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n & Knife(四)


  伊萊亞無力的癱在白祥輝背上,由於連續使用法術讓自己呈現虛脫狀態,即使如此伊萊亞還是堅毅的保持清醒意識。

  溫德爾跟冬澄燁默默跟在後頭,雖然對於洗澡什麼沒什麼興趣,但是去大罪之都看看也不是什麼壞事。

  就目前來說溫德爾和冬澄燁可以隨時抽身離開,白祥輝一個人沒辦法顧伊萊亞又攔住兩個人。

  「長官!前面有天使!」

  伊萊亞聽見白祥輝這麼喊,抬頭看了一眼,那是傷痕累累的維珥,像是翅膀受傷的小鳥一樣狼狽的倚靠在樹旁。

  他看起來想要飛,但卻飛不起來,冬澄燁擔憂的皺起眉,想要過去看看卻被維珥的電氣震開。

  「不要過去。」溫德爾把冬澄燁拉到自己身後,「他身邊有陷阱。」

  「用天使當誘餌,等他的同伴過來一起抓嗎?」伊萊亞用惡趣的眼神打量著維珥,樹四周有一小圈不明顯的咒紋。

  本來就帶著不輕的傷,被阿訥莉絲纏住好幾次,又連續幾天不眠不休的發電,呵呵,就算維珥是天然發電機還是會有能源用盡的一天嘛。

  「是那兩個傭兵做的嗎?真是太過分了。」白祥輝把伊萊亞輕放在一邊,想要去解救維珥。

  「等等,那陷阱的咒術應該是阿訥莉絲放的,那兩個傭兵的目的是什麼?」伊萊亞拉住了白祥輝。

  「就是多抓一點遠古族吧。」

  「這森林還有遠古族?」

  伊萊亞沉思了一下,遠古族一般不會在戰場上有所留戀,就算自家人受困也不會為了救一兩個族人冒險。

  如果這裡還有遠古族的話,那可能就是那個遠古族個性或是想法不團結,有些遠古族也是相當嗜血的,或是不砍幾個人會不爽。

  看著維珥涔涔流出鮮血的傷口,柔順潔白的羽翼都染上了紅褐色,感覺傭兵是故意讓維珥在這邊放血,那要引來的生物到底是什麼呢?

  腦子裡運轉著遠古族名單,身為軍官最高統領,他自己在戰場上做了簡單的黑名單,例如超暴雷的天使維珥,有些只有聽沒見過,但是為了在戰場上隨機應變還是多多打聽。

  
  喜歡血的味道。

  
  「啊啊啊!」冬澄燁突然抱緊溫德爾大叫。

  因為感受到冰冷的刀鋒襲來,冬澄燁反射性的用金色鳥籠保護自己跟溫德爾。

  對方也知道自己被發現了,並沒有跟金色鳥籠硬碰硬,收起刀刃退到黑暗之中。

  「祥輝!是戴格爾(Dagger)!」

  伊萊亞才剛喊道,一個黑影馬上朝白祥輝衝撞而來。

  即使沒看清楚對方的長相,但白祥輝依靠著直覺本能抽槍打開黑影手中的匕首,不給對方有第二次前進的機會,白祥輝接連送出四發子彈。

  黑影動作敏捷躲避白祥輝的子彈,一個低身繞到白祥輝身後要他人頭落地。

  白祥輝瞬間彎身轉到後面朝黑影臉部開槍,黑影又閃過了子彈,而子彈掠過黑影之後打在後面的維珥腳邊。

  像是注意到到自己同伴的安危,黑影調整自己的位置站在冬澄燁和溫德爾的前方。

  「咿!」冬澄燁完全不敢鬆懈,金色鳥籠在黑夜中閃閃發亮。

  溫德爾拉著冬澄燁盡量靠在樹後面,讓白祥輝比較沒有戰鬥時的憂慮。

  白祥輝與黑影一退一進兩人僵持不下的纏鬥著,伊萊亞在旁邊看了都覺得頭痛,就算現在喊我們沒有惡意類的話,戴格爾大概也不會接受。

  撇了一眼可能會失血致死的維珥,腹部被劃了刀感覺是很大的傷口,等白祥輝和戴格爾打完大概也可以幫維珥收屍了。

  「維珥醬,你要不要跟你的溝通一下,我們可以一起想辦法離開這裡。」伊萊亞露出自以為親切的笑容。

  維珥瞪了伊萊亞一眼,雖然自己已經快要失去意識,但用堅強的精神力維持理智,他絕對不會向卑鄙的人類屈服。

  感覺到維珥濃厚的殺氣看來是被拒絕了,伊萊亞無奈的聳聳肩,遠古族基本上就是這麼固執不知變通。

  「遠古族呀……總是這麼自視甚高。」不知道自己還能做到什麼程度,伊萊亞免強撐起身子走到咒紋旁前。

  「滾!」維珥激發出電流,他知道伊萊亞想幹什麼,就算是好事維珥也非常排斥不想接受。

  「不要這樣嘛,我跟你都度過一夜了,這樣互相來往以後應該會常常有,你要習慣唷!維珥醬。」

  蹲下身伸手碰了一下咒紋,咒紋結冰後碎散成細小的雪花,伊萊亞咳出一攤血,終於無法負荷體力超支昏迷了。

  「長官!」白祥輝個不得自己還在戰鬥,就算被戴格爾劃傷手臂還是先跑去關心伊萊亞。

  維珥冷冷地盯著伊萊亞,想要站起身但是只要一動腹部的血就會噴濺出來,如果那個傭兵在劃用力一點就是開腸剖肚了吧。

  又來了,又是那個人類,果然和人類交談之後心思都會被扭曲,這個人類不斷動搖維珥原本的意志。

  不管是被綁在一起的天一夜,還是現在,伊萊亞的言行舉止讓維爾開始討厭自己了。

  我是為了戰爭而誕生的,我族的敵人是人類,所以我必須剷除人類。

  可是這個想法在跟人類接觸之後居然有了動搖,而且是短時間連續的改變。

  應該要剷除人類卻沒有殺了伊萊亞,沒殺了伊萊亞還被伊萊亞幫助了,真是個天大的笑話,他違背了自己當時被灌輸的理念。

  維珥感受到極大的恥辱和挫折感,感覺自己好像已經不是自己族裡的一員,他發現自己沒有別人說的那樣冷血慘忍,會變成這樣都是因為那個愚蠢的人類伊萊亞害的。

  
  被那個人汙染了。

 
  在維珥要失去意識之前,看見戴格爾想要攻擊報著伊萊亞的白祥輝,不知道怎麼的,他無意識脫口說了一句:

  「不要殺他……」

  
  不要殺死那個愚蠢的人類……伊萊亞。

  
  戴格爾聽見維珥的請求,霎那間停頓了一下,這個停頓使白祥輝抓到機會。

  抓住戴格爾持刀的手反折到他身後,另一手扣住戴格爾頸子最後利用身形優勢把戴格爾強壓在地。

  現在可以看清楚戴格爾的面貌,漆黑如墨的長髮原本綁成馬尾,現在因為拉扯凌亂的散落在背後,灰黑色的眼眸緊緊瞪著白祥輝,像是是找機會反殺壓在自己身上的人。

  戴格爾穿著黑色軍服,讓本來就不高大的身子顯得嬌小許多,白祥輝並沒因此鬆懈雖然還是小小驚嘆敵人居然這麼小隻。

  「不好意思啊,我長官不想傷害你和你朋友,所以請你不要讓我有理由殺了你。」

  白祥輝在戴格爾耳邊低聲地說著,戴格爾瞇起眼,隨後狠狠的咬住白祥輝的手臂,就算隔著軍服長袖還是可以在人類的手背上留下咬痕。

  這一咬是不會對白祥輝有什麼傷害,只是白祥輝有很多疑惑,這些疑惑讓她沒辦法馬上扭斷身下遠古族的頸子。

  他不懂伊萊亞長官為什麼要對遠古族這麼好,明明還有一點力量,不是殺死敵人而是救了敵人。

  也不理解維珥為什麼要說那句話,因為那句話讓自己的同伴陷入危機,應該也不算是危機,因為白祥輝不會直接殺了戴格爾。

  為什麼伊萊亞長官要救維珥?為什麼維珥要替人類求情?為什麼?

  雖然覺得不可能,但這種事情發生了。


  伊萊亞長官信任維珥。

  
  身為軍隊中最高統領居然信任敵人,而且是在短短的一兩天內,還是說這其實是伊萊亞長官的心理戰策略呢?

  冬澄燁從樹後悄悄探出一顆腦袋,發現戰鬥結束了連忙跑到白祥輝身邊。

  「把他放走吧。」冬澄燁喏喏的說著。

  「他剛剛可是要殺你呢。」白祥輝不解的皺起眉。

  「那個只是誤會啦畢竟那個天使傷成這樣可能誤會是我們做的所以拜託你大人有大量放過他。」

  花了一點時間消化冬澄燁說的話,白祥輝嘆了一口氣。

  「知道了,不過麻煩戴格爾小朋友不要攻擊我們好嗎?」白祥輝稍微撐起身體降低對戴格爾的施壓。

  戴格爾舔了舔白祥輝手上的咬痕,斜過眼點點頭,白祥輝這才把戴格爾放開。

  才剛放手,戴格爾馬上跳到樹上跟一群人類保持距離,低頭看著樹下生死不明的維珥,戴格爾拿著匕首指著人類邊小心翼翼的爬到樹下查看一下維珥的傷勢。

  對於戒心這麼重的戴格爾,白祥輝也沒說什麼,老實說連他自己也還沒完全放放下警戒。

  「這裡還有一些應急用的東西,拿去。」白祥輝把自己的小包包丟到戴格爾面前。

  戴格爾用匕首把小包包勾過來,左右查看之後嗅了嗅,確定沒毒藥或危險之後才用裡面的藥物幫維珥包紮。

  白祥輝背起伊萊亞,打算繼續前往大罪之都,溫德爾和冬澄燁也跟上的時候突然發現--


  身材太過嬌小的戴格爾帶不走維珥。


  「那個……需要幫忙嗎?」白祥輝也看見了,戴格爾很無助的模樣。

  「呿!」戴格爾撇過臉好像很不屑人類的幫忙。

  「真的不用嗎?」

  「……」

  
  於是,溫德爾幫忙揹伊萊亞,而白祥輝揹著維珥,天使雖然體重不重,但是翅膀相當礙事,不注意就會勾到樹枝或藤蔓。

  戴格爾在隊伍最後頭躲躲藏藏,不知道是擔心維珥的安危還是想一起去大罪之城。

  「是說你們遠古族不是有求救用的信號嗎?」白祥輝想轉頭跟戴格爾說話,戴格爾馬上跳到樹上躲起來。

  完全沒辦法溝通嗎……

  「說不定弄丟了吧因為戰爭的時候森林可是大地震喔!」

  冬澄燁說完馬上被戴格爾丟石頭,不過那顆石頭被溫德爾接住了。

  「看來是弄丟了。」溫德爾說完樹上又飛來第二顆石頭,這次被溫德爾閃開了。

  「其實你可以正常的走在我們後面。」白祥輝側身閃過一把飛來的匕首。

  為什麼丟我就是用匕首呀。

  
  一行人就維持著詭異的隊伍來到了大罪之都,不過光是帶著希法那威王國最高軍官伊萊亞就夠驚悚了,還揹著一隻垂死的天使。

  大罪之城的守衛二話不說,先把這群人抓起來,然後把這件事告訴城主西爾斯。

  城主西爾斯優雅地啜飲著紅茶,語氣中帶著一絲厭惡喃呢著。

  
  「那傢伙又要來洗澡了。」

  「城主怎麼了嗎?」禁衛軍衛長砢泍笑了笑。

  「沒事,先幫我把熱水準備好。」西爾斯扇扇手有點困擾的說著。

  「欸?不用處理那些怪人嗎?」

  「把他們丟進浴室裡面。」

  「全部嗎?」

  「不、那個希法那威王國最高軍官要分開放,他最討厭共浴了,我不是有兩個浴缸嗎?」

  「原來另一個浴缸是為了他準備的呀。」好像知道什麼似的,砢泍笑的有些燦爛。

  「不是我特地準備的,是那傢伙買了自稱很高級的浴缸硬要放在我浴室裡面。」

  「了解,我馬上吩咐人去準備。」

  砢泍離開後西爾斯仰起頭沉重的嘆了口氣。

 

  那傢伙這次又帶了什麼禮物?

 

  --

  廢叭:更文啦啦啦XDDDD因為慶生活動各種圖文萌到我了~忍不住就跑來更文w

  伊萊亞你把人家天使弄髒了唷唷唷唷(喂

  還有謝謝這次參加慶活動的各位~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