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日 天氣晴

  今天禾犬同學又跟瞪羚同學一起吃飯了。

  禾犬同學人真好啊,瞪羚同學明明是這麼可怕的人。

  雖然穿的很可愛,不過頭上戴著栩栩如生的瞪羚頭套,加上個性古怪,大家都不想接近她。

  早自習時,老師跟我們說小蓉死了,明天會進行『搬遷』的儀式。

  我知道在第十三區有一種特殊的葬禮儀式,不過不是很清楚,反正大概就是--死去的人會搬去鐵網後面居住。

  晚上,我問爸爸媽媽明天可不可參加小蓉的『搬遷』,他們露出不太開心的臉,但還是同意了。

  爸爸說:「冤死、枉死、凶死的人,就會舉辦『搬遷』儀式。」

  在這個區域,被鐵網分成兩半,鐵網前是活人居住的地方,鐵網後是死者居住的地方。

  鐵網後的房子跟我們現在住的地方一模一樣,如果鐵網前蓋了新設施、新房子,鐵網後也會被加蓋,儘管沒有人去住也一樣。

  小蓉的棺材會被隨機分配到一間空房,然後把可能是犯人的人跟棺材關在一起,三天之後,如果那個人還活著代表他無罪,或是被死者原諒了。

  「欸?那如果一直沒抓到犯人怎麼辦?」我問爸爸。
  
  「那她就會一直住在鐵網後,直到抓到犯人或是自己想開去投胎。」

  「網子後面的居民可以隨便跑到這邊嗎?」如果不出鐵網就抓不到犯人了對吧。

  「早上我們可以到鐵網後,晚上它們可以到我們這裡。」爸爸輕輕摸著我的頭,「所以晚上最好不要亂跑。」

  「嗯!」

  
  3月3日 天氣多雲陰涼

  班上很多人都來參加小蓉的『搬遷』儀式。

  我們只能站在鐵網入口處不能進去,只有小蓉的家人還有一些看起來很厲害的人可以進去。

  聽說小蓉被安排到一間很高級的紅磚屋,在我們這邊是早期英國人留下的領事館,居然住到高級古蹟裡,真幸運呢。

  啊、不過死了才住到那裡應該高興不起來。

  「瞪羚同學!不可以!」禾犬同學不知道為什麼大叫了起來。

  我朝禾犬同學那裡望去,發現瞪羚同學跟著喪葬隊伍跑進鐵網裡了,禾犬同學也追了進去。

  「你們兩個小兔崽子!給我回來!」體育老師氣呼呼的追在後頭,明明是體育老師卻跑不過兩個小學生。

  反正現在是早上,活人進去沒關係的吧,我原本也想趁亂混進去瞧瞧,卻被一個穿西裝的人阻擋。

  那個人戴著很恐怖的面具,用那陰森森的面具盯著我看,感覺比瞪羚同學的頭套更可怕。

  因為那個人擋在我前面,我也不敢隨便亂跑,等禾犬、瞪羚被體育老師抓回來時,我才默默跟班上的人一起回學校。

  
  3月4日 天氣雨

  禾犬同學和瞪羚同學又在聊天了。

  他們的對話我都聽不太懂感覺是在雞同鴨講。

  禾犬同學問瞪羚同學:「妳跑進去鐵網後幹嘛呀?」

  瞪羚同學沉默了幾秒才緩緩的回答:「問她怎麼死的?這麼生氣。」

  「小蓉是從山坡上被推下來摔死的,看不到兇手當然會生氣吧。」禾犬同學聳聳肩。

  「大人都是騙子。」

  「啊?」

  瞪羚同學把臉貼到禾犬同學面前,「大人都把我們當傻子,雖然大部分的人的確是傻子沒錯。」

  「瞪羚同學不要貼到我臉上啊!頭套的毛摸起好真實好噁心。」

  「你沒看到她的死相嗎?那個模樣才不是摔死的。」

  「啊?瞪羚同學看到小蓉的屍體了嗎?」

  「沒有。」

  禾犬同學跟瞪羚同學用這種詭異的聊天方式聊了很久。

  可惡,我不能讓瞪羚同學搶走禾犬,我看等等吃午餐就跟他們並桌好了。

  比起跟怪人說話,禾犬同學應該更想跟普通人聊天吧。

  中午,我把桌子並到禾犬同學旁邊,然後打開自己帶來的便當跟他分享。

  「喔喔!這是妳媽媽做的嗎?感覺很好吃呢。」

  「不是啦,是阿姨做的,來!吃吃看我阿姨做的蛋捲。」

  我跟禾犬同學愉快的一起吃著便當,瞪羚同學則安靜的坐在後面。

  呵呵!瞪羚同學都不吃午餐的,我就利用這個好機會跟禾犬同學拉近距離吧!

  「嗯?瞪羚同學妳今天又不吃午餐?」禾犬同學轉頭看著瞪羚同學,「這蛋捲很好吃喔,分給妳。」

  禾犬同學用鐵蓋裝了幾個蛋捲遞給瞪羚同學,可惡呀!禾犬同學幹嘛對那個怪人這麼好。

  瞪羚同學低頭望著蛋捲,我想她戴著頭套也沒辦法吃東西吧,除非把頭套摘下來。

  只見瞪羚同學抬起手把瞪羚嘴用力扯開,接著把蛋捲倒進嘴裡,然後鬆開手讓瞪羚嘴自動闔上,頭套內部傳來細微的咀嚼聲。

  「欸--原來妳還是會吃正常的食物嘛!」禾犬同學驚訝的說。

  不!禾犬同學應該驚訝瞪羚同學吃東西的方式,噁心死了!那個頭套的嘴居然是可以扯開的。

  瞪羚同學停止咀嚼,應該是把蛋捲吞下肚了吧。

  「沒辦法,因為爸爸吃完了。」瞪羚同學淡淡的說。

  「……」

 

  

  廢叭:欸--原本還想說要跨年了,是不是要做點什麼特別的東西
  結果還是只有打文ODO
 
  附上上課無聊畫的圖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