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日,我跟媽媽說早上要去晨跑,趁媽媽還在睡回籠覺的時候牽著大叔到公園散步。
 
  「大叔!我把鞋子丟出去你要撿回來喔!」脫下我的布鞋,我與大叔玩起你丟我撿的遊戲。
 
  其實我發現大叔在外也挺多功能的,走到腳酸可以叫大叔背我,包包什麼的也可以叫大叔幫我拿,想要去買料也可以叫大叔買。
 
  大叔帶出去超級貼心方便的啦!我也聽過有人訓練狗狗去便利商店買東西,看來大叔不用訓練就會真聰明。
 
  公園逐漸熱鬧起來,我跟大叔躺在草原上曬著日光浴,這種感覺悠哉卻又充實的感覺就是養寵物的感覺嗎?養寵物果然很棒呢!我下星期要去跟莎莎說我訓練大叔的成果。
 
  「死肥!終於讓我找到你了!」一個穿著性感的女人雙手插腰凶狠的瞪著大叔。
 
  「咿--!公主殿下!」大叔緊張的跳起來,然後整個人趴跪在女人面前。
 
  公主殿下?
 
  我起身看著那個女人,頭髮染成紅棕色還去燙波浪,臉上的粉底大概打了三層,眼影和眼線畫的超重好像熊貓,嘴巴上塗的口紅像是用壓克力顏料畫上去的,尖尖長長的指甲閃著大粉色,一身黑色洋裝有夠老氣,腳上穿的羅馬鞋還有卯丁,左耳掛著粉色小花的耳環。
 
  女人五官都皺在一起了,妝都擠出裂痕,不知道在生氣什麼鼻孔大的像彈珠,還不斷吐氣。
 
  這女人是公主?
 
  我擺出像是看見公廁裡面有人拉完屎沒沖的厭惡表情,這麼老氣、沒氣質的大嬸居然是公主?
 
  「喲,這次是拐到小妹妹了嗎?不怕被抓去關呀!」公主粗暴的擰住大叔的耳根,「走!跟我回去!」
 
  「喂!妳抓我家寵物幹嘛!」扯住狗鍊,還好我有幫大叔環上項圈,不然被人口販子抓去賣掉就不好了。
 
  公主跩著臉撇了我一眼,「這死肥是妳的寵物?」
 
  「對呀!我在路邊撿到的,妳是大叔的上一任主人嗎?」我臉色也沒好到哪哩,好不容易把大叔訓練起來,怎麼能讓別人撿走呢?
 
  公主呿了一聲用力把我推倒,「沒時間陪妳玩扮家家酒啦!老娘現在缺錢,死肥快跟我走!」
 
  「呀!不要啊!」大叔痛苦的掙扎,不過那個公主的力氣居然比大叔還大。
 
  「放開大叔!」我狠狠的踹公主的後腳根,趁她鬆手時趕快拉走大叔。
 
  我跟大叔一起逃到附近的警察局,警察先生還以為只穿藍條紋內褲的大叔要騷擾我,差點把大叔銬起來了。
 
  隨便掰個理由說大叔是我失智症的叔叔,剛剛被瘋女人攻擊才變成這樣的。
 
  警察看大叔都乖乖聽我的話,也就沒逼問了,跟警察說那個怪大嬸的外貌後,我跟大叔在警局吃完午飯才趕快跑回家。
 
  雖然警察想用警車載我回家,不過我擔心會被媽媽發現所以拒絕了。
 
  回家之後看看門口的鞋櫃,發現媽媽已經出門了,爸爸的鞋子也不在,總之匆匆的把大叔帶回房間裡,喘了幾口氣後才問問大叔那奇怪的公主是誰。
 
  「那是我第八任主人,很可怕的!她很喜歡賭博!一直逼我出去工作花我賺回來的錢,也不給我睡覺、吃飯,每天都虐待我,所以我才逃離她的身邊呀!她只要一缺錢就會開始找男人,今天被她看見真倒楣。」
 
  大叔縮在衣櫃裡摟著我穿過的舊衣服,一臉受害者的表情哭哭啼啼的說著。
 
  原來那個公主比大叔還廢柴呀,沒臉、沒胸、沒才能,根本就是廢柴公主嘛。
 
  「不過大叔,原來你也工作過呀!還以為你什麼都不會。」突然覺得大叔有賺錢養主人感覺有點可靠了。
 
  大叔一臉靦腆的傻笑,「我當過乞丐去要錢啦,嘿嘿,一天要個一百塊還不錯。」
 
  「......」
 
  我錯了,大叔果然還是繼續當『傢俱』好了。
 
  「啊、那個......」大叔諾諾的看著我有點憂愁,「不告訴爸媽妳在養我,這樣好嗎?」
 
  我想了想,「不然......找天約我媽出去見面怎麼樣?」
 
  這提議嚇到大叔了,雖然大叔一臉不願意的樣子,但也沒反駁我的提議,於是我決定在明天讓大叔跟媽媽在家裡面對面說清楚。
 
  晚上,趁爸爸在洗澡時跑去黏沙發上的媽媽,告訴她明天有個神祕人物要來家裡拜訪。
 
  媽媽看我一臉心懷不軌,也沒有抱持什麼期待的模樣,只是很敷衍的說不要帶男朋友回家就好,還說什麼年紀輕輕就體會殘酷的愛情世界會讓智商變成負的,叫我注意天下男人一般黑什麼的。
 
  漫長的夜晚在大叔的打呼聲熬過去了。
 
  早上,我跟大叔一起做了早餐等媽媽醒來,大叔一直趴在桌上喊肚子餓,不過餐桌禮儀長輩入坐才能用餐,拍掉想偷拿培根的肥手,我拿鐵尺打大叔屁股要他安分點。
 
  我聽見媽媽打開房門在一樓洗臉刷牙的聲響了,我與大叔兩人僵直全身呼吸困難,媽媽的腳步聲越來越近,我與大叔的心跳也越來越快。
 
  喀擦。
 
  媽媽打開客廳門的瞬間--
 
  一、
 
  二、
 
  三、
 
  「大叔?」
 
  「女王大人?」
 
  媽媽叫著大叔,大叔叫著女王大人,我被夾在中間目瞪口呆。
 
  我媽......是女王大人?
 
  尷尬的氣氛維持了三十秒之久,最後在大叔偷吃培根的情況下被我用鐵尺打破,就說要遵守餐桌禮儀了啊!
 
  媽媽到廚房倒杯熱咖啡,揉著太陽穴臭著臉坐到餐桌前。
 
  「你說我是你第幾任主人來著?」媽媽的口氣很壓抑,似乎下一秒就會爆發翻桌。
 
  顫抖著吃麵包的手,大叔有點含糊的說,「第、第二任......女大學生,因為交了男朋友也拋棄我......」
 
  「唉......」繼續揉著額角,媽媽看了我一眼,「妳把他撿回來當寵物?還訓練他當傢俱?」
 
  我默默的點頭,其實我撿大叔回來養只是想跟班上的人有話題聊而已,沒想到居然這麼嚴重。
 
  「我......只是想養寵物......」嘟著嘴,我不敢看媽媽的臉,媽媽越是冷靜就越可怕。
 
  喝了一口咖啡,媽媽眼神突然變得有些慵懶,「我那時候大學一年級,在學校外面租了一間公寓,在那間公寓發現一個大叔睡在公寓裡的綠地公園,想說無聊來養養寵物好了,但是後來遇到妳老爹,跟你爹交往後就把大叔望在公寓裡了。」
 
  「......」
 
  媽媽,原來妳也是在外面撿到大叔的啊......
 
  「女王大人!求求您讓我繼續住在這裡吧!」大叔趴在地上抱住媽媽的腳,不過被媽媽一腳踹開。
 
  「媽,大叔已經進化了,從原本的一無事處便成傢俱了耶!」我也不想讓大叔被趕出去,不然又遇到廢柴公主大叔會過得很痛苦。
 
  媽媽輕輕的喔了一聲,似乎很不在意大叔的去留,「老實說妳爹也是在垃圾堆中被我撿到的,好像跟別人打架打贏但是體力不支倒在垃圾堆裡吧,反正妳爹比大叔有用又帥氣,我當然要拋棄大叔呀。」
 
  「......」
 
  我爸年輕到底是在幹嘛的呀,怎麼突然覺得我家很不太一樣,是說媽媽叫我不要亂撿東西,自己還不是到處亂撿,還薄情的亂丟大叔。
 
  我突然有點好奇一件事情,「媽媽和爸爸是做什麼工作的?」
 
  「酒店公關。」媽媽淡然的說,「我在市區租買了一間店,樓上是夜店,樓下是男公關店,妳爹可是招牌呀。」
 
  「啊啊啊!女王大人請讓我去當吉祥物!」大叔撲到媽媽腳邊又被媽媽踹開了。
 
  所以我媽偶爾會『加班』,是因為要經營夜店生意嗎?難怪爸爸跟媽媽都會一起加班,我還以為他們是一起在某公司上班的小職員,結果居然不是。
 
  「小夢要養大叔也不是不行,不過課業還是要顧好呀。」媽媽拖著下巴無奈的望著腳邊的大叔。
 
  「真的嗎?我絕對會用功讀書的!太好了大叔!」我開心的抱著大叔胖嘟嘟的臉。
 
  「太好了......主人。」大叔感動的都哭出來了。
 
  於是,我終於可以正大光明的在家裡養大叔了,不過大叔晚上睡覺還是要鎖壁櫥。
 
  偶爾我會牽著大叔去爸爸工作的地方探班,爸爸好像很想讓大叔來公關店當吉祥物,可是媽媽說大叔很擋路佔位子,沒事不要帶來店裡玩。
 
  後來我聽爸爸說,爸爸年輕時很喜歡打架,雖然帶著眼鏡西裝筆挺一臉文青,但爸爸年輕的時候可是很厲害的,但在厲害還是贏不過媽媽,所以就被媽媽打到重傷撿回家當老公了。
 
  欸?記得媽媽是說在垃圾堆裡撿到被打傷的爸爸才對呀,怎麼是媽媽為了跟爸爸結婚把爸爸打到重傷呀?
 
  「大叔,你知道我媽媽在大學時的事情嗎?」坐在大叔背上,我邊寫作業邊問。
 
  「姆......知道是飆車族,在那區聲望不小的樣子。」大叔突然打了個冷顫,「千萬別惹妳媽生氣,知道嗎?」
 
  「我沒事幹嘛惹媽媽生氣啦!」我哼了一聲繼續寫作業。
 
  於是,我的家裡多了一個有『傢俱』功能的大叔,我們這家就過著平凡樸實的生活。
 
  這就是小夢我家寵物的故事。
 
  -完-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