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貌似是警察來了,我繼續抱著番茄醬罐裝死,其實我也不知道血流滿面突然站起來會嚇死誰。

  畢竟我先是一頭撞破玻璃,然後被玻璃碎片插的滿臉,接著被當作拖把拖柏油路,現在是放置play了嗎?

  「你們兩個去警察那邊!」歹徒用槍指著漾爸漾媽。

  「不!把我們當人質就好,放走小孩!」漾媽相當英勇的站出來,「而且你們沒看到傷患嗎?」

  漾媽指著我,雖然我只是滿臉血......不對!這是番茄醬,血什麼的一定是你們看錯了。

  「囉唆!小心我打死其他的跟他陪葬!」歹徒也不甘示弱。

  我要先申明我還活著啦!只是現在不知道該不該站起來,因為眾目睽睽飛出去拖柏油路,不可能沒事呀!依照常理,我就先假裝昏倒吧!不過臉拖柏油路好像不只有昏倒而已耶!啊,等等到底要怎麼矇混過去?

  「你們這些笨賊!」漾媽雙手插腰,理直氣壯,「小孩子蹦蹦跳不好控制,我們兩個老人家不是比較好控制嗎?」漾媽很明顯是在使用激將法,漾爸在一邊互這漾漾和其他人,對於手無寸鐵的善良老百姓來說,這個舉動實在太勇敢了,連歹徒都冒出冷汗。

  「吵死了......怎樣啦!我就是要抓年輕!」歹徒稍微退怯了點,不過還是仗著手上有槍,放大音量想跟漾媽對嗆。

  欸?所以重點在槍嗎?所以把槍口堵住歹徒就沒輒了吧!

  在原世界好像不是人人都可以有武器,這位歹徒有槍,其他同伴兩人沒槍,嘛,也難怪他們會這麼緊張。

  「爸、媽,你們先過去吧!」玥姊冷靜的說著,半推著漾爸和漾媽去警察那邊。

  漾爸也是一臉不想離開,但當漾爸要拉漾媽走時,漾媽突然甩開漾爸的手。

  「不行!我會擋在槍前面,要打死小孩就先打死我!」就這樣,漾媽把自己當肉盾擋在槍口前。

  看見如此勇猛的媽媽,歹徒退到我這邊,跟漾媽的距離也沒多遠,但是怕漾媽太強會奪槍,所以還是和漾媽保持一點距離,還想說這邊有個半死不活的傷患可以當威脅。

  「好那我就先打--」拿槍的手突然覺得有點沉重,歹徒低頭一看。

  原來是把臉拿去擦柏油路的佐,臉上血淋淋的有點駭人,但重點是佐一口咬掉槍口,槍只剩握柄的部份。

  望著滿臉是血抱著番茄醬的白髮少年,歹徒不知所以然,至少從遠方看,警方還是認定槍是存在的,至於漾爸漾媽也因為吃槍的速度太快沒看清楚佐吃掉槍的過程,只知道歹徒的槍好像壞了。

  「媽的!」還沒時間理解佐是怎麼吃掉槍口的,學長已經先飛踢過來把一號歹徒踹飛一段距離後踩在地上。

  西瑞更是一拳揍飛開車門的二號歹徒,玥姊把駕駛座的三號歹徒拉出來,用空手道狠狠的摔過之後,三個歹徒就這樣被擺平了。

  「壞東西!這麼大了還學不乖!」漾媽看見一號歹徒想爬起來,馬上衝過來賞他幾掌。

  「啊啊,同學你沒事吧!」漾爸小碎步跑過來看我,漾媽隨即跟上。

  我突然感覺到黑暗氣息快速流竄,一大群警方飛奔過來,我反射性的架開結界,不過來沒架完,身後感覺到一股熱流,轟隆一響,爆炸的瞬間至少我先把警察和離我最近的漾爸、漾媽彈開,然後我又飛出去了。

  還好這次是掉到另外一個車道的樹叢裡,不然又用臉拖柏油路,在多蕃茄醬都不夠我用,但這樣摔,還是摔斷幾根骨頭,好麻煩呀!

  能看見漾爸漾媽在醫護人員和警方的保護下安然無恙,然後有幾個醫護人員急著找我,欸......

  我橋好位置,讓我看起來是掛在樹上,而不是摔在坑裡撞的頭破血流。

  「佐同學你沒事吧?」漾媽一臉擔憂的望著我,同時也擔心那團熊熊烈火中的漾漾他們。

  我跟醫護人員借毛巾把臉擦乾淨,看見我毫髮無傷,大家都嚇了一跳,不過還是擔心我有沒有內傷還內出血什麼的,用番茄醬什麼的推託有點牽強,被幾個醫護人員大概檢查之後,才放我走,不過漾爸漾媽還是頻頻地問我的狀況。

  「我真的沒事啦!是說有沒有人受傷?」

  漾爸漾媽搖搖頭,玥姊也不知道何時在一邊了,火很快就消散,散去的霎那有一絲絲熟悉的氣息,萊斯利亞?

  隨著火炎越變越小,濃煙也跟著散去,漾漾他們走過來時,萊斯利亞的氣息已經完全消失了。

  警察原本想問我們很多問題,不過學長拿出萬能黑袍証,就讓我們平安過關,警察還幫我們掉一台新車過來。

  坐上新車,漾媽又過來摸摸我的頭,「真的沒問題嗎?現在的小孩不知道吃了什麼,這麼勇。」

  我苦笑點點頭,「因為我都是被隨便丟,所以特別耐摔吧!哈哈!」

  到那邊後,望著人類世界的藍色大海,嗯,好髒啊......

  因為我是自己多購票,所以要先從另外一個入口進去,不過服務生說可以把房間安排在附近,所以我先到另外一個門去辦手續。

  聽說冰炎學長使用了高級貴賓卡,讓房間變大,服務生也把我的房間調過去併成同一間。

  我嗅了兩下,為什麼這艘船有不一樣的味道,感覺有點雜亂,但不是臭味,四處聞聞,好像是從下面傳來的。

  「跟班的跟班,在聞什麼呀?肚子餓就去吃飯吧!」西瑞勾著我的肩,大搖大擺的朝餐廳走去。

  但走到一半路過窗戶這邊時,西瑞突然停住了,然後衝回去房間硬是把漾漾拉出來。

  「漾!快點!船要跑掉了!」西瑞很急的往前衝衝衝。

  也不知道西瑞想幹麻,跟上去就對了,我們走到甲板上吹海風,現在好像是人類世界的冬天,不過這對我來說只是一點涼風呀!

  說到冬天,異境之鄉好像年年四季如春,好像沒有所謂的四季來著,但有些區域還是會因為居住種族的不同比較冷或熱,至於獄界嘛,我知道比申家整年都是熊熊烈火燒,其他區域的氣後都不太穩定,有時候會突然狂風暴雨,有時候會突然蝗蟲過境,反正都是很快來很快走。

  吹著吹著,突然望見一堆藍色球魚啾啾啾地吸著船邊,原世界還有這麼多球魚嗎?

  這種球魚好像喜歡衝浪,看見大海嘯來的時候,會在海嘯最頂端看見白色的球魚呢!非常厲害,原來只要衝到浪的最頂端就會變成白色的嗎?

  盯著球魚努力往上爬,不知不覺看的入迷,甲板上的活動已經開始,船也在行駛中了。

  「啾!」看的太入迷,食指尖形成一條光線,不小心把一堆球魚都拉上來了。

  我趕緊切斷力量形成的一條線,讓一坨球魚滾回海中,不過有幾顆散落在船上。

  啾、啾、啾!球魚到處亂滾,我根本來不及抓啦!有的還像彈力球一樣到處亂彈,甲板上人太多了,我又不能做怪怪的動作。

  專心專著把祈光拉成一條條鋼絲線,不過很多條都斷掉了,最多也只能拉出三條光線,用光線去追球魚,雖然可以脫離海水,不過被別人踩到脫水可能會死呀!

  來回收放光線,回收大概十幾隻放回海裡之後,到處走走看看,應該沒有遺落的球魚了吧!

  走到餐廳,看見漾漾、玥姊、西瑞已經開始吃東西了,我望著一邊的食物,看起來很精緻但沒引起我的食慾。

  嗯?猛然回頭,我感覺到異樣的視線感,這種感覺好像被什麼飢餓的野獸盯著看,什麼呀?這艘船怪怪的。

  剛剛感覺到黑咖啡的香氣,不過這邊是餐廳,出現各種食物的味道也不奇怪吧!我好像忘記什麼重要的事情了,是咖啡的品牌嗎?還是咖啡的產地,等等,我為什麼要去理解這些?

  什麼呀?到底是什麼詭異的感覺,抖抖肩膀,拿幾塊餅乾去甲板那邊吃好了。

  隨手翻翻導覽手冊,有分析每個樓層的設備什麼的,這樣看來這艘船很重呢!如果去撞冰山也會斷成兩節吧!

  啾!啾、啾、啾!

  聽見細微的叫聲,我低頭望著那顆圓圓白白的球魚,那隻球魚還黏在我手腕上啃著橡皮筋。

  啊!那串橡皮筋其實是用很多小髮圈串起來的手環,最近好像很多女生在流行這個,因為好奇自己也來串一條。

  球魚很奮力的咬著手環,我把他捏起來,仔細端看很好奇為什麼能在這裡看見白色球魚。

  記得在很小的時候,海嘯的頂端也看過一次,這是我人生第二次看見白色球魚,不知道是突變還是白化症,說不定是達成什麼成就進化等等。

  「啊!同學,你在這裡呀!」漾爸朝我招招手,「晚餐就快到了,先進去吧!」

  就在我點頭的時後,白色球魚一個咕溜,不知道滑去哪裡,因為要跟漾爸去餐廳,我也沒去追白色球魚了。

  希望他不要被什麼人踩到才好呀!

  --
42.

  晚上大家同樣自由在遊輪上到處亂晃,我撲到床上很早就睡了。

  同樣的夢,我站在某條線上,左邊是紅黑色攪和的戰場,右邊是平靜祥和的某個宮殿。

  也沒什麼呀,我看了宮殿一眼,幽靜的讓人想打呵欠,大概是什麼古老種族生活的地方吧!

  那個老人又忽然閃到我身邊,被嚇那麼多次早就習慣了,反正又是叫我快點選擇吧!

  『北風什麼都沒告訴你嗎?』老人皺著臉,應該說他整張臉都是皺的。

  「沒有,你要告訴我嗎?我大概猜到我可能是時間的種族之類的,然後呢?還有什麼?」

  老人無精打采的嘆口氣,身後不知何時冒出一張木椅,坐上木椅,這就是所謂的老生常談模式。

  『我們這個種族要在死後才知道自己的能力,也只有死後才能擁有。』

  啊?什麼?什麼叫做死後才會發現自己的能力?我死了那麼多次都還沒能控制力量呢!

  「所以......我死了嗎?」這個問題問起來有點怪,我也不知道自己死亡的定義在哪。

  抬起頭,歷經歲月的臉望著我,老人緩緩的說著,『我們這一族,在二十歲那年就會死,不管是自然死亡還是意外,死了之後就會發現自己在時間之流。』

  「呃......可是北風博士不是這樣說的,不是要選擇什麼來著?」

  『選擇,你是要在時間之流尋找自己適合容器,還是二次轉生,找到另一個世界用另一種身分活下去。』

  「二次轉生?」我有沒有聽錯呀?「可是,博士之前說要選擇時間的力量還是放棄來著。」

  『就算二次轉生還是一樣沒擺脫種族的血緣,你還是只能活到二十歲,所以如果你沒放棄時間的力量,就會死,不得不選擇找容器。』

  「那我放棄呢?放棄時間的力量。」

  『那你的時間就會停止,就跟北風一樣,要殺死我們的辦法只有一個,那就是被人忘記。』

  老人半瞇著眼,似乎再回憶著什麼,『有一天你一定會被人遺忘,這世界沒人知道你是誰,一旦被遺忘,我們就會消失,連同靈魂。』

  我吞吞口水,總覺得心裡有些空隙無法填補,有一瞬間我恐懼了,害怕被人遺忘。

  嗯?剛剛那個老頭說,我們,難道這個老頭曾經放棄過時間的力量嗎?

  「你被世界遺忘了嗎?」

  老人點點頭,『我曾經認為長身不死非常好,我能有很多時間做我想做的事情,可是,我身邊的逐漸消失,我停留在原點,其他人卻繼續前進。』

  「既然有很多時間,那為什麼不去交朋友呢?」

  『我選擇了激烈的手段讓大家都記得我,我讓那個世界充滿恐懼,我引發戰爭,讓每個人都知道我記得我,結果,我最終被封印在黑暗的深淵,大家都記得英雄很快地把我忘記。』

  「你用錯方法了嘛!啊不過你還存在,表示還有人記得你呀!」

  『也許是歷史紀錄吧!看我變得如此虛弱,等到連那個歷史都被掩埋,我就會消失。』

  我看了老人一眼,原來我這個種族必須活在記憶之中呀!因為很容易被人忘記,也難怪要去搶別人的身體。

  至少搶別人的身體死後頂多前往安息之地,比靈魂消失好太多了,但我還是不想去搶別人的身體。

  「可以告訴我,我的力量要如何使用嗎?」我望著老人呆滯的臉,希望他不要真的老人癡呆。

  轉頭,老人用灰白的雙眼打量我一下,『當那個人內心出現縫隙,就可以奪去他的身體,不過進去之後你仍然可以出來,如果容器心智堅定你無法搶奪的。』

  「我不是問怎麼搶身體啦!是......那個......祈光和魘影呀!我要怎麼樣才不會失控?」

  老人噗嗤了一聲,『那兩種東西是被硬塞進你身體裡的,當然會失控呀!北風說這是在挑戰種族極限,這種事情去問北風她比較懂。』

  結果還是要去問北風博士嗎?唉......不過硬塞進我身體裡是這怎麼回事呀?還有挑戰種族極限,我該不會被改造之類的吧?

  「那我現在做的夢也是因為北風博士嗎?」

  『廢話,虧你還能活到現在,一般人早就魂飛魄散了吧!就算是我們這族,靈魂也沒特別強。』

  「等等!」我跳了一下,「我的靈魂可以分給別人耶!這難道不強嗎?」

  老人用枯木般的手指指著我,『那不是靈魂,是力量,只是與靈魂相似度99%的力量。』

  我可以轉移力量給別人也可以把別人的力量轉移過來,啊!原來我是轉接頭嗎?

  「那我的靈魂在哪?」

  『去問北風呀!呵呵。』老人帶著詭異的笑容消失在黑暗中。

  該死,又是北風博士,腦海中浮出那女人穿著科學白袍帶著口罩變態似的對著手術檯呵呵笑。

  反正現在確定的是,我要放棄時間的力量,不過要怎麼選擇放棄呀?沒有視窗彈出來問是、否,也沒有謎之音問話,是要我等的意思嗎?

  扣咚!

  我睜開眼,發現我倒頭栽的睡姿,頭在底下腳在床上,真奇怪,我應該沒做什麼詭異的夢才對,為什麼睡相這麼差呀?

  我睡了多久?看見房間裡都沒人,抓起一邊的鬧鐘看了一下,已經三點了,看外頭的陽光應該是中午十二點。

  看著房間的門,我突然覺得壓力很大,胸口揪緊感覺快喘不過氣來了,房間似乎在無限放大,四周的空氣變得冰涼。

  這裡只有我一個人。

  不行!我要快點出去,雖然我不知道自己在怕害什麼,但好像沒看見其他人就會有一種這世界只剩下我一個人的空虛感。

  轉開門把跌跌撞撞的走道甲板,這裡的確很多人,不過好有哪裡怪怪的。

  這裡沒有人認識我。

  感覺到汗珠滑過臉頰,這是怎麼回是?為什麼有種恐慌的情緒無法安定,緊縮著瞳孔,眼前的事物都變成灰白色。

  不對!我跟漾漾他們一起出門,一起來到這裡,既然如此,為什麼我會感覺到一種不切實際的感覺,好像......

  『因為你不該存在。』

  什麼?看著四周,不知道是誰在跟我說話,聽聲音也不像那個老人。

  『你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你不應該來到這個世界。』

  到底是誰呀?喂!要說話直接過來跟我說呀!不要用魔音傳腦好不好。

  『你會被人忘記,總有一天,你會消失,因為根本不應該在這裡。』

  嘶--我感覺到太陽穴在發疼,腦神經緊繃讓我有點暈眩。

  『奪取吧!為了存於這個世界,奪取他們的身體吧!』

  該死!閉嘴!

  啪!突然有一隻手搭上我的肩,霎那這世界的顏色又回來了,什麼恐慌都不見,謎之音也消失了。

  我有點僵硬的扭過頸子,只見一個笑得和藹的太太站在我身邊。

  「唉呀!你在這裡呀!」那是漾漾的媽媽,「其他人不知道去哪裡了,剛好遇到你順便說吧!我買了新年的衣服給你們挑喔!」

  「謝謝......」我喘了口氣,「需要幫忙找漾漾他們嗎?」

  「我已經叫冥玥去找了,先到房間看看吧!」漾媽很熱情的領著我到房間去看衣服。

  我進去之後漾漾他們也跟上來了,說是新年要穿新衣服,還說這樣去餐廳比較好看,總之漾媽開始幫大家挑衣服。

  「佐,你臉色不好。」學長看了我一眼,然後皺起眉,「額頭上那是什麼?」

  啊?我抬頭仰了一下,然後稍微移到梳妝台那邊看,原來我頭上有一個圈圈,那個位置剛好是博士下咒的地方。

  欸?所以我剛剛要失控了嗎?

  「怎麼了?」漾漾歪著頭看過來,「暈船?」

  雖然漾漾這樣問,但是他臉上明顯擺出,沒想到你也會暈船的臉。

  「沒有,可能睡太多了,要多動動身體。」我苦笑。

  「好啦!穿好衣服快點出去!」漾媽幫大家配好衣服就開始趕人,「要注意新衣服不要馬上弄髒了。」

  到了餐廳,可能是快到用餐時人潮變的更擁擠了,漾漾跟學長要去飲料那邊坐一下,我就跟著西瑞到廚房去。

  只見廚房一堆人在旁著炒菜什麼的,西瑞大搖大擺的進去也沒人搭理他,只要他沒有在移動路線上。

  西瑞好像很熟這邊的路況,走到冰箱那邊打開就吃把裡面的食物『喝』掉。

  我沒騙你們唷!真的是用喝的,連咀嚼都沒有,我也認識很多會喝食物的同伴們,有的還會反芻,嘛!獸王族百百種,見怪不怪。

  欸?是說比申吃飯的時候也會用喝的嗎?以前她咬死我的時候是粗暴的撕裂耶!

  「西瑞,把這櫃冰箱的食物吃光沒問題嗎?」我不怕你拉肚子,我怕廚師們會很困擾。

  西瑞轉身朝我比個讚,然後把嘴裡的食物吞下去,「安啦!大家都是認識的。」

  原來西瑞的交友範圍也這麼廣泛呀!

  「喲!這不是西瑞小弟嗎?」一群廚師看起來剛忙完,「這個是特別位你留的喔!」

  拿出一個大盒子,廚師們擺出很有成就感的表情,不過盒子裡面就那些台子上沒看見的海鮮跟肉。

  西瑞勾上我的肩哈哈大笑,「走吧!跟隨本大爺絕對讓你吃到飽。」

  不,就算沒跟隨你,我還是有餐廳準備的火鍋可以吃。

  「還有很多的,不過盒子只剩這個,沒辦法裝更多了,抱歉呀!」那個廚師環著手靠在門邊。

  西瑞勾著我踩著輕快的步伐奔向漾漾跟學長,然後跟他們炫耀剛拿到的食物盒。

  人類所謂的圍爐時間也到了,我頭還有點昏昏沉沉,大概是博士的咒印還在頭上的關係吧!

  就在我拿著晚發愣的時候,漾爸已經用食物把放進我的碗堆成小山。

  「吃多點,你們年輕人這時候在發育呀!」漾爸又夾了幾樣菜塞到我碗中。

  「謝、謝謝。」

  吃著火鍋,我突然感覺到異樣的視線感,可是圍爐的人成好幾桌,我找不到視線的來源。

  熱鬧的吃火鍋之於,臺上已經出現了晚會活動,聽說十二點還要放煙火,晚上的活動多呀!

  嗯?我感覺到船底下傳來一股詭譎的力量。

  轟--飯吃到一半,船身突然巨量搖晃,拿在手裡的湯順勢整碗撲上我的臉。

  --
43.

  除了我的臉被潑了一碗油膩的沙茶醬外,漾漾等人都沒事,頂多漾媽被滴到兩滴柚子汁。

  服務生動作很快,安撫客人的同時也神乎其技把我的臉弄乾淨,不過衣服弄髒讓我感覺到很可惜,漾媽也一直喊糟蹋了什麼的。

  就在聽漾漾和西瑞談論鐵達尼號的同時我的碗又被火鍋料堆滿了,吸著冬粉發現漾漾吃的好像有點急,而且也沒吃太多。

  「漾漾,新年快樂。」

  大家吃到差不多時,漾媽和漾爸開始發紅包給大家。

  喔喔,聽說紅包也有很多種故事呢!例如小孩子收紅包要小心收到假錢、爸爸媽媽會拐走你的紅包之類的。

  「啊!那我也要祝漾漾的爸媽新年快樂!」

  偷撕一點小靈魂揉成球狀,然後送給漾爸漾媽,兩個大人有點疑惑的望著像是彈珠的小球。

  「居然沒送本大爺新年禮物!真不夠意思!」西瑞看見發光的小球,表示自己也想要。

  「啊.......那個......」我一時不知道要怎麼跟漾爸漾媽解釋那顆球,至於西瑞我也撕一點給他了。

  兩位大人都沒有過問,都說謝謝什麼,帶著和藹的笑容把小球收到口袋裡。

  「今天主持人也要發紅包祝各位新年快樂!」只見台上的人抱著大竹籃,然後把裡面的紅包灑出來。

  我看見許多大人小孩開始搶紅包,玥姊很厲害的坐在位置上就有紅包飛過來。

  而我也癡癡的等紅包飛過來,結果真的有個紅包筆直的飛來砸我的臉。

  玥姊拿到了很昂貴的純銀手鍊,而我倒出來是一瓶小星砂,感覺上是那種書局賣十元的小罐子,不過有總比沒有的好。

  午夜好像會在甲板上放煙火,人潮逐漸朝著甲板湧去,我瞄到漾漾朝不對的地方溜走。

  那地方感覺比較少人,我也趕快跟過去,要快點根漾漾談談關於妖師的事情。

  「漾漾!」我拉住漾漾的手讓他下一跳,「這麼急是要去廁所嗎?」

  「啊......不是啦!是......是跟朋友有約。」

  欸?朋友?難道遇到同學還是在船上認識了什麼人嗎?不過約在這麼少人的地方感覺很可疑呀!

  「下面有什麼嗎?」抱著猜測的心情試探性的問,雖然我能感覺到甲板下有一點騷動,不過有點複雜不太清楚是什麼。

  漾漾斜過眼,不太情願的把昨天和今天遇到的事情告訴我。

  結果這造這艘船的人居然是不良商家,不過現代人的確不會去注重那棵樹或石頭有沒有神靈之類的,畢竟原世界的人類沒那麼多力量。

  「我跟你去!」搭上漾漾的肩,我覺得那個叫做瑜縭的說不定會對漾漾做什麼危險的事情。

  「可是瑜縭說不能告訴別人,這不就是不能帶人過去的意思嗎?」漾漾皺起眉。

  我抓抓頭腦勺,處裡糾紛之類的問題以前也不是沒做過,我是在想說能不能幫助瑜縭之類的,不然他一直留在船裡最後應該會消失吧!

  結果我還是在自我矛盾,會擔心漾漾被攻擊,同時又覺得瑜縭有談話的空間,怎麼辦?要底要不要跟去呀!

  「不行!我還是要去!」推著漾漾,雙手搭在他肩上要他帶路。

  漾漾掛著幾條黑線一臉無奈,用老頭公設下結界後就往樓梯下走去,看漾漾召喚出幻武兵器一臉必死的模樣,看來瑜縭果然不怎麼安全。

  漾漾稍微指了指底部的那扇門,我跟他點點頭,一起握住門把準備撞門。

  碰!

  意外的們自己先打開了,我跟漾漾直接跌進去,然後一些拉炮的紙屑和彩帶灑在我們身上。

  「客人!客人來了!歡迎!」一隻小狗邊拉拉炮邊跑到一條人身蛇身邊。

  那就是瑜縭嗎?我先把漾漾拉起來,然後望著那個人身蛇。

  一副慵懶的模樣,而且好像不在意漾漾多帶一個人來的樣子,銳利的雙眼瞪過來,讓漾漾雙腿發軟。

  「請他們進來吧!」瑜縭小聲地說著,而且一副沒睡飽的模樣。

  小狗開心的蹦蹦跳跳,「好!快點進來!」

  漾漾就這樣被拖進去了,而我默默的走在後頭,一大群小動物湧上,那些小動物大概都被人祭拜過吧!

  雖然不是什麼很厲害的神,不過只要被祭拜過都會有一點能力,說強不強,說弱不弱。

  像日本會祭拜狐狸之類的,這些小動物之前應該是跟著那位瑜縭吧!

  被安排好座位之後,他們居然說要開始煮火鍋。

  我一臉訝異的望著漾漾,不是說要說什麼重要的事情嗎?漾漾聳聳肩,表示他也不知道事情原來這麼簡單。

  總而言之莫名奇妙的煮起火鍋來了,小動物們還端著所謂的戰利品當做碗,好吧!那就是頭蓋骨。

  打贏對方還把對方的頭當成碗,這讓我想起惡靈學院的廚房阿姨會砍學生做成食物一樣呢!

  老師們有特殊用餐的地方,所以沒有搶食物和被砍殺的問題,嘛,反正我都是東吃吃西咬咬,餐具什麼哪有時間用呀!

  厲害一點可以把對方的頭拿來當籃球、足球、棒球、排球來打,倒楣的打一打爆掉就接不回去了。

  我以前也被拿來當過各種球類呢!因為我復原能力很強,所以大家沒球就會來砍我。

  「飲料--!」

  小動物朝某個箱子撲去粗魯的撕咬,漾漾連忙過去阻止,還要他們用杯子喝。

  如果是以前的我,大概在飲料瓶上咬個洞就直接喝了吧!不過在精靈課程裡這樣喝會被老師罵的。

  精靈課程凡是慢條斯里,悠哉悠哉,我想他們生活像個烏龜,也難怪能活這麼久。

  我想我光明咒學這麼慢大概就是受不了精靈課程吧!

  「那個呀!」一個貓姊端著一碗火鍋給漾漾,「請幫我把這個給瑜縭吧!」說完馬上轉身去搶救炸火鍋的小動物們。

  我有一秒看見漾漾石化的模樣,「我覺得瑜縭不是壞人。」看他那個模樣和散發出來的氣息,力量不算弱,但是也沒有攻擊我們的意思。

  「是沒錯啦......可是、呃......」漾漾鼓起勇氣走過去,我順手拿了飲料跟過去。

  漾漾端給瑜縭時,瑜縭送他一個裝有蛇毒的小盒子,我馬上縮了一下,因為那個毒藥讓我全身起雞皮疙瘩,難道瑜縭把這幾年的怨念都放進毒裡面了嗎?

  我百分之千億認為那個毒無藥可醫,不知道我摸一下會不會被秒殺。

  他跟漾漾對話幾句之後望著我,「你呢?」

  「啊?」我愣了一下,瑜縭難道不是只對漾漾有興趣嗎?

  「你來這裡的原因。」冰冷的紫瞳深邃地望著我。

  原本是有些計畫啦!不過都還不確定所以一直沒說,也不知道這種方式行不行就是了。

  「我想說......如果只帶你走應該是可以的......」

  原本冷峻的面容突然睜目起來,但似乎不太理解我說的話,瑜縭沒有多餘的動作。

  「我不會離開的。」不管我接下來要說什麼,瑜縭口氣都相當堅定。

  雖然瑜縭說著不會原諒人類,但是我怎麼感覺瑜縭是在找某種藉口遮掩什麼,其實他已經不在意了吧!

  他善惡分明,知道人類有好有壞,但是人類的確傷害了甚至還死了他的同伴,找不到原諒所有人類的理由,也沒有怨恨所有人類的理由。

  很複雜而且矛盾的心理,所以讓其他同伴離開自己留下嗎?因為還掛念什麼所以不想走吧!

  「最多只能一個,如果你想留下誰,只能留一個,然後我可以帶你們離開。」

  我淡淡的說,漾漾已經退到火鍋區了,但仍然關注著我與瑜縭。

  「我不會離開這艘船,我要繼續報復人類,而且我為什麼要離開原本的寄宿體?白鋼石在這裡,我就在這裡。」

  聽起來是在生氣,不過眼神看來瑜縭猶豫了,太好了!要繼續跟他對話,應該有機會。

  「所以我把白鋼石移走,你也會跟著走嗎?」雙手插腰,我已經做好萬全的準備。

  「你......不是人類。」瑜縭瞪著我,「不可能的,白鋼石早就被瓦解提煉,你不可能找得到白鋼石。」

  我勾起嘴角,「如果我找的到呢?」就快達到我的目的了!快了!差一點。

  「哼,找得到再說吧!」瑜縭躺回大床,長長的尾巴滑來滑去,「也許你不是人類,但你就跟那些人類一樣自滿,我不會回應任何不可能的約定。」

  「不要自暴自棄呀!你這輩子就要在這艘船上被當作妖怪讓道士騷擾嗎?」不,瑜縭待著這艘船上還有其他原因。

  什麼情況下生物會讓自己孤獨?犧牲自己也要先讓同伴走?明明說著要報復卻沒有作為,明明可以不用一直待在船底卻硬要留在這邊。

  瑜縭,你是爛好人,超級爛好人,所以不可以就這樣放著讓你消失。

  不是不想回應,是因為回應了就無法毀約,該死呀!要套個話這麼困難,不知道是我智商太低還是他智商高我太多。

  「無所謂。」沒多說什麼,瑜縭悠哉地側躺在大床上,一臉快睡著的模樣。

  「如果我找到白鋼石核心並且帶走,你也會跟過來對吧!」我緊握雙拳,想起陶莉絲跟我說不要沒事介入別人家的事情。

  但我就想呀!我就是沒辦法,就是不由自主的想去做點什麼,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這是我的感覺。

  「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白鋼石在這艘船上是非常重要的部位。」瑜縭瞇著眼,「你想拆了這艘船嗎?」

  「我不會拆了這艘船的,你知道我一定有辦法做到,所以不感答應我。」

  甩了一下蛇尾,「我說過我不需要回應不可能的約定,放棄吧!我會繼續留在這裡。」

  瑜縭,你口中的不可能,是在說你自己嗎?你沒辦法實踐承諾所以不可能吧!

  「我可以請求你的保護嗎?」

  「什麼?」瑜縭再度露出訝異的眼神,但同時也交雜著憤怒和睥睨。

  我知道守護神都有一種職業病,就是不斷的保護,夏帝和玄鹿也是一樣的,他們也是不斷的保護各種事物。

  所以,瑜縭的時間還沒結束,至少,在最後是在寧靜清幽的環境離開。

  「我有一個家,那裡有很多我的同伴,我希望有人可以替我保護他們。」因為我的時間也快到了呀!我不知道當所謂的血統選擇來臨時我會變成什麼樣子。

  瑜縭緊縮著瞳孔,看的出來他的思緒很複雜,「我拒絕,那不是我該做的事。」

  「你現在也在進行你不該做的事情呀!」

  「不!我知道我在做什麼。」

  刻意壓低聲音是為了不驚動其他小動物,但瑜縭的確被我惹毛了。

  「我會找到白鋼石核心的,下次見。」

  說完,我直接走出門,漾漾拿著一條項鍊跌跌撞撞的追出來。

  我們剛好遇上了學長。

  沒多說幾句話,我們先去甲板上喝個飲料。

  咬著吸管腦子裡亂糟糟的,漾漾妖師的事情不知道急不急,感覺瑜縭的事情應該先處裡。

  找到白鋼石根本沒什麼困難,請夏帝來一趟絕對找的到,身為山神的他連地層的礦物都能挖出來了。

  打開手機傳個簡訊給夏帝,不知道我每次這樣無理任性會不會造成異境之鄉的困擾。

  「佐,新年快樂。」夏碎冷不防坐到學長旁邊,還用輕鬆的口氣跟我打招呼。

  「欸?新年快樂......」我還以為夏碎會跟其他人一樣搞什麼家族祭典來著。

  跟我打完招呼馬上去船邊的漾漾說聲新年快樂,漾漾果然也嚇到了。

  讓漾漾一起坐過來,夏碎大概說明自己只是趁著空檔偷跑出來喘口氣,祭典什麼的果然很麻煩。

  然後冰炎學長接著開啟瑜縭的話題,瑜縭果然快消失了,說明白一點就是魂飛魄散。

  「瑜縭那邊我會盡量想辦的。」這個任務就交給我吧!雖然接了也沒錢拿的樣子。

  夏碎點點頭,「是說,情報班傳來的消息告知這附近的海域有騷動,許多觀光船都被攻擊了。」

  嗯?這附近嗎?所以我感覺到詭異的力量不只是來自瑜縭,我開始擔心海裡的騷動會傷害到那些小動物。

  就在討論生態環保意識時,漾漾的手機突然響起,他連忙道歉然抓著手機到船邊說話。

  「果然還是要探查一下。」冰炎學長說著。

  「嗯,可能已經在船身四周了。」夏碎喝完飲料拿出幾塊水晶。

  冰炎學長不知到從哪出抽出紙跟筆,迅速寫下幾句壓在杯子下面,說要給漾漾的。

  「佐,有些事情不能免強,不要太要求。」丟了一句給我,冰炎學長轉身跟著夏離開了。

  我朝著船後方走,還在苦惱到底要怎跟瑜縭說他才願意離開,至少不要讓他魂飛魄散。

  --
44.

  大部分的人都去睡覺了,我窩在船後方的甲板,一扇門輕輕地落在我旁邊,夏帝端著一盤茶點走來。

  輕坐到我身邊,夏帝身上飄散著幽幽地花香,「我大概知道了,村守神嘛......」

  「我這樣強迫瑜縭很過分嗎?」拿起一塊餅乾輕啃著,「夏帝和玄鹿也一樣是被我強迫留下來的吧!」

  「不是的,我們是自願留下,就像你當時說的,時間還沒結束,要守護的東西更多。」夏帝湛藍的雙眼在月光照耀下閃爍。

  當初守護著一座山,受人敬仰,被人遺忘破壞後便自暴自棄成為惡鬼,如果那時沒遇到佐,應該也會淪為逐漸消失或被公會殲滅的結局吧!

  確實無法原諒人類善變自私的想法,不過佐當時說了,思考這些得到答案又如何?不想被人遺忘就要繼續活下去,最初守護的理由是什麼?真的,想讓人討厭你嗎?真的,討厭這個世界嗎?

  「這艘船受瑜縭保護吧!可是,學長也說了,瑜縭已經快不行了。」垂下眼簾,我多少會有點難過,雖然不知道為什麼。

  我跟瑜縭也不是什麼朋友,第一次見面第一次聽說,嚴格說起來是我太雞婆,這樣被人說過度憐憫也不為過。

  「儘管如此你也要帶他走嗎?在異境之鄉他不見得會快樂。」

  「不一定要去異境之鄉,只是......覺得就這樣孤單的走......」

  夏帝仰著頭,「幾千年前,我就是在月亮更明亮時誕生的,我是一座山匯集靈氣產出的靈體,當我被創造出來,就只有一個使命,就是守護那座山。」

  「隨著時間的流逝,人類建立的村莊發現了我,稱呼我為山神,每到一個時節就會進貢、表演,隨著這些活動的頻繁讓我的力量變大了,時間依然匆匆流去,人類消失了,那座山居然被人賣掉了。」

  我沒有回話,繼續望著夏帝,他繼續說,「原世界的人就是這樣,不是每個人都知道、相信,那裡、那個地方有什麼,被人遺忘讓我的力量減弱了,山地開發也讓我失去容身之地,我想讓人記得我,因為我不想消失,所以變成惡鬼讓人恐懼。」

  這個遭遇跟那個常常跑進我的夢裡的老頭一樣呢!但最終本末倒置。

  「我那個時候有說嗎?請保護我。」

  夏帝點點頭,「你想保護異境之鄉,但不想因此被束縛。」

  「這樣很過分嗎?自己不想做的事情要別人去做。」

  「不會。」夏帝轉過頭來溫和的說,「你有你該做的事情,我該做的,就是繼續守護,直到我的時間結束。」

  「那......瑜縭呢?」

  「呵,你變了,之前應該不會詢問他的人意見吧!」夏帝微微皺起眉,「以前的你,想到什麼就做什麼。」

  「嗯......那是小時候呀!」

  撫摸我的頭,夏帝揉出一顆水滴狀的水晶,「白鋼石的核心,隨著村守神力量的減弱,核心也只剩這樣了,缺補的部份我用更堅固的材質補上去了。」

  接過那顆水晶,只有小指一小節的大小,裡面的力量很微弱,感覺輕輕一捏這顆水晶就會碎掉。

  「真討厭呀!如果我沒長大那該有多好。」好想回到小時候為所欲為的那段日子。

  「呵呵,放心去做吧!」夏帝端起點心,走回門邊,「這世界上有很多生命會堅持自我,所以就算他消逝也不用難過,至少那是他最後的願望。」

  我點點頭,夏帝走了之後我想直接去找瑜縭,聽說海裡的狀態不太好,其實瑜縭也早就知道了吧!所以在這個節骨眼不能離開這艘船。

  噗揪--!

  我聽見某中塑膠玩具的聲音,低頭才看見一隻被我踩扁的白色球魚。

  「啊!抱歉!」趕快把球魚拿去廁所邊泡水讓他復原。

  果然還有漏網之魚呀!這隻球魚怎麼會是白色的呢?難道這附近有大浪嗎?

  腦子裡又跑出白色球魚在衝浪的記憶,正要把球魚丟回海中時。

  噗揪啾啾啾--

  白色球魚發出一連串詭異的叫聲,還震動了好幾下。

  這是吃壞肚子還是肚子餓?是說球魚一直都在吃東西,會肚子餓嗎?

  看船上已經沒有什麼人走動,我悄悄溜進廚房,把球魚放在一個香味料儲物櫃上。

  「這裡很多吃的,隨便你吃吧!反正不會有人發現。」

  說完我匆匆跑開,走到輪船最高處,擺出一個陣行,既然瑜縭這麼在意這艘船的安危,那我先下三四層結界,這樣就不怕有什麼海怪一撞就撞爛了。

  就算冰山撞過來至少還可以擋個三四次撞擊吧!

  嘶--

  我才架起第一層結界,整個海面就傳來不平靜的氣息。

  不力量是從很深很深的地方傳上來了,這種感覺有點像是以前打大烏賊的感覺,古老的深海居民。

  我想那比冰山還要危險個十倍,還多架幾層結界好了,不過我有這麼多時間和精神維持嗎?

  嗅了幾下,除了海鹽和潮濕的氣息,還有一股苦澀的咖啡香--

  安地爾。

  黑暗的氣息由船為中心逐漸擴散出去,我找不到安地爾但我知道他在這裡,他在想幹嘛?

  如果現在找到並且問他,一定回得到一個:當然是來渡假的答覆。

  專心追蹤氣息,把所由精神放在黑暗力量的來源,這種感覺是比申的氣息,高手等級。

  這艘船上有安地爾和一個高手,天吶!這艘船絕對會被炸的粉碎,現在下面還有海生物蠢蠢欲動。

  放棄追蹤,改把精神放在結界上,大概只佈了三層,我匆匆竄到瑜縭在的那個房間。

  「欸?學長?」直接撞開門就看見冰炎學長。

  然後一群小動物正在一匹匹被丟入前往安息之地的通道。

  冰炎學長望過來,「怎麼了?」

  「那個......水底下的東西......還有高手......」我喘的話都說不清楚,要分析抓住這些氣息還是需要一些體力和精神的。

  冰炎學長走過來搭上我肩,「慢慢說。」

  瑜縭半瞇著眼,不過好像還是有在聽我說話,他身邊還有一隻五尾狐,漾漾有說過他叫做羽裡。

  「有魚怪在船底下,還有比申的人在船上。」簡單明瞭的說大概就是這樣吧!

  沒有多問學長馬上轉身,「我去聯絡公會。」

  學長離開後安息之地的通道仍開著,我有點尷尬的蹲坐在一邊看著他們離去。

  「你拿到了。」瑜縭一手撐著頭,看起來快睡著了。

  我點點頭,「不過有沒有其實都沒差了對吧!」我把小水晶放在羽裡手上。

  羽裡一臉訝異,不知道是我能找到還是白鋼石居然變成這樣。

  「有缺或是不堅固的地方我請朋友補足了。」我有不好意思讓山神來修船,「雖然你堅持留在這裡,不過我......」

  「我不會離開的。」瑜縭仍堅持這句話。

  安息之地的通道關上了,現在這個房間只剩下瑜縭和羽裡。

  「我知道你不離開的真正原因。」我這這麼說,而那兩個聽的人也沒什麼驚訝的表情,「你已經不能當守護神了,瑜縭。」

  聽到這句話,瑜縭有點不爽,「你到底是誰?」

  「異境之鄉的創造主,現在可以稱我為佐,我希望你們可以成為異境之鄉的居民。」

  使用創造主這個字眼不知道有沒有比較有說服力。

  「童話故事!」羽裡驚呼,然後不知道從哪裡翻出一本兒童故事書,「這不是原世界的人類編出來的童話故事嗎?」

  「啊?什麼?」我搶過故事書,內容相當簡易還標註注音,「等等!為什麼原世界會有這本書?哪個混蛋寫的。」

  故事也是說一個嬰兒降落在黑色世界,然後點亮黑色世界建立無種族歧視的理想國度,插圖還挺可愛的。

  一樣把那本書直接燒掉,不過我認為這種故事書已經散佈在世界各地了,該不會異境之鄉到最後會變成某種觀光景點吧!

  「原來如此......」瑜縭沒有質疑我的身分,「這樣的話我不管怎麼拒絕你還是會一直來勸我對吧!」

  「同樣的,我不管怎麼勸你,你都不會答應我對吧!」

  瑜縭斜過眼,「所以呢?你想怎麼做?」

  「軟的不行就來硬的囉!鬼族的定律,強者為王嘛!」我環起手,瑜縭看的出來我動用暴力是用何種方式。

  「為什麼?」細長的蛇尾甩了幾下,「為什麼要這麼執著?既然你都知道我時間不多了,而且已經無法成為守護神。」

  「跟你一樣找不到理由呀!固執嘛!我們都一樣堅持自己所想的。」

  瑜縭單手在空中晃了幾下,又出現一本異境之鄉衍生的童話故事,不過好像是因為出版商不同故事內容也有點不一樣。

  「我有看過三個版本,創造主統治世界、創造主分享自己的靈魂也分享自己善意讓世界和平、創造主創造一個和平的空間,同樣的結局都是一個無歧視種族差別的世界。」

  瑜縭翻著手上的書,我有點想丟顆火球過去燒了那本書。

  他繼續說,「既然你是創造主,那可以告訴我,為什麼那些居民可以這麼輕易的放下千年的仇恨嗎?」

  我望著瑜縭的深紫色的雙眼,「他們放下的是執著,雖然我是創造主,但我也只是創造一個空間,一個可以安心生活的地方。」

  「你能保證嗎?」瑜縭聲音逐漸變得微弱,「保證這艘船的安全。」

  在瑜縭睡著之前,我堅定的回答他。

  「我可以。」

  --
45.

  答應瑜縭要保護好船,我整夜窩在船頂維持結界,學長似乎聯絡不上公會的樣子。

  望著海平面緩緩浮起的陽光,黎明刺眼的我睜不開眼,儘管照的海上金光閃閃,我還是感覺得到海底裡有蠢蠢欲動的氣息。

  清晨,已經有些人出來走動了,我好像還看見漾漾和西瑞在甲板上找什麼樣子,因為整夜沒睡都在維持結界,精神稍微有點不濟。

  之前會這樣嗎?我的精神有這麼容易耗弱掉嗎?以前好像可以撐更久的樣子。

  我好像......變弱了。

  望著手掌心小小的白鋼石,昨天被瑜縭退回,而且瑜縭也沒說我願意保護船他就會跟我走。

  啊--不管是瑜縭還是我,我們兩個都很難搞呀!

  記得夏帝說過,這顆石頭跟村狩神好像是聯繫在一起的,那我能不能把我的力量傳導給瑜縭和羽裡呢?

  「佐,交班吧!」學長突然冒出來,「要留些體力已備不時之需。」

  「冰炎學長?」我整個人跳起來,根本沒料到學長會上來找我,「不用啦!我戰鬥力沒比學長好,要保留體力的應該是學長吧!」

  冰炎學長冷冷的瞄了我一眼,然後坐到我旁邊,「是嗎?」

  只說了這句,冰炎學長望著海,過了好一段時間都沒有說話,我只能坐下來,用眼角的餘光看學長。

  似乎是在思考著什麼,學長有什麼心事嗎?

  「學長,我做錯了嗎?」垂下肩,關於瑜縭那件事,完全是我自己來決定,根本沒問學長他們公會方面會不會困擾。

  冰炎學長闔上眼,緩緩的說道,「對,也不對,如果是褚,他也會這麼做。」

  「生命的存亡與否,時間到了就會面對必然的命運,就算你今天留住他了,總一天他仍會消逝,這只是早晚的問題。」

  微微張開眼,冰炎學長艷紅的雙眼在陽光中閃爍,我看不出學長是用什麼情緒在說這句話的。

  「我來自黑暗吶!學長,我從出身那刻起就在打破這世界的定律,我做錯了嗎?」

  「錯,也沒錯。」冰炎學長環起手,「不管是什麼,總是會有人反對有人贊同,我只認同我相信的。」

  「學長相信什麼?」

  「命運可以改變。」

  沁涼的海風拂過,銀白柔順的長髮隨著風輕輕地飄逸著,學長繼續說。

  「命運不可以逃避,也不能坐以待斃,儘管努力過後的結局仍是相同的,但至少努力過了,過程,比結局更重要。」

  「跟漾漾相遇,是必然的命運嗎?」我諾諾的說,總覺得學長應該不是為了監視妖師才接近漾漾的。

  冰炎學長點點頭,「從千年前就注定好的......」

  如果我告訴漾漾他是妖師這件事情,會打破他與學長之前的命運鐵則嗎?

  這是對的,還是錯的?

  拍上我的肩,冰炎學長站起身,「我去看看公會聯繫的狀況,佐你不要太累了。」

  我點點頭,手裡還握著白鋼石。

  一天很快的又過去了,去廚房要了一點食物來吃,整天除了維持結界還有把力量導入白鋼石裡。

  不知道會有什麼效果,但如果能幫助瑜縭恢復力量那在好不過。

  趴在船頂望著海面,感到一股強烈的睡意席捲而來,就在快睡著時,苦澀的咖啡氣味飄過我的鼻尖。

  「安地爾!」我整身寒毛炸起,跳起來轉身瞪著端著咖啡的鬼王高手。

  「嗨!」安地爾一臉悠哉,「我還想說怎麼會有人可以獨自維持四五層結界這麼久,果然是你呀!」

  「啊啊!這附近的黑暗氣息一定是你的!要開打就來吧!」話雖如此,我也不知道要用什麼跟安地爾打。

  安地爾勾起嘴角嘲諷似的呵呵幾聲,「你果然沒辦法一次分散太多力量呢!要維持結界又要填補村狩神的力量然後還要追蹤氣息,現在你還有力量跟我打嗎?」

  銀針停在我左眼距離五公分處,我知道安地爾對我發動攻擊了,但身體卻閃不開,可能只是恐嚇我而已,安地爾也沒有真的把針扎過來。

  「我不會讓你破壞這艘船的!」退開一段距離,其實我也不知道要擬定什麼作戰保護船。

  安地爾聳聳肩,「會破壞這艘船的也不是我。」把玩著手裡的針,他看著我,「只是來尋寶而已,這艘船有趣的東西可多了。」

  「你想對縭瑜做什麼?」

  「村狩神?」安地爾露出有點不屑的眼神,「那種會消失的虛弱靈魂塞牙縫都不夠呢!」

  「漾漾嗎?為什麼要一直追他?」

  「你知道原因的不是嗎?不過他也不是唯一的目標,你不覺得你也可以做到很多事情嗎?」

  啊?我也可以做到很多事情?除了失控大暴走和吸收傳導力量,還有什麼事情......

  就在我思考的時候,頸子抽痛一下,一根銀針插在上頭,我的血液順著針往上爬,直到染滿整根針才停止。

  「喂!很痛欸!」直接拔掉針隨手亂丟,「你到底想幹麻啦!」

  安地爾也沒說什麼,留下一杯黑咖啡就離開了。

  我捧起那杯黑咖啡嗅了嗅,確定沒有危險物質才一口氣把他喝完。

  嘖嘖,黑咖啡果然不好喝。

  因為感覺到疲倦不知不覺就睡著了,這次在夢裡沒遇到那個老人。

  我慵懶的伸個懶腰,突然有個複雜混亂的氣息執導我的鼻腔衝擊著我的大腦。

  碰!

  船身猛然的搖晃讓我差點從船頂掉到海裡,攀住一個竿子才發現四周變得陰暗還下起不小的雨。

  我的結界被瓦解了?我怎麼不知道?

  摸摸身上的白鋼石,還好還在,而且好像比之前的更亮了很多。

  轟--

  一條巨大的黑色猥褻生物從海裡炸出來,我想那可能是海參之類的東西吧!

  正我以為他會壓爛這艘船時,有著閃耀彩虹男兒髮的西瑞飛躍而出,一掌拍掉那隻黑色長條物。

  嘶嘶--

  甲板下面傳來濃濃的比申氣息,還有渾濁的力量,那裡有高手!

  沒時間顧及西瑞跟海怪的搏鬥跟船上的民眾,我跳下船頂直奔瑜縭所在的那間房間。

  轟--

  還沒走下樓梯就聽見爆炸聲,我跑的更急,看見樓下被炸的面目全非我乾脆直接在地上打洞闖進那間房間。
  
  「是你!」房間裡也被燒的像是黑炭,羽裡灰頭土臉的著我。

  「你沒事吧?」馬上牽住羽裡的手,沒有傷口傳到我身上代表羽裡沒受傷。

  羽裡甩開我的手揮掉四周的煙灰,「要快點告訴瑜縭才行!這裡不安全趕快出去!」

  「啊?要告訴瑜縭什麼?」

  「沒時間解釋快點出去!」羽裡直接一腳踹開交黑的門板,直接大喊,「瑜縭,沒有打壞!」

  我跟在後頭,發現瑜縭和漾漾、學長他們正在外頭,還有一個奇怪的傢伙明顯不是好人,一秒可以看出那傢伙就是比申的高手。

  比申惡鬼王七大高手的狂火貴族,傑爾斯。

  看見那傢伙怒火沖沖,我突然想起某部童年卡通叫做神奇寶貝來著,聽說小火龍尾巴上的火被水熄滅就會死。

  傑爾斯被一桶水沖下去不知道會怎麼樣?

  就在我白痴的幻想的同時,傑爾斯已經開始鬼吼還亂丟火球。

  漾漾和學長聯手打爛傑爾斯的頭,但四周的氣溫仍在持續提升,傑爾斯的身體逐漸融化滲入地板中。

  「等等!不要逃!」我想都不想直接徒手下去拉住傑爾斯的手。

  結果傑爾斯身體一半卡在地板下,一半在地板之上,我看見那爛掉的眼球充滿了憤怒。

  『去死--』

  一聲怒吼伴隨著悶熱的火燄撲在我身上,來不及防備我的理所當然的被烤的焦黑。

  但同時觸及到陰影的力量,我可以馬上扭曲自己讓自己的身體改變成耐高溫的體質。

  「羽裡,把人帶上去!」瑜縭突然大喊,然後羽裡化身成五尾狐叼著漾漾往樓上飛奔。

  轟--!

  傑爾斯企圖用火燄阻止漾漾逃脫,不過被冰炎學長一槍攔截,成功讓羽裡帶走漾漾和瑜縭。

  現在剩下我跟學長,而且還有一半的傑爾斯可以給學長打。

  傑爾斯看我死都不放手乾脆放棄融入底下直接衝出來一腳把我踹去跟牆接吻。

  就在我撞牆的時後學長已經跟傑爾斯打的轟轟烈烈了,這裡得氣溫忽高忽低我都覺得我快中暑了。

  不知道從哪裡插手只好盡量開結界鎖住傑爾斯,避免他躥到底下或是亂丟火球把船燒了。

  『嘎啊啊啊--』發現自己攻擊和逃脫受阻,傑爾斯很乾脆的直接展開高傳送陣想逃到甲板上。

  「嘖!不會讓你逃走的!」學長也無視於高溫雙手掐住傑爾斯,想終止傳送陣。

  刷--下一秒學長和傑爾斯就不見了,欸?他們跑去甲板上了嗎?

  換上頭傳來零落的爆炸聲響,我先是把自己扭曲回來,然後開幾層結界在瑜縭的房間,既然有什麼東西是不能打壞的,那這間房間應該很重要。

  確認結界堅固後才想要爬上樓梯,一個猛烈的撞擊讓我滾了好幾圈。

  海怪首領出現了嗎?我還沒站穩下一擊直接撞進來的某生物巨大的魚翅。

  這樣一撞讓整艘船頓時傾斜,事情發生的很快,戰場瞬息萬變,水還沒湧到我這邊馬上就被凍住了。

  冰炎學長用冰的能力防止船沉下去?這樣不會失控嗎?

  我手忙腳亂的往上爬,明明是重要時刻我卻什麼都沒做好沒用哪!

  「通通不准動!」

  只見漾漾拿著幻武兵器朝傑爾斯大吼。

  原來漾漾已經掌控大局了嗎?好厲害呀!

  不過剛喊完馬上被冰炎學長巴頭,也許是台詞說的不夠厲害吧!

  我滑到學長身邊直接抓住學長的手臂把多餘的力量導進我的身體裡。

  冰炎學長嘖了一聲,我知道他很不喜歡我亂吸力量,不現在是緊急時刻,要讓冰的力量撐越久越好。

  啊!我突然想到現在身上充滿了冰屬的力量,我是要往哪裡發洩?

  顫抖著身子,我想我的脊椎變成冰棒了吧!

  想起上次那個冰火球,我凝出好幾顆雪球朝傑爾斯扔去,不然就是朝海怪丟。

  「佐......算了......」冰炎學長對於我消耗力量的方式好像很有意見,不過他不知道為什麼沒說。

  對了,學長一定是覺得這麼強的力量只能來做雪球有失尊嚴,所以我應該想出厲害一點的造型嗎?

  可是我現在只能空出一隻手,而且距離傑爾斯又那麼遠......

  雪人,我做一堆雪人去當打手好了。

  噗!

  一個圓滾滾的小雪人,身高差不多是小學生那樣,這個雪人移動方式居然是用滑的。

  只見雪人數量越來越多朝著海怪和傑爾斯瘋狂湧去,看起來就像雪人暴民一樣。

  「......」冰炎學長用一種複雜的表情看著那群雪人,「腦殘也是會傳染的嗎?」

  欸?我冒著冷汗聽見學長如此這般的說著,不過製作那麼多雪人的確消耗掉了大量的力量。

  漾漾不知道開了幾槍,最後使用了特殊子彈把傑爾斯炸回獄界,我認為那應該是炸彈吧!

  海怪首領還沒解決,漾漾和西瑞繼續追擊,我把其他的力量匯集在被撞破的地方,總算沒讓船沉下去了。

  「呼......」學長嘆了口氣,然後把手移開,「佐,可以放手了。」

  聽見學長這樣說,我才趕緊把手放開,「我馬上轉換力量......」

  「不用!」冰炎學長閃開不讓我碰,不過他很明顯就是筋疲力盡的樣子呀!

  雖然沒有失衡,但還是會累吧!

  「學長,有資源就要多利用呀!不然......」

  「你把你自己當作什麼?」冰炎學長口氣突然變得嚴肅,而且好像在生氣,「這種力量不要常用。」

  我抿起嘴,硬是跑去抓住學長,在他還沒甩開之前把力量重組平衡後導回學長身體裡。

  「我不知道我是什麼,我不過我知道我在做什麼!」

  冰炎學長鮮紅的雙眼冷冷的望著我,「是嗎......那我也不能多說什麼了。」

  「學長!」漾漾他們似乎解決了海怪首領,「學長你沒事吧?」

  我挑起眉,因為漾漾和西瑞後面跟來的是安地爾,漾漾和西瑞好像沒認出安地爾的身分。

  「沒事。」學長環起手,然後瞪著安地爾,「我警告過你不要靠近我們!」

  氣氛變得有點僵硬,原來安地爾就是所謂的第三者嗎?安地爾要拆散學長跟漾漾?

  「等等!你跟蹤學長跟漾漾很久了嗎?」我驚呼,腦子裡還冒出安地爾躲在電線杆後面偷看學長和漾漾的畫面。

  安地爾攤手,「沒有跟蹤,只是湊巧,剛好也是來這裡度假。」

  看安地爾笑得這麼開心,我深深覺得應該是跟蹤很久了。

  漾漾頭上冒出很多問號,好像聽不懂我們的對話,「你們認識很久了嗎?」

  「他......」

  「這裡不適合聊天。」學長馬上打斷我的話,「西瑞去看褚的家人,順便跟托馬斯說要記得跟船長溝通一下。」

  西瑞跩著臉,疑惑的望著安地爾,然後雙手抱在後腦離開了。

  「喔,要跟我到那邊去喝杯咖啡嗎?」安地爾指了指咖啡廳的位置。

  冰炎學長瞇起眼,「由不得你來決定。」

  轉過身自顧自的朝某個方向走去,其他人也沒意見就跟著冰炎學長一起走了。

  --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