袍,一個藍袍,和我走入漆黑的洞穴。

  這裡大概是硬被鑿出來的,地板很滑很陡峭,牆壁上還有黏滑的液體,我真的越來越擔心珀伊了,基本上她雖然算是年輕妖魔,但能力應該不會敗給混混鬼族。

  應該是打架打到一半被公會逼進來的。

  每個人點起一小點光照亮路繼續前進,我能感覺到鬼族的氣息和珀伊的氣息,糟糕的是珀伊真的受傷了,妖魔的血總有特別的味道。

  出了一個山口,我們到了一個幽暗不明的空間,安因架起結界就怕等等有什麼東西突襲。

  『吼--!』一頭巨大黑熊果真迎面衝過來,直接撞上安因的結界,還好結界夠硬撐的住這一擊。

  「紫袍維持結界,洛安......」安因話還沒說完,洛安搶先說了。

  「出口不見了。」洛安非常冷靜,好像就算出口變成一張嘴他也不會驚訝。

  「怎麼可能?」紫袍們馬上用偵測術尋找出口。

  不過他們大概找不到了,因為出口不是不見,是被堵起來了,被陰影堵起來了,我望著手中微弱的光,又望著那頭熊。

  洛安試著用法術打出一個洞,其他紫袍努力抵擋外面看不見的攻擊,藍袍也努力跟外面進行連結。

  「佐!等等有機會就趕快離開。」安因對我喊到,然後跟那隻熊打起來。

  我必須專心,所以我大概沒聽清楚安因的話,我要專心搜尋珀伊的氣息,這裡有三種氣息,陌生鬼族的氣息,珀伊的氣息,漢格拉特的氣息......

  等等?漢格拉特怎麼會在這裡?我抬頭尋找那個氣息,正是那隻熊散發出來的。

  「漢格拉特?」我對著巨熊大喊。

  熊愣了一下,然後跳開,雖然面容凶惡,但是沒有繼續攻擊。

  「你認識他?」安因退回結界內。

  當然認識,他是熊王,也是鬼族,和凱薩達斯聯軍佇立在比申邊境,平常喜歡到空白之城喝酒,只是我沒看過漢格拉特變成熊的模樣。

  「你怎麼變成這樣呀?」我暫時沒辦法跟安因說話,因為我不能理解熊王為什麼出現在這裡。

  『停!』巨熊怒吼,黑暗中的不明物體便停止攻擊。

  「你知道珀伊在哪嗎?她應該受傷了吧!珀伊在哪裡?」我走出結界,試著輕碰漢格拉特的臉。

  「佐!快回來!」這舉動嚇死安因了,其他人更不用說,除了洛安之外的人都繃緊神經。

  「沒關係!」我對著公會的人說,「他是我朋友,他不會傷害我們!」

  好吧!我說了!我都說了!我的朋友是鬼族,聽得懂嗎?

  『你現在叫做佐?我聽凱薩達斯說過了。』

  「嗯!沒錯,是我本人。」我拿出標誌讓熊王確認,「快點離開這裡。」

  『來這裡紮營的不是我,我沒派兵來。』熊王收起戰鬥姿態,坐在我面前,『我是來救珀伊的。』

  我摸摸他的頭,「我相信你,帶著珀伊,我們一起離開好嗎?」

  『話是這麼說,但我也出不去。』熊王舒服的趴著,讓我繼續摸他。

  意思是這裡進來就出不去了嗎?

  「佐?」安因又叫我一次。

  「放心,他不會傷害我們,不過這裡有其他東西把我們困在這裡。」

  我說完,大家才放鬆一點,很高興他們願意相信我。

  「嗯,還是打不通。」洛安起身,跟我們回報這件遺憾的事情。

  「珀伊呢?如果她切割這個空間我們說不定能出去。」我問漢格拉特。

  只見他扭動身子,露出身下的少女,『可惜,珀伊到現在還沒醒來。』漢格拉特說虹到處求救,所以他才來,沒想到進來這裡就出不去。

  安因的表情有點複雜,他好像不喜歡跟鬼族靠這麼近,我大概能理解。

  「珀伊。」我拿出花蜜放在她旁邊,「如果妳在不醒來,我就把花蜜送給這裡的所有人吃,唯獨妳吃不到。」

  我才一扭開蓋子,妖魔少女瞬間清醒,力氣極大一把推開熊王,「花蜜!」,她大喊。

  公會的人又緊張起來,畢竟妖魔好像比鬼族還危險。

  珀伊張開翅膀,扭動著水蛇腰,不雅觀的灌掉整罈花妖蜜,還打了個嗝。

  「珀伊,快帶我們離開。」

  「好!」她張開手臂,一個鮮紅色陣法出現在我們腳底下。

  鬼門?

  刷--我不知道安因他們看見自己穿越鬼門會有什麼感受,我想珀伊應該是要去空白之城,而鬼門就通往獄界的傳送陣之一。

  碰!大家像是被亂丟的娃娃一樣散落在空白之城的大廳內。

一進到大廳珀伊馬上把鬼門打碎,看見大家摔得東倒西歪珀伊在地上邊滾邊笑,身上的幾處傷口來因此裂開。

  「這裡是哪裡?」洛安淡淡的站起來,其他人一站起來馬上拿出武器。

  「我們居然穿越了鬼門。」一個紫袍驚嘆。

  「噢,來的人也太多了吧!」夏帝緩緩走過來。

  發現走來的生物並非鬼族,大家才勉強收起武器,不過多少還是有戒心。

  「這裡是什麼地方?」換安因發問了。

  「空白之城。」夏帝走到珀伊身邊幫她治療,「這裡是獄界,你們要回去可以自己開傳送陣回去。」

  「那個......」我知道現在氣氛超尷尬,「我交友範圍很廣,你們趕快回去吧!花園那邊的人應該很著急要找你們。」

  「異境之鄉,這裡是異境之鄉的入口?」洛安好像對這裡感到興趣,「我只從書上看過相關資料,原來那個地方真的存在呀!」

  洛安你到底是從哪本書上面看到異境之鄉的事?我要去滅了那本書。

  『你想做什麼?』熊王有點生氣,又擺出攻擊姿態。

  「好了、好了,這裡的確是異境之鄉,所以很安全。」我試著安撫熊王的情緒。

  「你來自那個地方?」安因原本緊繃的表情馬上鬆懈下來。

  我點點頭,「不過現在要關門了,趕快離開吧!」異境之鄉的門關起來,但空白之城沒關,我擔心等等又哪個鬼族朋友進來造成誤會。

  「等等,先告訴我們剛剛那個山洞是怎麼回事?」一個藍袍湊過來。

  「比申在大動作調兵,我只知道這個,那個地方最好封鎖起來,最近鬼王塚那裡最好也不要去。」夏帝拿出手帕把珀伊臉上的花蜜擦乾淨。

  又來了,因為競技大賽快到了,比申又想幹嘛?

  在公會袍級離開前,熊王丟給他們一句:『不准再來這個地方。』

  其實不用這麼拒絕外面的人呀!公會也不是什麼壞組織,而且裡面也有鬼族是袍級不是嗎?

  總之處裡完這理的事情,回去之後也很晚了,很多事情都從漾漾中得知。

  喔!不!我又錯過了好多事情,不過能救回珀伊真是太好了,下次記得吩咐要去找珀伊的人都在帶上花妖蜜,那根本是她力量來源。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