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覺到有些昏沉,研纓全身痠痛的爬起身,意識矇矓的環顧四周。

  這裡是哪裡?

  「研纓你醒啦?」華狄特打個呵欠,黑眼圈很重的端著兩杯熱牛奶。

  「咦?我怎麼會在這裡?」發覺自己在男性家,研纓瞬間嚇醒慌張的摸著身子,發現自己的制服被扯壞了。

  看研纓這麼緊張,華狄特反而不慌不忙慵懶的趴在桌面上,「昨天看見你好像車禍了,因為沒辦法打電話叫救護車,只好先在我家過夜。」

  「車禍?啊!房仲業者呢?」研纓沒懷疑華狄特,她現在只關心房仲業者有沒有受傷。

  「我不清楚耶,因為附近有很多怪人,擔心你有危險所以趕快背你來我家。」拿起湯匙攪拌著熱牛奶,華狄特熟練的說著謊話。

  研纓回想起昨天混亂的記憶,又發現上學時間快到了,手忙腳亂地跑出華狄特家,匆忙丟下一句「之後會好好答謝你」後趕快回家。

  從信箱裡翻出備用鑰匙,進家門後隨意的盥洗並換上新衣服,也不管書包消失只想著趕快去學校。

  衝出家門時正好撞上也要去上學的失憶。

  「失憶?你住在這附近嗎?」研纓充滿疑惑,想著昨天失憶明明被鎖在圖書館裡。

  失憶揉著眼看起來沒睡飽的模樣,指著一號房房門,「不知道為什麼會睡在別人家裡呢。」

  「咦?睡在優夙先生家嗎?」

  「啊……原來那是優夙家呀!真奇怪,我為什麼會睡在他家?」失憶眉頭深鎖,但不管怎麼回想,腦袋裡還是一片空白。

  研纓看上學快遲到了,決定先拉著失憶趕快上學,有什麼問題在學校聊。

  驚險的趕上早讀,老師看研纓服儀不整有點看不慣的皺起眉,但因為早讀有安排考試科目,就先讓研纓寫完考卷在叫出去談談。

  儘管昨晚經歷可怕的事情,但還是沒影響研纓的作答能力,沒過幾分鐘就把十五題的數學算完,然後不安的到老師辦公室找老師。

  別的老師看研纓狼狽的模樣都嚇了一跳,某個外聘女老師湊到研纓班導耳邊嬌嗲的問:

  「棲玖老師,難道你班上也出現霸凌了嗎?」

  棲玖提了提金絲眼鏡,眼神銳利的瞪著外聘老師,「沒你的事。」

  外聘老師被瞪了一眼便嚇得拿著教材跑出辦公室。

  研纓無力的坐在棲玖旁邊,將臉邊的髮絲勾在耳後,「老師,找我有事嗎?」

  「研纓,你怎麼了?」棲玖原本嚴肅的臉瞬間變得溫柔,「被班上同學欺負了?」

  研纓知道老師變臉的速度是依照成績決定的,學校為了讓成績好的學生過得輕鬆,也許會規定老師必須對高分的學生溫柔,低分的學生則是嚴厲。

  剛剛看見棲玖老師對待其他老師的態度,和現在跟自己說話的方式,感覺棲玖老師都快人格分裂了。

  「我昨天車禍,因為某些原因不能去醫院。」研纓其實自己也都還沒搞懂昨晚的事情。

  「什麼?那你現在還不快去醫院!」棲玖老師急忙打電話叫救護車,連請假單都快速幫研纓填好。

  老師的速度快到研纓反應不過來,等到研纓驚醒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已經躺在病床上,然後老師在旁邊替她削蘋果。

  這是什麼時間、記憶、空間斷層呀,研纓覺得自己跟失憶越來越像,不知道自己在幹嘛、做了什麼、去了哪裡,反正醒來後一切都會沒事。

  「老、老師……」研纓還陷於迷茫狀態,真希望有人來告訴她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棲玖熟練的把蘋果切半,放進鹽水裡浸泡幾分鐘,這時研纓看見老師左手纏了繃帶,好像也受傷了,說不定是老師自己想來醫院順便帶她一起來吧。

  「在這裡說話比較不拘僅。」棲玖閉上眼一臉嚴肅,用毛巾擦擦手坐正身子,「所以你為什麼會全身擦傷還服儀不整的來學校?」

  「我只知道昨天家路上突然車禍,然後醒來就在鄰居家裡,看快遲到就匆匆忙忙的跑來學校。」研纓唉聲嘆氣的說著,超後悔昨天沒待在圖書館裡。

  「昨天你一定很晚回去對吧。」棲玖語氣冷肅,與在學校裡溫柔的模樣有很大的反差,「聽著,身為外地來讀書學生,你應該好好了解每一區的習俗。」

  研纓愧疚的縮著身子,昨天房仲業者也試著阻止她回家,要不是自己這麼堅持,也許就不會發生車禍慘案。

  「對不起……」諾諾回應老師,研纓想著放學應該去找房仲業者好好道歉,「啊、老師你也受傷了嗎?」

  指著棲玖左手繃帶,研纓擔憂的問著,心想昨晚老師該不會也被攻擊了吧?

  棲玖斜過眼舉起左手,繃帶纏住整條手臂看起來傷的很嚴重,「我昨天被兔子咬了。」

  「欸?」研纓瞬間聯想到兔子被砸爛的那個邪教,昨晚可是才剛聽完可怕的野良兔傳說呀!

  棲玖看研纓害怕的神情,覺得研纓可能認為老師在說謊,畢竟被兔子咬傷口不可能會這麼嚴重。

  提了提金絲眼鏡,棲玖輕咳幾聲,「那隻兔子用割草機攻擊我。」

  棲玖說出這句話時,才意識到自己說的話對普通女高中生來說根本不科學,不過他真的是被割草機割傷的。

  「老師!」研纓忽然激動的握住棲玖的手,「晚上絕對!絕對!絕對不能出門啊!」

  研纓突然的舉動嚇了棲玖一跳,還以為研纓會懷疑或是覺得老師在開玩笑,沒想到研纓不但相信反應這麼激烈。

  棲玖瞇起眼思考著昨天研纓可能被哪方攻擊,如果是被白鏡教攻擊的話又是怎麼逃出來的?

  鄰居,剛才研纓說自己醒來在鄰居家,難道她的鄰居很強或是有什麼特別的能力呢。

  「研纓,你的鄰居是怎麼樣的人?」

  「我有三個鄰居,分別是很帥又可靠的上班族、叫做捻角山羊的怪人,還有很宅愛拍照的小說家呢!」

  看研纓表情變化就能知道,研纓比較喜歡帥又可靠的上班族,看來那個上班族可能就是幫助研纓的鄰居。

  不過捻角山羊也有幫助研纓的可能性,唯獨很宅的小說家機率最小,看研纓的表情沒什麼變化,那個宅作家在她心中應該沒什麼地位。

  想到未來麻煩的人物可能會變多,棲玖煩惱的咬著下唇揉著眉心。

  「老師?」研纓露出擔心的臉,雖然一開始覺得老師很嚴肅又討人厭,但現在好像有點親和力了。

  「嗯……你可以請假三天,我會替學校說明你的狀況。」棲玖拿出筆記本,依照學校給學生的福利,只要考試平均夠高都能申請比較長的假期。

  「啊!我還要去異端讀書會不能請假。」研纓想起放學後的活動,又想到自己書包不見,很多事情搞得她昏頭轉向。

  跟老師說車禍時弄丟書包,等等要先去找之類的話,棲玖索性幫研纓找書包順便勘查一下車禍的地方。

  要研纓多休息,棲玖離開醫院前往車禍現場,那裡已經被黃色封鎖線暫時圍起來,晚點好像會有吊車把車子拖走。

  這裡靠近圖書館呢,在附近晃了幾圈,最後在車禍現場對面的巷子找到研纓的書包。

  研纓是被撞飛的嗎?如果是的話也飛太遠了,飛這麼遠居然只有擦傷,肯定不是普通人。

  拿著研纓的書包,攔了一台計程車打算回學校,回去路上偷翻了書包裡的東西,看見裡面有幾張關於染砌兇殺案的簡報。

  「九沐……」喃喃的唸著,棲玖腦子裡忽然晃過房仲業者輕浮的笑臉。

  研纓認識那個男人?啊--感覺更多事情要煩惱了。


  在醫院睡了一整天,研纓補完眠後匆匆到自然化學教室,雅子和混混們已經開始在上課,而自己的書包剛才有別的老師幫忙拿過來。

  「研纓?今天你突然去醫院,還好嗎?」雅子擔憂的看著研纓,順便拿梳子幫她梳理亂翹的頭髮。

  看大家都很擔心的模樣,研纓無奈又要再說一次昨晚的事情,連棲玖老師被兔子用割草機砍傷的事情都說了。

  聽到研纓車禍大家各種關心,但聽見老師被兔子攻擊,一群人捧腹大笑還不斷拍桌。

  「你說那個金絲眼鏡被兔子攻擊?」串舌環的男同學都笑到快岔氣了,「不可能吧!車禍就算了,兔子怎麼可能做那種事。」

  「對呀,還拿割草機嘞!那個老師說的笑話真爛!」脖子刺花的女同學扇著手,「研纓你居然會相信這種蠢話。」

  「而且老師昨天晚上在外面晃什麼啊?難道老師也要夜讀嗎?攻擊他的大概是拿啤酒的兔女郎吧!」戴墨鏡的男同學把腳翹在桌子上仰頭大笑。

  研纓看大家都不相信老師的話,突然覺得棲玖老師很可憐,昨天說不定加班到很晚,回家的路上被奇怪的東西攻擊。

  昨天每家每戶都是關燈大門深鎖,他們完全不了解那晚有多可怕,就算研纓沒親眼看見拿割草機的兔子,但想到車禍前的景象就覺得老師沒說謊。

  「老師說的是真的!」研纓心中莫名燃起怒火,對那些嘲笑老師的人大罵,「你們根本不知道昨天發生什麼事!」

  說完感覺氣氛尷尬凝重,研纓便羞恥的掩面而逃,雅子連忙追了出去。

  最後在雅子的安撫下來到花園散心,戴全罩式安全帽的會長也過來關心狀況。

  異端讀書會會長,鬼目道畫。

  聽說他是雅子的青梅竹馬,有很厲害的能力也是他教雅子武術的,鬼目道畫跟雅子都是羽縫家族的人。

  鬼目道畫平常都在異端淨化混混,所以研纓很少有跟他相處的機會,很多事情都是透過雅子才知道。

  「第一次體驗到無月之夜吧!心情浮躁我們能理解。」身為特殊世家的雅子拍拍研纓的背。

  「基本上遇到的人都會很慘呢,你跟棲玖老師運氣真好。」鬼目道畫語氣平淡的說,「如果需要求安平可以到山上來。」

  「羽縫的寺廟嗎?謝謝你們。」研纓嘆了一口氣,不平凡的遭遇果然只有特殊方面有了解的人能懂。

  「唉呀!你們感情真好。」房仲業者帶著燦笑走進花園。

  雅子和鬼目道畫忽然跳起來,像是看到什麼恐怖的東西臉上掛著驚恐。

  「您、不!你在這裡幹嘛?」雅子語氣和動作都變得僵硬,身邊的鬼目道畫身子站的筆直。

  這種氛圍……感覺很像教室裡的混混對雅子大喊大姊時的畫面很像呢,難道房仲業者是老大上面的老大嗎?房仲業者其實是混黑道的?

  所以,昨天會被攻擊其實是有人要暗殺黑道老大對吧!我只是被波及了嗎?研纓腦海中出現房仲業者穿黑色西裝,手裡拿著武士刀帥氣砍敵人的畫面。

  重新評估房仲業者的外表,輕浮風流的模樣好像又不太適合當黑道,還是說他是有個人特色的老大呢?

  研纓看雅子與鬼目道畫如此緊張的模樣,覺得自己也應該恭敬一點。

  「對不起!都是我害你被人暗殺了!」研纓九十度鞠躬表達歉意。

  「哎?」房仲業者歪著頭,苦笑幾聲扶起研纓,「研纓小姐是不是誤會了什麼呢。」

  「房仲業者的真實身分不是黑道老大嗎?」研纓頭上冒出大量問號,轉頭發現雅子臉色很差。

  雅子皺著眉苦惱的揉著額角,隨後瞄了一眼房仲業者胸前的牌子,「研纓啊,他就是個房仲業者。」

  「是嗎?那你們這麼緊張幹嘛?」研纓覺得事有蹊蹺。

  「呵,因為他們積欠房租呀!看見我以為是要來討房租的。」房仲業著搓著雙手笑了笑。

  「呃……對、我們這個月的房租又忘了繳。」鬼目道畫原本冷酷的模樣瞬間龜縮。

  「明明是名門世家,居然還會忘記繳房租啊?」研纓瞇起眼用質疑的眼神看著三人。

  「太認真經營異端讀書會,一個不小心就忘了,抱歉。」雅子雙手合掌僵硬的笑著。

  還是很可疑!房仲業者果然是混黑道的吧!他們口中的房租會不會是保護費呀。

  看研纓窮追不捨的眼神,房仲業者連忙說出自己來這裡的目的。

  「老實說我需要羽縫寺的幫忙,遇到了很棘手的事情。」房仲業者搭著雅子和鬼目道畫的肩,「二位以能力優秀出名,麻煩你們了。」

  雅子露出厭惡的眼神,抬肩膀甩開房仲業者的手,「請、請你去山上找住持。」

  「唉呀,別這樣,事關人命和我的工作,要是我去山上找那婆娘、喔!是住持,她會盧很久。」

  「有什麼是我能幫忙的嗎?」研纓聽見事關人命就有點緊張,害怕昨天車禍打滑撞死誰,現在需要請寺廟的人去驅除怨靈。

  房仲業者的笑容更加燦爛,「你們看,研纓小姐這麼勤勞,身為專業人士怎麼可以怠惰呢?」

  雅子一臉不甘願,靠到研纓耳邊小聲的說,「別隨便讓那狡猾的傢伙差遣啊!」

  「唉呀、唉呀,我聽得到喔!我不是要做什麼危險的事情,這件事情對研纓來說也很重要唷!」

  「跟我有關嗎?」研纓愣了一下。

  「是的!昨晚優夙先生不明原因失去意識,看起來不是一般疾病所以才請寺廟來幫忙。」房仲業者嘆口氣攤著雙手,「不過沒想到我的請求被無情的拒絕了,看來優夙先生凶多吉少呀!」

  「欸,怎麼這樣。」研纓緊張地抓著雅子的手,「拜託你們一定要救我的鄰居。」

  「啊?出事的是你鄰居呀。」鬼目道畫顯露不是很願意的語氣,但不願意的原因似乎是因為房仲業者。

  「難道說昨天優夙先生也出門了嗎?在那麼危險的時候……」研纓難過的低著頭。

  「別擔心,優夙先生有同居人、寵物、背後靈保護,但也保護不久就是了,所以才要請你們幫忙啊!」

  「聽起來很麻煩啊……」雅子一臉糾結,看研纓都快哭了只好免強答應。

  雅子與鬼目道畫總算答應房仲業者,今天晚上就會拜訪優夙家,之後再來討論後續。

  研纓不安的抓著雅子,開始想等等要不要去買水果或是補品,雅子只能不斷安撫研纓,然後叫鬼目道畫去讀書會宣達解散。

  雅子帶研纓去附近的水果店,研纓看到蘋果就開始說棲玖老師很厲害,削的蘋果皮都不會斷,切塊的時候也切得很漂亮。

  「你什麼時候跟老師這麼好的啊?之前被他誇讚還很不屑的樣子。」雅子拿起一串葡萄放進籃子。

  「其實老師是很溫柔的人喔!我想是學校制度的關係,他才會被討厭的。」研纓緊抓著書包,知道老師幫他去找書包內心非常感動。

  「研纓你也太單純了吧。」雅子舉起食指認真說道,「有些人對你好其實是在利用你喔!」

  「嗯?那、那老師要利用我什麼呀?」研纓疑惑的皺起眉。

  「這我就不知道了,但男人都不能輕易相信,例如剛才那個房仲業者。」

  「雅子戒心真重呢。」研纓淡淡的笑了笑,「我的直覺告訴我他們都是好人喔!」

  「直覺……鬼目道畫也常常說這種話。」雅子也不想多問,直覺這種東西也能算是一種能力,既然研纓說不是壞人就不是吧。

  雅子說家族裡的人都有一點能力,像是預知或是除靈,鬼目道畫就是屬於占卜類型的,而雅子擁有淨化惡意的力量。

  透過寺廟加持過的鏡子就能增強力量,而有些人則會利用鏡子去做壞事,例如用邪魔歪道加持過的鏡子,被拿去詛咒人或是把人關在鏡子的世界。

  研纓忽然想起房仲業者送的鏡子,從書包裡翻出來時卻碎裂了。

  「碎碎平安喔。」雅子拿出手帕小心包住碎片,「你昨天遇到很危險的事情呢,鏡子居然碎成這樣。」

  「碎裂的樣子可以看出遇到的危險傷害程度嗎?」

  「大概可以推測。」雅子從自己書包翻出另一面小圓鏡,「這個給你吧,加持過的喔。」

  「謝謝。」

  研纓接過鏡子,看見雅子的鏡子跟房仲業者送的鏡子有點像,只是顏色有點不太一樣。

  房仲業者的鏡子也是從寺廟裡求來的嗎?

  拿起鏡子照了照,今天可以看見自己的臉,但奇怪的是,鏡子反射出研纓身後的模糊影像。

  只有一瞬間,研纓看見有個穿黑袍子的女人,塗白的臉上有著扭曲的表情。

  當研纓轉頭時,身後卻沒那個女人的身影,之後不管用什麼角度照鏡子,都沒辦法再看見那個人影了。

  看錯了嗎?

  研纓跟雅子搭上回去的公車,而遠處陰暗的角落,有個女人正在黑暗中詭異的笑著。

  --

  廢叭:

  假日回家當農夫就沒更文了w
  明天開始就會越來越忙了啊!這就是期中
  說不定文會更得很慢~很慢~或是變成更圖
  最近手腕上出現不明瘀青,越來越痛了QQ

  銀叉妹妹寺栖的老爸叫做棲玖
  感覺認識房仲業者呢~

  現在研纓滿腦子黑道劇場
  雖然遇到怪力亂神的事件,但還是會有比較現實的想法
  也許昨晚的暴力事件只是黑道或混混引起的吧
  但不管怎麼樣,已經記住晚上絕對不能出門,特別是在沒有月亮的晚上

  研纓跟優夙的互動不多,但因為她是典型女主角(傻聖母型)
  所以只要是有點好感的人都會去救,那麼,大家打算怎麼拯救優夙呢?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