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

  人間某天出現了一個可以穿梭在未來與過去的能力者,先簡稱這位能力者為A。

  某天A身邊出現了毀面性的大事件,那個事件不但讓人類面臨滅亡,連自己和親人都無法避免。

  在死亡前,A決定使用能力回到過去,希望能阻止世界會滅的發生。

  沒想到,A回到過去遇見過去的自己B,A連忙向B解釋未來會發生的大事件。

  B並沒有訝異看見未來的自己,反而是很冷靜的研究能力者的生理,及A說的大事件。

  A這時才發現,原來自己回到的並不是真正的過去,而是平行世界的過去,原本A的職業是裁縫師,在這個世界的B卻是個研究員。

  由於B執著於研究,拖延到阻止世界末日的時間,所以A所告誡的大事件再度發生。

  A跟B為了彌補這個過錯,到了平行世界C的空間,然而這個C是個富豪,懂得經商手腕交際又很高。

  在C的幫助下,他們知道了世界末日的關鍵,那是在一間再普通不過的大學,因為某個學生異想天開的論文,加上教授不安好心想獨佔論文研究結果。

  研究解果便是--名為『煙火』的藥物。

  三人與教授吵鬧了一番,最後C認為只要打壞藥物就不會世界末日,不料這一打反而讓世界末日提前。

  煙火炸開後,C的世界也面臨了大事件,不僅如此A還受到波及死亡,C則重度昏迷。

  只有B成功使用能力來到D的世界,D是生物研究所的研究員,B一開始與D相談甚歡,D也同意一起阻止煙火被發明出來。

  他們這次搶了大學生的論文,B正要燒掉論文的瞬間,D突然從背後捅他一刀,並且帶走論文。

  D開始改造藥物,想要將煙火升級成可食用的東西,如果這讓自己穿越的能力變強的話,要穿越幾個平行世界他都願意。

  就這樣,每失敗一次D就會跳到別的平行世界,如果在那裡遇到不能合作的自己,就會把個自己當作實驗品或直接殺掉。

  不知道在這樣的輪迴裡重複了幾回,D總算在E的平行世界裡成功了,E的個性不太愛說話,對一切事物似乎都非常冷漠。

  對於D的瘋狂作為,E也無所謂的模樣,就算知由D口中得知跳躍平行世界的來由,他仍只是「嗯」的回應一聲。

  D讓E也去了生物研究所工作,作為掩護D的行動,E一直默默地照著D的只是行動。

  然而,某天D辛苦完成的新型火藥不翼而飛,當他一氣之下殺死E的時候,才發現幕後指使者是昏迷中清醒的C。

  就在D與C爭執追逐時,已經死亡的E帶著藥物前往陰間,並把該藥物交給陰間守門人,原本以為事情這樣就能結束,沒想到自己的靈魂無法進入輪迴,而是直接憑空消失。

  至於,在人間的那些「他」,不知道何時才會結束摧毀平行世界的行為。

  「故事就是這樣!」青行燈合掌說道,「總之,就是一個女人不斷殺死自己和毀滅世界的故事呢。」

  「荒謬!」陰間總警長大聲斥喝,「如果她死了,那靈魂應該留在陰間才對。」

  「但這是特例呀,那個女人必須毀滅完所有的自己,才可以投胎喔。」青行燈輕鬆的說著,好像早就知道女人最後的下場。

  「那個火藥,不能吃也不能摧毀,那你怎麼處理?」鼴鼠聲音疲倦的問,這個故事對他來說需要消耗大量的腦細胞。

  「我給異界羊駝吃囉!」

  「什麼?」

  「那個藥在異界想必非常安全,還好有早點遇到羊駝呢!」

  「你早就遇到那隻羊駝了?」彼方瞇起眼瞪著青行燈,「為什麼不早點把羊駝送回去?」

  「沒辦法嘛!因為我被盯上啦。」青行燈聳聳肩,也不知道追殺他的是哪個世界的未來人。

  鬼官們議論紛紛,很難相信人間會出現無視神之法則的人類,這麼嚴重的事件果然也只能請上層處理。

  遞交案件公文不到一小時很快便有回覆,看來上層的神佛界相當在意這個事情。

  處理方案是,暫時關閉四方之門的車站,除了人間汙穢的道路一概封鎖,為了維持四方之門靈氣正常,陰間大門仍然正常運作。

  要求四方之門結界使連結目前次元的人間,直到未來人自取滅亡之後四方之門才能恢復原樣。

  「這太困難了!」綁高馬尾的女生大聲抗議,「鎖定一個次元根本不可能,而且我們怎麼知道那個未來人什麼時候會自取滅亡?」

  「向戒律之門申請支援吧,我們盡量做到上層的要求就好。」面目猙獰的紅臉男冷靜的說著。

  把任務分配完後,青行燈仍是守門人的上司,他原本是想直接把四方之門長期關閉,沒想到神佛界居然要求他們繼續顧門。

  這會增加很多麻煩啊。

  提著燈,朝大門走去,守門人的工作從過濾亡魂變成趕走異界生物。

  似乎是未來人毀滅平行世界帶來的衝擊,就連陰間的時空都開始錯亂。

  章魚怪、會說話的龍、貓臉人等等,來自不同世界的各種生命體陸陸續續的跑來四方之門。

  如果遇到原世界的亡魂,就轉介他們是戒律之門,至於其他謎之物,能打多遠就打多遠。

  原本只是來實習的守門人,也因此被迫轉為正職,不但要顧門還要忙著轉介,忙到連摸魚的時間都沒有。


  青行燈坐在青之門屋簷上邊,看著三不五時就群魔亂舞的界外,雖然擔心在人間的女友,但現在的狀況他也抽不身去人間走走。

  孟蘭提著一壺熱茶,坐在青行燈身邊,看著界外形成的巨大裂痕不禁感嘆:

  「真是災禍連連呢。」

  「放心,人間那邊會有人解決。」

  「喔?哪來的自信呀?」孟蘭拿出兩個陶瓷茶杯,替自己與青行燈倒滿茶。

  「我就是知道。」青行燈有點俏皮的回應,隨後端起茶細細品嚐。

  孟蘭挑起眉,歪著嘴小聲問,「我一直覺得很奇怪,你怎麼可能知道這麼多事情呀。」

  「什麼意思?」

  「就是那句『那個女人必須毀滅完所有的自己,才可以投胎』,你從何而來的結論?」

  「我只是這麼覺得啦!」

  「有人告訴你的吧。」孟蘭端起茶,詭異的笑著,「除了我們之外,還有觀望者,我有說錯嘛?」

  青行燈摸著茶杯,輕嘆了口氣,「不論如何,會有人處理就對了。」

  「這樣啊。」孟蘭又用茶填滿兩個杯子,「那我們就在陰間看好戲吧!」

  「外界混亂的像是戰爭,根本看不見什麼。」

  青行燈才剛說玩,孟蘭便拿出艾鳳,接著一個彈指頻空辦出一台巨大液晶電視。

  用連接線把艾鳳跟電視相連,接著像是找訊號一般拿著艾鳳四處移動。

  最後電視螢幕出現人來人往的街道畫面,那便是人間目前的狀況。

  「來觀賞精彩的節目吧!」

  孟蘭邪惡的笑著,再次彈指變出甜點零食,與青行燈在屋簷上觀察著人間。

  究竟,時間被打亂的人間會變得如何呢?

  拭目以待吧。

     (完)

  --

  廢叭:

  這邊正式連接到敲鬼門3啦!

  之後應該不會再開坑了,要先專心寫波蘿3

  然後實習QDQ嗚呃呃

  可能會消失一陣子,但也有可能會寫短篇吧

  順便說一下最近愛上的動畫(遊戲)>噬神者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