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在見證跳跳教室殺人後,我們成功進入教室了,我想我之後沖浪技巧可能會很不錯,畢竟天天都要上課嘛!

 

  教室裡除了一個捲金髮的女學生外沒別人了,就像學長說的,其他人都回去,嗯!看來我迷路太久,褚同學昏睡太久了。

 

  那個金髮女學生眼中散發著讓人害怕的閃光,不過那個閃光是對著冰炎學長,冰炎學長大概習慣了吧!居然可以無視掉那堆粉紅小花和少女閃光。

 

  一邊聊著天一邊寫著學生資料,我話很少,除了悲哀的說著我的名字之外我沒說其他的話了,天吶!佐這個字真的很短,就不能取長一點讓我話多一點嗎?

 

  接著又開始自我介紹了,那個女孩叫做米可蕥,小名叫做喵喵。

 

  米可蕥還幫褚同學取了小名叫做漾漾,嗯!喵喵跟漾漾,又想起我悲哀的假名,我真的超介意被賭掉來讀書的......

 

  「佐,你的名字就只有一個字嗎?」米可蕥水汪汪的大眼在我面前閃爍。

 

  這我該怎麼說,要瞎掰一個姓可沒這簡單,還是說我要用在惡靈學院的假名呢?不過那個名字好像被通緝了,啊!我小時候真的事作惡多端。

 

  「有沒有喜歡的東西呢?」看我沒回答,米可蕥揪起粉嫩的小唇,看來她真的很喜歡幫人起取小名。

 

  喜歡的東西,我喜歡到處跑到處冒險,也喜歡走遍各大圖書館看書,不過如果她要用我喜歡的東西來幫我取小名......

 

  那我要好好思考一下,萬一亂說,我的小名也要悲哀了。

 

  「先來選課吧!」學長直接打斷,但這我對來說是很大的幫助,因為我根本不能想像佐這個字還會被衍生成什麼。

 

  漾漾好像想跟學長修一樣的課程,喵喵知道後也把自己的改成跟漾漾同一間教室。

 

  原來如此,有學長帶著上會比較順利嗎?又想到惡靈學院,雖然沒有代導人或是學長姊帶,不過班級是整個打散的,可以跨年級和班級上自己想上的課程。

 

  依照惡靈學院的上課方式,大家好像都懷著絕不要被彼此超越的想法上課,所以沒什麼交流,但在打架的時候交流就很多了,有些鬼族同學還很嘴砲很臭屁的邊打人邊解釋自己攻擊的原理。

 

  我也默默的填上要跟漾漾同班,到一個陌生環境是需要人陪的,既然都認識喵喵和漾漾了,那就一起當同學吧!

 

  「入學之後沒有讀完是不能辦休學或退學的。」冰炎學長忽然說。

 

  嗯?學長在跟誰說話?有幾次我聽見學長在自言自語,然後突然打漾漾之類的舉動,而漾漾聽見學長突然說話會變得很緊張動作很大。

 

  他們是在說相聲嗎?可是我看不到笑點,還是說他們可以心靈相通?這說不定也是這間學校貼心的地方,代導人可以跟新生心靈相通呢!

 

  當喵喵騎著大貓離去後,冰炎學長不知道為何又踹了漾漾,我是不太了解某些種族的互動方式,不過在鬼族而言好朋友見面就是要打打架過招,那冰炎學長一直打漾漾,是在表示他們的感情很好嗎?

 

  跟他們道別之後我去了學生宿舍,記得扇董事好像說博士幫我安排好住的地方了。

 

  依照學生手冊的指示,我去過了棘館,不過沒找到我的房間,看到這間學校居然有完整的學生宿舍我真的是倍分感動,惡靈學校的宿舍.......

 

  勉強算是宿舍吧!惡靈學校的宿舍都要用搶的,有些能力比較好的同學還會霸佔宿舍變成自己的領地等等。

 

  記得那次博士幫我安排住宿居然是住在學校圖書館,不過那裡是唯一安靜而且舒服不會有人打架的地方,所以我就沒計較了。

 

  等等!圖書館,我上次有跟博士說過圖書館很舒服我很喜歡,該不會......

 

  算了,圖書館也不錯,反正我喜歡看書,我翻翻學生手冊發現有一個肯爾塔的地方,好像可以去那邊查查自己住在哪宿舍。

 

  我原本也不知道那座塔在什麼地方,不過很神奇的,一直想著,走著走著居然就走到一個閃閃發光的巨大水晶前。

 

  難道說我迷路時一直想著某個地方就可以走到嗎?早知道剛進校門迷路時不要同時想著那麼多地方,難怪我不管怎麼走都走不到想要去的地方。

 

  站在肯爾塔門前,當我要去開門的時候已經有人先開門走出來了。

 

  我第一眼就辨認出他是精靈,在我廣大的朋友圈之中也有精靈,精靈的特徵就是他們會發光,每次要進入某處黑暗的地方冒險我都去找我的精靈朋友,因為方便又省力。

 

  「您好,年輕的學生,來到肯爾塔是要找什麼人嗎?」接著我又從他幽幽細柔的聲音來判斷他的年齡。

 

  肯定有一千歲以上,年輕的精靈說話不是這樣的,相信我。

 

  「我是佐,我想要找我的宿舍位置。」

 

  「我是賽塔蘿林,負責管理學生住宿。」精靈微微的笑著,我連忙把學生證給他,不知道能不能請他幫我找宿舍。

 

  接過學生證,賽塔看了一眼又抬頭對我笑,不過他的笑容有一點點怪,好像有什麼含意,就我對精靈的認識,這個笑容可能代表著某些意思。

 

  待在博士身邊有一段時間這讓我學會去觀察種族,去判斷種族習性,這應該也算一種好處吧!

 

  「那個......我有地方可以住嗎?」看賽塔遲遲不說話,讓我很不安。

 

  「有的。」

 

  「在什麼地方?」

 

  「黑藤館。」

 

  什麼?我有沒有聽錯?聽說那裡是黑袍住的地方耶!

 

  先別管黑藤館在傳聞中相當高級,重點是我這種跟鬼族一起打滾好幾年的人住那邊沒問題嗎?

 

  「那個......那不是只有黑袍才能住的嗎?」雖然我相信精靈不會記錯,但還是想確認一次。

 

  賽塔依然保持笑容,「啊!」他輕嘆,「我忘了說是在黑藤館旁邊。」

 

  喔喔喔喔喔!該死!我被耍了,這隻精靈一定是故意的!我就知道活過千年的精靈都喜歡開這種玩笑。

 

  所以不是住進黑藤館是住在附近,不過附近還有什麼地方能住呀?

 

  「不好意思,能帶我去嗎?」我記得地圖書沒有畫出黑藤館附近還有什麼地方能住。

 

  賽塔點點頭,帶領我朝黑藤館走去。

 

  不知道為什麼我一直覺得好像從裡見過賽塔,不過好像又跟他不熟,是因為每隻精靈都長的很像嗎?

 

  想起我的精靈朋友,他沒有賽塔這樣高雅,有點蠢蠢的,那位朋友相當崇拜千年前大戰的精靈三王子,我也同意冰牙三王子的作為令人敬佩。

 

  當我三歲唸歷史學的時候,還跟其他朋友一起玩某種超現實的辦家家酒。

 

  大家抽籤來看自己扮什麼角色,但在獄界有點特別的是,大家都想當惡鬼王,唯獨我想當精靈三王子,你們知道的,這代表我就是要被打的那個,很幸運的我有一次抽中當惡鬼王,大家都要聽我的話。

  

  然後我跟他們說:「我們去打惡鬼王吧!把我的王位搶回來!」

 

  當初大家都以為我在開玩笑,結果我還真的把他們帶去景羅天的領地到處破壞,現在想想我那時候是怎麼活下來的呀!真是奇蹟。

 

  「就是這裡。」賽塔停了下來。

 

  我望著漆黑巨大歐式的黑藤館,還真的跟傳說一樣的雄偉呀!不過我到底是住在黑館附近的哪裡?根本沒見到其他建築物呀!

 

  「附近......」我左右張望正好看見黑館鐵欄外側有一間木屋。

 

  說是給狗住的又點太大,說給人住的又太小,所以不是給狗住也不是給人住,是給我這種種族不明的生物住的嗎?

 

  看見我臉上掛了幾條黑線,賽塔走到我身邊依然保持笑容,是在告訴我節哀順變之類的嗎?

 

  「如果有什麼需要可以到黑館裡尋求幫助。」賽塔停了一下,又繼續說,「距離開學還有一段時間,可以在校園裡走走。」

 

  我點點頭,跟賽塔道謝之後狼狽的走向小屋。

 

  我還注意到有人從黑館的窗口望出來,好像一直在注意賽塔跟我,難道說把我安排在黑館旁邊是為了監視我?

 

  不過那個人在賽塔走掉之後也不見了,這樣就不是在監視我,應該是在看賽塔,精靈都長得很美很漂亮,會被追隨也是理所當然。

 

  希望那個偷看的人不是追隨者,就算是也希望不是瘋狂粉絲,不然我可能還沒開學就被暗殺掉了。

 

  打開小屋,突然發現小屋裡已經被施了空間魔法,裡面的裝潢大到嚇死人,我還以為我是從黑館側門進到黑館裡,不過這裡的確只是一間房間。

 

  看這種品味應該是博士親手造出來的,博士很喜歡把房間弄得很像樹屋,只是我不懂為什麼要在我房間裡蓋那麼多扇門?

 

  咕咕咕--咕咕咕--

 

  我掏出口袋裡的手機,不知道是誰把它調成雞叫聲,手機這東西對我來說算是陌生,在鬼族之中很少有人會使用這種產品,但有很多鬼族都會竊聽和篡改程式。

 

  原世界那邊的種族好像非常依賴這種電子產品,我不太喜歡,因為大部分的電子產品都會有一種怪怪的電磁波。

 

  「喂?」等手機響了十秒我才接起,因為我不知道要按哪個鍵才是接電話,亂按說不定會把電話掛掉。

 

  「喂!這麼慢才接!」電話中傳來一個女人的怒罵,「聽說你去讀Atlantis學院!真的假的?」

 

  「真的呀!我還住在黑館旁邊,還認識了漾漾、喵喵、一個黑袍和一隻精靈。」

 

  電話中的女人是我的好朋友,當然是個鬼族,她叫做陶莉絲,年紀很大!非常大!可能比賽塔還要大,就是她在獄界撿到我把我養大的。

 

  但她的教育和作為一點都不讓我有母親的感覺,感覺比較像朋友。

 

  陶莉絲參加過很多戰爭,她不屬於任何一個惡鬼王,她說這種職業叫做傭兵,誰給的酬勞高就跟誰走,撿到我那次是在幫殊那律恩惡鬼王做事。

 

  「黑館?那個博士腦袋有洞呀!把你賭掉還把你送到那種地方?快給我離開那裡!」

 

  「可是冰炎學長說,沒讀完就離開學校會被詛咒耶!」

 

  「去你的詛咒!」陶莉絲氣炸了,不過我想她要我離開學校的原因不是因為怕我被黑館裡的黑袍抓走。

 

  是怕我把這間學校炸了。

 

  這件事說來有點慚愧,我六歲時去讀惡靈學院,七歲時被冠上『天才』的名號,八歲跟著學校代表去參加競技大賽。

 

  但其實我不是天才,天才是我的鬼族朋友和精靈朋友,他們敎我很多東西,我只是學得比別人多所以成績很好。

 

  嘛!大概是惡靈學院每年必做的大事,他們總喜歡在比賽時搞手段,年紀小小的我認為這是不正當的行為,又不是能力不足,為什麼不能正大光明的打呢?

 

  所以我跑去跟惡靈學院的副校長吵架,吵到打起來,然後我能力失控又不小心在惡靈學院裡炸了一個不小的洞。

 

  這不是我第一次能力失控,記得我說過我去惡鬼王領地完嗎?那次我也失控過一次。

 

  因為我不了解我的力量到底是什麼,所以隨便搞搞可以會發生......小小的爆炸和洞......小小的吧......

 

  「我已經十六歲了,也知道自己的能力怎麼控制好嗎?」反正因為炸了惡靈學院讓我被通緝又被退學。

 

  「聽你在放屁!你除了會亂用法術和武器,你也不會在意別人對於你的力量有什麼評論。」

 

  的確,因為在獄界學習的是如何使用陰影的力量,如果我在這間學校使用陰影的力量不知道會招來什麼輿論。

 

  「那我就不要使用陰影的力量,用光明總可以了吧!」

 

  說到光明,其實在撿到我的時候不只有陶莉絲一個鬼族,還有一隻精靈,就是非常崇拜冰牙三王子的一隻精靈。

 

  一個鬼族和一隻精靈是朋友,這是觀念植入到我腦裡,讓我從小就覺得每個種族都可以變成朋友。

 

  陰影和光明是可以在一起的,不分種族什麼朋友都交,所以我的交友圈十分廣泛,但在別人眼裡這個舉動好像很怪。

 

  其實我不用陰影只使用光明,失控的風險也沒降低,在多次跑去騷擾其他惡鬼王的時候,『光明』也曾經爆炸過幾次。

 

  「我知道啦!不要吵!」陶莉絲似乎在跟某人說話,說完又回來跟我說,「如果有什麼需要要跟我們說!我們會殺進去救你的。」

 

  語畢,掛斷電話。

 

  救我?怎麼說的我好像未來會被公會通緝一樣。

 

  收拾一下雜物,開始研究我房間裡的門,排除掉大門和盥洗間,還有六扇門。

 

  有兩扇打開都是牆壁,我在納悶為什麼要用門來當作裝飾?一黑一白的報廢門?

 

  有一扇打開可以通到這間學校的圖書館,那是綠色的門。

 

  黃色的門可以通到學校門口,藍色的門可以通到黑館裡面,我明明就住在旁邊,幹麻還要特地開側門呀?

 

  最後紅色的門可以通到學校的某處,我開過三次,三次景色都不一樣,只知道是在學校裡。

 

  我躺在床上,雖然不是什麼高級的質料,不過是我習慣的觸感,望著暗褐色不平坦的天花板。

 

  博士妳到底在想什麼?

 

  因為這間學校的宗旨是重新整合世界秩序嗎?

 

  有時候去思考博士行動背後的意義是種蠢事,因為我總猜不到博士想幹嘛?

 

  在我把腦細胞燃燒殆盡之前就已經睡著了。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