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回把大叔撿回家後,很高興這幾天爸爸媽媽都沒有發現。
 
  班上的同學都還在炫耀自己家裡的小老鼠、狗狗、貓貓有多可愛,不但聽話又聰明,最近想帶那些寵物去哪裡玩之類的。
 
  是說我昨天問大叔會做什麼,他居然回答我不知道,好像除了喝酒和睡覺之外什麼都不會做了。
 
  大叔說他被丟掉之前一直都是家裡蹲,然後在家裡也沒做過什麼,所以大叔除了吃喝拉撒之外什麼都不會。
 
  真糟糕,如果我不培育大叔幾項技能的話,媽媽一定會拿掃把轟大叔出去的。
 
  「小夢啊,聽說妳在房間偷養了寵物,是什麼呀?」家裡養貴氣西施的莎莎如來找我搭話。
 
  班上有一群小團體是專門在討論寵物的話題,他們有男有女,偶爾會一起出去寵物聚會或是蹓寵物,真難想像我是在小四的班級裡,因為我班上各種奇怪團體都有。
 
  但還好沒有那種誰比較漂亮所以建立起來的後援會,團體之間基本上也不會有什麼紛爭,只是如果在這個班沒加入什麼團體就會有種被孤立的感覺。
 
  我一直很想養個寵物,然後幫寵物寫個網誌、拍拍生活照之類的,可惜我沒寵物能讓我做那種事,但現在有了那個大叔,不知道這樣我能不能加入莎莎她們的小團體。
 
  「大叔......」帶著開心又怕受傷害的心情小聲的說著,因為我家大叔什麼都不會做根本不能拿還炫耀。
 
  「什麼大叔?」莎莎露出疑惑的表情,「長的怎麼樣?」
 
  「胖胖的,肥肥的,U型雄性禿,除了吃什麼都不會。」
 
  「哈哈,大叔根本就是豬嘛!」莎莎好像猜到什麼開心的拍著手笑。
 
  終於加入寵物小團體大概聽他們聊了一下,原來每個寵物都有不同的訓練方法,大部分的寵物都是用食物來訓練,而有的需要用寵物喜歡的球、玩具來訓練。
 
  莎莎介紹我家大叔是個寵物豬,大家對這樣的寵物都還挺好奇的,不過我今天不敢說太多,就怕大家想看我家大叔,重點是我家大叔現在什麼都還不會,要給人看總要一點才藝吧!
 
  放學,回到家我就先拿果汁和餅乾到房間裡找大叔,我爸爸媽媽下班的時間都在晚上七點,加班有時候會到十一點才回家,所以我有很多時間可以幫大叔找到適合他的才藝。
 
  「大叔,你會小四的作業嗎?」我拿出今天老師交待的數學三題和國文測驗卷一張,結果大叔居然看了幾眼就搖頭說不會。
 
  大叔昨天還誇耀說自己年輕時多風光,原來風光歸風光,課業都沒顧好小中高幾年混過去就沒在讀書了。
 
  大叔不會做家事,應該說懶得做家事,最喜歡泡三分鐘泡麵和開電腦看影片。
 
  「大叔你會打LOL嗎?」我打開電腦,想說這麼耳熟的遊戲,大叔平常窩電腦的時候應該會知道。
 
  大叔跩著嘴看我,「我泡網咖一整天都在打著個喔!我可是神一般隊友。」
 
  喔--難得仰望大叔有氣魄的神態,我想大叔說不定可以去當電競選手,當電競選手也是可以賺錢的。
 
  把我的帳號借給大叔用,指定我最喜歡的艾希,大叔說太久沒玩了要用電腦來練手感。
 
  看大叔這麼有架勢我對大叔真是越來越有電競選手的信心了。
 
  Welcome to the summoner's rift.
 
  first blood!
 
  You had been slian......
 
  「......」我望著遊戲開始不到三分鐘的灰畫面沉默好幾分鐘。
 
  大叔苦笑說不是故意要跑去給塔殺,只是不習慣用我的電腦手滑而已。
 
  接下來的十分鐘大叔不是腦腦的衝到小兵前面當衝鋒就是站在原地給敵人打,我說艾希是遠程輔助後期,裝還沒買就這樣打沒問題嗎?
 
  然後大叔亂放技能就算了,不支援隊友讓隊友被打死還不小心撿了頭,接著因為閃現失敗被灰畫面了。
 
  「......」十分鐘內大叔灰畫面五次了,有四次都是被塔殺掉的。
 
  這大叔真的是神一般的廢柴。
 
  放棄讓大叔成為電競選手的夢想,我跟大叔坐在小矮桌面對面思考著大叔的未來。
 
  「拜託我什麼都願意做,不要把我丟掉呀!」大叔在地上打滾,說自己已經四十出頭了沒本讓其他女人養。
 
  原來大叔在年輕的時候一直都是給人養的呀,還說他第一任女主人是一個企業經理,但是要到國外深造所以就拋棄他了,第二任女主人是女大學生,因為交了男朋友也拋棄他了,第三任女主人是黑道大姊,因為吃毒品吃到死掉了,第四任......
 
  我吃著餅乾聽大叔說他前前後後換了十四個主人,那些風風雨雨讓他幼小的心靈嚴重受創,所以希望我來安撫他受傷的心靈。
 
  我知道一隻寵物可能會有好幾個主人,不過每個主人養寵物的方式都不同,所以應該是大叔習慣我飼育的方式,而不是大叔要求我怎麼養他。
 
  大叔沒像網路上說的那樣危險,有網友說遇到一種會偷她內褲套在頭上用力吸的變態大叔,也有網友遇過拿酒瓶打人的兇殘大叔,還有遇過在火車上摸人屁股的癡漢大叔。
 
  不過我想我家大叔只是懶豬大叔而已,之前還覺得他是肥宅,現在已經不是了,肥宅也是很厲害的屬性,可是大叔一點都不厲害所以大叔沒有肥宅的屬性。
 
  「大叔,你必須展現你的價值,不然我媽媽會拿掃把打飛你的。」現在這個話題很嚴肅,不管大叔之前的主人怎麼放任他,總之要住進我家還是要通過媽媽嚴苛的條件。
 
  默默的縮在地上,大叔看起來很困擾,我看著大叔的體型和長相,我想大叔應該可以做些什麼。
 
  坐在大叔背上,「我想大叔就變成我房間裡的『傢俱』好了。」
 
  「主、主人......好的!請主人儘管坐在我身上吧!」大叔看起來很喜歡變成『傢俱』。
 
  大叔的背很寬大,而且坐起來軟軟的,只要大叔不亂動還可以放杯子在他身上。
 
  於是我開始訓練大叔變成『傢俱』,先是放水杯在大叔背上要求大叔不可以打翻水,不然我就要拿鐵尺打他屁股,就像媽媽看見我考卷低於六十分就會罰我不准玩電腦一樣,該做的事情沒做好就要接受懲罰。
 
  大叔不知道為什麼很興奮,我坐在床邊看著大叔變成桌子維持水杯不掉落的時間可以維持很久,看來大叔真的很適合當傢俱。
 
  「那大叔之後就當椅子和桌子吧。」我拿下水杯大叔依舊維持桌子的型態。
 
  「主、主人,其實我還可以當放腳的腳墊,如果主人想綁鞋帶什麼的,可以把腳踩在我身上沒關係。」
 
  把大叔當做放腳的嗎?我試著一腳踩在大叔背上綁鞋帶,這樣的確比自己坐下來綁還要舒服一點,當我在房間裡看小說的時候把腳放在大叔背上這姿勢也挺舒服的。
 
  看來大叔終於多來越多功能了,太好了,說服媽媽讓我養寵物的成功機率多了幾分。
 
  「還有、還可以穿高根鞋踩我......」大叔滿臉通紅的揪著嘴,「心情不好可以多踩幾下沒關係。」
 
  「我不喜歡穿高根鞋,而且我也不能穿媽媽的高根鞋來踩大叔啦!會被媽媽罵的。」
 
  再說把寵物當作洩氣包不太好吧,這樣動保團體可能會告我虐待寵物。
 
  「這樣嗎......沒、沒關係,大叔還可以當馬騎喔。」
 
  我做在大叔背上叫他往前爬,大叔還真的很賣力的往前爬,不過說爬也不能爬到哪裡去,還是別騎了,讓大叔學習當個稱職的傢俱比較重要。
 
  晚餐我拿到二樓坐在大叔背上吃,大叔當椅子時候我會用筷子夾一些菜餵他,不知道等大叔習慣當椅子的時候能不能直接在地上放盤子讓他自己來吃。
 
  「大叔,明天星期六要不要去外面玩啊?」我想牽著大叔去公園走走。
 
  「好、好!主人說什麼都好--」
 
  大叔今天似乎很興奮,大概是明天要出去玩讓他很期待吧,把大叔叫回壁櫥裡,我還在想要放什麼到壁櫥裡才能讓大叔的小窩看起來比較溫馨。
 
  因為住在北部很冷,我拿自己的舊衣服丟在壁櫥裡幫大叔保暖,在PSP裡灌了大叔喜歡的乙女遊戲,確認大叔沒有其他需求後所好壁櫥。
 
  下樓跟爸媽看個家庭電影後我也上床睡覺了,真期待明天去外面蹓大叔。
 
  --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