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眠苑點文
.關鍵字:神話/真實/倒影
.2018/12/21
 
--
 
  坐在幽暗不明的角落裡,我捧著泛黃老舊的精裝本。
 
  讀的故事是由神話改編的小說。
 
  事實上,我並不喜歡神話小說或改編後的故事,畢竟那些故事有許多讓人無法接受的細節。
 
  例如宙斯為了報復不信仰他的國王,故意挑起戰爭,趁國王出兵打仗時侵犯皇后。
 
  皇后生出混血的神之子,憤怒的國王將皇后與其子扔入海中洩恨,卻遭宙斯雷劈身受不死卻會身軀腐爛的詛咒,宙斯沒因國王受到罰則而放過他,事後各種百狗血的事蹟我已經看不下去。
 
  神是仁慈的,這句話根本狗屁。
 
  神就是神,沒有道德和善惡之分,那種東西只存在人類心中。
 
  傳統神話故事,描述神的我行我素倒是挺真實的,這點我還能接受,但這不代表我會把書讀到最後。
 
  闔起老書放在旁邊,這本書之後的命運就是被放在角落裡發霉,我並不是因為喜歡看書、喜歡體驗文字而買書,純粹是為了書的封面和質感。
 
  第一眼看見那本書,就有種『非買下不可』的衝動。
 
  那是多麼令人興奮期待,不過到手之後,激昂的興致就少了一半,隨手翻閱後,內容若沒有中意的,這本書過不了半天就會被扔到一旁,最初的熱情如火隨之冷卻。
 
  這也許是一種癖好,我喜歡挑選書的感覺,買到書之後就沒那麼執著和憧憬,我也不曉得該怎麼形容自己糟糕的行為,總之就是只是想收藏某些漂亮的封面而已吧。
 
  說是收藏,也不會去欣賞,順眼的東西沒過幾天就會變得無趣,我只會想著繼續去書店找下一本有好看封面的書。
 
 
  一本書也要不了多少錢,一百、兩百、三百乃至於一千、兩千,收入穩定、生活開銷不大的我,可以承擔每星期買三四本書的費用,這行為已經變成我平日的休閒娛樂。
 
  時間很多,不如來說說這星期我看了哪些書。
 
  星期一,我跟《唐吉訶德》在小餐館吃餃子。
 
  那是本詼諧的書,主角是個自以為有錢富二代簡稱小開。
 
  小開有個夢想,那就是開著火紅法拉利行俠仗義,他告訴我坐騎名為馬德法克,一身火紅宛如展翅高飛的火鳳凰,而小開便是駕馭鳳凰的英雄。
 
  身為英雄,自然就應該以助人為樂,他平時會駕著馬德法克衝上陽日月山,說那起霧時會有狐狸精誘騙良民,深夜不睡覺跑到山上巡迴,這就他的英雄活動之一。
 
  至於其他英雄活動呢?這還要我告訴你們嗎?
 
  小開替我取了個名字叫做「芭碧」,據說聽起來像是公主,但在我耳裡聽來感覺這很像印尼話的「豬」,隨便幫女性取綽號很沒禮貌,不過小開耍蠢的模樣相當認真,我也不好意思阻止他。
 
  他邀請我一起騎上馬德法克,等等要去川炎河擊退海怪。
 
  我總覺得哪裡不對,他跟我在餐館裡吃餃子,怎麼知道海怪出現了,雙眼隨便一撇,原來他正在和盟友傳訊息,看那敏捷的手指和速度,可見他的打字等級經突破上限,當然那只限於打手機。
 
  小開讓我看看馬德法克的英姿,雖然我不懂坐騎,但我知道他的坐騎絕對不是神鳥鳳凰,只是會裝B的紅色小鳥,我婉拒了小開的邀約,轉身颯爽離開。
 
  之後,聽聞小開的裝B小鳥和別人家的賓士貓貓玩起對對碰,結局我不想聽,反正小開重傷住院後我就沒繼續看這本書。
 
 
  星期二,我約《雅量》出來逛街。
 
  那是本藝術品味獨特的書,主角是個自以為文青的大叔簡稱尼特族。
 
  尼特族有個夢想,那就是成為圍棋大師、小說家、傳統甜點師傅,他告訴才能集於一身的男人特別有魅力,自詡「年過三十的賢者--天空黑馬國王」!
 
  看看那蓬草般豪放不羈的頭髮,看看那恣意生長的鬍渣,焦黃乾澀的肌膚是歷經人生酸甜苦辣的痕跡,寬闊臃腫的身材是千睡百食後的成果,我可以聞到濃厚的臭乳酪味,也能嗅到酒精與菸草交纏過後的產物。
 
  這是何等的自信?竟然能在這種狀態下,穿著綠色格子襯衫、搭配褐色七分褲,腳穿醜到爆的灰色休閒鞋,就連平時都沒在打扮的我也哀嘆不如!
 
  要是我,早就躲在家裡不出門了。
 
  不、大概連衣服都不穿,直接赤裸裸的泡在洗衣機裡等待自己改變風格後,再考慮出來見人。
 
  我問尼特族:「你難道不覺得灰色休閒鞋很醜嗎?」
 
  尼特族回我:「無論多難看,還是有人喜歡,所以我不怕被人嫌醜。」
 
  「但我認為很醜啊,你不難過?」
 
  「不會,我尊重你的看法和觀點,因此,你也必須包容我的喜好,你穿你的高根鞋,我穿我的休閒鞋,彼此都會有等量的美與感受。」
 
  唉呀,真是有內涵的尼特族呢。
 
  雖然我很想提醒他,你父母已經包容你到三十多歲。
 
  他們做他們的工作,你做你的家裡蹲,彼此都沒有等量的錢與開銷。
 
  尼特族對我說:「我要與你一起去天邊的盡頭追夢。」
 
  我對尼特族說:「我的天無邊無際,你追不到。」
 
  尼特族追夢碰壁,那天之後我再也沒看過這本書。
 
  也許,他混在餿掉的綠豆糕裡被螞蟻般走了。
 
 
  星期三,我被《霸道總裁文》帶到五星級飯店。
 
  那是不是一本書,表面上是一本,實際上後面有肉眼不可視的陰影層,粗估約有五十層。
 
  主角是個十八歲就成為商界菁英的少年簡稱少東。
 
  少東有個夢想,那就是調戲良家婦女,壁咚對方一百次。
 
  他在飯店門口調戲我,隨即壁咚我一次,之後就被警察帶走了。
 
  值得一提的是,他強行包養我,因此我獲得一百萬,不過他還是因為涉嫌性騷擾被拘留在派出所裡。
 
 
  星期四,我參加《Ten little nigger boys went out to dine》的生日派對。
 
  那是一本巧小可憐的書,主角是皮膚黝黑的山中民族簡稱小黑。
 
  小黑有個夢想,那就是成為女朋友收藏大師!
 
  派對上也只有我跟他,不怕被打擾。
 
  他不忌諱的告訴我自身愛情史。
 
  小黑有十任女朋友。
 
  第一任,約到餐廳吃飯時噎死了。
 
  第二任,約到旅館睡覺後就沒醒來過了。
 
  第三任,約到德國玩就沒回來了。
 
  第四任,約到鋸木廠變成兩半就沒然後了。
 
  第五任,約到森林完被虎頭蜂叮死了。
 
  第六任,約到法院見面後就消失不見了。
 
  第七任,約到海邊游泳被鯊魚吃掉了。
 
  第八任,約到動物園被鱷魚吞了。
 
  第九任,約到西山看日出被熱死了。
 
  一個小黑男覺得好寂寞,所以釣了第十任。
 
  那不是我,小黑誤會了。
 
  因為他來我家後,小黑一生只會有九任女朋友。
 
 
  星期五,我來到《夜思》家過夜。
 
  那是一本看似寧靜復古,其實上性格狂暴的書,主角是個性慾興旺的男人簡稱禽獸。
 
  禽獸有個夢想,那就是從早到晚啪啪啪。
 
  沒事約我到家裡來,果然是要我跟他一起演愛情動作片。
 
  他說:
  床前保險套,床尾避孕藥。
  下面會舉頭,上面兩顆頭。
 
  我說:
  床前一束光,疑似殺豬刀。
  舉刀斬蛇頭,收刀回家去。
 
  禽獸聽了不是滋味,於是又繼續說:
  床前二十萬,床尾三十萬。
  大月加五百,小月加八千。
 
  我聽了十分不滿意,於是又回禽獸:
  床前留存摺,床尾放金卡。
  月初兩千萬,月末送你終。
 
  禽獸急了,畢竟他都脫到只剩內褲,我竟然還頑強抵抗。
 
  他想今日若沒與我來個高潮迭起,那來日相約豈不是遙遙無期?
 
  禽獸把我按倒在床上大喊:
  床前沒鑰匙,床尾加鐵窗。
  四下皆無人,八方隔音牆。
 
  我冷冷的望著禽獸回應道:
  床前電擊棒,床尾行李箱。
  漁港灌水泥,遨遊太平洋。
 
  從那天起,禽獸就消失在我視線內。
 
  不知道他現在有沒有順利抵達夏威夷呢?
 
 
  回神過來時,已經凌晨。
 
  啊、又是新的一週,我又要買書了。
 
  走出陰暗的室內,我站在微微亮起的天空下伸個懶腰。
 
  旁邊的池塘水面有我修長的倒影,我瘦了。
 
  看來太常買書讓身子吃不消啊!
 
  是不是應該休息幾天呢?至少把房子裡的書打掃乾淨再說。
 
  對面的男孩從二樓向我招手,我以甜美微笑給他回覆。
 
  我不知道對面的書名是什麼。
 
  不過我知道--
 
  他正在讀一本名為《渣女》的書。
 
  --
  廢叭:
 
  關鍵字明明這麼優雅,結果我寫出來的短文好像很粗俗W
  
  因為想寫點特別的東西啦,所以用了奇怪的題材哈哈
 
  一直擠時間來專心寫文,擠一擠竟然變成凌晨發文
  (而且點個小短文我竟然拖這麼久)(掩面
 
  這篇文其實很多唬爛的地方W大家看看就好啦哈哈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