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喀!』

 

  房間裡黑漆漆的,唯一能看清楚的就是房間中央放在小凳子上的金黃色閃閃發光的八音盒,房間裡散發著沉重憂鬱的氛圍,地板散落著各種質料的布料,各種娃娃參雜在其中,八音盒後面掛著一個木製的掛鐘,看起來有點老舊不過裡面的時間還在前進,大概還沒壞掉吧!房間裡沒有怪東西讓我放心了不少。

 

  「先看故事書吧!」我整理一下地板上的布,空出一個能躺下兩個人的位置,八音盒的使用方法我還不知道,所以就先看故事書吧!把書疊好之後放到捲好的布下面。

 

  取夢不知道從哪飛來,在八音盒四周飛來飛去,如果取夢能幫我研究出八音盒的使用方法就好了,我發現小凳子旁邊放了一個小飯鍋,裡面裝著滿滿的櫻桃,取夢到底想在這裡待幾天?我不過是睡個覺,大概一個晚上就結束了吧!我是這樣想的。

 

  「晚安。」艾爾妮莎溫柔的笑著,我也以笑容回應,接著視線越來越模糊,四周也跟著變暗。

 

  『鈴──鈴──』

 

  聽到耳熟的鈴響我還以為又要站在充滿腥臊的草原中了,我微微睜開右眼,看到一隻灰色帶有藍色條紋的肥貓悠哉的趴坐在樹幹上,我緊張的睜開眼環顧周遭的景象,到處都是爬滿藤蔓和青苔高大的樹木,腳底下踩的是鬆軟潮濕夾雜枯葉和樹枝的土壤。

 

  「哈囉!羔羊!」那隻肥貓慵懶的說。

 

  「我進到故事書裡了嗎?」我不理會那隻會說話的肥貓緊張的尋找出口。

 

  「故事不到最後是沒辦法出去的喔!」肥貓用爪子抓抓樹幹。

 

  「等等!我的衣服怎麼變成這樣?」淡藍色的洋裝套上白色的圍裙,腰邊綁著一個超大蝴蝶結,黑相間的滾邊長襪加上黑色女學生皮鞋,這件不是姬百合以前送給我的那件『愛莉絲之夢』嗎?

 

  「如果你想進行故事就給我好好聽著!」肥貓看我一直裡牠所以生氣了。

 

  「喔。」我愣了愣,還以為進到故事書故事就會直接開始呢!

 

  「故事書之所以到疊在一起是因為這是串聯在一起的故事,最上面很像樹皮的那本書記事你現在站的地方,我是導航員,可以幫你解答任何疑問也會幫你帶路。」肥貓伸伸懶腰再次抓抓了樹幹。

 

  「那你知道外面的那個八音盒要怎麼用嗎?」有問題當然要快問呀!

 

  「還好我們是同一個作者製造的所以我知道,把牆上的掛鐘指針拔下來就好了,記得要兩個一起拔喔!到時候也是我當導航員,因為作者只有創造我一個導航員。」那隻肥貓驕傲的說。

 

  我拿出筆記本記下方法,忽然發現筆記本中有紀錄故事書的作者『雪洛.凱斯特.凱絲莉.夈』,這故事書是四個人一起做的嗎?記憶中畢空說過那四個人是很特別的吟遊詩人,這麼說八音盒也是他們製造的囉?

 

  「喔不不不!故事書和八音盒都是雪洛自己製造的,其他三個只是紀念用才寫上去的。」

 

  肥貓不知道什麼時候坐在我肩上,而且我沒開口問的問題肥貓也幫我解答了,看來這隻肥貓應該有讀心術之類的能力,這樣挺方便的,省得我開口問。

 

  「好啦!帶我去看故事,看完我就要去看八音盒了。」我收起筆記本把肥貓抱到面前。

 

  「那開始吧!」肥貓咪起眼咧嘴的笑著,乍看之下十分驚悚詭異,原本無風寧靜的樹林忽然充滿蟲鳴鳥叫,為風帶來泥土潮濕的氣味,接著肥貓化為一陣煙消失不見。

 

  「吵死了!變態大叔!」

 

  我還沒開口叫肥貓,林子某處就傳來一個稚嫩女孩的叫聲,我跟著聲音走,撥開層層樹叢來到比較平坦的林間小路,一個高大的中年男子一身破舊褐色大衣帶著牛仔帽站在路中央,他前面有個黑色低雙馬尾,穿著黑色小外套和紅色連身裙,鮮紅水汪汪的大眼充斥著睥睨和憤怒瞪著眼前的大叔。

 

  『就算過去他們也看到你喔!』肥貓漂浮在我頭頂上,肥大的身軀在空中翻滾著。

 

  因為這是故事,所以我在這裡面就是透明人吧!就在一邊靜靜的看著吧!

 

  「小鬼!要不是妳是我朋友託付的我早就把你丟在戰場了!」那個大叔不耐煩的吼著!我隱約看見那個大叔頭頂飄著淡淡的『麴夈』二字,而女孩頭上飄著『黑百合』。

 

  「吵死啦!我要回去找雪洛!」黑百合轉身想跑走卻被大叔一把抓起。

 

  「雪洛死不了的!給我乖一點!」大叔把黑百合懸空,任黑百合雙腳亂踢。

 

  麴夈大叔就這樣拎著黑百合到一間樹屋裡,我仔細的觀察那個叫黑百合的女孩,低雙馬尾加上水汪汪的大眼睛,該不會是姬百合吧?雖然髮色不同,不過長相可以說是一模一樣。

 

  「大叔,你去哪裡拐到這麼可愛的女孩子呀!」一頭火紅的刺刺頭,一眼就可以看出這個男孩就是赤咎,後面緊緊跟著的藍髮男孩就是溯咎了吧!

 

  「我不是大叔!我是麴夈!為什麼我非要照顧你們這些死小鬼?」麴夈一邊整理亂七八糟的廚房,一邊碎碎念手上還抱著各種食材,看起來就像個家庭主婦。

 

  「我來幫忙吧!」有著米白色長髮和左金黃右淡藍的異色瞳,很明顯這個看起來很像小女孩的男孩就是愛爾妮莎,穿著過大的襯衫和極短的休閒褲,感覺還挺可愛的。

 

  麴夈摸摸艾爾妮莎的頭,拿了一張椅子讓艾爾妮莎站在上面洗蔬果,赤咎、溯咎、黑百合就在客廳無聊的望著窗口外面遠方連續不斷的爆炸,『那是戰爭喔!』肥貓蹲在樑柱上面笑嘻嘻的說。

 

  「喂!妳認識凱斯特和凱絲莉嗎?」赤咎用手肘輕碰黑百合的肩膀。

 

  「認識呀!跟雪洛一起行動的兄妹。」黑百合聽到熟悉的名字便瞪大眼。

 

  「他們還好嗎?」溯咎躲在赤咎背後緊張的喊著。

 

  「不知道,我只知道雪洛現在還留在戰場上。」黑百合繼續望著爆炸產生的黑煙。

 

  『凱斯特和凱絲莉的兒子就是赤咎和溯咎喔!』肥貓呼嚕呼嚕了幾聲。

 

  這種事情不用告訴我吧!我無奈的望著窗邊的那三個小孩,看來故事書紀錄的是姬百合他們的故事呀!這樣我還能見到阿爾瑟絲嗎?

 

  『可以喔!』肥貓又聽見我的心聲了,雖然跟我說可以見到,但又不說什麼時候會見到。

 

  麴夈和艾爾妮莎把菜和碗筷都放好之後大家就圍著桌子一起用餐,只有黑百合還望著窗外的戰火。

 

  「我是愛爾妮莎,妳叫什麼名字?」艾爾妮莎手上捧著一碗裝好菜飯的碗給黑百合。

 

  「黑百合。」黑百合冷冷的回答,靜靜的看著窗外無視艾爾妮莎手上的碗。

 

  「誰幫妳取的?」艾爾妮莎沒有放棄,也拉了一張椅子坐在黑百合旁邊。

 

  「聽著,我跟你們是不同世界的東西,少跟我裝熟,閃!」黑百合接過飯碗然後推倒艾爾妮莎。

 

  「喂!妳幹麻呀!新來的那麼囂張!」赤咎生氣的揪起黑百合的衣領,溯咎則去扶艾爾妮莎。

 

  黑百合單手抓住赤咎的手臂,身體一側,毫不費力的將赤咎摔去撞牆,溯咎連忙跑去看赤咎有沒有受傷,黑百合不屑的「哼!」了一聲,一邊吃著飯一邊看著窗外,赤咎原本還想撲上去繼續打,不過被麴夈一把抓住,只好乖乖坐回餐桌吃飯。

 

  「黑百合的花語是詛咒、死亡,這個名字不太好吧!」艾爾妮莎又爬到黑百合身邊。

 

  「我就是會帶來不幸怎樣!」黑百合揪起嘴,跳下椅子往樓上跑去。

 

  艾爾妮莎也追了上去,其他人則用怪異的眼神瞄了幾眼就繼續吃飯了,既然樓下沒什麼好看的那我也跟著上去吧!我跟在小艾爾妮莎身邊,發現小時候的大家都好小隻。

 

  「改名叫做姬百合怎麼樣?是快樂的意思喔!」艾爾妮莎終於追上黑百合,緊緊抓著黑百合的裙子不放,黑百合不悅的回頭瞪著艾爾妮莎。

 

  「走開啦!幹麻黏著我!」黑百合想要打掉艾爾妮莎的手,艾爾妮莎卻死都不放。

 

  「麴夈說過,雪洛身邊跟著一個惡魔,那是妳對吧!」艾爾妮莎把黑百合拉到自己的房間裡。

 

  「我可是中階惡魔,以後就變成高階惡魔了!你不怕我嗎?」黑百合推開艾爾妮莎。

 

  「有一個惡魔叫做希爾卡,認識嗎?」艾爾妮莎滿臉通紅緊張的問著。

 

  「誰知道呀!我出生不久就戰爭了,我連我爹娘都沒看過!」黑百合走到窗邊繼續看著戰火。

 

  『噢喔!希爾卡是照顧艾爾妮莎的一個惡魔,但艾爾妮莎是死神沒錯,因為作者沒特別去找所以資料不足囉!』

 

  肥貓嘴裡叼著一隻煎魚在樓梯口悠哉的啃著,我吃驚的站在門口,原來姬百合是純正的惡魔,難怪會那麼強大,那麼說其時姬百合沒有到達零點囉?

 

  『姬百合有很多身分都是麴夈幫她捏造出來的,姬百合是純正的惡魔,在死之國度被發現的話就會被判死刑喔!姬百合刺青也只是麴夈用特別的方法弄上去的,順便一提,『零點』在越過去就變成『負點』,達到『負點』的人只要吃到『零點』的靈魂就會變成惡魔喔!不過是低階惡魔。』

 

  幹麻告訴我變成惡魔的方法呀?說不定我連零點都無法達到,達到零點不會控制就會爆走,爆走就會變成怪物,還是不要到達零點比較好。

 

  「姬百合,雪洛是什麼樣的人?」艾爾妮莎趴在窗邊。

 

  「我叫做黑……算了!雪洛真正的名字叫做北風,很會玩塔羅牌的怪人。」黑百合頭上的名字漸漸變成姬百合,可能是接受了姬百合這個名字。

13.

 

  故事書的時間過的非常快,姬百合一開始還不願意跟其他人親近,在艾爾妮莎死纏爛打的雞婆下姬百合也終於願意跟其他人一起打鬧了,小姬百合曾經問過小艾爾妮莎為什麼要對一個危險的陌生人這麼熱情?小艾爾妮莎則笑著說只是想交朋友而已,小艾爾妮莎說過:「對於生前的記憶已經不清楚了,只記得死前是孤單一個人。」當然還記得一個叫做希爾卡的惡魔。

 

  姬百合的父母是純種惡魔,赤咎和溯咎的父母是死神,只有艾爾妮莎是死掉之後才成為死神的,麴夈就是把艾爾妮莎帶到死之國度的死神,也就是艾爾妮莎的負責人,至於赤咎和溯咎還有跡百合為什麼一直跟著麴夈?好像就是因為戰爭所以才委託麴夈幫忙照顧吧!

 

  「姬百合!你看樹上有一隻好肥的兔子!」赤咎手上拿著網子躲在草叢中小聲的說。

 

  姬百合躲在赤咎旁邊,瞄了一眼那隻在樹幹上啃著果實的肥兔子,「逆我。」姬百合輕輕的說著,兔子似乎察覺到姬百合的存在,正要從樹幹上跳走時姬百合忽然出現在兔子面前,一記有力的側踢扎實的擊中兔子的頭部,兔子的頭顱馬上像刺破水球一樣爆開,頭蓋骨拌著腦漿如落雨般散落在雜草中。

 

  「好厲害!姬百合怎麼辦到的?」溯咎拿著布袋把兔子裝進去。

 

  「我可是惡魔,抓兔子這種事有那麼難嗎?」姬百合驕傲的眨眨水汪汪的大眼。

 

  「剛剛那是瞬間移動嗎?」赤咎興奮的跳出草叢。

 

  「那是『逆我』,可以控制指定空間的時間,我剛剛讓我自己的時間變快,讓兔子的時間變慢,重力加速度讓我的踢擊力道變得具有殺傷力,發動的附加代價就是失去感情。」

 

  「聽不懂。」溯咎的頭上掛了很多問號。

 

  「我聽麴夈大叔說過,死神如果達到『零點』就可以擁有惡魔的力量。」赤咎難得說出有用的話。

 

  接著姬百合他們在森林裡狩獵了一整天,有了姬百合的『逆我』,裝食材的袋子很快就滿出來了,大家很高興的跑回樹屋,既然有了糧食就不必擔心沒下一餐,不用狩獵就可以出去探險或找好玩的東西,得到麴夈的同意之後,大夥帶上艾爾妮莎一起跑去森林探險,這真是溫馨的畫面呀!

 

  赤咎提出去附近的山洞探險,山洞有地道可以通到大城市的傳說,大家都聽過大城市這個地方,所有人舉雙有贊成,艾爾妮莎和溯咎帶了一些零食和水,赤咎手上還是拿著獵捕用的大網子,姬百合什麼都沒帶,一雙水汪汪的大眼在山洞外閃呀閃。

 

  「大家要手牽手喔!放開說不定會走散。」溯咎緊緊抓著赤咎的手臂。

 

  走散說不定就出不來了,每個人都會怕孤單所以大家緊緊握住對方的手,然後小心翼翼的走進有點潮濕的山洞裡,山洞內壁長了很多會發光的磨菇,不用摸黑前進讓大夥鬆了一口氣,山洞裡涼爽沒有怪異的氣味還有涼風陣陣吹來,這表示在山洞某處也有另一個出口。

 

  「啊────!」山洞深處忽然傳來女人淒厲的尖叫聲。

 

  大家先愣了一下,然後急忙往回去的路跑,畢竟只是小孩子聽到尖叫聲就會認為是有怪物襲擊了某人,總之自身安全第一,大家躲到一顆較大的石頭後面先暫時觀察一下。

 

  「煩死了!衣服都弄髒了啦!」一個黑色大波浪的女孩穿著貴族的洋裝從黑暗中走出來。

 

  「大小姐真是抱歉!」黑髮女孩旁邊跟著一個年紀比較年長的女僕。

 

  「閉嘴!那些該死的野蠻人竟然攻打我家,害我要淪落到從暗門逃跑。」女孩去呼呼的說。

 

  「過個幾天老爺就會來接您了,請不要擔心。」女僕邦女孩拍掉身上的泥土。

 

  「過幾天?那這幾天我要吃哪睡哪?」女孩非常緊張。

 

  女僕也用一些很免強的話來敷衍女孩,女孩不斷的發牢騷直到走出洞穴,這時姬百合他們才悄悄的走出山洞趕快溜回樹屋告訴麴夈這個消息,麴夈聽了以後露出驚恐的表情,匆忙的回房間拿一堆不明的東西到樹屋外畫東畫西。

 

  「大叔在做什麼呀?」姬百合趴在窗邊在著樹屋下的麴夈。

 

  「應該是在畫結界吧!」艾爾妮莎也趴上來。

 

  麴夈畫了半天終於看起來快完工了,沒想到那個穿著貴族洋裝的黑髮女孩剛好從樹林中走出來。

 

  「太好了!我今天就在這裡過夜!」那女孩理直氣壯的說。

 

  「小姐,這樣好嗎?這裡離戰場很近呢!」麴夈壓低帽子遮住自己不甘的表情。

 

  「本小姐可是皇族分家!我說要住就是要住!」女孩完全不理會麴夈直接爬上樹屋。

 

  「嘖。」麴夈收拾收拾樹屋附近的物品也準備回樹屋。

 

  「喂!給我把結界畫完!萬一有怪物跑進來怎麼辦呀?」女孩大聲對麴夈吼著。

 

  我現在知道麴夈為什麼要畫結界了,目的不是餵了防怪物而是不讓這個貴族女孩接近,不過軌足女孩身邊跟著的女僕怎麼不見了?肥貓說是被附近的野獸吃掉了。

 

  那個貴族女孩頭上飄出『阿爾瑟絲』四個字,她一進到樹屋就抱怨個不停,先說這間樹屋很髒很噁心,食物很難吃不衛生,在河邊洗澡很冷,睡覺的地方太小也很髒,不斷的碎碎念,赤咎和姬百合有幾次想要把阿爾瑟斯從樹屋推下去或是在飯裡下毒,不過都被麴夈阻止了,殺皇族人可是死罪,所以要他們忍到衛兵來這裡接人為止。

 

  「喂!給我喝的!」阿爾瑟絲對著姬百合大吼。

 

  「自己拿!又不是沒手!」姬百合不爽的走出樹屋。

 

  「喂!妳要去哪裡?」阿爾瑟絲看姬百合不裡她,生氣的跟著姬百合走出樹屋。

 

  「我要去打獵!跟上來會被吃掉喔!」姬百合故意往險峻的山路走去。

 

  「我要吃熊掌!給我獵一條熊!」阿爾瑟絲邊叫邊跟在姬百合屁股後面。

 

  熊?這種山路哪會有熊?在這種山路遇到熊妳這個該死的皇族人絕對會死的很慘,姬百合心裡充滿了不滿,加快腳步想盡辦法甩掉阿爾瑟絲,可是阿爾瑟絲似乎接受過訓練,很有技巧的攀爬行走,看來應該是訓練來當未來的高官之類的。

 

  「到底想跟到什麼時候呀!」姬百合已經爬到山頂了,阿爾瑟絲竟然還緊緊跟著。

 

  「喂!妳身手不錯!來我家當保鑣吧!」阿爾瑟絲不疾不徐的爬到山頂。

 

  「誰要呀!」姬百合一轉身樹林忽然衝出一頭全身是疤的黑熊。

 

  姬百合瞄了熊一眼,「逆我」小聲的唸著,接著黑熊的胸口馬上被姬百合用單手貫穿,姬百合抽出黑熊的心臟直接捏碎,阿爾瑟絲傻在原地,事情發生的太急太快什麼都沒看清楚就結束了。

 

  「臭烏鴉嘴!妳要的熊掌來了!」姬百合把熊的手臂扯斷,整條手臂丟到阿爾瑟絲面前。

 

  「太厲害了!姬百合!」阿爾瑟絲快步走到姬百合面前牽起染滿鮮血的雙手。

 

  「幹麻?我可不會當妳的保鏢喔!」姬百合把說縮回來。

 

  「妳不覺得我們兩個長的很像嗎?頭髮都黑黑的,眼睛都大大的,說話都很直接。」

 

  「誰跟妳一樣呀!我的眼睛是紅的,妳是藍的!」姬百合眨眨水汪汪的紅色大眼。

 

  「姐妹總會有不同的地方嘛!」阿爾瑟絲想牽姬百合的手卻被打開。

 

  「誰跟妳是姐妹呀!」姬百合凶狠的瞪著阿爾瑟絲。

 

  之後不管去哪阿爾瑟絲都會纏著姬百合,對姬百合非常溫柔卻對其他人非常兇狠,大家也都體諒姬百合被這個欠揍的貴族纏身的困擾,深夜姬百合都會到只有大家才知道的秘密基地開會,姬百合想盡辦法想讓阿爾瑟絲死於意外,可是阿爾瑟絲接受過皇族高級訓練,森林的地形都難不倒阿爾瑟絲。

 

  「為什麼不跟阿爾瑟絲做朋友呢?」艾爾妮莎丟了幾根樹枝到火爐中。

 

  「大叔說過,皇族和貴族是絕對不能親近的。」溯咎把冰冷的小手靠近火堆取暖。

 

  「說不定阿爾瑟絲不一樣呀!」火光照在艾爾妮莎白皙的小臉上。

 

  「傲嬌、公主病!阿爾瑟絲還綁起雙馬尾了!沒事幹麻學姬百合呀!」赤咎望著阿爾瑟絲睡覺的房間。

 

  「聽著,衛兵在過三天就要來了!大叔要我們在忍三天。」姬百合已經打消謀殺的念頭。

 

  四個人圍在火爐周圍一臉無奈的表情,仔細想想謀殺討厭的人好像也不是一件正確的事,如果這麼做的話不就跟戰場上只為利益爭鬥的無聊大人們一樣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夢墨輓歌 的頭像
夢墨輓歌

看過嗎?夢中的茶會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