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注意:
 
  *這是一篇很智障的短篇
 
 
-*-*-
 

一、

  核彈是做什麼用的呢?

  不用多想,就是拿來引爆用的,就是讓地球從新開始的東西。

  把一切摧毀,打破所有生物DNA的排列,讓氣候巨變導致板塊、海水都不再是以前的模樣。

  一聲--碰嘎!

  只見大氣層瓦解、地球氣流大亂,爆炸的塵灰宛如暗黑騎兵,波濤洶湧的侵蝕著土地、水源。

  大樹熊熊燃燒著,花草瞬間枯萎粉碎,就連堅硬的高山剎那間都被夷為平地。

  高能輻射讓有生物的地方化作煉獄的景象。


  只引爆一顆核彈,也許遠在天邊的人不痛不癢,甚至能一笑置之。

  但,如果引爆的是全世界的核彈、核能廠呢?

  你說這種是怎麼可能?就算有罪惡至極的腦殘魔王想這麼做,一定有勇者或英雄來阻止的吧!

  呵,現實中的勇者與英雄,也只是普通的人類啊……

  人啊、總是不斷的失敗然後重新站起來,而成功的人呢,自然也會有從高處摔斷腿的時候。

  勇者呀!敗的一蹋糊塗,英雄呀!摔得粉身碎骨。

  而魔王呢?仰天長嘯之後自己也沒獲得什麼,想要摧毀世界的魔王。

  腦子大概都裝屎,所以才會做出讓一般人無法理解的行為吧!

  核爆之後,人類和生物幾乎都滅絕了,也沒有人有力氣去追究誰是魔王。

  大家想的都是--如何振興人類文明。

  然而,在緩慢的重建文明路程,因為核爆導致基因突變的生物也漸漸出現了。

  獸人、妖異、怪物等等,未知的生物在新生的大陸上與人類競爭有限的資源……


  一百年後,熱辣的沙漠區大陸--蠻荒詭地。

  花葉被五花大綁吊在樹上,因為吊了一段時間,她也開始無法承受酷熱的氣候。

  在這樣去會被曬成人乾吧!花葉這麼想。

  黑色髮絲被汗水浸溼,因為焚風夾帶著黃沙,白皙的臉蛋變得有些灰暗。

  屬於經商是家的花葉,原本在沙漠中帶著貨物要去另一塊大陸賣東西,哪知在半路被盜賊妖異攻擊。

  盜賊妖異相當惡劣,偷走花葉的所有財產,還把她吊在樹上,說吊個七天七夜再回來看看有沒有變成乾屍。

  雖然每次運貨都會並請保鑣,但這次的盜賊妖異實在卑鄙,利用熱氣製造海市蜃樓,還在夜晚放毒趁機偷襲。

  花葉想到自己的人生要在十九歲這年畫上句點,不禁感傷的哀聲長嘆。

  「至少不是孤單的死,有人陪葬已經很不錯了。」

  花葉身邊的男子慵懶地說著,像是已經放棄掙扎,完全就是在等死的模樣。

  那名黑髮青年披頭散髮,臉色慘白看起來已經中暑,也被吊在樹上等著被曬成乾。

  這青年名叫李舜,不過就是路過花葉身邊的旅人,很倒楣的也被盜賊妖異抓起來吊在樹上。

  「啊……這個嘛……」花葉眨眨翠綠色眼眸,「也許會有其他商人路過這裡。」

  「你是說隔壁那棵樹了骷髏嗎?」

  李舜斜過眼看著另一棵樹,上頭吊滿了各種大小的骨骸,大概能區分幼兒和成年人的骨架。

  花葉皺起眉,雖然這種驚悚畫面在這年代是司空見慣的事情,但自己身陷這種絕望之中,心裡還是不太好受。

  除了那顆樹之外,附近的巨大仙人掌、巨岩,也都擺了各種屍骸,有此推測經過這段路的人通常都是死路一條。

  完全無法讓人樂觀呢。

  花葉再度重重的嘆了口氣,抿了抿乾裂的薄唇,能嘗到淡淡的血腥。

  「李舜,我們死掉之後都會去所謂的『輪迴橋』吧!那你希望下輩子變成什麼呢?」

  不想沉浸在死亡的陰霾中,花葉勾著嘴角像是已經看開人生似的。

  李舜闔上眼,猶豫了幾秒隨口回答:

  「有錢人家的貓。」

  「欸?為什麼呀?」花葉歪著頭問。

  「因為當貓就是可以任性,就算主人是國王或是某組織首領,也必須屈服於我的貓掌之下。」

  「聽起來真有道理,而且變成有錢人寵物就吃喝無憂了呢。」

  「是吧,那你想當什麼?」

  「唉……在這種時代,感覺當什麼都很累呢,除了貓。」

  一陣焚風吹過,埋在黃沙中的骷顱頭因為長年的風吹日曬脆弱的不堪一吹,隨風而去成為黃沙的一部分。

  就在花葉與李舜感受死亡逼近時,有個人影姍姍地從遠方漫步而來。

  兩人凝視遠方大約過了十幾分鐘才能看清楚人影的樣貌。

  那是一名綁著琥珀色小馬尾的男子,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哼著小調,感覺上心情很好。

  披著有些破爛的茶色披風,身上也沒什麼行李配件。

  花葉一看就知道。

  --這傢伙一定也被搶了,是個窮光蛋。

  李舜一看就知道。

  --這傢伙等等也會被吊在樹上吧。

  果不其然,在盜賊妖異突襲他之後的十秒後。

  佇立在荒涼沙漠的枯木上,又多了一個人。

  「哈哈哈哈!我要被做成人乾了嗎?」

  這名茶色披風的男子笑得異常開心,好像不覺得被曬成人乾是恐怖的事情。

  「知道要死了,所以腦袋壞掉了嗎?」李舜露出煩躁的表情。

  男子聽見李舜這麼說,笑得更大聲了。

  「我只是想體驗看看被吊在樹上的感覺嘛!怎麼可能真的會在這裡等死呢?」

  「咦?難道你有暗藏小刀什麼的嗎?能不能順便幫我們割繩子呀?」

  花葉雙眼中充滿了希望,剛才的痛苦已經成為過去的回憶了。

  男子搖搖頭,表示自己沒帶刀械,但還是表明自己有辦法掙脫繩索。

  只見他扭動幾下身子,唰的一聲居然使用了金蟬脫殼。

  樹上只剩下茶色披風隨風擺動,而輕鬆掙脫的男子雙手叉腰仰頭看著仍被吊在樹上的兩人。

  「怎麼樣?我很厲害吧!」

  「……」

  花葉與李舜用死魚眼盯著男子。

  男子能使用金蟬脫殼固然厲害,但在金蟬脫殼之後他們看見的東西……

  實在很難把希望寄託在男子身上。

  「怎麼啦?剛才不是還希望我放你們下來的嗎?現在居然用唾棄的眼神看我。」

  「這個、我可以先問你一個問題嗎?」花葉聲音有些沙啞地說。

  「啊?可以呀。」

  「你……為什麼要穿--女僕裝?」

  沒錯!男子披風下的服飾就是一件充滿蕾絲的黑色女僕裝。

  如果說脫光還能被體諒,畢竟金蟬脫殼本來就是脫衣服的招式。

  但在穿著女僕裝的情況下還能使用金蟬脫殼,這是在很難讓人理解這女僕裝是有多滑順。

  滑到可以在繩子緊綁的狀態下掙脫而出。

  而且--

  一個男人為什麼要在沙漠中穿著女僕裝呢?

  男子笑了笑,像是很習慣被人這麼問,哈哈了幾聲回答:

  「因為不穿女僕裝我會死呀。」

  「……」

  無視於樹上兩人睥睨的眼神,男子又繼續說:

  「這女僕裝可是特製的唷!只要穿上去就會自帶恆溫和絕對平衡功能,走在沙漠都有冷氣吹,走冰原就有暖氣喔!還有不管再怎麼崎嶇的路都不會讓我跌倒,不但防火、防曬、防水、防紫外線和輻射,我還能從女僕特有的內褲裡面拿出各種武器防身呢!所以如果脫掉這件女僕裝,我就無法在這麼險惡的沙漠中生存,知道女僕裝的重要性了嗎?。」

  「……」

  花葉與李舜心中除了「啥小」這兩個不乾淨的字眼外,沒有其他想法了。

  「啊對!我還沒自我介紹吧!我是人稱『黎明女僕』的東越曜唷!」

  東越曜歪嘴吐舌,擺出一個啾咪的姿勢。

  樹上的兩人不禁打個冷顫,感覺今天真的是忌日,被盜賊妖異吊在樹上又遇到瘋子。

  真是連死都不得安寧呢。

  「我知道你的穿女僕裝的原因了,請你趕快把我們放下去吧。」

  花葉覺得自己快熱到失去意識,雖然越曜是個怪人,但他現在是唯一能把他們從樹上放下來的人。

  「當然可以呀!不過我有個小小要求。」

  「什麼要求?」

  花葉不安的皺起眉,如果要錢她沒有,要肉體絕對抵死不從。

  不過越曜是瘋子,瘋子最可怕的地方就是,無法預測等等會做出什麼事情或說什麼詭異的話。

  但現在攸關生死性命問題,就姑且聽聽對方的要求吧!

  「其實我的同伴前幾天死掉了,我超缺隊友,你們能當我的隊友嗎?還附贈女僕裝喔!」

  「要當朋友呀?當然沒問題呀!」花葉鬆了口氣,還以為越曜會說出奇怪的需求呢。

  「我拒絕。」李舜冷冷地說著,「要跟你這種怪人走在一起,不如讓我死得痛快。」

  「欸--別這麼說嘛!」花葉急著勸說,但李舜就是不想跟越曜成為同伴。

  看兩人在樹上搓搓摸摸,越曜也有點不耐煩了,也不等李舜答應就直接把繩子割斷讓兩人跌到地面上。

  拍拍兩人的肩,越曜一臉就是「歡迎加入穿女僕裝行列」的笑容。

  「唉……」李舜雖然不甘願,但為了活著走出沙漠區,也只能認清現實了。

  如果不跟越曜當同伴,就會死在沙漠裡。

  就忍一下吧!等到了城鎮再跟他們拆組就好。

  由於三人從樹上下來的動作太大,引起盜賊妖異的注意。

  只見上半身是蠍,下半身是蛇的妖異衝出了沙地,血盆大口的對三人咆嘯。

  花葉跟李舜反射性作出防衛姿勢準備迎戰,而越曜則是狀況外的模樣。

  「你不做點什麼嗎?」李舜嫌惡的說著,內心猜想該不會越曜的同伴都是被越要害死的吧。

  越曜從裙底掏出白色蕾絲髮箍,笑著說:「我就讓你們看看戰鬥女僕裝的厲害吧!」

  只見越曜把髮箍戴上,但這並沒有改變什麼,越曜也沒拿出什麼武器。

  盜賊妖異看越曜的打扮如此滑稽,仰頭大笑揮動蛇尾激起颶風。

  颶風實在太猛烈,原本就不長的女僕短裙就這樣被強行掀起。

  咻嗚嗚嗚--碰!

  一束刺眼的光芒從越曜胯下間噴射而出,正確來說是從越曜穿的內褲發射的,那是射程有百尺遠,範圍有十尺寬的高能溶解光束。

  眨眼間盜賊妖異被滅的屍骨無存,連渣都不剩。

  「哈哈哈!這就是『真.女僕模式』,怎麼樣?很厲害吧!」

  「……」

  花葉與李舜心中除了「啥小」這兩個不乾淨的字眼外,沒有其他想法了。

  究竟,兩人之後與黎明女僕的旅行會如何呢?

  大概是非常歡樂的吧!

  呵。

  --

 
  廢叭:超隨便的開頭ODO
 
  欸、反正就是太忙又想寫無俚頭的東西,感覺寫得很亂不過我現在意識不清也算了(喂
 
  這裡貼一下主角的人設(投稿者ID:柴郡貓)
 
種族:人類
姓名:東越曜
性別:男
年齡:23
個性:
>平時不是擺著一副笑臉就是其他略嫌誇張的表情,不太談有關自身的事情。隨心所欲、是個難以捉摸的人。
>除了戰鬥以外的時間都不怎麼正經,喜歡說些白癡的謊和開玩笑逗人。
>笑點頗異常,看到平常少見的事情(Ex:自己的手被整條折斷、別人被鳥屎砸到)就很容易爆笑。
>心情很差的時候通常也是笑著,但通常會是轉著棍子搭配非常不妙的笑臉。
興趣:體術訓練、觀察他人、賞鳥。
外貌:琥珀色短髮綁了一小搓馬尾,白膚,草綠色雙瞳。
穿著:袖子特長、蓋住雙手的墨綠中山裝,下身穿著西裝長褲和皮鞋。
武器(或戰鬥方式):長棍。戰鬥方式以近戰體術為主去做延伸,姿勢總是莫名的華麗。
家世背景:
補充:
>擅長模仿,尤其是鳥叫聲和他人的一舉一動。
>在他身邊經常能聽到各種鳥的歌聲。
 
更改穿著:膝上黑色女僕裝,充滿蕾絲、配戴馬甲和小蝴蝶結的類型、女僕裝袖子特長會下意識抓住袖子邊緣
全白吊帶襪、黑色皮鞋、只要戴上白色蕾絲髮箍就會進入『真.女僕模式』
穿著的內褲是純白色,上頭有粉色小蝴蝶結,功能是『武器庫』
偶爾會用普通披風遮掩自己的女僕裝,但能嶄露出來就會很有自信的大解放(?
 
武器更改:除了長棍之外還有各種武器(從內褲拿出來),但都不會用只好隨便亂打
 
新增真.女僕模式:內褲的絕對領域
此時階段絕對看不到越曜的內褲,如果強行掀起會被內褲發射的『高能溶解光束』攻擊
如果越曜自行掀起內褲,看見者會因為瞬間的閃光造成腦部傷害,導致身體僵硬停止三十秒
該階段的武器,不管怎麼拿都是鞭子、木馬、蠟燭、鐵處女,因此也被越曜戲稱「三十秒懲罰時間」
 
副作用:該模式只能使用三十秒(在內褲被看見的瞬間)
使用完之後就算戴著髮箍也無效,副作用則是『整件女僕裝會消失不見,除了內褲』
 
新增補充:曾經穿女僕裝打敗『四方魔王』(其實都是靠內褲打贏的)
在民間有「黎明女僕」的稱呼,傳聞看見此人會被光束攻擊導致失智、失明,是個可敬可畏的人物
也因為這樣常常被強者挑釁或是下戰帖,不過當然都靠著女僕裝取勝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