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我的名字叫做芭娜娜,十年前只是個住在平凡鄉村的鄉下小孩,某天天空降下一束刺眼的光芒,代表眾神的指引女神提著他們王族兵器來到我的面前。

  「這世界就拜託你了,請阻止滅世女神毀滅世界。」

  於是,身為被眾神選上勇者的我,肩負著重責大任,歷經風霜、跋山涉水,來到了禁忌之地。

  聽說那塊禁忌之地是由眾神的骨肉製成的,可以封印滅世女神百分之九點九九的力量,不過那怕是零點零零一的力量,滅世女神仍可以輕而易舉的突破這個封印出來人間作亂。

  我在結界外當起了守護者,利用勇者的力量一次又一次的把滅世女神趕回封印之中,而我在阻擋滅世女神的過程中也不是孤單一人。

  我遇到了被滅世女神打落人間的瑟洛瑋,他是一個很容易情緒激動的天使,因為滅世女神滅了他的族人,為了復仇與我一起當起了守護者。

  
  「芭娜娜!」

  「姆……」

  我微微睜開眼,原本模糊的景色逐漸清晰,瑟洛瑋擔心的臉印入眼簾。

  嗯……記得我好像要阻止滅世女神搭鍍金高鐵衝破封印來著,在鍍金高鐵撞到我之前我用勇者之力把高鐵彈起來,不過不知道為什麼高鐵突然爆炸什麼的。

  搔搔稜亂的咖啡色短髮,我左看看右看看,四周慘澹淒涼的模樣像是剛剛發生過戰爭一樣,看來滅世女神已經脫離封印了。

  「我剛剛有死嗎?」扭扭頸子,眾神賜於我勇者之力,那便是無限的重生復活。

  「嗯……」瑟洛瑋苦著臉,我記得他當時也有趕來幫我一起擋鍍金搞鐵吧,雖然來晚了一步,「好像有人使用的穿越法術,我們現在不知道在哪個世界。」

  我撐起身子,身上沾滿了灰燼和焦土,放眼望去感受不到活物的氣息,這樣看來要找人問話是不可能的了。

  重重的嘆了口氣,現在要找到滅世女神,就必須等指引女神來指引我們道路,然後用勇者之力把滅世女人打回禁地,不然就剩下土法煉鋼的地毯式搜索。

  「嗚、嗚嗚……」

  遠方有個男子躺在地上發出痛苦的呻吟,我跟瑟洛瑋連忙跑過去查看,發現對方臉上就寫著『我是這世界上最有錢最帥氣最會調情的王子』。

  「他臉上才沒寫字!」瑟洛瑋衝著我大喊。

  「這時候不要吐槽我啦!我們先看看他有什麼遺言要交代的。」

  「他還活得好好的不要讓他說什麼遺言!」

  瑟洛瑋總是這樣情緒激動,我挖挖耳屎把瑟洛瑋的吐槽當作耳邊風,不然我也想吐槽他怎麼知道我心裡在想什麼。

  跪在男子身邊,小心翼翼的扶起他的上半身,瞇起眼仔細把那張寫著『我是這世界上最有錢最帥氣最會調情的王子』的臉看清楚。

  嗯!果然命在旦夕。

  「喂!」瑟洛瑋又激動的想對我大吼了。

  我趕緊扇扇手吐舌表示只是開個無傷大雅的玩笑而已,因為這男子就如同瑟洛瑋所說,活得好好的,應該說我扶起他的時候生命力更加旺盛了,完全不是一個死人該有樣子。

  男子顫抖的舉起手,我趕緊握住他的手,接著男子勉強擠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美麗的小姐,我是夜之國的王子伊爾安斯,請問你願意跟我交配嗎?」

  「不要。」我完全沒有猶豫的拒絕了,如盡正逢世界末日危機,哪有時間在這邊跟別人結婚生子呀?更別說這王子長相太幼齒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夜之王子仍舊閃亮亮的笑著,看向我身邊的瑟洛瑋,「你要--」

  「你還是快點去死吧。」瑟洛瑋臭著臉,左手掌心凝聚力量召喚天使族的審判之斧。

  「你們這些無情傢伙……連完成我小小的遺願也不要嗎?」夜之王子愁著臉,接著很厲害的從眼角擠出眼淚。

  唉,既然我身為眾神欽點的勇者,果然還是要顧及一下受難者的心情,想必這王子大概是被滅世女神弄成這樣的吧。

  於是我決定完成夜之王子的小小遺願,按著腰間滅世之刃的到柄對王子提議,「好吧,我就把滅世之刃捅你嗶--然後嗶--嗶--,如此一來你的遺願就可以完成了。」

  「誰聽的懂你在說什麼呀!」瑟洛瑋好像很不滿我的作法,大概可以理解瑟洛瑋不滿意的心情,因為滅世之刃是神族的王族兵器嘛,用滅世之刃捅王子的嗶--然後嗶--嗶--,好像對神不敬呢。

  只見夜之王子聽了我的提議露出死魚眼,但一秒過後恢復燦爛的笑容,活跳跳的遠離我的身邊在瑟洛瑋附近打轉。

  「噢噢,看這美麗的羽翼,這不是光明一方的天使族嗎?」夜之王子輕挑的笑了笑,然後用有色眼光打量著瑟洛瑋,「聽說天使沒有性別,但菊花總有吧。」

  「為什麼你的話不會被消音……」換我感覺到不滿了,難道身為勇者就不能開黃腔嗎?

  聽見夜之王子的話,瑟洛瑋揮動長斧想砍了夜之王子,可是夜之王子突然陷入地面化為一灘黑影,黑影變化成一條長滿棘的黑繩纏住了瑟洛瑋。

  「身材很好呀,不如大家一起來我房間玩。」夜之王子從瑟洛瑋背後一個優雅的轉圈現身。

  「玷汙了天使族,我不會放過你這個黑暗種族的!」瑟洛瑋雙眼一瞇,一股強大的氣勢衝破黑繩。

  眼看他們就要打起來了,我當然不可以坐視不管呀,一個弓箭步衝到夜之王子面前,握起右手倏然送他一記神龍拳。

  「噗啊!」

  吃了我一記神龍拳,夜之王子居然還帶著幸福的表情在泥巴地裡滾了好幾圈,儘管右臉腫起來鼻樑也斷了,牙齒不知道飛出去幾顆,不過這一拳讓我知道夜之王子原來是個M呀。

  瑟洛瑋用光繩把夜之王子五花大綁之後,我用菜鳥治癒術治療王子的臉,而王子緩緩的把一切事情娓娓道來。

  夜之國王子伊爾安斯,昨天在夜之國附近降下了一束滅世之光,那道光毀了半個王國,後來他們發現倖存少女,由於王子本性變態就把少女拐去房間了。

  誰知道那個少女就是名字很長的滅世女神,被女神逼婚的伊爾安斯逃出了城堡,結果女神就殺了國王奪走王位成為夜之國統治者。

  更糟的是滅世女神居然坐在王座上面唱歌,害死皇宮的人害不滿意,說什麼要分享美妙的聲就用擴音器散佈歌聲,害夜之國進入毀滅狀態,現在可能只剩下逃到邊境的伊爾安斯還活著。

  「也就說女神可能還在皇宮裡呀。」望著遠方,即使面對強大的滅世女神我也無所畏懼,為了阻止滅世女神,我必須捨棄身為人類懦弱的本性。

  「不會吧,要回去找那個用雙手交配的女神喔。」伊爾安斯看起來很不想回去。

  「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隨便你,我們可是肩負著重大的使命。」瑟洛瑋用鄙睨的眼神撇了伊爾安斯一眼。

  「喂,被毀掉的可是我的國家呀。」伊爾安斯收起了輕浮的笑容,原本慵懶的雙眼認真了起來,「我帶你們去皇宮,不過在這之前--」

 

 

 

 

 

 

 

  「先跟我做愛吧。」

  「……」

  

  「你還是快點去死吧。」

  --
  
  廢叭:呀,切換成芭娜娜視角,不過芭娜娜的個性好像被我寫歪了,管他的XD(喂

  恭喜芭娜娜團捕獲夜之王子伊爾安斯XD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