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總之,立志用黑暗統治世界的魔王公主,和立志消滅黑暗世界的西方光明王子,現在兩人狼狽的倒在馬廄房裡。

 

  從我離開黑土世界不知道過了幾天,米爾那個白痴居然沒留馬匹,也不會用瞬間移動,我也不能亂用魔法。

 

  好加在我知道烽梟學長在這裡當神父,現在暫時讓我們在馬廄休息,等事情安排好就幫我們弄個正常的旅館住。

 

  「學生會副會長,怎麼會想去當黑公主呢?」烽梟學長端了三杯熱可可過來。

 

  「隨便選就變成這樣了,烽梟學長為什麼要來這種地方當神父呀?」

 

  「因為當神父可以得到治癒的能力,而且也方便打聽世界流向和狀況,這裡是很不錯的中繼站。」

 

  真不愧是烽梟學長,這麼有智慧,不像某個白痴精靈那麼幼稚。

 

  「其他人在哪裡?」小心意義端起熱可可,只穿著小洋裝其實還挺冷的。

 

  我把會長當市長,楓伊當國手的事情告訴烽梟學長,米爾倒是什麼都不知道,連自己哥哥選什麼職業都不清楚,我還以為謬雷會去當國王呢!

 

  「經過我這幾天的探聽,大部分的人都聚集在都市,也就是布蕾會長統領的那個鎮,明天就過去看看吧!」

 

  烽梟學長收拾一下東西就帶領我們去旅館,喔喔喔--!不是我發花痴,好吧!我在花痴,烽梟學長不但聰明又很可靠。

 

  到旅館換衣服的時候,米爾發現旅館的箱子裡居然放著自己帶來的食物,說是原本要送給大家的。

 

  難道大家帶的喜餅喜糖都會被傳送到這個世界嗎?

 

  烽梟學長把自己家裡家傳秘方製程的楓糖漿抹在鬆餅上面,重新幫我們到一杯熱可可,我也把太陽餅等等的新年食物拿出來分享,米爾看多就沒再拿食物出來了。

 

  夜晚,外頭傳來很多淒厲的哀號,還不時有受傷的勇者來這裡避難,旅館下面的酒吧好像是二十四小時營業,總能聽見很多談論的聲音。

 

  「副會長......

 

  原本躺在床上發呆的我,忽然被這一團黑色不明物體嚇到。

 

  「喔!幹!....幹嘛!」仔細一看才知道是裹著棉被躲在我床底下的米爾。

 

  搞什麼呀!有房間不自己睡跑來我這邊,嚇我很好玩嗎?

 

  知道是米爾後,我翻身背對米爾,不耐煩的模樣似乎被米爾看見了,米爾默默爬到我床邊趴著。

 

  「副會長,告訴妳喔!這是我的秘密,不可以跟別人說。」

 

  「我不想知道你的秘密,滾出我的房間。」

 

  被別人知道就不是秘密了吧!再說,為什麼我非要知道一個笨蛋的祕密不可?

 

  知道別人的秘密之後,基於良心問題,就不可以四處張揚,而且如果遇到秘密內容的當事不會很尷尬嗎?

 

  「我以前小時候不小心掉一個很黑的地方,那裡很恐怖,有很多怪聲音,就像在這樣......

 

  米爾也不管我願不願意,自顧自的說出來,不過他說的事情我好像也知道一點,因為我之前看過他的記憶。

 

  發現我沒反應,不知道是認為我故意裝睡,還是真的睡著了,米爾仍繼續說。

 

  「我遇到一個女生,她很兇、很強悍,沒說幾句話就動手動腳,剛開始我很害怕她,但是後來發現她不是個壞人,只是不善於表達關心而已。」

 

  所以我才會看見米爾跟一個黑膚的女人在聊天的畫面嗎?但為什麼謬雷要去改變這個記憶?

 

  因為他們的種族不同的關係嗎?

 

  「我們很快就變成朋友了,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兩個相當有默契呢!但是,我不能待在那個很黑很暗的地方太久,那裡的環境會對我身體造成傷害,所以那個女生就把送回家,從此我們就沒再見過面了......

 

  總覺得,米爾好像略掉了很多細節,但我也不想知道太讓人悲傷的故事。

 

  稍微瞄一眼米爾,他好像非常想念那位朋友,但想也知道不可能輕易相遇了,畢竟兩個人來自不同的世界。

 

  「會忽然想起來,是因為我現在是黑公主你勇者王子嗎?」立場根本一模一樣對吧!

 

  「嗯,我希望這個故事的結局是好的......不過我知道,不可能,因為不管怎麼走,都會有人不開心。」

 

  正常來說戰爭都是要一方贏,一方輸,極端的對立是不可能會有妥協的空間。

 

  時間已經造就無法挽回的隔閡,誤解已經很深了,沒人了解也沒人想了解。

 

  「等找到其他人,再來想要怎麼完成這份作業吧!」

 

  「嗯!」

 

  正當米爾要回自己房間時,一陣激烈的晃動讓他整個人摔到我身上,而我被這樣一撞整個人跌下床。

 

  震盪還沒結束,餘震連綿,這間旅館大概有什麼能防震的機關,居然還穩固如山,只有幾個裝飾掉落而已。

 

  「副會長--!」米爾整個人縮在角落叫著我。

 

  這樣不對吧!勇者應該要英勇的衝出去查看情況才對,縮在角落當小貓應該是路人甲乙丙會做的事吧!

 

  懶得理靠不住的米爾,免強搭上窗看看外面到底是什麼狀況。

 

  夜空裡點底落下鮮紅的火光,除了這間旅館其他地方都淪陷火海,火中好像還有什麼東西在互相打鬥,而地震就是因為火球砸落而造成的。

 

  「這裡被攻破了,我們馬上離開。」烽梟學長背著一個小包包衝進來。

 

  用力一踏,地上瞬間出現白光,又是一陣強力震動,雜亂的聲音簇擁而上,接著冒出不明白煙差點沒讓我窒息。

 

  「好了!沒事了。」烽梟學長說完,眼前映出熱鬧繁華的景象。

 

  我們來到了都市?原來一個魔法陣就可以移動過來了嗎?那為什麼不馬上移動過來還要我們過夜被火烤呀!

 

  「喔喔!歡迎、歡迎,隨便坐,當自己家。」會長一臉悠哉的朝我們走來。

 

  帶著詭異的帽子,穿著西裝筆挺,手上拿精緻雕刻的手杖,一隻藍眼的白貓頭鷹停駐在肩上。

 

  「會長,你在這裡幹麻?」看會長過的很舒爽的樣子,好像沒有要進行故事的感覺。

 

  「我在享受人生呀!這個系統還真方便,可以體驗各種事物。」

 

  「那作業怎麼辦?」我整個人跳起來,會長說要來我家做作業,結果只是來混的嗎?

 

  「別急,反正校長只是要我們用一個角色做一個結局,每個角色都會有不一樣的結局,又不是說要整個世界有結局才算結束。」

 

  「要怎麼樣才算結局?」難道要玩到死掉嗎?

 

  「結束你的任務。」簡單一句,會長沒繼續多說。

 

  「可是......我不知道我有什麼任務呀!難道會長你知道你的任務是什麼嗎?」

 

  「不知道。」

 

  啊.......問了也是白問。

 

  會長把我們帶到市長家裡住,對於我們忽然掉到街上,路人好像都沒有很驚訝,應該說,根本沒在理我們。

 

  這大概就是遊戲中,路人需要自行觸發的模式吧!

 

  烽梟學長把自己得到的情報告訴會長,我跟米爾在一邊吃著早餐。

 

  「喔!」會長驚嘆了一聲「既然那邊淪陷,阿茲卡的商人就失去商機了,太好了,我要趁現在多設幾個工廠。」

 

  「別人被攻打你還那麼開心!」這就叫趁火打劫嗎?

 

  「不!我正在擴張我的版圖,基本上,我已經用金錢控制了三分之一的領土。」會長驕傲的說著。

 

  「比國王還厲害?」米爾非常驚訝,眼神中充滿佩服。

 

  「就算是國王,也沒辦法用王權控制金錢流動,只有商人,才能掌握。」

 

  黑暗勢力擁有三分之二的領土,會長有三分之一,這......

 

  「所以你現在是人類的王嗎?」會長想要用錢來攻打黑暗嗎?還是要黑吃黑?

 

  「嗯?才不是呢!別人只是覺得我是個很厲害的商人,之後,我還會跟黑土的商人接觸,進軍黑暗大陸。」

 

  果然要黑吃黑。

 

  「烽梟學長接下來要去哪裡?」米爾望著窗外,似乎很想出去玩。

 

  「去找找其他人吧!」烽梟學長就順著米爾的意思了,反正現在也沒有什麼危險。

 

  上了街,米爾像個小孩一樣亂跑,我無奈跟在米爾後面,就怕他等等失蹤,烽梟學長到附近的教堂辦事,沒跟我們一起。

 

  「賣糖果、賣糖果,有沒有人要買糖果?」

 

  「小遙?」我皺起眉?小遙身上穿著巨大糖果布偶裝,只露出一顆頭,手上提的一籃糖果在路邊賣糖。

 

  「副會長!米爾!你們也來到這個城市了嗎?」小遙也不顧自己現在穿著巨大布偶裝,直接撲過來抱住我跟米爾。

 

  「嗚......不能......呼吸了--」

 

  「啊!抱歉!」小遙一放手,我跟米爾直接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吸著新鮮空氣。

 

  「小遙你的角色是糖果商人嗎?」小遙要用糖果控制整個世界嗎?

 

  「對呀!兔兔是寵物店老闆,妮莎是咖啡店老闆.....洛好像是街友勇者。」

 

  「什麼街友勇者?」

 

  難道在勇者前面加個名詞就能變成勇者嗎?OO勇者、XX勇者,這樣誰都可以當勇者呀!

 

  「街友勇者就是可以隨時隨地睡覺的勇者。」洛忽然從一邊的水溝蓋裡爬出來。

 

  神馬鬼勇者,我沒聽過只要隨時隨地睡覺就能打敗魔王的勇者呀!是說你一直睡在水溝裡面嗎?

 

  「所以你什麼時候要去打魔王?跟我一起去吧!」遇到同伴的爾米非常開心的邀請洛。

 

  「等魔王來了我就去打他,現在我要去屋頂上曬太陽。」洛爬上水管,到一處陽光能照射到的地方睡覺。

 

  如果這世界充滿了這種勇者,大概會馬上滅亡吧!這裡可是市中心耶!魔王來了不就要世界滅了嗎?

 

  洛才剛躺下來曬太陽,頭上馬上冒出一朵粉紅色的磨菇。

 

  他也沒多想,直接拔下來一口吞掉。

 

  喂--!那種東西能吃嗎?而且哪有人會自行生產磨菇的?你會行光合作用嗎?啊!磨菇好像不是行光合作用的樣子......

 

  「小遙知道夜雪去哪裡了嗎?」

 

  「知道喔!在墓園,她是葬儀社老闆,最近生意很好所以忙得沒時間逛街。」

 

  現實是死神,遊戲是葬儀社,沒事不要那麼盡忠職守呀!而且生意很好是怎樣?完全開心不起來。

 

  「聽說昨天有一邊被攻破了,太好了!我有可以多一個座糖果工廠。」小遙從玩偶裝裡面掏出紙跟筆不知道在寫什麼。

 

  「喔!小遙呀!咦?這不是副會長跟米爾嗎?」妮莎穿著超華麗的蛋糕裙提著一籃派向我們打招呼。

 

  「嗨!妮莎,聽說阿卡茲那邊被攻破了,要不要一起去那邊開分店呀?」小遙把紙遞給妮莎。

 

  「我也要去開分店!」兔兔從天而降,身邊還跟了很多不明鳥類。

 

  不會吧!全部的人都是商人,要用經濟打天下嗎?

 

  「啊!副會長,妳穿的好可愛喔!你當什麼角色呀?」兔兔跳過來觀望我身上的洋裝。

 

  「黑公主。」反正街友都出現了,公主王子這種角色也沒什麼好驚訝的吧!

 

  話剛出,原本不搭理我們的路人馬上驚聲尖叫落荒而逃,整條街瞬間變的空蕩蕩的。

 

  我觸發了什麼劇情嗎?

 

  「喔!副會長是公主嗎?太好了!讓我們在妳的國家裡面設分店吧!」小遙倒是很開心的無視路人的反應。

 

  「會長告訴我們,要努力擴大自己的店面,這樣就算是王也奈何不了我們。」兔兔爆出會長是幕後黑手的事實。

 

  「你們知道我兄在哪裡嗎?」發現沒自己哥哥的消息,米爾露出擔心的模樣。

 

  「喔!他是南方國王呀!跟布蕾會長建立友好經濟網,瑞絲特是他的秘書顧問,艾格蘭是騎士團團長。」小遙拍拍米爾的頭要他別擔心。

 

  終於找到比較正常的角色,如果是這三個人來打魔王應該就沒什麼問題。

 

  等等,說到魔王,我是魔王的女兒,那我爸是誰呀?

 

  「你們知道魔王是誰嗎?」

 

  「好像是一個白蘿蔔。」妮莎皺起眉,好像不清楚。

 

  「不對啦!是一個人蔘,一直嘎嘎叫的那隻。」小遙模仿小人蔘暴跳如雷的模樣。

 

  小人蔘是魔王?那不就意味著.....魔王--是銀花!

 

  完了,世界毀了,現在不管做什麼都無所謂了,說不定就算聯合全世界的勇者都把不敗銀花。

 

  至於我們......一個白痴王子、國王、國手、市長、神父、皇家秘書、騎士團團長、糖果店老闆、咖啡店老闆、寵物店老闆、黑公主。

 

  還有街友。

 

  這樣的雜兵根本沒辦法對付魔王不是嗎?

 

  難怪會長不會去對抗魔王,而是享受著自己想要的生活,因為要打敗魔王這種蠢事,大概只有米爾才會做。

 

  「喲!大家怎麼都聚在一起呀!真熱鬧。」楓伊提著一袋高爾夫球杆,好像是剛運動完的樣子。

 

  「楓伊,比賽怎麼樣啦?」小遙也揮揮手,接著一群人有幾成一團說話。

 

  大家都在討論接下來要做什麼,開分店、招攬客人、哪個選手受傷什麼的。

 

  我想,他們的任務就是成為最大的業連鎖店店長或是世界第一選手吧!

 

  「米爾,你認為你的任務是什麼?」

 

  原來一開始選角色就應該選簡單的角色,譬如說村民之類的,被打一下就掛掉任務結束,真簡單。

 

  「擊敗大魔王!」就算知道人蔘是魔王,米爾仍不退卻。

 

  「難道你都不用大腦思考一下嗎?你哪來的兵力?你哪來的能力?你帶的兵也不過是小角色,就算是王子能做的事情也是有限度的。」

 

  就算是勇者也是有腦子的好嗎?人家街友勇者......好吧!我們這邊的勇者都是有點問題的。

 

  「米爾,你要去魔王嗎?」楓伊聽見我跟米爾的對話,轉過來用我支持你的表情看著米爾。

 

  「沒錯!我要跟魔王說我們是可以和平相處的!這樣大家就不會過的那麼辛苦。」

 

  「沒錯!只要大家一起吃糖果就可以和平相處!」小遙雙眼發出亮光,握著米爾的手。

 

  「只要大家跟魔物和平相處就是好朋友!」兔兔也跳過來站在米爾這邊。

 

  「我開完咖啡店要開服飾店,跟魔族交流說不定還能得到新技能,真是不錯的想法!」妮莎拍拍米爾的肩膀。

 

  「打魔王記得背我過去,我想睡在魔王的房間。」洛不知何時躺在一邊的花圃裡面。

 

  「你們.....大家......我太感動了!我們一起去打魔王吧!」米爾都快哭出來了,所有人不約而同一起歡呼。

 

  等等!好像哪裡怪怪的!你們的目標明明都不一樣不是嗎?好像哪裡有問題,可是卻說不出來。

 

  亂七八糟的熱血過後,大夥決定要去南方跟謬雷申請兵力,再加上米爾自己國家的兵力大概就足夠了。

 

  他們離去後,我馬上去找烽梟學長和會長說這件事情,真是太瘋狂了。

 

  訓練有素的兵團都打不過魔族的雜魚雜兵,這些臨時湊成的鄉民軍怎嚜可能打的過?

 

34.

 

 

 

  「要去打魔王?真是太好玩了。」會長覺得有趣,竊笑伴著香濃紅茶。

 

 

 

  「估計大概連魔王城邊緣都無法靠近。」烽梟學長露出苦惱的表情,看來是在深思。

 

 

 

  看吧!我就說這種臨時湊成的鄉民軍怎麼可能會成功,就算他們的目標亂相同,也不能會打贏的。

 

 

 

  「好吧!我先寫信給南方國王,然後輔助他們打魔王。」會長說出讓我意料之外的話。

 

 

 

  你不阻止他就算了,居然還協助他們送死?沒聽見烽梟學長的分析嗎?

 

 

 

  「嗯,我也聯繫一下教會,教會分佈很廣,這樣要救援比較容易。」烽梟學長居然也同意輔助鄉民軍。

 

 

 

  「等等!為什麼米爾領團打魔王你們就要協助呀!之前其他勇者打魔王你們都沒反應不是嗎?」

 

 

 

  「玩家跟電腦設定好的角色是不一樣的,NPC永遠是個NPC,魔王如果是玩家,在強的NPC仍然會輸。」

 

 

 

  也就是,如果魔王是NPC就很容易贏囉?NPC不會成長,但玩家會成長,所以這世界才沒有勇者打贏人蔘。

 

 

 

  如果去贊助NPC打魔王自然是在浪費資源,但如果贊助玩家自己就不一樣了。

 

 

 

  「所以米爾他們可能會贏?」

 

 

 

  「也只有可能喔!畢竟魔王也是玩家,會強到什麼地步我們也不知道。」

 

 

 

  「妳要去幫忙嗎?」烽梟學長望著我。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要幫什麼,看他們胸有成竹,我就在一邊當啦啦隊好了。

 

 

 

  利用楓梟學長的移動陣,我追到米爾他們,好像已經跟國王談好了,大家在路上有說有笑。

 

 

 

  「謬雷要資助你們嗎?」

 

 

 

  「對呀!沒想到兄長那麼慷慨,還親自上陣呢!」米爾開心極了。

 

 

 

  什麼?國王親自上陣?

 

 

 

  才剛驚訝沒多久,就看見謬雷帶著瑞絲特和艾格蘭騎馬過來。

 

 

 

  「路幫你們開好了,殺進去就對了。」謬雷冷冷的說著,米爾倒是滿臉笑容的繞著謬雷。

 

 

 

  雖然路上他一直想跟謬雷聊天,但謬雷完全沒有搭理他。

 

 

 

  「夜雪--!」小遙看見在半路幫忙收屍的夜雪,開心的奔過去。

 

 

 

  看來只要有一天有征伐團,就會有很多屍體,難怪夜雪會生意興隆。

 

 

 

  「妳要加入我們的征伐團嗎?」妮莎無視地上的屍塊,直接走到夜雪身邊。

 

 

 

  「我會跟在你們後面幫你們收屍的。」夜雪亮出一張來自會長的任務單。

 

 

 

  會長你還真貼心呀!

 

 

 

  一團人浩浩蕩蕩朝著黑土前進,因為路上的妖魔鬼怪都被皇族擺平了,所以我們都走的風平浪靜,感覺好像在郊遊。

 

 

 

  還有很方便的教堂,可以當傳送點,一路把我們送到其他教堂,就這樣一直轉送,直到送到最靠近戰區的教堂為止,這樣下來一天就到了戰區。

 

 

 

  「三分之一地領土由布蕾會長、教會、皇族幫我們撐住,剩下的靠我們自己了。」瑞絲特表示自己不能參戰要先回去了。

 

 

 

  「嗯,南方就交給妳支撐了。」謬雷把一個徽章交給瑞絲特。

 

 

 

  現在這岌岌可危的局面,我忽然想起一個人,非常討厭的人,因為他到現在都還沒出現。

 

 

 

  「有人知道水之天澤去哪裡了嗎?」

 

 

 

  我開口一問,瑞絲特忽然停下來,面帶猶豫的望著我,是在考慮要不要跟說嗎?

 

 

 

  「沒聽過他的消息。」小遙搖搖頭,其他人也看來看去,好像都沒知道。

 

 

 

  「圖書會會長去當信徒,每天都會去教堂禱告。」謬雷直接開口了。

 

 

 

  嗯?信徒?烽梟學長是神父,水之天澤是信徒?這微妙的關係是怎回事?

 

 

 

  「天澤會長好像沒有參戰的意思。」瑞絲特有點不安的說,好像這件事不能讓別人知道。

 

 

 

  他不來也沒差,那個死屁孩居然一直黏著烽梟學長,呿呿,我看信徒這種小角色結局也沒好到哪裡吧!

 

 

 

  瑞絲特離開後我們走了很長一段時間,我忽然發覺我之前住的那個城堡原來就在黑土邊緣。

 

 

 

  一個公主住在邊邊沒關係嗎?不是常常有人要攻打進來嗎?還是說這是公主自己要求的?

 

 

 

  「要進去森林了,大家準備好隨時戰鬥。」謬雷抽出長劍,就算光線不佳,常見仍發出耀眼的光芒。

 

 

 

  原來國王的劍可以當電燈,好方便。

 

 

 

  南方國王謬雷參戰,裝備了王者之劍作為武器。

 

 

 

  騎士團團長艾格蘭參戰,裝備了滅魔之槍作為武器。

 

 

 

  謬雷和艾格蘭頭上忽然冒出一段字,我驚訝的望著那段字,其他人似乎都沒看見。

 

 

 

  西方王子米爾參戰,裝備了翠綠之弓作為武器。

 

 

 

  當米爾拿出武器時,同樣也冒出這樣一段字漂浮在頭上。

 

 

 

  「這是戰爭系統啦!不用那麼緊張。」楓伊看我嚇的眼珠都快滾出來,趕緊跟我解釋。

 

 

 

  金牌國手楓伊參戰,裝備了鈦合金網球組作為武器。

 

 

 

  糖果店店長小遙參戰,裝備了彩紅棒棒糖作為武器。

 

 

 

  咖啡店店長妮莎參戰,裝備了下午茶組作為武器。

 

 

 

  寵物店店長兔兔參戰,裝備了可愛動物作為武器。

 

 

 

  葬儀社社長夜雪參戰,裝備了棺材作為武器。

 

 

 

  街友勇者洛參戰,裝備了枕頭作為武器。

 

 

 

  「發什麼呆?還不快選擇武器!」謬雷用劍指著我。

 

 

 

  武器?我沒有武器呀!而且其他的武器都莫名奇妙,我乾脆空手好了。

 

 

 

  黑公主忍冬參戰,裝備了小屁孩作為武器。

 

 

 

  喔靠!我頭上那串字是什麼鬼?

 

 

 

  「好!全體殺進去吧--!」謬雷一吼,自當衝鋒領著我們。

 

 

 

  我看見大家越過一條不明黑線,接著森林裡衝出一堆魔獸。

 

 

 

  楓伊把網球散落各處網球網用力一揮,所有網球到處亂打,被打中的魔物立馬穿孔。

 

 

 

  看見有網球飛來,小遙揮動巨大棒棒糖掃飛網球,順手掃飛一堆魔物。

 

 

 

  妮莎拿著茶壺到處亂潑茶,到處亂丟甜點,茶潑到魔物便慢慢侵蝕,馬卡龍則是炸彈到處亂炸。

 

 

 

  帶著一群可愛......不!是突變動物的兔兔,騎著巨大山豬帶領一團看起來可愛卻攻擊性強的生物與魔物撞在一起。

 

 

 

  坐在馬上面的夜雪,把棺材隨手丟在地上,土裡猛然躥出大批殭屍,還拿著武器跟魔物相拚。

 

 

 

  洛躺在另一匹馬上抱著枕頭睡覺,我則站在原地呆呆看著眼前的大亂鬥。

 

 

 

  捏捏捏捏捏--

 

 

 

  在我發呆的時候,一群黑黑小小,像是剛會走路的小嬰兒,一群一群的圍在我身邊。

 

 

 

  這是什麼噁心的東西呀?我逃到洛身邊,那群黑黑小小的東西像是失去重心,跌跌撞撞朝我爬過來。

 

 

 

  「不要過來!走開!」跳上馬,也不管洛在睡覺,駕著馬往大亂鬥的地方跑去。

 

 

 

  「要繼續往裡面打是嗎?」艾格蘭看見我英勇的往裡面衝,呼叫大家繼續往裡面打。

 

 

 

  不!我沒有要往裡面打的意思,我是要擺脫那噁心的小東西。

 

 

 

  那群小東西也爬進大亂鬥的範圍,敵我不分的亂抓,被抓到馬上拖入泥土裡銷聲匿跡。

 

 

 

  「可惡,是魔族嗎?此地不宜久留,快點前進!」謬雷拎住米爾,騎著馬跟在我旁邊,還不時注意後面的小黑人。

 

 

 

  因為大家一直亂放技能,導致整條路都變成大亂鬥的範圍,也越來越多魔獸簇擁而上。

 

 

 

  小黑人像是再生的樣子,一直從泥土裡爬出,兔兔的可愛動物也是一直冒出來沒有中斷。

 

 

 

  有些武器的數量似乎是靠發動者維持的,我看看我頭上的技能,在看看那群小黑人。

 

 

 

  我絕對不會承認那是我召喚的。

 

 

 

  繼續保持著打打殺殺亂七八遭的狀態殺到魔王城市郊,觀望我們來的路上,真是慘不忍睹。

 

 

 

  是說這樣大剌剌完全不低調的殺進來,不會驚動到魔王嗎?

 

 

 

  「你們不會累嗎?」我還領在前,轉頭看著後面狂放技能的同伴,絲毫沒有疲倦的樣子。

 

 

 

  「在來之前早就輸入好語法了,我們整團的人都是血魔無限全滿。」謬雷淡淡的說。

 

 

 

  「副會長沒打開過外掛欄嗎?裡面有很多語法可以輸入。」小遙戳一下浮在頭上的字,立即跳出一欄密密麻麻的文在前。

 

 

 

  喂--難怪NPC打不贏魔王,因為玩家可以開外掛呀!這麼說魔王也開外掛囉?

 

 

 

  「我要輸入大絕無限!」兔兔在外掛欄上畫東畫西。

 

 

 

  接著天空忽然匯集了層層烏雲,然後數不清的龍頭伸出雲端,血盆大口隨便亂咬。

 

 

 

  「兔兔在這裡放啊!那我要在下一個城市裡放。」小遙開心的騎著鴕鳥往前跑。

 

 

 

  哪來的鴕鳥!

 

 

 

  「不錯嘛!一下子就攻略了一半的領土。」艾格蘭拿出動態地圖,看看我們的戰績。

 

 

 

  因為勇者方都是玩家,到處亂開外掛讓魔族NPC死了一半,我看要殺到魔王城非常簡單。

 

 

 

  原來只要知道開外掛的技巧,打魔王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

 

 

 

  由我們這邊領頭往前打,皇族軍隊維持中間的戰力,教會收後,商人扎根,一步一腳印,短短三天黑暗勢力就剩一座城了。

 

 

 

  「呼!終於,只剩魔王城了。」洛嘆了口氣,好像三天都是自己打來的。

 

 

 

  「你睡了三天嘆什麼氣呀!」我真想一拳從他後腦貓下去。

 

 

 

  「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

 

 

 

  走你喵的,都要走到終點了啦!

 

 

 

  不想繼續跟洛爭,反正事情發展順利,有沒有洛都無所謂。

 

 

 

  「四個人分別從東西南北門攻進去,其他人則直接進入麼王殿。」謬雷指著聳入雲霄的塔。

 

 

 

  「直接進去?怎麼進去?」看著那座塔,有多高都不知道。

 

 

 

  「飛進去囉!」兔兔召喚出一條飛龍。

 

 

 

  小遙、妮莎、艾格蘭、楓伊負責東西南北門。

 

 

 

  其餘的人上飛龍直達魔王宮殿。

 

 

 

  咻--

 

 

 

  飛到一半,尖銳的聲響劃破寂氣,不知從哪飛來一顆黑色球體打中龍的腹部,整條龍撞入塔內部化成一縷煙灰消失了。

 

 

 

  所有人在地上滾了好幾圈才停下來,魔士兵衝上來把我們團團圍住。

 

 

 

  「你們先上去,我來擋!」謬雷動作很長刀擋在我們與魔兵中間。

 

 

 

  「可惡!我要在放一次大絕......欸?」兔兔赫然發現外掛欄打不開。

 

 

 

  「哈哈!魔王早就開啟防外掛程式,你們在魔王城用不了外掛的!」魔兵露出邪惡的笑容。

 

 

 

  用不了外掛不就代表沒有血魔無限了嗎?我點擔心攻四門的那四個人。

 

 

 

  「快走!」謬雷直接劈了開口笑的魔兵,兔兔也拿起搗藥棒掩護我們。

 

 

 

  感謝他們的壯烈犧牲,為了不辜負他們我拉著米爾拖著洛往上跑。

 

 

 

  「你們很重耶!能不能自己跑呀!」一個小女生拖著兩個大男人很吃力的不知道嗎?

 

 

 

  「我腿軟。」米爾默默的說,而洛又睡著了。

 

 

 

  「該死。」

 

 

 

  難道我就不能用黑魔法讓自己往上飛嗎?

 

 

 

  就在想飛的同時,一堆黑黑的煙圍繞在我身邊,然後我就漂浮在半空中。

 

 

 

  這樣輕鬆多了,我還以為要唸咒語什麼,黑魔法真方便。

 

 

 

  拉著他們兩個往上飛,到大門時剛好魔力也剩不多。

 

 

 

  「喔?到了。」洛又醒來了,因為臉上有口水漬,又不知道要擦哪裡,就順手抓起米爾的長髮擦嘴。

 

 

 

  「洛?怎麼了嗎?」感覺到頭髮被拉起來的感覺,米爾看向洛。

 

 

 

  「沒有啦!你頭髮沾到髒東西,弄不掉,回去記得洗頭髮。」洛一臉不干己事的模樣。

 

 

 

  我應該告訴米爾他美麗的長髮被拿來當衛生紙了嗎?

 

 

 

  『嘎嘎嘎嘎嘎--』

 

 

 

  不等我們進去,小人蔘站在門邊發出淒厲的尖叫。

 

 

 

  「快點投降吧!剩下這個城池還沒被攻破,破了!你就完了!」我對那隻人蔘喊道。

 

 

 

  「這世界也只靠你們了,殺了你們全部就結束了!」小人蔘喊回來。

 

 

 

  「等等!不要吵架!我們是來談合的。」米爾擋在我與小人蔘中間防止我們打起來。

 

 

 

  「你在說笑嗎?那隻小人蔘不可能會妥協!」我把米爾推開。

 

 

 

  「沒錯!我不會妥協,除非把世界的掌控權交給我!」

 

 

 

  「不可能!」

 

 

 

  「妳這個不孝女!我可是妳爸!」小人蔘氣的跳腳。

 

 

 

  「我不承認我爸是根人蔘!」

 

 

 

  我就和小人蔘上演家庭暴力,小人蔘來咬我,我就躲,我攻擊小人蔘,小人蔘就防。

 

 

 

  還好不是真的銀花當魔王,不然我大概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就上西天了。

 

 

 

  洛在一邊臥佛,無聊了,自己跑進魔王殿裡找床,米爾擔心洛就跟過去,只剩我跟小人蔘在外面纏鬥。

 

 

 

  「那水晶是什麼呀?」洛只指著王位上鑲著一顆水晶球。

 

 

 

  「好像會散發黑暗魔力,應該是黑霧源頭吧!」米爾小心取下水晶放在一邊的沙發上觀察。

 

 

 

  「算了,我要睡覺。」洛丟下枕頭,也不看看自己往哪裡倒,一屁股坐在放水晶的發上。

 

 

 

  喀擦--

 

 

 

  清脆的碎裂聲回盪在魔王殿中,米爾和洛互看一眼。

 

 

 

  「啊!我肚子餓了,要不要去廚房看看有沒有吃的?」洛搭上米爾的肩,悄悄用枕頭擋住破掉的水晶球。

 

 

 

  「廚房?這裡廚房嗎?」米爾有點慌張。

 

 

 

  「我說有就有啦!走走走。」硬拐著米爾往別條走廊走去。

 

 

 

  這時,我被小人蔘踹進魔王殿裡面。

 

 

 

  明明就是根人蔘,怎麼可以那麼強呀!還是說因為我魔力沒了。

 

 

 

  「我就讓妳看看,在這個世界,就算不用外掛,魔王也是最強的!」小人蔘舉起小小的手,好像要抓住什麼。

 

 

 

  ......

 

 

 

  什麼都沒發生。

 

 

 

  我發現自己的身體在發光,一點一點黑色的東西從我身上蒸發出來。

 

 

 

  我要消失了嗎?不知道小人蔘發動了什麼妖術。

 

 

 

  轉眼看看小人蔘,也在蒸發,不過蒸發的比我激烈。

 

 

 

  嘎嘎嘎嘎嘎嘎--

 

  

 

  尖叫幾聲後就消失不見了,我則是蒸發掉黑色氣體卻還留著。

 

 

 

  這到底是......?

 

 

 

  「副會長!」米爾緊張的跑來,臉上沾了一些奶油。

 

 

 

  我們這麼辛苦的戰鬥,你給我跑去吃東西!

 

 

 

  「打完了嗎?喔喔!終於。」洛也是沾了一些糖分,手上還拿了幾塊餅乾。

 

 

 

  居然跑去吃魔王的甜點!

 

 

 

  「唉呀!恭喜、恭喜,結束了呢!」會長穿回原本的衣服,從王坐後面走來。

 

 

 

  「會長?你怎麼會在這裡?」米爾露出訝異的表情。

 

 

 

  「因為遊戲結束啦!再過幾分鐘我們會被送回原本的世界。」

 

 

 

  「等一下,到底發生什麼事?」我還一頭霧水。

 

 

 

  會長思考了一下,解釋給我聽。

 

 

 

  這世界的地圖是由夜雪、兔兔、小遙的記憶構成。

 

 

 

  黑土是用夜雪的記憶,其他則是用小遙的記憶,生物則是用兔兔的記憶。

 

 

 

  全部統整扭曲後打亂生成,至於這個故事也是隨機生成。

 

 

 

  黑公主原本就是魔王和某個人類生的,所以黑暗消失後,公主不會消失,消失的只有黑暗的力量。

 

 

 

  「太好了,世界和平了呢!」洛坐在沙發上漸漸變淡。

 

 

 

  會長、米爾、我也漸漸變淡,因為要被送回原本的世界了吧!

 

 

 

  米爾的臉上看起來不太開心,這結局他不滿意嗎?

 

 

 

  「消失了......呢!」他低咕了幾句。

 

 

 

  黑暗消失了不好嗎?想要兩個世界和平相處本來就沒那麼簡單,不是坐下來說個兩句就可以結束的。

 

 

 

  畫面開始模糊,好像錄影帶失訊黑白的閃爍著。

 

 

 

  「不錯!不錯!精采。」一隻肥貓漂浮在半空。

 

 

 

  我穿著白色洋裝站在白色的空間裡。

 

 

 

  這好像是我一開始遇見老人的地方,老人怎麼變成肥貓了?

 

 

 

  「我怎麼沒被送回去?」

 

 

 

  「不要急,這拿去吧!」肥貓轉一圈,一本鑲邊的書掉了下來,還說這是我們努力的成果。

 

 

 

  一本書,一本故事書,裡面都是我們打魔王的經過,不過因為是我的書,所以是以我的視角。

 

 

 

  「把這本書交給校長就可以嗎?」

 

 

 

  「不用,你們努力的過程我已經錄成影片記過去了,這是紀念品,一人一份。」

 

 

 

  說著,肥貓消失了,等我回神,我就坐在我家的沙發上。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